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奉打更人 第五十三章 大师您保重

时间:2020-11-07作者:卖报小郎君

    许七安在守门的僧人指引下,穿过前院,来到内院。

    年轻僧人在院子里停下来,双手合十道:“恒远师兄在此稍www.yangmingwang.候片刻,我去通知净尘师叔。”

    许七安行佛礼回应:“有劳师弟。”

    望着年轻僧人进入某个房间,许七安回想着名单上的人物。

    本次西域kdd56.使团总人数二十一。

    驿卒要为使团安排房间,驿站的房间是分档次的,辈分高的和尚自然住好的房间,不可能一个小沙弥住总统套房,而领队的得道高僧住没有窗户的单人房。

    因此驿卒对使团的人物地位,有着清晰的认识。

    辈分最高的自然是本次使团的领袖“度厄大师”,不过修为怎么样,驿卒就不知道了。

    再往后有两人,分别是“净尘”和“净思”,看法号,这两位应该是师兄弟。

    至于其他和尚,地位仿佛。

    “一个叫‘京城’,一个叫‘近视’,这师兄弟的法号可真有意思。”

    正想着,年轻僧人出来了,请许七安入内。

    他随着年轻僧人进房间,屋子里燃着檀香,一位脸庞圆润,耳垂肥厚的僧人盘坐在塌,微笑的望着房门。

    这位和尚气息内敛,看着与常人无异。

    “净尘师兄。”许七安双手合十。

    “恒远师弟。”中年僧人回礼。

    他旋即安排年轻僧人奉茶,等许七安喝了一口,才说道:“盘树师兄刚刚回寺。”

    他是想说,青龙寺的和尚这会儿也就刚得到使团入京的消息........盘树主持前脚刚回青龙寺,没有特殊原因,不会让寺里的僧人过来叨唠........许七安一瞬间想到许多种可能,知道这是对方的试探。

    对此,他早有腹稿,不紧不慢道:“贫僧早已离寺多年。”

    净尘和尚微笑道:“恒远师弟所来何事?”

    他的声音仿佛有着奇异的魔力,让许七安本能的抗拒说谎,只想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目的交代清楚。

    五品律者?

    许七安心里一凛。

    青龙寺的盘树主持也是五品,这个境界的僧人,就像移动的“规矩”,他们会主动或无意识的影响身边的人。

    出家人不打诳语、禁女色、禁杀生等等.......律者曾经守过什么戒,身边的人也会不自觉的遵守。

    许七安没见过律者战斗,但以前去青龙寺查桑泊案时,特意看过佛门高手的资料。

    律者的战斗力皆来源于“戒律”,有点像儒家的言出法随,但没有儒家那么流氓。

    通俗的解释,儒家口嗨一句:许七安的貂蝉在腰上!这是可以实现的,虽说后遗症很大。

    而佛门的律者受限极多,无法随心所欲,只能口嗨一句:许七安,反向抽烟赛神仙。

    除了许七安嘴巴会被烫出一个泡,基本没有后遗症。

    儒家的言出法随是更改规则,而律者是让人遵守规则,本质其实完全相反。

    许七安双手合十,念诵佛号:“师兄与诸位同门抵京,是否为了桑泊案中脱困的封印物?”

    这话,就仿佛一块巨石砸在湖里。

    净尘眯了眯眼,表面不动声色,反而微笑道:“盘树师兄说的?”

    盘树僧人返回青龙寺前,度厄师叔三令五申,不得将封印物的存在外泄,包括青龙寺的和尚们。

    净尘大师给许七安下了个套。

    许七安摇摇头,叹息道:“并非师父所说,实不相瞒,桑泊案,贫僧也算参与其中........”

    净尘温润平和的眼神里,仿佛有金色的神光闪过。

    “贫僧有一位师弟,法号恒慧,我们师兄弟自幼一起长大,感情甚笃。一年多前,恒慧突然失踪,还窃走了寺里一件屏蔽气息的法术,我多方调查,发现他疑似被一个牙子组织拐卖........”

