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凛凛许银锣

时间:2020-11-07作者:卖报小郎君

    . ,最快更新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

    “所有人伏地。”

    褚相龙大吼一声,他下意识的要扑向那名平平无奇的婢女,又强行忍了下来,转而去保护“正牌”王妃。

    巨石轰然砸下,携带强劲的风声。

    杨砚探手往后,抓起负在背上的银枪,枪尖轻轻一抖,红缨绽放。

    只听“咔擦”一声,那块足以将使团队伍半数人砸成肉泥的巨石,崩散成细碎的小石子,噼里啪啦砸落。

    碎石子砸落在士卒的铠甲、头盔上,不痛不痒。没有装备防护的婢女抱着头,蹲在地上,由侍卫们帮忙遮挡碎石。

    一波试探性的攻击后,短暂陷入平静,对方没有急着出手。

    许七安眯着眼,凝眸望去,高处的密林间,站着一尊一丈高的身影,他比树木还要高大,浑身遍布浓密黑毛。

    身躯不是肌肉虬结,有一层厚厚的脂肪,五官粗犷,脸庞遍布黑毛,舔了舔嘴唇,俯瞰着使团众人的目光,充斥着嗜血的杀戮。

    咔擦,咔擦......

    南边的林子传来动静,树木成片成片的倒下,似乎受到了某种生物的倾轧。

    不多时,一条黑蛟从密林间钻了出来,它是那么的巨大,整个脑袋堪比一座二层阁楼,黑鬃、黑鳞,分叉的犄角。

    仅暴露在众人眼中的身躯,就有二十多丈,目测总身长超过百丈。

    一双竖瞳冷漠的盯着众人。

    这蛟龙也太大了吧,这样的身躯根本不适合战斗.........金莲道长在古墓里说过,妖族是不走体积路线的.........蛟龙拥有魔神血脉?

    唔,也许北方妖族都有魔神血脉,所以才会和同样拥有魔神血脉的北方蛮族同气连枝.........许七安心里展开猜测。

    咕噜......

    他听见了咽口水的声音,保持警惕姿态,迅速环顾了一圈,发现使团里的士卒、护卫,全都表情僵硬,眼里暗藏惊恐。

    恐惧更强大的生物,是生灵的本能。

    换成普通人,见到如此可怕的一条蛟龙,不是吓的当场大小便失禁,就是肝胆欲裂的仓皇逃窜。

    这些士卒当年都没有参加过山海关战役么........嗯,陈骁肯定参加过,他眼里没有恐惧.........许七安一边想着,一边审视着山上的“黑熊”,以及南边的蛟龙。

    如果只是两名四品,那问题不大,待会儿就教他们做人,不,做妖。

    可就在这时候,在众人因为蛟龙的出现,心生恐惧之时,银铃般的笑声,突兀响起。

    又一位强者来了,穿着红裙,黑发用一根红缎带扎成马尾,她踏着杂草丛生的荒地而来,行走间露出一双红色绣鞋。

    她每走一步,脚边就有一丛杂草枯萎,她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生命绝迹。

    这个女人的出现,让原本紧张畏惧的使团众人,愈发的绝望。

    “是他们,真的是他们........”褚相龙喃喃道,似乎对眼前的遭遇,茫然多于震撼。

    事已至此,有一点是已成事实,那就是蛮族不但知道王妃要去北境,甚至预估出了时间和地点。

    蛮族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迟钝。

    他茫然的是,北方的蛮族和妖族,究竟是怎么知道此事,怎么就提前设伏了。

    “三.......名四品?”

