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奉打更人 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脑子宕机了

时间:2020-11-07作者:卖报小郎君

    . ,最快更新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

    遗蜕?!

    听到神殊和尚的话,许七安愣了愣,旋即想到诸多细节。

    从壁画来看,这座墓的主人分明是那位道人,可青铜棺椁里出来的却是一位下属自居的黄袍干尸。

    黄袍加身........一个下属怎么敢穿黄袍呢,这一点就很可疑。

    另外,干尸身上多有烧灼的痕迹,符合遭雷劈的经历。

    以上种种细节,在神殊和尚道破干尸身份后,通通得到了解释。

    这具尸体是那位道长渡劫失败,遗留下来的旧身躯?那他本人呢,本人是渡劫成功,踏入一品境界,还是夺舍了其他身躯..........许七安思绪不可遏制的转移到道长本身。

    旋即想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金莲道长说过,二品渡劫期,成功了会所嫩模,啊不对,成功了便是陆地神仙。

    失败了化作灰灰,而这道人能留下躯壳,是通过某种办法规避了灰飞烟灭的结局?还是金莲道长段位太低,知识有限,把天劫夸张化。

    “你想套取我主公的信息?”干尸狰狞丑陋的面庞露出不屑的表情。

    干尸的语言,和如今的大奉官话很像,细微处的发音又有所区别。

    人族自古占据中原,历史虽有断层,但人族一直存在,语言变化不是太大。

    这家伙对自己的前身很忠心啊........也是,毕竟是一个肉体的前任和现任。许七安心说。

    神殊和尚温和道:“道门中人,剑修,需要借气运修行,即使你不说,贫僧也能猜到那个道人的根脚。”

    人宗!

    那道长是人宗出身.........我说怎么壁画内容有那么强的既视感,这就能解释道人为何要杀皇帝篡位..........哎,可惜洛玉衡不是男儿身,不然........危·元景帝·危!

    许七安颇为遗憾的想。

    干尸沉默了一下,没有反驳:“以你的位格,确实不难看出。”

    神殊和尚点点头:“你不想知道自己主公的下落?我们可以交换一下信息。”

    这一次干尸没有犹豫,“好!”

    谈判的技巧,就是要抓住对方想要的东西,只要有需求,就有谈判的余地.........许七安一边丰富自己的内心戏,一边聆听两位大佬的交谈。

    “他是什么朝代的人物?”神殊和尚问道。

    “大梁王朝。”

    “大梁王朝.........你知道吗?”

    神殊和尚皱了皱眉,最后一句是问许七安的。

    接着,他自问自答,口中传来许七安的声音:“大师,我只是个粗鄙的武夫,不是儒家弟子。我连大奉的史书都没看过.........”

    我只是个武夫,你不能让我承受这个体系不该有的压力.........许七安幽默的吐了个槽。

    “看你们的样子,我沉睡的似乎过于久远。”干尸喉咙里吐出嘶哑低沉的声音,让人觉得他的声线已经腐烂:

    “大梁王朝时期,是神魔绝迹后数万年,那时诸国割据中原。神魔残留的血裔仍在九州大地肆虐。不过已是余烬之势,难成大器。

    “除了人族之外,妖族势力也不容小觑,不过正如人族群雄割据,妖族同样以部落、族群为核心,彼此虽有联合,总体却是一盘散沙。只有在与人族展开大战之时,妖族各部才会团结。”

    神魔之后,是人族与妖族争霸........这段历史维持了多久?我怎么感觉这个世界的历史乱七八糟的,有太多无法考证的过去。

    楚元缜这样的状元,也不认识壁画上的服饰。

    这个世界需要一个司马迁啊.......许七安于心底嘀咕。

    “神魔是怎么殒落的?”许七安强势占线,把“账号”的所有权暂时夺了回来。

    干尸摇摇头。

    好吧,历史断层太多,没有形成完善的文化体系,这些破事估计永远也不会浮出水面,嗯,除非去南疆的极渊里问一问蛊神........许七安继续问道:

    “神魔是什么品级?”

