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能召唤秦时高手 第七十七章 愿者上钩(二合一)

时间:2021-12-25作者:若别离不相惜

    蓉城,神鹰卫千户所牢狱,天字重犯区,一间昏暗的审讯室中,橙黄色的火焰在铁锅中跳动着,四面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狰狞的刑具,有些刑具上还残留着鲜血,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和皮肉焦臭味。

    面目狰狞的侯剑躺在一张钢板床上,四肢加上脑袋全部被冰冷的铁链束缚着。

    双眸紧闭,只穿了一条短裤,赤裸的上身和两条腿上全是各种各样的伤痕,鞭痕,烙痕,刀痕,刺孔,双手双脚的指甲被拔了大半,鲜血已经凝固成暗红色。

    样子非常的恐怖,胆小的人一瞧,腿就要被吓软,甚至吓晕过去。

    此时审讯室中除了躺着的侯剑,就只有陈百户和一位跟陈百户打扮相处无几的老者。

    老者身材枯瘦,脸颊枯瘦,双手枯瘦,头发斑白,弯着腰在侯剑身上探查着,在这闪烁的火光下显得有些可怕。

    “李神医,怎么样了?”

    陈百户看着老者起身,有些紧张,有些期盼的问道。

    李神医眉头紧皱,脸色阴沉,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嘴巴张了几次,有些难以启齿的开口,声音干涩,不是很好听。

    “陈百户,你确定你们用刑没有过头?”

    陈百户微微一愣,随即斩钉截铁道:“不可能用刑过度,此人身份那么重要,伺候他的可是咱们千户所的首席用刑手,在刑罚的造诣比起您老人家在医术上的造诣也不遑多让。”

    “那个老家伙吗?”

    李神医释然的点了点头,随后脸色又变成了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这可就奇怪了,手臂上的血红色纹路,不退的高烧,老夫用尽手段愣是查不出来历……”

    这……

    查不出来历,就无法对症下药,这个家伙岂不是死定了?

    怎么可能?

    李神医在神鹰卫中可是享百户待遇的大夫,这在整个益州神鹰卫系统中都是独一位,专门负责坐镇蓉城千户所。

    千户所和其他百户所的大夫至少一半都是其徒子徒孙,不是徒子徒孙的大夫医术更是没法比,其医术在整个神鹰卫系统的大夫排得进前三,放在天下也是有名的神医!

    这世界上李神医查不出的病症,毒素可谓少之又少,哪怕医不好,也没道理看都看不出来……

    李神医的医术在神鹰卫中是众所周知的,各种疑难杂症,稀有复合毒素解决了不知多少,就是垂死之人也救回来双手之数,离谱,离谱,除非不是病症和毒素所致。

    陈百户跟不少神鹰卫一样都是李神医的脑残粉,压根不认为李神医医术有问题,下意识替其找借口,不过误打误撞,还真猜对了。

    “李神医,您看是不是可能这不是病症和毒素,而是类似于蛊术之类的手段?”

    “咦?”

    “你这倒是提醒了老夫。”

    “不过蛊术不可能,蛊虫那玩意可难以逃过探查老夫的探查,倒是有些像加入坤乾宫的那些心术不正的道门弟子研究出的邪术。”

    “咒杀他人,无声无息,查不出来源。”

    李神医捏着下巴,面露沉思之色缓缓开口道。

    坤乾宫?

    陈百户吓了一大跳,怎么还扯上这个反贼势力了?

    天下如果有三大王朝共同敌人的话,那么非这个坤乾宫莫属了!

    赵飞扬给罗网找的来历,绣衣使者纯粹是胡扯的话,那么这个坤乾宫就真的是已经灭亡的大汉帝国后裔所创建,目的只有一个,倒转乾坤,重建大汉!

    曾经的绣衣使者很大可能真被坤乾宫给吸纳进去了。

    “李神医,真的是坤乾宫的邪术吗?”陈百户无比凝重的问道。

    李神医讪讪一笑道:“要想确定是不是邪术,只有等他死了,详细检查才可以。”

    陈百户顿时无语了,要不是李神医德高望重,人脉宽广,还能救命,他可要发飙了。

    这是说得什么屁话……

    “没办法,坤乾宫的邪术太神秘诡异,天下的医者都没有研究出受术者活着的检验方法,只有依照以前死于邪术的受害者去对比。”

    李神医不得不解释一番,这关系到的名声,不是他不行,而是全天下的医者都不行,所以不关他的事。

    “这么说无药可救了?”

    陈百户一脸失望,眼中含着微微期盼的问道。

    “他死是死定了,以老夫的本事能够让他多活一天!”

