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我能召唤秦时高手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东君 玄翦 真刚

时间:2022-01-02作者:若别离不相惜

    休息了两个时辰,赵飞扬从温暖的被窝睁开了眼睛,稍微调整了一下刚醒来时的迷茫,凝神静气,心神沉入泥丸宫深处,依次点击真刚,黑白玄翦,东君焱妃的卡片。

    好东西,赵飞扬习惯最后享用,三人并不是物品,但道理是一样的。

    做完这件事后,赵飞扬才从温暖的被窝中起床,自己穿好衣服出了木屋,木屋外有两名罗网杀手站岗,见到赵飞扬立即拜见。

    赵飞扬让一个人去通知掩日,惊鲵,大司命,另外一个人去给他弄些茶水,再多搬一些椅子,接着坐在木屋外的木桌上,独自欣赏着夕阳西下的美景。

    跪坐这玩意儿赵飞扬不太习惯,还是更喜欢坐椅子,感觉跪坐的姿势有些反人类,跪就是跪,坐就是坐,两者结合起来,身体比较僵硬,没有习惯的人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几分钟后,掩日,大司命,惊鲵都来了,虽然休息的时间都不长,但都是精神饱满的样子。

    各自找位子坐下,陪赵飞扬喝茶。

    又过了几分钟,最先召唤的真刚到了,真刚也是罗网中的大人物,罗网杀手自然不会阻拦。

    真刚几个起落就到了赵飞扬居住的木屋前,轻功风格跟他的剑术风格很像,直来直往,刚猛爆发,宛如一辆坦克全速突击一般。

    斜刘海乱发,脸庞脖颈一体蜘蛛面罩,只露出一双冷硬凌厉的双眸,身背越王八剑钟的真刚名剑,无鞘,身披银白色短披风,厚重冷硬的靛色腰带,脚踏黑色长靴,精干利落,气质冰冷肃杀!

    “真刚拜见主上!”

    真刚调到距离赵飞扬三尺的地上,单膝跪地,声音干涩冷硬,似乎不太适应说话一般。

    “起来吧,坐下喝茶。”赵飞扬淡淡一笑道。

    真刚起身冷硬凌厉的双手扫视一番,看到了掩日手中的掩日剑,惊鲵手中的惊鲵剑,微微思考一下,走到掩日和惊鲵下面一点坐下。

    赵飞扬喝茶的桌子是长条木桌,掩日和惊鲵坐一侧,大司命坐一侧,从这个选择来看,真刚内心还是很有b数的。

    挨着熟人坐,并且自认为自己实力在掩日和惊鲵之下,实际上单打独斗,真刚还真不是掩日和惊鲵的对手。

    赵高挑选六剑奴的人选绝不是乱选的。

    六剑奴整体虽然强悍无比,天底下没有人能够在他们六个面前全身而退,大多数高手都只有被秒杀一条路,但论实力,天资,潜力,都要差上掩日,黑白玄翦,惊鲵一筹。

    六剑奴的天资,潜力只能称一流,达不到顶级的地步,顶级的是掩日,黑白玄翦,惊鲵层次,顶级中顶端是盖聂,卫庄,晓梦的层次。

    众人静静的喝着茶,只有掩日和大司命打量其他人一番,又过了几分钟,黑白玄翦来了,速度比起真刚快了不少,转眼就从远方来到了木屋前。

    深蓝色抹额配红带随意绑着的乌发,留有几缕发丝飘散和那红色飘带一起飞舞,脑后两根红色丝带飘扬,颇为轻盈,一袭点缀着红色的深色紧身衣,束身绑腿干净利落,腰间挎着黑剑,背上背着白剑,身姿修长挺拔,潇洒不羁的气质又蕴藏着颓废忧郁。

    “玄翦拜见主上!”

    黑白玄翦单膝跪地,沙哑沉凝的声音响起,不见人,就听声音就知道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快起来,坐下喝茶歇息。”

    赵飞扬脸上露出了浓郁的笑容,还加上了一个“快”字,由此可见对于玄翦的喜爱。

    玄翦闻言起身,深沉忧郁的双眸扫了一下,随后走到掩日那边站在真刚身后,也不说话,真刚也没有说话,起身移了一下位置。

    玄翦坐到了真刚之前的位置,没有去找惊鲵和掩日的麻烦。

    这并不意味着黑白玄翦怕了惊鲵和掩日,论实力黑白玄翦还真是谁都不惧。

    之所以不找麻烦,掩日的话是因为在罗网中地位比他高。

    惊鲵的话因为是一个女子,能够以女子之身成为天字一等杀手,无比艰难,惊鲵的实力他曾经讨教过,认可惊鲵的实力,不愿意小气吧啦的多做计较。

    至于真刚,在真刚没有成为六剑奴,曾经交手过,单打独斗在他面前就是弟弟一个。

    又过了几分钟,东君焱妃来了,没有什么大动作,就是脚步轻轻迈动,身影犹如瞬移,不停的闪烁,非常的端庄优雅,充分展现了阴阳术的玄奥。

    虽然焱妃不是罗网的人,但罗网的人也没法拦住焱妃,因为根本就发现不了焱妃。只有在场的宗师高手能够察觉出一点端倪,这还是焱妃没有隐藏身形的意思,全力隐匿,宗师也发现不了端倪。