    “品级?”干尸反问。

    哦哦,现在的九品到一品,是儒家圣人提出的概念,并亲自划分的品级,这座墓穴的主人在更早之前的年代..........许七安恍然,改口道:

    “什么实力。”

    “你这个问题太含糊了,我无法回答。每一尊神魔战力都不同,无法一概而论。最强大的神魔,永生不死,足以毁天灭地。”干尸摇头。

    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最强大的神魔拥有超越品级的实力?许七安陷入沉思,没有说话。

    神殊和尚顺势接管“账号”,问道:“你存在的年代里,具备最巅峰神魔位格的强者有多少?”

    “神魔绝迹之后,再无人能达到巅峰神魔的位格。唯一幸存下来的蛊神便是当时至强者。”干尸回答。

    闻言,许七安愣了愣一下,这么看来,神魔绝迹的原因是个大坑啊,并非人族和妖族灭了神魔。

    另外,那位道人生存在超越品级的强者“断代”的岁月。

    神殊和尚皱了皱眉头:“道尊呢?”

    听到这句话,许七安旋即意识到不对劲,怎么会没有其他超越品级的存在呢,干尸不知道佛门,说明他存在的年代里,佛陀还没证道。

    巫神也是同样的道理。

    可是,既然有了篡位的道人,那肯定在道尊之后,毕竟道尊是道门的开创者。

    道尊不就是超越品级的存在么,怎么可能只有蛊神一位超越品级的生灵。

    “什么道尊?”干尸语气茫然。

    这.........许七安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脑子处在懵逼状态。

    他竟不知道尊,他竟不知道尊?!

    修道之人,竟连道尊都不知道,这怎么可能。

    “道门的开宗祖师你都不认识?”许七安声音低沉的问出这个问题。

    “道门?”干尸想了想,说道:“我并没有听说过,应该是大梁之后出现的势力吧。”

    没听说过道门,但壁画里那位道人却是真实存在........也就是说,当时很可能还没有道门这个概念?

    但连道尊都没听说过,这就很不合理。

    许七安旋即想到了魏渊关于武夫体系的描述,它并不是一蹴而就,从无到有。而是一代代修力的武者,靠自身的智慧和天赋,不断摸索,不断开创,无尽岁月后,才形成了如今的武夫体系。

    那有没有可能,道尊并不是道门的开创者,当时有一个笼统的体系,大家都在走这条路。最后是道尊集大成者,成功超越品级,成为仙神级别。

    之后才有了道门?

    我记得以前在案牍库查阅道门三宗的典籍时,上面记载过,道尊出生年代不详,无法考证.......这符合历史断层现象。

    可惜啊,当时没有儒家,没人会修书,关于道尊集大成者的假设很难验证.........许七安遗憾的想着,听见神殊和尚说道:

    “说说你自己的事。”

    “主公渡劫失败后,阳神褪去了旧身,他点化了残留在旧身里的残魂,并采集游历在世间的魂魄,补完了残魂。于是我就诞生了。

    “后来他修了这座大墓,将凝聚大梁国运的玉玺交由我。让我好生看管,有朝一日,他会回来取走。可是无数岁月过去,他再也没有回来,直到你们进入墓穴。”

    干尸看着许七安,带着些许被欺骗的愤怒:“你身上的气运与当时的主公一模一样,我才将你错认成了他。”

    “难道不是每一位帝王都身负气运?”许七安问道。

    干尸冷笑道:“我若知道,便不会错认。”

    许七安口中发出神殊和尚的声音:“帝王身负气运,然气运并不属于他,而是属于王朝。因此,帝王可以更换。

    “你不一样,你身负的是被炼化过的气运,独属于你。那位道人想必也是如此,因此他才将你认成道人。”

    被炼化过的气运........许七安心里一沉。

    回答完许七安的问题,神殊继续道:“而今人族正统是大奉王朝,距离你那个年代,恐怕有万年以上。

    “至于你主公的下落,贫僧可以告诉你,大梁之后,具备巅峰神魔位格的存在,有蛊神、巫神、佛陀、道尊、儒家圣人。

    “其中儒家圣人殒落,道尊一气化三清后,不知所踪。其他几位,呵,都出了点问题。”

    这里面又涉及到我始终想不明白的一个点,儒家圣人怎么可能只活82岁?还有,什么叫其他几位都出了点问题。

    这句话细思极恐啊........许七安感觉自己大脑有点不堪重负,吸收的信息太多太杂,太高端了。

    强行去分析,脑壳就很疼。

    “这其中有没有你的主公,你自己去想,如果没有,那他要么已经殒落,要么还在蓄力。如果有,他为何不回来找你,呵,这些贫僧也不知道。”

