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能召唤秦时高手 第五十九章 博弈(二合一,求收藏)

时间:2021-12-25作者:若别离不相惜

    第二天,赵飞扬一反常态早早就去上衙了,早到什么程度呢,比正常上衙时间足足提前了两个时辰。

    到达县衙时,距离天亮都还有一个时辰左右。

    “赵大人,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县衙门口,执勤的两个衙役连忙迎上来,恭敬的行了一礼,高个子衙役恭声问道。

    “呵呵……”

    “本官今天不提早来,等到正常上衙,恐怕各种求情的人都来了,说不定郡里都会施加压力。”

    “提早来,提前处罚,提前放,让他们一拳打在空气上。”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本官既为县尉,当维护法纪,使百姓安居乐业!”赵飞扬背负着双手,轻笑一声,随后义正言辞道。

    两名衙役闻言顿时敬佩的看着赵飞扬,当了这么多年衙役,从未见过如此正义凛然的官员!

    跟两名衙役稍微扯了一下淡,赵飞扬带着两名跟班踏进县衙之中,先往县尉院拿出昨天提前写好口供和判决书,随后前往县衙东南脚而去。

    灌县的县狱就建在县衙的东南脚,一半是地牢,一半在地上,地牢里面关押的都是罪行比较重的囚犯。

    突然袭击的赵飞扬吓了县牢的狱卒们一大跳,连忙鸡飞狗跳的跑来迎接,一点秩序也没有,简直不成体统。

    不过赵飞扬也没有发火,一个县狱而已,水平低完全正常里面关押的人罪行最重的也不过是普通杀人犯,只是随便说了几句。

    进入县牢后,赵飞扬立即让牢头安排一间独立的审讯室,开始提审犯人。

    说是提审,实际上是直接下达判决书,跟着就是惩罚,不过赵飞扬这个人还是很人性化的,给了他们选择的余地。

    惩罚有三种,一是打板子,二是罚钱,三是坐十天牢。

    选择打板子,没有任何条件,但要选择第二种,第三种的话就要在口供和判决书上画押了。

    口供和判决书的内容,赵飞扬也不怕灵剑宗弟子知道,每进来一个弟子就让他们看一遍。

    上面的内容也不复杂,简而言之,责任全在灵剑宗弟子身上,不是那些江湖人挑衅,而是灵剑宗弟子没事挑事,主动挑衅,主动动手的。

    这让灵剑宗的弟子极为气愤,这不是颠倒黑白吗?

    但最终还是屈服了,赵飞扬这突然袭击,打个时间差,让灵剑宗的影响力还来不及发挥,至少上衙后影响力才会慢慢发酵出来。

    而且赵飞扬的处罚用心十分险恶,不但让人封锁了他们的内息,还要扒掉裤子打板子。

    通常情况下,打板子是不扒裤子的,但要扒也不是不行,犯人有什么人权?

    这可不是现代一些所谓发达国家那堪比酒店的监狱,娱乐设施什么的都一应俱全,除了不能外出,不能与外界联系,跟酒店没多大区别。

    怎么处罚赵飞扬这个县尉完全可以说了算,在惯例上小小改动一下算个事吗?

    这么一改动,灵剑宗的弟子就撑不住了。

    本来内息被封锁,板子可是实打实的,还要扒掉裤子,羞耻心爆棚,尊严都要被践踏到地上了。

    特别是女性,这些灵剑宗弟子中可是有师妹的,哪里能够受得了这样的惩罚?

    只能乖乖画押,交钱了事,钱不够也没有关系,暂时先欠着,后面布齐就是。

    赵飞扬也不担心这些人赖账,欠债还钱,理所当然,真要赖账,他就派人出去宣传,让对方好好出一下名。

    一个个灵剑宗弟子被放出去,最后轮到了周灵。

    周灵在牢里呆了一个晚上也懂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木着脸,低着头,非常配合着流程。

    因为周灵是始作俑者,所以处罚也是最重的,足以让普通百姓破产。

    不过扰乱治安,罪名不算重,对于周灵这样的宗门弟子也就是有些肉痛的地步。

    “我可以走了吧?”

    周灵站起来,伸出戴着镣铐的枷锁,面无表情道。

    赵飞扬收好了银票,淡淡一笑道:“你马上就可以离开了。”

    话音一落,站在赵飞扬身后的罗网杀手迈着妖娆的步伐走向周灵,脚步交错,蕴含着一股特殊的韵味。

    这让周灵皱眉不已,心中恶心,明明是一个糙汉子,走得比女人还女人是怎么回事?

    很快,周灵眉头就舒展开,瞳孔放大,嘴巴大张,脸上满是震惊骇然之色。

    略微昏暗的房屋之中,糙汉子罗网杀手迅速变化成一位身穿红黑长裙,身材高甜,五官精致妩媚的女人。

    此女面带淡淡的笑意,眼中却满是冷漠高傲,最可怕诡异的还是那双似火焰般赤红,并且呈现出奇异的银色花纹,指甲漆黑如墨的双手。

    “你要干什么?”

