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六十七章 铃音啊,不要逼着大哥开车(为“_white_”加更)

时间:2020-11-07作者:卖报小郎君

    . ,最快更新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

    许七安骑着马,老经纪架着马车,车厢里是许玲月和婶婶,以及兴奋的把脑袋探出车窗的许铃音。

    因为有大郎陪着,就不带丫鬟和仆从了,人多碍事。

    途中,给许玲月和许铃音买了点吃食,许七安对着车窗道:“婶婶要吗?”

    婶婶给拒绝了。

    等到了宅子,她们下车来,许七安看见婶婶在擦嘴角。

    “地段还不错,离闹市区不远,边上还有河....”婶婶颇为满意的点评,站在宅子门口,皱眉道:

    “怎么瞧着有些破旧。”

    能不破旧嘛,这是鬼宅....许七安心说,示意老经纪开门。

    婶婶带着两个女儿进了宅子,入眼是一片萧条破败景象,明显是荒凉了好些年,且无人管理。

    她皱了皱眉:“就这?”

    “这宅子许多年没人住了,连租的也没,牙行是觉得四千两能卖就卖。只是房主死活不同意....”

    四千两?婶婶眯着眸子,漫不经心的问:“这座宅子售价多少。”

    “五千两。”老经纪说。

    婶婶没说话,带着女儿们开始参观宅子,走到哪里刺儿挑到哪里。老经纪也是个经验丰富的,厚着脸皮,任尔东西南北风。

    见这位美艳熟妇与清丽脱俗的少女走向内院,老经纪吓了一跳,忙看向许七安。

    “没事。”许七安说。

    大白天的应该没事儿....老经纪看着美妇人的背影,那摇曳风情的屁股蛋格外诱人。

    “客观真要买这宅子?”

    “嗯。”

    还真是不怕死的。老经纪仁至义尽了,不再劝,问道:“这两位是....”

    许七安打趣道:“你觉得呢?”

    这话让老经纪沉默了,一时有些为难。母亲和妹妹?不,没那么年轻。而且他们之间可完全没有母慈子孝的样子。

    结发夫妻?嗯,那个少女可能是这位老爷的妻子,而美妇是岳母....那昨日的黄裙少女呢?

    老经纪眼光还算老辣,却琢磨不透双方的关系。

    “年纪大的是我婶婶,俩年纪小的是我妹子。”许七安说完,见老经纪露出惊讶之色,他笑道:“怎么了。”

    老经纪摇摇头,心说没见过买宅子还带妹妹和婶婶一起的。

    因为婶婶肯定是叔叔或伯父的妻子,是宗族之人,而非家人。带婶婶和堂妹一起看房子的,他没见过。

    ....

    婶婶尽管嘴上刻薄埋汰,把宅子说的一无是处,但其实心里很满意。同样是三进的大宅,但面积要比外城的许府大不少,格局也不可同日而语。

    许府的格局是平民格局,不如这里高端大气上档次,非要区分的话,大概就是农村的宅基地和城市的高档别墅。

    虽说都是好几层的独栋,但档次不一样。

    用了一个小时,把整个宅子细致的看完,婶婶和许玲月都很兴奋,后者还暗暗敲定了自己的屋子。

    婶婶试探道:“这地段,五千两怕是买不来吧。”

    她挑刺是为了压价,逛完之后,突然发现五千两过于便宜,聪慧的婶婶察觉到了不对劲。

    许七安指着不远处的那口井:“井里闹过鬼,嗯,是真的有鬼,我和采薇姑娘已经验证过了。”

    两声惊呼,许玲月和婶婶吓的退到许七安身后,前者一双小手紧紧拽住大哥的衣袖。

    鬼?

    许铃音也很害怕,迈着小短腿跑到大哥胯下藏起来,然后看着井口,一边害怕一边咽口水。

    婶婶俏脸有些发白,一刻也不想多待:“不买了,回去。”

    她一手牵一个女儿,疾步玩宅子外走,因为走得太快,身姿摇曳。

    老经纪愁眉苦脸的看着许七安:“您是在消遣我?”