    大理寺丞咽了咽口水,双腿微微打颤。

    两名御史脸色煞白,甚至有些崩溃,两名四品尚能抵挡,三名四品的话,使团目前的兵力,很难抗衡他们。

    就连杨砚,恐怕也凶多吉少。

    文官毕竟是文官,如果是儒家学院的大儒,现在使者团考虑的是如何反杀,或者活捉。

    “褚相龙,他们是什么人。”许七安低声喝道。

    他在提醒褚相龙报资料,既然是北方蛮族或妖族的人,那么褚相龙肯定知道这些四品高手的信息。

    褚相龙脸色颓败,只觉得喉咙发干,纵使是身经百战的将领,面对眼前的情况,也觉得毫无胜算。

    他深吸一口气,稳定情绪,苦涩道:“黑蛟叫汤山君,蛟部的三位首领之一,擅水行之力。

    “山上那个是蛮族黑水部的首领,扎尔木哈,黑水部是力大无穷著称,仅次于蛊族力蛊部。

    “至于这个女人,是一条蛇妖,叫红菱。她和族人依附于蛮族青颜部,红菱本人是青颜部首领的宠妾。”

    顿了顿,褚相龙绝望道:“他们全是四品。”

    真的是四品.......大理寺丞身子一晃,险些无法站稳。

    人群里,平平无奇的王妃,抬起头,飞快扫了眼三名四品高手,然后立刻低头,害怕的娇躯颤抖。

    她是一个很没安全感的女人,胆子也小,平时只要想一想鬼,晚上就会不敢睡觉。

    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陷入这样可怕的处境。

    传闻中,北方蛮族都是茹毛饮血的野人,他们最爱干的事就是劫掠大奉边境,男人吃掉,女人奸yin一番,然后也吃掉。

    落在蛮族手里,下场可想而知。

    ...........

    蛮族和妖族的三位强者安静的听褚相龙说完,叫红菱的艳丽女子,咯咯娇笑道:

    “咦,这不是淮王麾下的褚副将嘛,三年前曲漾河一战,人家可是日日夜夜的想着你呢。”

    褚相龙冷哼道:“败军之将不足言勇。”

    “所以今儿个,奴家又找你再续前缘啦。”她嗓音娇媚,妖艳的脸庞始终笑吟吟的,有种烟视媚行的魅力。

    褚相龙不搭理她,紧握着刀柄,身躯紧绷,如临大敌。

    妖艳女人面带微笑,目光扫过使者团,在头戴帷帽的王妃身上略有停顿,便移开目光,观察完众人,她啧啧道:

    “一群歪瓜裂枣,除了杨砚之外,也就褚将军你凑合。乖乖把王妃交出来,奴家可以让你死前风流一场。”

    许七安的金刚神功不曾施展前,体表是没有神光闪烁的。

    “我要杨砚,谁都别跟我抢,其他人交给你们。是杀是吃是俘虏,随便你们。”

    头顶山林里,那尊一丈高的巨人开口说话,声音洪亮,宛如惊雷。

    “你们是如何锁定使团行踪?”

    这时,人群里有人朗声道。

    汤山君瞟了对方一样,不做应答。

    站在山林里,居高临下俯瞰众人的扎尔木哈,眼里只有杨砚。

    只有穿着红裙,五官艳丽的红菱,见问话者是皮相俊朗的银锣,稍稍来了点兴趣,抛来媚眼的同时,笑道:

    “你猜。”

    你好骚........许七安握紧了黑金长刀,并不因为对方的不屑和揶揄恼怒,另一只手悄然引燃了一页纸张。

    俗话说,女人一身红,不是骚就是浪。男人一身白,不是娘就是gay........根据褚相龙透露的信息,这三位四品都不是擅长追踪的.........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或者,对方还有未露面的同伴。

    咦,附近没有其他强者的气息了,这不对啊........

    许七安心里一动,嗤笑道:“我猜你们中有术士帮忙。”

    红裙女人霍然变色,目光倏地锐利,重新审视他,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汤山君和扎尔木哈微微侧目,看了许七安一眼,似乎有些意外。

    果然是术士.......你这女人也不太聪明的亚子,随便就套出话来.........许七安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一沉。

    他对“术士”两个字几乎产生了应激障碍症。

    把他安排的明明白白的监正,疑似在他体内植入气运的神秘术士,这些都是许七安的心病。

    “这场埋伏里,有术士在暗中操控?会不会就是在我体内植入气运的那个术士........嗯,如果是他的话,目标应该是我,而不是王妃。

    “不对,他短期内不会对我出手,忌惮我体内的神殊和尚,这一点,从云州案中“擦肩而过”就能看出。

    “这次事件的主角是王妃,而那群神秘术士在谋划王妃,我只是误入其中而已。”