    清醒过来的周灵看见一只诡异可怕的右手散发着赤红色的光芒慢慢贴近他的额头,顿时吓得一个激灵,惊慌的喊道,脚下连忙后退,可惜后面是固定的审讯椅,退无可退。

    “放心吧,不痛的,姐姐会轻轻的。”

    撩人的御姐嗓音响起,大司命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了,右手突然加速,直接按在了周灵的额头之上,玄妙的阴阳术法立即运转起来,强行破开闭锁的泥丸宫,入侵其中。

    读心术!

    赵飞扬左手拿起茶杯轻轻啜饮一口,右手转着一只没有沾墨的毛笔,毛笔在指间翻转跳跃,残影阵阵,眼神落在大司命身上,脸上满是笑意。

    有用还养眼,大司命真是倍儿棒!

    等以后更熟一些,让大司命给自己按摩按摩,那双手虽然诡异可怕,但能够自由的控制温度,按摩起来再舒服不过了。

    周灵脸色呆滞,双眼泛白,毫无神采,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半刻钟悄然而过。

    大司命收回手,不疾不徐的来到赵飞扬身边,纤细柔韧的腰肢一弯,一缕秀发垂落,馨香散发,嘴巴凑到赵飞扬耳边轻轻颤动着,诉说着什么。

    等说完,直起身子,站在赵飞扬身后,单手撑着腰,似乎纤细的小腰撑不住累累硕果一般,如同一个模特的站着,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赵飞扬听完,提起笔,沾上墨汁,根据要点,快速书写起来,很快一张纸就写满了,又写了一张纸才放下笔。

    拿起两张纸走到周灵身边,不轻不重的一巴掌扇在周灵脸上,简单直接的清醒方式让周灵的眼神重新聚焦,不再是一副被玩坏的模样。

    周灵眼神落在打开的两张纸上,脸上肌肉颤动,满是惊恐之色。

    纸张上记载了他家人的详细信息以及这些年他干出的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后者是非常要命的东西,一但曝光,灵剑宗至少会废了他的武功,逐出师门,甚至会直接处死他,到时候他就完蛋了。

    “你……你想要干什么?”

    周灵惊恐之色未散,眼神根本不敢看赵飞扬,脸色煞白,吞吞吐吐道。

    “很简单,替本官做事而已。”

    赵飞扬微微一笑,笑容阳光,但在周灵看来却无比可怕。

    咕噜!

    周灵觉得喉咙发干,不自觉的吞了下口水,眼神畏惧的瞟了一眼大司命,颤巍巍道:“你……你想要我做什么?”

    “放轻松,不是什么大事,以你的实力重任交给你,本官还不放心呢。”

    “只是想让你打听清楚杜青翰,杜清荷两兄妹的行踪,并且及时把行踪报告给本官就是了。”赵飞扬一脸轻松道。

    周灵内心更加惊惧了,颤巍巍道:“你……你想干什么?”

    “嗯……这是你該打听的吗?”

    “不过……你要真想知道,本官也可以告诉你。”

    周灵一愣,随机连忙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醒悟过来,知道得越多就越危险。

    “做不做?”

    “不做,也不勉强,本官从来不是一个强人所难的人。”

    赵飞扬笑眯眯的,语气温和。

    还不喜欢强人所难,都到了这种地步,他根本就没有其他选择了,实在无耻!

    当然,周灵根本不敢表现出来,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

    “说起来你也算倒霉,本官本来打算用其他方式搞清楚那两兄妹的行踪,结果你就撞上来了。”

    “也好,省事了,你可真是本官的福心啊。”

    赵飞扬面色感叹,一边说,一边打开了周灵的镣铐。

    周灵闻言欲哭无泪,心中掐死陈二虎那个远方亲戚的心都有了。

    要不是他,他哪会踏进这趟浑水,见血又破财,吃了一番巨大的苦头,把柄还被拿捏住了,再也没有自由了。

    一败涂地,不外如是!

    “封缩的内息小半个时辰就能恢复正常,门外的人会给你联系本官的方式。”

    “去吧,你的师弟师妹们还等着你呢。”

    “对了,不要让本官等太久,要是让本官派人联系你……”

    赵飞扬话虽然没有说完,但周灵很明白意思,木然的点了点头,随后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这小子看来还没有彻底搞清楚状况啊,竟然都不跟他告个辞……

    算了,他大人有大量,就不过多计较了,毕竟小伙子受到的打击太大了。

    “收拾一下,我们走了。”

    大司命轻轻点了点头,将桌案上的口供,判决书,银票都收了起来。

    大司命好像是很适合的秘书人选啊……

    俗话说,有事秘书干,没事那啥啥,以后人手充裕了,可以培养一下。

    看着大司命收拾东西的模样,赵飞扬的思维发散得就比较远,但表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两人踏出房门,再带上一名真正的罗网杀手,在一众狱卒的目送下离开了。

    ……

    大司命其实一直没有改变形象,那是阴阳幻术,本质就操控光线,只是落入别人眼中就变成了跟另外一名罗网杀手差不多的糙汉子。

    论起易容变身,秦时中最厉害的还是墨玉麒麟,那位的易容术就算是亲近之人也很难从外形上分辨出来。

    墨玉麒麟的易容术,不止是容貌变了,身形,气息都跟真的一模一样,是成体系的易容手段,比起大司命幻术造成的易容效果高明了很多,可谓易容方面的宗师!