    李神医抚须轻笑,似乎颇为自豪。

    “好吧,多活一天就一天。”

    “李神医您尽管施为,需要什么跟外面的人吩咐就是,在下要去跟温千户汇报一番。”

    “陈百户你忙你的。”

    陈百户接受了现实,拱手一礼离开了。

    有李神医那些话,他也有借口堵着上头的嘴,免得受罚,还不算太糟。

    陈百户离开了牢狱,直接来到千户所左边隶属于温副千户的官衙,虽然是副千户,但温副千户的官衙占地也有三十几亩,里面各种设施一应俱全,比一些偏远县的县衙还要大。

    神鹰卫千户所占地广大,足足千亩有余,正千户毫无疑问是老大,官衙居中,占地最广,总揽一切事务,另外会配一般四个副千户,称前后左右四千户。

    四个副千户分别主管国外,内部规矩,官吏权贵,世家宗门,具体分管什么,正千户的话语权很重,除非神鹰卫总部指定分管,否则一般由正千户决定。

    温副千户就是主管宗门世家事务的副千户。

    “拜见温大人!”

    陈百户踏进一间明亮通透,地板光润锃亮,古色古香的公房,低头拱手弯腰,一气呵成。

    这间公房集合办公娱乐休息于一体,占地半亩,最大的房间是办公所用,还有一间书房和卧室,附带一间小厕所。

    一亩约等于六百六十六平方米。

    “事情有了进展?”

    温副千户身穿一身做功更加精致,用料更加奢华的蓝底苍鹰袍,一只鹰爪呈青绿色,一只鹰爪呈天青色,正千户两只鹰爪都是天青色,粗心一些人根本看不出两者的区别。

    其人身材中等,头戴高山冠,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双鬓斑白,脸庞没什么特色,不帅不丑,没什么特色,论颜值比不上陈百户的阳刚之气,但气质更加卓越,沧桑,沉稳,威严,历经了岁月洗礼。

    闻言头也没抬,仅仅是微微抬了抬眼皮,口气淡淡,声音不大,却有一种久居上位的不怒自威感,让陈百户不知不觉有些拘谨起来。

    “出事了。”

    陈百户低着头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包括李神医的话以及他自己的一些猜测。

    说完就有些忐忑的等着,虽然有理由,但上司要是真想收拾你,还是可以将锅扣过来的。

    “邪术?坤乾宫?”

    温副千户放下手中的毛笔,靠在椅背上,眉头微微蹙起,喃喃自语,而后沉默了好一会儿。

    “也罢,死就死了,死之前让他签字画押就行。”

    “如果真是死于邪术,再给灵剑宗来一击绝命之枪!”

    温副千户,军中出身,枪道宗师!

    什么,不愿意?

    准备好口供,强行按,强行签,手指废了都没有关系,神鹰卫中有的是人才,模仿出的笔记足以以假乱真。

    文明执法,不存在的,可不是现代,神鹰卫就是为了维护皇帝统治而诞生的,只要对稳固皇权,稳固国家有利,刑讯逼供,弄虚作假完全是正常操作。

    “另外,本官收到情报,灵剑宗在犯人押回当天就收到了消息。”

    “监察名剑阁的人也发现了异常,我们内部很可能有灵剑宗的暗子。”

    “既然人最多还能撑一天,签字画押后废物利用,安排一点破绽,钓钓鱼。”

    “下官领命!”

    陈百户心中松了一口气,脸色严肃道。

    对于温副千户的话,陈百户毫不怀疑,他们神鹰卫的情报在西凉帝国才是最强的,只要盯上了一个势力,少有动静能够瞒神鹰卫的耳目。

    神鹰卫除了有编制的神鹰卫,还有无数无编制的外围人员,这些外围人员分成三个层次,帮闲,客卿,供奉。

    三个等级的划分考量,武力因素只占一小部分,手无缚鸡之力也有可能是最高等级,最重要的考量因素是作用,情报的动用。

    “去吧。”

    “是!”

    陈百户心中美滋滋的走了。

    虽然出了意外,有些失利,但从顶头上司对他的态度来看,他还是对方的得力干将,形象没受到多大影响,地位依旧。

    两大任务,第一个任务简单,第二个任务,有些难度,不过也仅仅是有些难度。

    抓内奸,这他擅长啊,他以前就是干这个出身的!

    ……

    陈百户快步回到天字牢区的审讯室外,看着门外站岗的四名神鹰卫,沉声道:“本官离开这段时间没有人进去吧?”