    见许七安不回答,女人似乎有些恼怒,嘴角的笑容带着几分残忍,道:

    “罢了,索性就是个小银锣,待会儿杀你的时候,多留你一口气。”

    说完,她不去看许七安,也不看使团众人的脸色,望向汤山君和扎尔木哈,嫣然道:“杨砚交给你们,其余人和褚相龙交给我。”

    扎尔木哈哼道:“杨砚我一个人就能搞定。”

    汤山君昂起头颅,朝着天空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

    众人前方的地面忽然坍塌、崩裂,浑浊的地底暗流破土而出,浊流旋转着冲上天空,形成一道巨大的水龙卷。

    水龙卷裹挟着沙土和石块,撞向使团众人。

    一开场就是aoe........许七安没慌,他把儒家的魔法书咬在了嘴里。

    噔噔噔!

    杨砚拖着银枪狂奔,迎向水龙卷,蓦地刺出,枪尖刺入旋转的浊流中,他沉沉低喝一声,用力一挑。

    水龙卷瞬间崩溃,天空下起了浊雨。

    杨砚破除水龙卷的刹那,汤山君扭动着身躯,长达百丈的庞大蛟躯发起了冲锋。战场上,这样的冲锋可以轻易覆灭一支千人骑兵。

    另一边,山林间轰然一震,一丈高的巨人纵身跃下,扑向杨砚。

    “咯咯咯.......”

    娇笑声里,红裙女子手中出现两把短刃,身形宛如鬼魅,目标同样是杨砚。

    刚才一番话是幌子,故意的,他们的目标是杨砚,他们打算以最快速度格杀掉杨砚........众人心里生出明悟。

    并因此而感到强烈的恐慌和畏惧。

    “放箭!”

    陈骁大吼一声。

    百名禁军摘下军弩,一部分朝汤山君射击,一部分锁定飞扑下来的“大黑熊”。

    叮叮叮.......箭矢击撞在两位四品强者身上,纷纷折断,不能伤其分毫。

    而就在这时,人群里,褚相龙突然扛起戴帷帽的王妃,远离了众人,逃走了........

    褚相龙携带的侍卫,默契的扛起其余婢女,撇下使团众人,逃之夭夭。

    他们的逃亡路线不相同,一哄而散。

    这是褚相龙早就制定好的后手,一旦遇到无法抵挡的危机,就由侍卫们带着婢女们逃跑,如此一来,即使自己被追上,对方得到手的也是一个假王妃。

    真正的王妃藏在十几名婢女里,因为逃跑路线不同,他们只能逐一甄别,只要真正的王妃运气不是太差,就能借助这个间隙,逃的远远的。

    到那时,乔装一番,有屏蔽气息的法器帮助,成功逃亡的几率极大。

    “混账东西!”

    大理寺丞跳脚怒骂。

    见到这一幕的刑部陈捕头,目眦欲裂。

    要不是褚相龙他们,使团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危机?

    是褚相龙连累了他们。

    昨夜官船遭遇伏击,使团并没有驱逐褚相龙,甚至还坐下来分析情况,打算一力承当,共同患难。

    可没想到危险来临时,褚相龙竟然毫不犹豫的舍弃了众人。

    把他们当炮灰,让他们来替自己的安危买单。

    在褚相龙心里,使团一百多号人,都是随手可以舍弃的炮灰,是棋子。

    危急关头说丢就丢,让他们垫背。

    “畜生!”御史气急败坏。

    “死定了死定了,怎么办.......”三位文官脸色颓败。

    百名禁军满脸愤慨,已经做好战死的心里准备,他们抛掉了军弩,抽出战刀。

    这时,许七安沉声道:“头儿,你去解决那个女人,剩下两个交给我。”

    “你........”

    刑部陈捕头刚想说:你一个小小银锣,如何独战两名四品?

    但下一刻,他霍然想起许七安的最近战绩,两手压服天与人。

    杨砚没有犹豫,拖着银枪狂奔,过程中旋转身体,带动银枪横扫。

    呼.......

    枪杆略有弯曲,擦出凄厉的啸声。

    “叮!”

