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号:我已经推断出三号的真实身份

时间:2020-11-07作者:卖报小郎君

    . ,最快更新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

    几个意思啊....许七安吃了一惊,二号是把老姜当做假想敌了?不,是真正的敌人,于是开始搜集信息,准备战斗?

    先不说老姜和我交情不错,就算没有交情,我也不可能把他的弱点告诉你,毕竟我自己也在巡抚队伍里。

    许七安回复之后,思维发散,联想到了更多的东西:二号收集姜律中的信息,明显是为将来可能发生的冲突做准备。

    这是二号自己的决定,还是得到了杨川南的支持?

    倘若是后者,那说明一旦东窗事发,杨川南很可能会采取过激的举措。

    二号一时无言,聊天群里陷入了僵凝。

    就在这僵硬、尴尬的气氛中,以前的读书人,现在的剑客四号冒泡了:

    没错,我辈读书人就是这般壮志凌云....许七安用力点头,深以为然。

    ...五号就属于你最没资格说这话吧!众人心里吐槽。

    二号没有再说话,似乎有些生气了,因为天地会成员都在怼她,不支持她,就连她向来很有好感的三号,也态度摆的很明显。

    到现在,许七安几乎可以确认军娘就是二号,脑海里闪过对方帅气又美丽的瓜子脸。

    他叹息一声,输入信息:

    这些信息都是很浅层的,不涉及机密的东西。

    性格确实没有太大缺陷,许七安认识的金锣里,气质阴柔的南宫倩柔、面瘫男杨砚、冷傲锐利的张开泰...与这些人相比,姜律中性格更中庸,没有明显的特点。

    但也意味着他没有较大的破绽。

    你连我都要打听?你是不是想刚我?许七安一下子警惕起来,没有立刻回答。

    就在他打算拒绝时,默默窥屏的一号竟然出现了:

    突如其来的背刺...

    不是,你贩卖我的信息得到我允许了吗?我同意了吗,你就光明正大的卖....许七安手指触碰到镜面,又收了回来。

    怎么办?怎么阻止?

    阻止一号,他(她)会买账吗,一号喜欢窥屏,比较神秘,虽说自己锁定了一个大致的范围,但这依旧囊括了很多很多人。

    而这些人里,没一个是他能应对的。

    再者,以什么理由阻止?许七安的事和我三号有什么关系,我三号凭什么阻止?

    除非自爆身份,可是...我之前那么夸赞铜锣许七安,现在被赤裸裸的揭穿...我会羞耻到原地爆炸的,没法做人了。

    思考之后,许七安打算静观其变,先看看一号怎么说,再就是看看二号的态度。

    若二号只做简单了解,或一号只透露浅层信息,那自己就不用理会。

    【一:许七安此人,原本是京城附郭县长乐县衙的一名快手,位卑言轻,没什么特殊之处。直到三个月前,其叔父押运税银途中,不慎丢失税银,被判斩首。陛下余怒未消,将许家三族连坐,流放边陲。

    听到这里,南疆的小蛮妞五号,忍不住感慨:

    她刚说完,就遭到了一号的反驳:

    是个人才...天地会成员心里,同时浮现这个念头。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能坐在张巡抚身边,怪不得他能一语道破无核枇杷的秘法....此子纵使是个好色之徒,但不能否认他有很强的破案能力....他是冲着杨川南来的,冲着打更人暗子死在云州这件事来的。

    二号恍然大悟。

    什么意思?这位叫许七安的铜锣还有其他战绩?天地会众人精神一振,等待片刻,果然又看见了一号的传书:

    【前阵子三号不停提及的桑泊案,你们知道打更人衙门的主办官是谁吗?也是此人。

    四号五号两人肃然起敬。

    二号眸子微微一亮,忽然对许七安这个铜锣产生了极大的好感,这是对其人品的赞赏。

    侠肝义胆的飞燕女侠最佩服路见不平拔刀出手的江湖豪侠,许七安此人虽是朝廷爪牙,但这并不会降低他的成色。

    一号继续说道:【因其破案能力出众,桑泊案发生后,陛下命令他接受此案,容许他戴罪立功。

    【此人机敏聪慧,在查案过程中,顺带破了平阳郡主失踪案,这件事你们也知道,三号曾经说过。不过桑泊案一度陷入僵局,若非二号你找到金吾卫百户周赤雄,许七安难逃腰斩结局。

    看到这里,许七安不得不出面说些什么:

    好羞耻啊...

    接着,一号又讲述了许七安揪出齐党与巫神教勾结,扶持云州山匪的内幕。

    这件事竟是因他而起....二号心里无比复杂。

    听到这里,她差不多明白事情的始末,也知道晚宴上见到的那个铜锣,比自己预料的还要出众。

    是个不和忽视的厉害人物。

    与司天监白衣交情匪浅...二号想起了许七安独特的佩刀,微微点头,自己的猜想得到了印证。

    四号的反应太敏锐了吧....许七安咽了咽口水,有种自己很快就要被人肉出来的冲动。

    “一号查过我...这可以理解,毕竟我在京城那段时间,因为桑泊案和税银案,一度名声鹊起,成为京城官场关注的对象...不过一号对我的了解,都是在我加入打更人之后。”

    想到这里,许七安心里一动,试探道:

    在打更人衙门里安插间谍的云鹿书院,理所应当知晓税银案幕后真相。

    许七安想试探的是,一号知不知道自己陷害周立的行为。

    让他失望的是,一号并没有回答,似乎默认了“许七安”运气很好这个说法。

    许七安的堂弟是云鹿书院的学子,并考取了举人功名?许七安为了戴罪立功不得不接手桑泊案,而那段时间,三号对桑泊案非常上心....最后甚至不惜花数百两银子请二号将周赤雄押解入京,交给云鹿书院....三号和许七安会是什么关系呢....与那位堂弟又是什么关系?

    四号精神一振,感觉自己发现了华点,他为这个发现而兴奋起来,并积极开动脑筋,展开其他联想:

    当初桑泊案剑气冲霄,三号很快就得到了第一手资料....祭祖时,打更人就在桑泊近处守卫着....云鹿书院欲在打更人衙门安插谍子,如果是这个谍子是书院学子的家人,那么,信任方面就能得到保证....

    懂了,三号就是那个堂弟,许七安的堂弟!

    四号忍不住想狂笑,这样的话,他开春后去京城,就不用大海捞针,可以目标明确的去见三号。

    那位堂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