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奉打更人 第两百章 勾引

时间:2020-11-07作者:卖报小郎君

    . ,最快更新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

    不知道是不是涉及到了三号的身份,天地会众成员们,竟自动忽略了“堂弟是云鹿书院学子”这么至关重要的信息。

    “你们这么默契的保持沉默,反倒让我觉得心虚啊....”许七安等了一下,想等五号“揭穿”他,以此来确认天地会成员的态度。

    但五号竟也罕见的保持了沉默。

    ...额,五号还是个孩子,不要对她要求那么多。

    许七安思索之间,一号回答了二号的问题:

    深得魏渊信任和看重.....简短的一句话,在天地会成员心中掀起轩然大波,魏渊这个名字,不仅在大奉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使在九州,也是极有分量的。

    除了不会修行,魏渊堪称全才,当然,琴棋书画这些东西都是锦上添花的小道。魏渊真正让九州各大势力侧目的,是他领军打战的统御之才。

    魏渊原先是宫中的宦官,因为下棋水平高超,得到元景帝赏识,从而提拔。

    元景6年,镇守北方的独孤老将军逝世,三大蛮族部落集结六万大军入侵边境,半个月内席卷边境三千里,烧杀掠夺,赤地千里,伏尸无数。朝廷紧急调兵遣将,才遏制了蛮族的汹汹之势,但战局依旧不容乐观。

    后来的镇北王在当时还是个刚崭露头角的亲王而已。

    当时还是励精图治的元景帝头疼之际,魏渊请战了,他立下军令状,三月之内,若不能驱除蛮族,以死谢罪。

    年轻的元景帝很有魄力,当即委任魏渊为兵部侍郎兼左都督,统率五军。

    魏渊果然不负皇恩,一个半月,便杀的蛮族丢盔弃甲,只剩五千多残部逃回北方。

    这段君臣之谊,至今还常常被拿出来津津乐道。

    魏渊的战绩不仅于此,最最著名的就是十九年前的山海战役,当时的镇北王已然是名震天下的高手,然而,他依旧只能当魏渊手中的利刃,被驱使着杀敌。

    三军统帅仍然是这位威震天下的大宦官。

    山海关在与西域边境,北方蛮族南下,南疆各族北上,在山海关与大奉还有佛国联军死战。

    半年之中,百万生灵灰飞烟灭,是历史记载中,罕见的惨烈战役。

    而作为大奉左都督的魏渊,再一次向世人展示了他举世无双的统御之能。

    “我真傻,真的,我仍然低估了这个许七安....”

    此时,已经脱去轻甲,穿着白色里衣,盘膝坐在秀床的二号李妙真,喃喃自语。

    ....如果我没猜错,云鹿书院清气冲霄的原因在三号身上,三号极有可能是许七安的那位堂弟....许七安本人又得魏渊如此看重....这,这,再过几年,京城就要出现一个显赫世家....四号内心感慨万千。

    离京多年,有种物是人非的怅然。

    等众人消化了这则消息,一号继续道:

    我没有,我不好色,你别冤枉我....许七安首先否认三连,不承认自己是好色之徒。

    然后略显心虚的在心里辩解:我流连教坊司不是好色,只是想让多巴胺冲进大脑,填补我空虚的灵魂。

    一号真可恶,不但私自贩卖我的消息,还诋毁我的人品...嗯,他(她)有些反常,不符合平时的作风....许七安以指代笔,刚想为“许七安”辩解,忽然又想,许七安是好色之徒,跟我三号有什么关系?

    我该网恋还是要网恋,不影响我撩二号和五号。当然,二号的颜值已经有我这位粤b无数的老司机背书,很值得撩。五号还有待考证。

    传书的同时,二号回忆起了许七安深深的黑眼圈,再加上一号的话,几乎可能肯定是个资深的好色之徒。

    ...性格上有很大缺陷,尽管他聪明,但男人嘛,有时候下半身比脑子更有决定权!二号嘴角一挑。

    ...呵,一号显然并不了解我。许七安觉得自己并非好色之徒,他只是和大部分男人一样,喜欢睡美人,且并不纵欲。

    这时,四号忽然感慨着传书:

    一下子,吸引了天地会成员们的注意。

    【四:一号所言非虚的话,许七安明明能力出众,却甘心做了多年的快手,平平无奇。直到税银案关乎自身安危,他才冷静果断的出手。

    随后,加入打更人,屡破奇案,履历功劳。与当快手时的表现截然不同...呵,他恐怕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吧。加入打更人,才是他大展宏图,一飞冲天的舞台。】

    ...原来我是这么想的,我是个心机深沉的人,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四号真是国际级理解...许七安险些掩面。

    众人深以为然,认同四号的分析,许七安此人的形象,在脑海里愈发鲜明、清晰。

    沉默许久的六号突然传书。

    二号和六号关系还算不错,纳闷传书:

    这一刻,众人心里不禁感慨,人心真是复杂啊。这样的人,竟是一个好色之徒。

    好半天没有人说话,就当许七安以为没素质的群友又下线时,五号传书过来:

    “???”许七安顶着这条传书,愣了许久,心说这肯定不算啊,你连口嗨都分不清嘛。

    既然是这个话题,那许七安愿意与她多聊片刻,传书道:

    他思考之后,觉得云鹿书院的学子应该是见不到国师洛玉衡的。

    【二:呵,有什么不能说的,人宗人宗,顾名思义,此派修行与人间气运有莫大干系,修行到一定境界,便会被七情六欲缠身,因此洛玉衡会在无形中勾起男人的欲念。

    【上一代的人宗道首原本有机会踏入一品,他将灵宝观迁徙到京城,欲借人间气运成就一品,但监正不同意。这才无奈陨落,未能渡劫成功。

    许七安恨不得@金莲道长,让他跳出来证实洛玉衡还是完璧之身。

    金莲道长可能大半夜出去抓耗子吃了,没有回复他。是四号跳出来解答:

    四号以前是当官的,他与国师有交情,知道这些不奇怪,但二号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

    许七安犹豫许久,没有在地书聊天群里问出这个问题。

    此事明显涉及到二号的身份了,在天地会成员心里是比较敏感的问题,二号未必会回答。

    即使回答了,说不定也要他等价交换。

    他此时身在云州,少不得因为杨川南的案子与二号产生交集,届时,旁敲侧击的试探就行了。

    没必要再多“付钱”。

    许七安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传书道:

    这是出于对群友关心的提醒,并不是许七安自己有多喜欢美色。

    二号没有回复他。

    接着,地书聊天群陷入死寂,无人再继续传书。

    许七安收好玉石小镜,打算吐纳、观想,养一养精神,研究周旻遗留密码的事先搁置。

    第二天早上,张巡抚带着姜律中等一干打更人离开驿站,出去探查云州民情。或许还会到周边州县走走,宋布政使带队陪同。

    念及许七安掩盖不住的黑眼圈,以及眼里透出的疲惫,张巡抚善解人意的让他留在驿站好好休息,但要记得破解周旻遗留的线索。

    “虽然被当工具人很不爽,但留在驿站正合我意....人一旦处在极端疲惫状态,就很讨厌外出....为什么我的精神力还没到极限,老子想睡觉啊....”

    吃着早膳,许七安头疼的捏了捏眉心。

    除了他之外,留守的打更人不到五名,虎贲卫倒是留了三十人。

    宋廷风打着哈欠走下楼,没有绑铜锣,也没有佩戴制式长刀,左右环顾:“今日为何如此安静,他们人呢?”

    许七安吃着盘中的酸辣粉条,头也不抬,“巡抚大人视察民情去了,其余人等随行。”

    宋廷风眼睛一亮:“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许七安当即打断:“收起你大胆的想法,因为巡抚大人这里有一套严密的刑法。”

    “无趣!”宋廷风坐在桌边,吩咐驿卒端上早膳,叹息道:

    “说起来,我们有半旬没碰女人了。”

    “那是你,我是十八天没有碰女人....确实有点饿了。”许七安也跟着叹息。

    “饿你就多吃点。”宋廷风看一眼油汪汪的粉条。

    老宋还是不够灵性...许七安不理他,自顾自的填饱肚子,没几分钟,朱广孝也下楼了。

    “广孝,待会儿去教坊司吧。”宋廷风拾掇同僚。

    “行了行了....少跟小媳妇一样给我整幺蛾子,可以在城里逛逛,但不能去教坊司,纪律就是纪律。”许七安没好气道。

    “有没有法子规避纪律?”宋廷风开玩笑的语气。

    “有啊。”许七安看他一眼:“我建议你辞职。”

    辞职是他上辈子的操作,不过在局里任职时,他还是很守纪律的。要不然,也不会为了季羡林日记里的一句话,选择辞职,而不是....

    吃完早膳,三人换了便装,离开驿站。

    ....

    “看到了吗?就是那个一副被酒色掏空身子的家伙,你的任务是勾引他。”

    街边,一座茶楼,同样换上便服不惹人注目的李妙真,站在二楼雅间的窗口,望着不远处慢悠悠闲逛的三人。

    她的身边,是一名穿着精致罗裙,青丝如瀑,戴着漂亮首饰的妩媚女子。

    这位女子脸蛋柔美,肌肤细腻,双眼水盈盈的宛如黑珍珠,小嘴涂抹了红艳艳的唇脂。

    乳挺腰细,风情万种。

    “勾引了之后呢?”艳丽女子掩嘴轻笑,凝视着那个“时间刺客”,仿佛在审视猎物。

    “接近他,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旁敲侧击他的收获。”李妙真说完,告诫道:

    “但莫要吸他的精力,这人身体恐怕亏空的厉害,经不起你榨取。”

    至于魅的真身会不会暴露,两人都不担心,粗鲁的武夫没有驭鬼能力,对阴气很不敏感,当初在山寨勾引周赤雄这个炼神境武者,魅也没被识破。

    只要不暴露敌意,激发炼神境武者的灵觉,就不存在被识破的可能。

    “主人,那奴家就去啦!”魅嫣然一笑,扭着小腰离开。

    ps:大章求月票。先更后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