    一袭暗蓝与金色交织的华贵长裙,长发低束,别一根点缀宝石长达一尺有余的发簪,锁骨上有一块金色的精致华贵的首饰,首饰中央镶嵌着一颗巨大的暗蓝色宝石,裙子下摆布满金色的纹路,细细观察与三足金乌的想象很相似。

    身材玲珑浮凸,完美无缺,脸型大气无暇,外表端庄贤淑,气质高贵优雅,给人一种生来就是做大妇,正妃,皇后的感觉,妾室,侧妃,哪怕是贵妃,也会让人觉得对她是一种侮辱。

    焱妃一出现还没有开口,大司命就非常识趣的起身了,

    “绯烟拜……”

    焱妃别名绯烟,话还没有说完,赵飞扬就一挥手,内息散发而出阻止了焱妃单膝跪地,这是下意识的行为,心中的潜意识觉得让焱妃跪拜,哪怕只是单膝行礼也不妥。

    做完,赵飞扬才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焱妃的容貌,身材,气质,血脉都在其次,主要是他有些可怜焱妃的遭遇,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犹如三足金乌的女子就因为不谙感情被燕丹脱下了水,坠入了凡尘,落得一个母女分离,被囚禁的下场。

    如果焱妃对于爱情有一定的认知,没有爱上燕丹,那会是怎么样的一副场景呢?

    赵飞扬猜想估计燕丹会死在焱妃手中,不是被一巴掌拍死,就是死在六魂恐咒下,后者可能性大一些。

    阴阳家的圣物幻音宝盒还在墨家手中,历代结怨下来已经成为了死敌!

    燕丹是六指黑侠的亲传弟子,没有焱妃的帮助,六指黑侠也许不会死,燕丹虽然继承不了墨家巨子之位,但就凭是燕国太子这一条也难逃死路。

    燕国的传承铜盒可是苍龙七宿中最重要的,代表苍龙七宿中的心,其他六国的传承铜盒重要性都要次一筹。

    干掉燕丹,不但能够得到最重要的传承铜盒,也许还能够让墨家传承断代,巨子的亲传弟子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培养的。

    赵飞扬虽然有些神游天外,但也没有忘记招呼焱妃。

    “不必多礼了,绯烟来一起喝茶吧。”

    焱妃自然不会执着行礼,微微一笑表示感谢,顺势起身,端庄优雅的走向了右边木桌的首座。

    除了性子清冷的惊鲵,掩日等人目光都落在焱妃身上,目含审视,对于焱妃免于行礼心中有些不爽。

    他们自然不敢,不也会对赵飞扬有什么意见,所以只能把错误归咎在焱妃身上了。

    焱妃自然感受到了掩日等人的目光,但直接无视了,只要不主动招惹他,懒得跟一群杀手计较……

    “拜见东君大人!”

    大司命完全收起了平时的冷傲,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阴阳道礼。

    焱妃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多礼,越过大司命,轻提裙摆,端庄优雅的坐在了简陋的木凳上。

    等到焱妃坐下,大司命才敢坐在焱妃下首。

    ……

    哪怕已经换了一个世界,但大司命对于东君焱妃深入骨髓的敬畏依旧在。

    阴阳家等级森严,只有在阴阳家混的人才知道焱妃是多么强大,妖孽,可怕,论心狠手辣,他们五大长老远远比不过三大护法,无论是地位还是实力。

    在阴阳家中,五大长老虽然重要,但也不是不可以替代,哪怕是星魂,月神也是可以替代的,只不过寻找替代品比起五大长老麻烦得多,只有焱妃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

    焱妃是东皇太一亲自教导大的还在其次,关键还在于焱妃独特的血脉。

    什么血脉这么重要?