    “大人,没有人进去,也没有任何人出去。”

    陈百户点了点头打开审讯室走了进去,关上房门,看向李神医,只见李神医正心无旁骛的扎着针,侯剑身上密密麻麻的银针,仿佛变成了刺猬。

    没有出言打扰,默默等待着,大概过了一刻钟,李神医将所有银针收了起来,侯剑狰狞的脸庞不再是高烧不退的淡红之色,变成了婴儿般红润的脸色,看起来相当健康。

    “老夫已经将此人的生机潜能激发,撑一天完全没有问题。”李神医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道。

    “麻烦李神医了,在下还有一点小忙需要李神医帮忙。”陈百户恭敬一礼道。

    “你小子可真是能折腾人,说吧。”

    陈百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进了几步,压低了声音说出了一句话。

    “好了,老夫知道了。”李神医微微有些惊诧,随后恢复平静道。

    “麻烦李神医了,事后在下请你喝酒,地儿随您挑。”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要心痛。”

    “不会,不会,其他人想请您老人家喝酒,还没有那个福分呢。”

    “伺候好了您老人家,可是多了条命噢。”

    “怪不得能成为百户,小子做人有一套啊。”

    李神医笑了笑指了指陈百户,随后背着自己的药箱离开了。

    等到李神医离开,陈百户收敛笑容,叫上自己心腹开始操作。

    半个时辰过去,一套标准的流程下来,口供,手印,签字什么的全部给弄好了,随后将侯剑给带出牢狱,送到神鹰卫的医师区李神医那里。

    很快,神鹰卫就流传出陈百户因为被侯剑消遣,还死不认罪,一怒之下上刑太重,导致侯剑需要送到李神医那里急救。

    没过多久,李神医那里又有消息传出,说侯剑受刑太重,已经危及生命,尽管救过来了,但仍然需要在医师区继续医治,短时间内不能再受刑了。

    两条消息对于无心人,听过也就过了,对于有心人来说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尽管有心人心中不是没有猜测这可能是一个陷阱,但也不得不莽起胆子冲。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天字牢区守卫森严,规矩也森严,非相关神鹰卫根本接触不到人,医师区与之相比就松散多了。

    深夜,万籁俱静,千户所医师区显得十分安静,一道黑影熟练的绕开巡逻的神鹰卫,躲避着神鹰卫的暗哨,十分顺利的潜入到了医师区的核心仁心堂。

    今晚的仁心堂因为有药防存在,明显比起以往明显森严了许多,但这依旧拦不住黑影,花了一些功夫便见缝插针的潜入了进去,很快便来到一座小院外。

    这座小院漆黑一片,隔壁小院则是灯火通明,院中都是手持火把,全副武装的神鹰卫。

    黑影小心翼翼的进入小院,轻轻的推开房门踏进房中,一路往里间而去,月光下的床榻之上躺着一道人影,那狰狞的脸庞不是侯剑还能是谁?

    “呵……自作聪明!”黑影低声冷笑一声,“对不住了,侯堂主!”

    话音一落,黑影抬起右手就想一掌轰下去,突然又停下了手。

    “差点做下傻事,这一掌轰下去岂不是人人都知道侯堂主是死于刺杀了?”

    “事后彻查,自己不一定能够保证不被清查出来……”

    想到这里,黑影坐在了床榻上,把侯剑放在被子里的手拿出来,搭上了侯剑的手腕,体内的内息缓缓注入了侯剑的体内。

    “咦?这体内的生机怎么这样不合常理的活跃?”

    黑影发现了异常,连忙加大了内息输入,开始探查侯剑的全身。

    如果侯剑意识清醒,体内的内息早就反抗了,任由别人的内息进入体内太危险,稍有不胜就是重创,甚至身死。

    若不是互相信任,是万万不会这样做的,可惜侯剑此时根本没有意识,无法反抗。

    “这好像是李神医夺命十三针的续命手段……”

    他以前见过李神医施展这门手段给奄奄一息的神鹰卫交代后事。

    “糟糕!”

    黑影突然一个激灵,似乎是相通了什么,立即起身快步向外面走去,就在这事明亮的火光从院子中浮现。

    前路已经被封锁,黑影已经顾不得许多,打算直接撞碎窗户逃走,提运内息,然而身躯突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怎么也爬不起来了。

    黑影感觉自己浑身无力,内息也完全不受控制,根本调动不起来,心中瞬间被绝望笼罩,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无声无息的中毒了。

    床榻之下,一根黑色的香已经燃烧了三分之二,点点红光在黑暗中显得特别显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