    许七安摆摆手:“别废话,去牙行付定金。”

    他没说自己解决了女鬼,怕牙行坐地起价,房契和地契到手之前,这还是座鬼宅。

    马车停在牙行外,车里坐着婶婶和两位妹妹,听说许七安去付定金了,婶婶很生气。

    “我是不会住的,让他自己一个人住鬼宅好啦,小混蛋就是不想让我们母女仨占便宜。”婶婶生气的说。

    “大哥不是这样的人。”许玲月摇一下母亲的手臂。

    正说着,许七安出来了,跳上车夫位置,掀开帘子探进来半颗脑袋:“快正午了,去桂月楼吃饭吧。”

    婶婶别过脸去。

    许七安解释道:“宅子里的女鬼已经解决了,你们不信我,司天监的术士总信吧?”

    许玲月嫣然点头。

    婶婶惊疑不定,盯着许七安:“真的?”

    “我骗婶婶干嘛。”

    驱车来到桂月楼,要了一个包厢,许七安掏出玉石小镜,传书道:

    发完传书,他把镜子倒扣在桌面,低头吃菜,过了片刻,信息提醒来了。

    许七安微微颔首,所谓辎重,就是军用物资,包括装备、器械等。

    这个话题引发了四号的兴趣,作为曾经的大奉官员,他对大奉朝的情况比较在意。

    ....您这也叫调查?太粗陋了。许七安心里吐槽,传书道:

    “???”

    二号和四号脑海里闪过一连串的问号。

    三号又获得了什么情报?三号为什么总能得到那么多的情报。京城的消息也就罢了,毕竟算是他的“地盘”,可云州和他没有半个铜钱的关系啊。

    我查了那么久都没有头绪,他怎么可能知道云州匪患的幕后支持者....二号深知三号为人,一直认为他是位品德高尚的读书人,没有质疑,而是郑重其事的发了传书:

    感情不深时,要谈交易,杜绝白嫖。一回生二回熟之后,则要发展感情,减少彼此之间的利益交易。

    免费的才是最贵的,因为取代交易的东西是感情。等彼此之间的交情越来越深厚,白嫖这个东西就出现了....不,朋友之间怎么能叫白嫖,是互相帮助。

    这次二号白嫖他的消息,明天他就可以白嫖二号。

    巫神教即使不是云州匪患的幕后支持者,多半也脱不开干系,这件事吐露给二号,许七安本就打着让二号去调查的想法。

    巫神教是云州匪患的推手?二号盯着玉石小镜中的文字信息,沉默了许久:

    他把事情大致说了一遍,没有太详细,毕竟他的身份是云鹿书院的学子,而不是参与案件的打更人。重点凸出工部尚书为巫神教提供火炮、器械等军用物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二号兴奋的握住拳头,传书道:

    顿了顿,金莲道长传书:

    不管是军事上的结盟,还是贸易上的往来,都不现实。

    这也正是我的疑惑...许七安传书道:

    这时,喜欢窥屏的一号跳了出来:【工部侍郎的事,让我想起了桑泊案中的一个细节。

    什么朝廷机密不机密的,不就是元景帝每月都会让司天监术士对禁军来一次问心吗....许七安心里吐槽着。

    他心里一动,某些线索突然贯通,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

    妖族炸毁桑泊是为了封印物,那么巫神教的目的是什么呢?应该不是神殊和尚的断手,不然利益冲突了,双方会打起来的....许七安边想着,边伸出筷子夹菜,结果夹空了。

    本就不算多的菜,已经被母女仨吃光,小豆丁吃的红光芒面。

    “....跟褚采薇一个德行。”许七安骂了一声,喊来小二加菜。

    吃完饭,离开桂月楼,婶婶和玲月先进了马车。许铃音瞅见对面有卖麦芽糖的,拉扯着大哥的裤管,可怜巴巴的要求大哥给自己买。

    许七安牵着她去买,刀子嘴豆腐心,吓唬道:“麦芽糖太硬,小心嘣坏牙齿。”

    小豆丁在吃的领域是行家,丝毫不怵:“没事的,我会把它从硬吃到软。”

    许七安闻言,笑了:“有本事你就把它从软吃到硬。”

    小豆丁认输:“那我没这么大本事的...大哥可以吗。”

    “大哥不可以,不过厉害的捣蛋鬼,可以把麦芽糖从软吃到硬,再从硬吃到软。”

    “捣蛋鬼呀?那姐姐和娘可以吗。”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为什么呀大哥。”许铃音眨巴着天真无邪的大眼。

    “不要问为什么,铃音啊,你怎么总是逼着大哥开车呢。”

    ps:我知道有人熬到半夜等更新,很抱歉,让你们等这么久。不过我也一直爆肝到现在。我一直在码字,没有食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