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

时间:2020-11-07作者:卖报小郎君

    “刚才喝茶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守城的士兵对独行的成年男子尤为关注,不但要检查路引,还摸脸。”许七安道。

    “摸脸?”王妃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鬼祟的压低声音:“检查有没有易容?”

    不算笨嘛........许七安点头,“这肯定不是在找你,因为被蛮族掳走的是,绝不会独行。”

    难怪他突然提出要在凉棚里喝茶,歇歇脚........王妃恍然大悟。

    而且,像三黄县这样的地区,紧邻着江州,通常来说,不会成为蛮族的目标,那么如此严格的盘查,本身就不合理。

    “另外,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血屠三千里绝对不是一句空话。不然镇北王的人不会如此谨慎对待。”许七安冷笑道。

    心里没鬼,就不会如此忌惮传说中的破案高手,神威如狱的许银锣。

    两人在城中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一个上等房间,门一关,在外表现的百依百顺的王妃发飙,怒道:

    “你就是想占我便宜吧,和话本里写的那些好色之徒一样。故意只开一个房间。”

    你看的话本是叫什么名字,借一部说话.........许七安嗤笑道:“你要是肯摘掉手串,本官乐意与王妃您共度春宵。至于您现在的样子。”

    他指了指窗边的梳妆台,揶揄道:“先照照镜子。”

    王妃气的磨牙,用力白他一眼,冷笑着反唇相讥:“行,那今晚你睡地我睡床。你要是碰我一下你就是禽兽。

    “好了,我要沐浴了,请你出去。”

    这么多天过去,她其实不像之前那样防备许七安了,知道他大概率不会碰自己。但傲娇的性格和吵架的惯性,让她很难和许宁宴这个家伙和平相处。

    “今晚我不回来了,夜里早点睡。”许七安挥挥手,转身走到门口。

    “你要去哪?”王妃脸色微变。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家伙确实给了她许久的安全感,突然离开,她有些不适应,心里没底儿。

    “来了三黄县,我想去找找有没有三黄鸡。”许七安回答。

    王妃一听,顿时眉开眼笑:“我也去,我也想吃。”

    ......许七安没好气道:“我去妓馆!”

    “.......”

    王妃坐在床边,赌气的侧着身,别过头,给他一个后脑勺。

    ............

    客栈对街的弄堂里,许七安在盯着客栈监视了半个时辰,没见到可疑人物的追踪,也没看见王妃鬼鬼祟祟的溜走。

    “居然没有逃走,这王妃是脑子有病吗?”

    这个结果让许七安颇为意外,在他看来,这是千载难逢的逃跑机会。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摆脱王妃这个身份,再不用担心受怕的成为“药材”。

    她是不愿意放弃王妃这个身份带来的荣华富贵?额,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她其实更像是涉世未深的女孩,傲娇任性,身上没有风尘气。

    再说,荣华富贵能有命重要?

    从她平时提及淮王的语气来看,对那位名义上的夫君并没有感情........唔,她有时候也会在夜里发呆,表现出消极的,悲观的态度........是对无法反抗的命运绝望了?真是个悲惨的女人。

    许七安于夜色中上路,在城中兜兜转转许久,最后停在一家名叫“雅音楼”的青楼门口。

    前文说过(第二十一章),通过青楼的尾缀可以判断它的规格,一二等青楼以“院、馆、阁”为主。

    三四等青楼多以“楼、班、店”为名。

    “雅音楼”只能算中下等青楼,但在三黄县这样的小县城,大概是最高规格的青楼了。

    穿彩衣罗裙的女子在门口迎来送往,言笑晏晏。

    那位打更人的暗子,是雅音楼的海鲜商人,花名叫采儿。

    打更人的暗子遍布大奉,三教九流,什么职业都有,如此才能全方位的收集情报。

    离开京城前,魏渊给了许七安一个名单,上面有楚州各地暗子的联络方式,姓名,资料。

    “呦,这位爷,里边请里边请。”

    方甫踏入堂内,就有一位老鸨迎了上来,毒辣的目光把许七安浑身搜刮了一遍,穿着普通,但容貌俊美无俦。

    容貌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腰间的荷包鼓胀胀,优质客户!

    老鸨表面热情,实则有些拘谨,因为不清楚对方的段位,所以热情程度有些拿捏不准,害怕不慎惹恼客人。

    这时,他看见许七安打开了臂弯。

    在青楼里,这是示意老鸨抱自己胳膊,以示亲近。

    一看就是老色批了.........老鸨抹着浓妆的脸绽放笑容,宛如看到了家人,热切的挽着许七安的胳膊,娇滴滴道:

    “官人,您先这边坐,喝会茶,奴家给你挑几个俊俏姐儿.........”

    话没说完,许七安挥手打断,道:“我来找采儿。”

    “哎呀,您来的不巧,采儿有客人了,您再看看别的姑娘?”老鸨笑容不变。

    “我只要采儿。”许七安把荷包摘下来,丢给老鸨。

    “这......”

    老鸨一脸为难的领着许七安上二楼,心里却笑开花,相比起白花花的银子,规矩算什么?