    在秦时世界中,世界是九天玄女创造的,苍龙七宿就是九天玄女留下的一股力量,黄帝获得过,禹王获得过,借此平定了人间,夏商周也曾经掌握过,随后便突然消失了。

    黄帝是苍龙七宿第一任继承者,身为第一,黄帝的血脉与普通人的血脉不同,是解开苍龙七宿的关键。

    焱妃继承的血脉就是黄帝的血脉,且最为纯正,月神也继承了一部分血脉,但比起焱妃差得有些多,因此东皇太一宁愿用焱妃的后代,月神只是实在不得已的替代品。

    阴阳家除了焱妃,没有人敢违抗东皇太一的命令,焱妃的底气就在于自身尊贵无比的血脉和强大的实力,被养大的感情还在其次,跟东皇太一对着干,背叛了阴阳家也不过是被囚禁起来而已。

    换成阴阳家其他人就是试试就逝世了。

    ……

    赵飞扬环顾四周,心中很高心,这可真是人才济济啊,起码支撑罗网绝对轻轻松松。

    噢……对了,还有一个云中君。

    虽然此刻不在,但也是难得的人才,据他了解,云中君已经声名鹊起了,在益州高层混得很开,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吸引到西凉帝国的高层。

    那一手炼丹之术真是一绝,就凭真人丹就足以让各大势力奉为上宾,用其他势力的资源提升自家的实力,想想都美滋滋!

    乐了一会儿,赵飞扬收敛了笑容,严肃起来,开始安排任务。

    “如今我们已经暂时安顿下来了,离开西凉帝国之前必要的报复必不可少!”

    “一则是为了出气,二则是为了借此机会彻底打响罗网的名号。”

    “你们三个是新来的,还不清楚情况,一会儿让清楚情况人给你们讲一讲,顺便介绍一下这个世界。”

    “先来点开胃菜,掩日你要安排罗网杀手刺杀灵剑宗的人,给我盯着灵剑宗的真传弟子,官场上卓越的弟子刺杀。”

    “然后将罗网的情报人员给我全部洒出去,探查灵剑宗宗主剑星,齐钧泽,四大千户的行踪。”

    之前曾经说过南镇抚司的官服与普通的神鹰卫的官服有细微的区别,再结合齐钧泽身穿的蓝爪苍鹰袍,赵飞扬自然能够锁定是四大镇抚使中的哪一位。

    毕竟身为神鹰卫不可能对神鹰卫系统中的大佬不了解,四大镇抚使是仅此于指挥使的大佬了,天下都赫赫有名的存在。

    “搞清楚目标的行踪后,你们亲自带人出手干掉他们。”

    “刺杀四大千户的人选,掩日你到时候看着安排。”

    “我的要求是剑星交给玄翦和真刚刺杀,齐钧泽交给绯烟和惊鲵处理。”

    “如果时间有冲突,以剑星和齐钧泽这两个罪魁祸首为主,没有冲突再进行合适安排。”

    “明白了吗?”

    “属下明白。”

    掩日起身抱拳一礼,沉声道。

    赵飞扬点了点头,伸出手示意掩日坐下,严肃的脸庞柔和了下来,笑道:“今天晚餐做得丰盛一些,既是给绯烟他们三个接风,也是犒劳犒劳下面的人。”

    掩日点了点头,表示收到。

    “好了,就此散会。”

    “掩日你先去安排玄翦,真刚住下,我这边来安排绯烟。”

    赵飞扬起身,焱妃起身跟上,惊鲵和大司命也跟着,很快就消失不见,现场就剩下三个三个糙汉子。

    “呵哼哼……”黑白玄翦低声笑了起来,“想不到会在另外一个世界跟你们相见,两位晚餐后给我试一试剑如何?”

    “乐意配合。”

    掩日淡淡的看了黑白玄翦一眼道。

    “好。”

    真刚双手抱胸,惜字如金道。

    “跟我来。”

    掩日起身,玄翦,真刚跟了上去。

    两个糙汉子很好安排,都是风里来雨里去,刀口舔血的杀手对于住所,食物什么的都不讲究,三下五除二,掩日就安排好了。

    焱妃的安排要稍微麻烦一些,条件虽然简陋,但也要做得最好,毕竟焱妃从小到大物质条件从来没有差过,阴阳家是相当富裕的。

    从百户所带来的日用品,赵飞扬亲自挑选出最好的一批,还特意召唤给十个阴阳家的女性普通弟子,负责照顾焱妃平时的衣食起居。

    大司命,惊鲵,赵飞扬也是很满意的,并没有新人胜旧人,也召唤了阴阳家的普通女弟子照顾两女的衣食起居。

    大司命之前本来就有,因此这一次大司命少分一些,惊鲵多分一些。

    尽管惊鲵并不在意这些,早就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但还是安排上了。

    不能别的女性强者都有,就惊鲵没有吧,那他也太不称职了,更何况两人之间已经有些情愫了,必须安排得妥妥贴贴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