    许七露出了怅然伤感之色,似乎悲恸难耐,只能念诵佛号来缓解情绪:“阿弥陀佛。”

    净尘正听的入神,见恒远师弟如此模样,心里一动:“此案背后,还有隐情?”

    “不错,恒慧师弟与一位女香客互生情愫,私定终身,因此窃走了青龙寺的法器,远走高飞。”

    净尘眉头一皱,闪过诸多疑惑,“纵使私奔,也不必窃走法器吧?”

    许恒远叹息道:“那位女香客是誉王的嫡女,誉王是陛下的弟弟,堂堂亲王。若没有屏蔽气息的法器,他们离不开京城地界。”

    这........净尘大师一时语塞,找不出词儿来。

    随后,许七安将两个不谙世事的年轻男女如何被骗,如何被动卷入党争,又是如何死于非命,粗略的讲述了一遍。

    “阿弥陀佛!”

    净尘大师双手合十,面露慈悲,念诵佛号。

    静默几秒,他说道:“可这事,又与桑泊案何干?”

    问的好!许七安心里一笑,面不改色道:“此案曲折离奇,远没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去年年末,皇室桑泊中的永镇山河庙,忽然被爆炸摧毁,封印在桑泊底下的邪物出世。

    “大奉皇帝震怒,责令三司严查,贫僧之所以卷入其中,是因为那邪物寄生在了恒慧师弟体内。”

    “什么?!”

    净尘大师勃然变色,急切追问:“那邪物而今在何处?恒慧还没死?大奉如何处理此事的,监正没有出手吗?或者,邪物已经被监正重新封印?”

    他一连串问了许多,高僧的淡然气度无存。

    “净尘师兄别急,且容我慢慢道来........”

    许七安把桑泊案和平阳郡主案深入浅出的剖析,把两个案子的相关,背后牵扯的秘密,一五一十的告之净尘和尚。

    净尘和尚许久没有说话,似乎被环环相扣,错综复杂的案件给震惊到了。

    这些内幕,纵使是盘树主持也不知道,他只是西行而来,告之佛门桑泊封印物出世的消息。

    师叔进宫面圣,了解案情始末,没想到留守驿站的我却率先知道了全过程........净尘和尚喟叹道:

    “此案确实曲折离奇,而能破解此案的人,更是厉害。恒远师弟如何知晓的这般详细?”

    许七安知道,这是净尘和尚必然会提出的疑惑。他丝毫不慌,强迫自己对抗“不说谎”的本能,回答道:

    “此案虽是三司主办,但真正查出桑泊案和平阳郡主案的,是打更人衙门的一位银锣,叫做许七安。贫僧与许大人相交莫逆,自身又因恒慧师弟卷入其中,这才知道的清清楚楚。”

    银锣许七安........净尘和尚记下了这个名字,忙问道:“那位姓许的银锣是何人物,恒远师弟,你且与我详细说说。”

    “唉!”

    许恒远没有说话,而是长叹一声。

    “师弟这是........”

    “贫僧想到此人,心里感慨万千。”

    “哦?此言何意啊。”

    许恒远缓缓道:“师兄有所不知,许七安此人,乃贫僧这辈子见过,最惊才绝艳之人。在修行方面,他天纵之才,整个大奉能与他相提并论之人,罕见。

    “在为官方面,他坚决不拿百姓一针一线,以匡扶正义为己任。

    “在破案方面,大奉高手如云,却不及他一根指头。

    “在诗词方面,他被誉为大奉两百年第一诗魁,据说教坊司花魁们爱他爱的死去活来,他却置之不理。”

    净尘和尚惊呆了,没想到京城竟有此等人物。

    “世间当真有此等人物,不入我佛门,可惜了。”净尘和尚眼里有犀利的光闪过。

    .......卧槽,牛逼吹大了,这孙子想“度”我入空门?那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许七安心里警惕,不动声色的岔开话题,来了个图穷匕见:“此番来找师兄,便是想问一问桑泊底下的邪物,究竟是什么?

    “贫僧知道此物与佛门有关,但想不明白为何要镇压在大奉的桑泊?”