    红裙女子匕首交叉格挡,挡住了横扫而来的银枪。

    杨砚松开枪身,疾奔几步,而后猛的跃起,补上一个膝撞。

    红裙女子倒飞出去,过程中,她喷吐毒液,却被杨砚一一躲开,毒液落地,连泥土都被腐蚀。

    杨砚握住枪尖,旋身,抡起长枪,自下而上抽打。

    当........枪杆抽打在红裙女子头部,发出刺耳的巨响,她瞳孔瞬间涣散,宛如元神出窍。

    抓住机会,杨砚一连刺出数百枪,裹挟枪意的攻击如同暴雨,红裙女子体表覆盖鳞片,枪尖溅起一串串刺目火星。

    她虽暂时无碍,却被杨砚的枪捅的痛苦不堪。

    “你们在做什么?快来救我。”红裙女子尖叫道,顺势看向使团那边。

    下一刻,她表情出现呆滞,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另一边,许七安抖手甩掉灰烬,朝着黑蛟探出手掌,沉声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凶猛冲锋的黑蛟,不受控制的急刹,停在原地,冰冷的竖瞳带着茫然,似乎在懊悔自己为什么如此冲动,如此暴戾。

    花花草草也是生命,更何况是人类。

    哐当.......丢弃兵器的声音不断响起,使团这边,禁军们齐刷刷的丢了兵器,露出了反思。

    难道,人和妖就不能好好相处吗。

    佛门的法术有毒........许七安调侃一声,双膝一沉,半蹲下来,仰头望着从山顶扑杀下来的扎尔木哈,大声道:

    “吃我一招金刚头槌。”

    地面崩裂声里,他冲天而起,像一只窜天猴。

    眉心一点金漆浮现,迅速游走全身。

    当!

    他狠狠撞进了“巨人”的怀里,撞的对方肥厚的脂肪震颤。

    两人一触既分。

    这个时候,佛门戒律法术过去,汤山君眼里不再迷茫,却也没有进攻,竖瞳谨慎的盯着许七安。

    落地后,砸出地震效果的扎尔木哈,惊疑不定的审视许七安。

    “金刚不败,佛门武僧?”汤山君口吐人言,冰冷的瞳孔里,倏然燃烧起仇恨的烈焰。

    妖族与佛门有大仇,世世代代的血海深仇。

    “许,许银锣刚才,独战两名四品.......”大理寺丞以一种求确认的语气,问道。

    “他在渭水便是独战两名四品,还赢了........”两名御史猛然回想起许银锣的战绩,惊喜的叫道。

    豁然间,只觉得山重水复,柳暗花明。

    他还有儒家的法术书籍?!刑部的陈捕头,目光停留在许七安嘴里咬着的书卷。

    陈捕头捕头是七品武者,知道渭水之战是怎么回事,当初得知此事,心里只有嫉妒,嫉妒许七安拥有儒家的法术书籍。

    嫉妒许七安拥有的名望。

    想着没有儒家法术书籍,许七安不过是一位六品武者,在高手如云的京城,算什么?

    他的修为和他的名声根本不匹配。

    当然嫉妒。

    可现在,看到许七安嘴里咬着的书卷,陈捕头心里竟涌起难以用言语表达的踏实感。

    幸亏他拥有这样一本书卷,真好。

    “许银锣!”

    百名禁军眼睛亮起光,用一种“敬若神明”的目光看许七安。

    值此危难之际,一个能站出来力挽狂澜的领袖,甚至比皇帝更让人爱戴,更值得追随。

    陈骁振奋的捡起来,挥舞着,再次燃烧起了斗志,兴奋的喝道:“兄弟们,举起你们的刀,与许大人并肩作战。”

    “与许大人并肩作战!”百名禁军狂呼,瞬间志气高昂。

    恐怖从他们脸上消失,斗志充斥着他们胸膛。

    征战沙场的士卒,最荣幸的事,就是与他们爱戴的领袖并肩作战,不惜马革裹尸。

    大理寺丞和御史们带来的侍卫,听着禁军们的吼声,不仅热血沸腾,不再恐惧。

    ............

    ps:做完细纲后,思路就慢慢清晰起来。码字速度也快了几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