    青楼里,为争一个姑娘大打出手的例子太多,打架都不是事儿,大不了把闹事的轰出去。当然,轰的是给钱少的,或者没背景的。

    两人来到一间房门前,里面传来男女办事的声音,床榻“咯吱”的声音。

    许七安一脚踹开房门,惊动了房间里的男女,只见床榻上,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压在一位娇滴滴的艳丽女子身上。

    男子脸色惊恐的看向门口,继而一副要杀人的狂怒模样,大喝道:“滚出去。”

    倒是那艳丽女子,见到俊美无俦的年轻人,眼睛猛的一亮。

    不要生气嘛.......好吧,这种事,是个男人都会大怒。许七安大步上前,摆出纨绔子弟争风吃醋的架势,把男人从床上拎下来,一顿胖揍。

    “兄弟,兄弟,有话好好说........”

    男人挨了两拳一脚,察觉到对方力气大的吓人,便知自己不是对手,果断求饶认怂。

    “穿好衣服,滚出去。”许七安骂咧咧道。

    男人连忙穿好里衣里裤,然后抓起外套和裤子,慌慌张张的逃离。

    站在房门口的老鸨,朝床上的采儿投去质询的目光,后者微微摇头。

    她并不认识这个俊美男子。

    老鸨也懒得多管,脸上堆着笑容,道:“不打扰两位共度春宵,采儿,好好伺候客人。”

    说罢,关上房门。

    许七安在圆桌边坐下,听力放大,听着老鸨的脚步声远去,然后是踩踏木质楼梯的声音.......

    采儿坐起身,裸露出白皙的上身,脸蛋尚有红潮,笑吟吟道:“小相公,还等什么呢,奴家在床上等的着急。”

    说话的同时,她打量着这个俊美陌生的男子。

    于她而言,身上的男人从一个大腹便便的老男人,换成一个皮相顶尖的俊哥儿,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

    已经确认周遭没有异常的许七安,盯着采儿,悠然道:“青衣侍从。”

    简单四个字,确认床榻上的女子脸色大变,仓惶的掀开被子下床,跪倒在地,低声道:“百死无悔。”

    暗号没错.......肖像画也对........许七安颔首,沉声道:“穿好衣服,本官有话问你。”

    采儿收敛媚态,捡起地上的罗裙套在身上,接着开始穿小衣,不多时,便穿戴整齐。

    这位表面上是风尘女子,实则是打更人暗子的采儿,盈盈施礼,凝视着许七安,道:“大人,我能看看您的腰牌吗?”

    “可以。”

    许七安把独属于她的腰牌取出来,放在桌上,腰牌镀银的,背面是打更人防伪花纹,正面刻着一个“许”字。

    采儿抿了抿嘴,把视线从腰牌挪到许七安身上,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他,问道:“您,您就是许七安许银锣?”

    许七安笑了:“你知道我?”

    “当然知道,如果连衙门出了您这样一位少年天才而不知,那奴家搜集情报的本事也太低啦。”

    采儿脸色兴奋,道:“关于您的一切我都知道,您是大奉诗魁,断案如神,京察之年,京城风雨飘摇,全靠您力挽狂澜,这才平息了风波。

    “我还知道在京城力挫佛门罗汉;以及您在云州时,一人独挡数万叛军,威名赫赫........”

    许七安笑容一僵。

    真是的,到底是谁在吹我?都已经传到北境来了么,在真正懂行的高手眼里,我已经完全成为笑柄了吧?

    “咳咳!”

    他咳嗽一声,道:“闲话莫说了,我问你,北境近来如何,可有发生大规模战争。”

    采儿摇头:“蛮族虽有侵犯边关,但都是小股骑兵劫掠,东抢一会儿,西抢一会儿。如果有大规模战争,百姓会往南逃,那势必路过三黄县,奴家不会不知。”

    许七安点头,又问:“各地有没有什么奇特现象,比如,突然有大规模人口失踪。”

    采儿皱着眉头,思考片刻,道:“奴家没有搜集到相应情报.......不过,经您提醒,奴家倒是想起一件事,甚是古怪。”

    许七安眉毛一扬,连忙追问:“什么事?”

    “前阵子,奴家接待过一位客人,是一个拥有自己商队的老爷,他常年在楚州各地贩卖货物。那次酒喝多了,他发牢骚说,西口郡以及下辖三县,不知为何竟被官兵封锁,官道全封了。

    “还得他白跑一趟,一路人吃马嚼,亏了几百两银子呢。”

    许七安指头敲了敲桌面,“西口郡在哪?”

    采儿施礼道:“您稍等。”

    她从床榻底下拉出箱子,最底层是一张堪舆图,取出,铺开在桌上,指着某处道:“这里便是西口郡。”

    西口郡在楚州的最西边,与西域佛国地盘紧邻,过了西口郡就是西域地界,故而得名。

    西口郡与北方并不接壤。

    “战不可能打到那边去,除非北方蛮子绕路,但西域佛国不会借道.......既然这样,为什么要封锁西口郡?”

    一个大胆的猜测在许七安心里浮现。

    他不动声色的点头,说道:“你还有什么要补充?”

    采儿道:“外头不知道,但三黄县的防卫力量倒是增强了不少,以前出入不需路引,但现在却查的极为严格。”

    许七安笑了:“是不是最近几天的事儿?”

    谁知道采儿摇头,道:“一个月前就这般了。”

    闻言,许七安眉头顿时皱起。

    ...........

    ps:先更后改,记得纠错。

    这章有些短小无力,没到四千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