    这种易容手段已经不仅仅是修炼能够达到的,还需要卓绝的天赋才行。

    天赋这玩意,有时候真的是比努力重要,选择也是。

    努力只是将潜力完全开发的保证,天赋不高,也许开发出的极致还不如别人的起点。

    这个人的作用,在赵飞扬眼中价值极高,不逊色于纵横,甚至某些方面还要超过。

    卫庄对于墨玉麒麟的使用方法真是让赵飞扬想吐槽,这么特殊强力的人物竟然当杀手使用……

    他要是有这种手下,早就谋划让墨玉麒麟代替某位重要人物了。

    话说这种出神入化的易容手段拿去偷香窃玉也很香吧?

    比如冒充别人的夫君?

    咳咳……这种想法也邪恶了,不能多想,无量天尊,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

    处理完事情,赵飞扬一看时间还早,天还没有亮,便回到公房的小卧室准备眯一会儿。

    至于大司命也让她回去休息休息,换正宗的罗网糙汉子来。

    休息完,大司命还要去罗网上班呢。

    大司命是挺喜欢在罗网上班的。

    阴阳家的长老,护法们一个个都是狠人,从残酷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存在,杀人如同家常便饭一般。

    比如阴阳家的少司命,大司命之位,想要取而代之,必须亲手杀死前任,才能上位。

    退休?

    不存在的!

    外面的公房灯火通明,赵飞扬在里间小卧室睡觉,另外一名罗网杀手坐在公案上摆出处理公务的姿态。

    黑暗渐渐消散,光明重新主宰天地,陆陆续续前来上衙的官吏看到公房中的火光,都不禁对赵飞扬生出了敬佩之心。

    赏罚分明,不畏强权,体恤百姓,如今还这么勤奋,我等不如啊,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是县尉了。

    上衙时间快到了,赵飞扬也适时被叫醒,补了一觉,精神更好了,便换了回来。

    等到正常上衙时间一到,赵飞扬就推开了房门,一边前往县衙正堂,一边回应着下属们热情恭敬的问候声。

    混官场的,不会作秀演戏,还混个蛋,多多少少都要会一点。

    当然,会作秀演戏并不代表一定是坏官,也可能是好官,还是要看人。

    人生如戏,全看演技,其实各行各业多多少少都需要一些演技,对于前途有好处。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太过懂事的孩子,会活得很累。

    半路上,赵飞扬已经做好了面对王庭等人施加压力的心理准备了,而且人他已经放了,压力很减弱很多。

    对于灵剑宗的报复,赵飞扬并不虚。

    他毕竟是朝廷命官,灵剑宗是不会轻易动用特殊的手段,第一选择肯定是施加官面上的压力,迫使自己屈服。

    除非官面上的压迫不管用,才会考虑用特殊手段对付他。

    这就是官身的一大好处了。

    灵剑宗如果下定了决心,凭借庞大的能量,肯定能让他丢官罢职,但付出的代价恐怕会让他们更倾向动用特殊手段,宁愿冒着被神鹰卫盯上的风险……

    他赵飞扬在县尉一职上没有犯错,做得称职,甚至是出色,强行罢官,不但要得罪南安伯,还要背上污点。

    无论是灵剑宗是请动都尉,又称郡尉,还是郡守,亦或是更高级的官员,不付出巨大代价是不可能的。

    什么南安伯也不太待见他?

    别人不知道啊,就算知道了,就真的能肯定吗?

    别小看伯爵的影响力啊,本身就是贵族,拥有封地,贵族之间互相勾连,发生战争时,地位会更加显赫!

    他没有猜错的话,灵剑宗肯定会去查他的底细,如果发现他跟南安伯的关系并没有想象的亲密,肯定会动手脚,动摇他的后台。

    南安伯不过是明面上的后台罢了,他真正的后台是手中掌控的力量,力量也是权力。

    这股力量足以让南安伯不敢轻易翻脸,军队那玩意很是强,但南安伯一家能够时时刻刻带在身边吗?

    当然不能光威胁,泥水还有三分火气呢,好处还是要给一些的。

    他要逼灵剑宗动用特殊手段,这可能是他的进身之阶……

    虽然不一定成功,但总要试一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