    “这.......”净尘和尚面露难色。

    “师兄有何难言之隐?”许恒远www.pumaosheng.主动问道。

    “此事乃佛门机密,师弟还是莫要再问了。”净尘说道。

    “呵!”

    许恒远冷笑道:“贫僧明白了,贫僧把西域本宗看成是自家人,没想到本宗的师兄弟眼里,贫僧只是外人。

    “罢罢罢,是贫僧自作多情了。贫僧这就离开,西域佛门是西域佛门,青龙寺是青龙寺,不一样的。”

    说着,他起身边走。

    “站住!”

    净尘喝止,面带愠怒:“你我皆是佛门弟子,供奉佛陀,乃是一家人。师弟刚才那番话,实乃诛心之言,以后莫要再说。”

    有戏........许恒远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冷哼一声。

    这一声他用上了佛门狮子吼,让哼声在房内回荡。

    武僧的脾气一直都是这般暴躁.........净尘心里叹口气,招呼道:“弟子请坐,我便与你说些我知道的。”

    青龙寺是西域佛门在大奉仅存的火种,如果西域佛门还想继续中原传教,青龙寺是不可取代的力量。

    在这样的背景下,西域佛门很重视与青龙寺的“一家人”关系,任何嫌隙和裂缝都是要杜绝和规避的。

    “那邪物确实与我们佛门有关,听度厄师叔说,那是一位佛门叛徒。”

    “佛门叛徒?”

    果然和我预料的不错,神殊和尚是佛门中人,却被佛门亲自封印,不是叛徒是什么?

    “是哪位叛徒。”许恒远问道。

    “这就不知了,”净尘和尚摇头,“要不怎么说是佛门机密,其中内幕,纵使是贫僧也不得而知。”

    好想用望气术看看他有没有说谎........是神殊,那叛徒的法号叫神殊........许恒远又问道:

    “为什么是封印,而不是超度了他。”

    佛门虽然讲究慈悲,但对一个门派叛徒,不至于心慈手软吧?

    “盘树主持将消息传回西域后,罗汉和菩萨们对此非常重视,以雷音相互通知。这般郑重姿态,除了二十年前的山海关战役,再也没有了。”净尘和尚沉吟道:

    “一路东来,我曾听度厄师叔说过,那魔僧是杀不死的。”

    杀不死的?!

    这段话蕴含的信息量极大,让许七安不得不暂停追问,细细思索。

    也就是说,神殊和尚被封印在桑泊,不是因为佛门心慈手软,而是杀不死他。

    神殊和尚曾经说过,他侥幸踏入了“不死不灭”的最高境界。

    但是不要忘了,佛门是有佛陀这位超越品级的存在,连佛陀都杀不死神殊和尚?!

    “我的天,神殊和尚比我想象的更恐怖,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许七安心里嘀咕。

    一拳一个老监正么?

    “我明白了,原来是杀不死,难怪要分尸封印。”许七安沉声道。

    “但为何选在桑泊呢?”他再次提出疑问。

    这样一位可怕的叛徒,堪称心腹大患,选择封印在盟友大奉的地界,肯定是有逼不得已的原因。

    否则封印在眼皮子底下,不是更稳妥么。

    “这个问题,贫僧也想知道,也曾在路上问过度厄师叔。师叔告诉我,这源于五百年前与大奉那位武宗皇帝的一个约定。”净尘说道。

    五百年前的约定........那一年佛门在大奉四处传教,佛寺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这背后果然还有隐情啊.........可是,五百年前的大部分资料都被销毁、修改、隐秘。

    根本没法查啊。

    又聊了几句,许七安确定套不出其他信息,便起身告辞了。

    净尘和尚亲自送他离开,刚出房间,就见一个眉目清秀的和尚沿着廊道走来。

    “师兄!”俊秀和尚双手合十。

    净尘回了一礼,介绍道:“这位是青龙寺的恒远师弟,你唤他一声师兄。”

    接着,给许恒远介绍道:“这是净思师弟。”

    ‘近视’这么年轻?许恒远有些意外。

    “恒远师兄。”俊秀和尚施礼。

    许七安回了一礼,然后朝净尘说道:“师兄不必送了。”

    目送许七安的背影离开,净思许久没有收回视线。

    “师弟怎么了。”净尘问道。

    “不知为何,总觉得他有一种令人亲近的力量。”净思说道。

    ...........