    干尸盯着他,问道:“这其中,难道就没有你吗。”

    神殊和尚摇头,而后说道:“贫僧给你两个选择,一,我现在便灭了你。二,你留在墓中继续等待,而这一次,你无法再沉睡,将忍受着孤独和寂寞,没有尽头。”

    “我........我选择继续等待,这是我的使命。”干尸低声道:

    “也是我存在的意义。”

    真是一个好八公啊........许七安都有些感动了,然后就听神殊和尚说:“十年之内,他会回来还你气运。”

    “好。”干尸点头。

    .......what are you doing?许七安脸色徒然僵住。

    这时,他耳廓一动,听见了奇怪的脚步声,那脚步声落地的轻重不同,来的人似乎是个瘸子。

    “来人了,”神殊和尚皱了皱眉,沉声道:“我要继续沉睡了,否则无法控制自己吞食的欲望。

    “别担心我,你吸食的气运越多,对我也有好处。”

    声音渐渐不可闻,消失不见。

    一轻一重的脚步声靠近,早已化作废墟的主墓口,慢慢探出一个披头散发的脑袋,小心翼翼的往里边打量。

    “看什么看!”许七安大喝一声。

    她顿时吓了一跳,脑袋缩的飞快,躲了回去。过了几秒,脑瓜又探出来,很小心谨慎。

    这一次,许七安直接就在她面前了。

    钟璃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许七安知道她不敢用望气术窥探,于是故意吓唬她,阴恻恻道:“正好饿了,小丫头细皮嫩肉,嘿嘿嘿.........”

    钟璃一哆嗦,拖着一条腿往后爬,像是受惊的小兔。

    “你腿怎么了?”许七安皱眉,用正常语调问道。

    钟璃仰起头,藏在秀发里的眸子盯着他片刻,“你,你没死呀,没被夺舍......”

    语气里有些雀跃。

    “我有大气运护身,死不掉。”许七安盯着她的腿:“你回来干嘛。”

    “回来找你。”钟璃说完,委屈的低下头:“路上被石头砸断腿了。”

    .........我还能说什么呢,这是预言师的基操了!

    默然几秒,许七安道:“行吧,那我们一起回去。”

    钟璃松了口气,没挨骂。

    于是一撅一拐的跟在许七安身后,与他一起返回,她的腿有些扭曲,裤管里沁出殷红的鲜血。

    为了追上许七安,她只能努力的蹦跳,这愈发加重了伤势。

    前头的许七安突然停下来,问道:“痛不痛?”

    “嗯........”她小声的应了一下。

    “这就是没脑子的代价。”许七安骂了一声,折返回来,蹲在地上:“我背你出去吧。”

    钟璃挪了过来,张开双手正要扑上去,许七安突然站了起来,脑袋“砰”一声顶在钟璃下颌,顶的她惨叫一声,仰头摔倒。

    绝了.......许七安心说。

    他把可怜的五师姐打横抱起,边往外走,边愧疚解释:“我,我刚才想的是,如果背你的话,可能头顶又会砸石头,把你脑袋炸烂。”

    钟璃舌头破了,说话含糊不清:“系我倒没........”

    许七安点点头:“所以刚才突然起身,打算抱你。”

    钟璃:“系我到霉........”

    许七安嗤笑:“你是真倒霉。”

    钟璃羞愧的把脸埋在他臂弯里。

    “墓穴的干尸被我解决了,我敢留下,自然是有后招的。我有逼数,但你就没有了,自己多倒霉不清楚吗?”

    许七安把话题拉回来,告诫道:“下次再有这种事,只管自己逃。别到时候我没死,你先死了。”

    “我,我不放心你。”她说。

    “滚犊子,你又不是我媳妇,咸吃萝卜淡操心。”许七安呸道。

    我可是要当驸马的人。

    ..........

    ps:码字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bug:语言不通啊。

    于是查了查资料,发现唐朝和宋朝的官话是陕西话,历朝历代,官话或许会随着首都的不同而改变,语言是一直存在的。而且自古变化不算太大,除非某一地区的人死绝了,那么当地语言才会消失。

    于是我机智的补完了这个bug。

    另外,这章全是干货,写的很深思熟虑,码字就很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