    许七安离开驿站,沿着大街疾走。

    “虽然依旧不知神殊和尚的身份,但至少确定了几件事:一,他是佛门叛徒,证据确凿。二,他的修为比我预料的要更高,高到连佛陀都杀不死他,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佛陀出手........我先这么假设吧。

    “第三,我只负责帮他查身份,找记忆,他与佛门的恩怨,打死也不参与,除非我成了武神,但这是不可能的事。

    “第四,这个大粗腿我一定要抱住,疯狂榨取好处。

    “第五,神殊和尚的存在不能告诉任何人,魏渊也不行,这事儿太大了。

    “第六,趁着天色还早,勾栏听曲。”

    突然,许七安看见前方的人群里,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位魁梧高大的和尚,下巴有着一圈青黑色,似乎刚刮过胡子。

    宽松的僧袍穿在他身上,似乎刚刚合身,藏住了里面蕴藏的肌肉。

    “卧槽,恒远!!”

    许七安心里一万头草尼马飞奔而过。

    恒远大师也看见了他,惊喜的同时,又为许七安的打扮感到惊讶。

    “许大人,何故如此穿着?”

    “行为艺术.......”许七安板着脸。

    “?”

    “大师是要去三杨驿站吗。”

    “本宗同门来了,贫僧理当去见见。”

    “能,能不见吗?”许七安控制着不让嘴角抽搐。

    “为何?”恒远表示不解。

    因为你可能会被暴揍一顿........许七安干笑着摇头。

    恒远看了他几眼,颔首道:“我刚从许府吃完斋饭过来。”

    啊?你去我家做什么.......哦,是去恭贺二郎中会元,二郎没把你赶出来?

    许七安忽然升起了强烈的愧疚,感觉自己坑完小老弟,又坑敦厚质朴的恒远大师,简直不是人。

    他发誓以后要做个好人。

    “大师......”

    许七安从怀里取出一张十两面值的银票,诚恳的塞到恒远和尚手中:“这是我给养生堂老人和孩子的心意。”

    如果是给自己的,恒远不会要,但这些钱是心地善良的许大人帮助鳏寡孤独的,恒远大师不会拒绝。

    “阿弥陀佛,许大人真是大善人。”恒远由衷敬佩。

    “应该的,应该的.......”

    许七安挥手告别,往前走了几步,忍不住回头,喊道:“大师!”

    恒远顿足,回身道:“许大人还有事?”

    “......保重!”

    ..........

    许七安找了个僻静的巷子,换回打更人差服,轻车熟路的进入一家勾栏。

    “客官,需要住店还是打尖?”青衣小厮迎上来。

    “把你们这里最漂亮的姑娘喊过来,给大爷揉揉肩。”许七安径直上了二楼。

    二楼包间属于vip贵宾包厢,有头有脸的人都是在二楼看戏听曲。

    那一边,恒远大师来到了驿站门口。

    守门的两位僧人面面相觑,心说咱佛门在大奉如此昌盛了吗。

    “这位师兄在何处修行?”

    心里怀着疑惑,守门僧人拦住了恒远。

    恒远大师双手合十,“贫僧青龙寺恒远,得知本宗同门抵京,特来拜见。”

    说完,他敏锐的察觉到两位僧人瞪大眼睛,一副见鬼了的模样。

    “有什么问题?”恒远疑惑道。

    “呵呵,没什么问题。师兄在此稍后,我去通传。”守门的僧人,深深的看他一眼,转身入内。

    俄顷,他面无表情的出来,道:“里边请。”

    ..........

    ps:先更后改。

    ps:书评区有一个许七安升星的活动,先去回个贴,然后比心投稿大事记都可以分起点币,注意,分起点币哦。

    许七安做完了才能做小母马,大家稳住。

    以上是运营官让我通知大家的,其实我本人吧.......能不能做别的女配角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