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

时间:2020-11-07作者:卖报小郎君

    楚州城。

    高大巍峨的城墙上,建着三层高的巨大城楼,飞檐翘角,站在最高层,可以直接看到数十里之外。

    顶层的大堂里,一个中年男人拄着刀,坐在披着虎皮的大椅上。

    他穿着百炼钢锻造的重甲,身披猩红大氅,生了一双狭长凌厉的丹凤眼,五官颇为俊朗,与元景帝有五分相似。

    此人既有武将的沙场锐气,又有天潢贵胄的凛然傲气。是那种天生就要身居高位的掌权者,气象不凡。

    大奉镇北王。

    这位亲王的人生经历堪称传奇,他自幼力大无穷,生撕虎豹,但绝不是莽夫。相反,淮王天资聪颖,远胜一众兄弟姐妹。

    淮王好杀戮,痴迷武道,先皇曾言,七皇子乃天赐大奉的护国神将。因而,并没有将皇位传给他。

    淮王自己也不在乎,对他来说,只要能问鼎武道巅峰,权力自然会来。亲王的身份,不过是他武道登顶途中的助力。

    这世上有的人沉迷美色,有的人沉迷金钱,有的人沉迷权力,有的人沉迷修行。

    淮王十五岁掌兵,二十岁打遍京城无敌手,二十五岁坐镇北方,而今已是十六个年头。

    他最风光的时候,是二十年前,随魏渊出征,担任副将,手持镇国剑斩杀南北蛮族高手无数。

    被史书评价为山海关战役第二功臣。

    “报!”

    一位黑袍密探低着头,疾步进入大堂,双膝跪于堂内,手中捧着一叠密信。

    镇北王探出手,密信自动飞入掌心,他展开密信,逐一。

    第一封密信是告罪书,密探们竭尽全力,在边境大肆搜捕,仍然没有发现王妃以及劫走她的四名蛮族首领踪迹。

    第二封密信是关于屠城中逃走的郑布政使,信上称,飞燕女侠李妙真成功与郑布政使搭上线,天字密探拦截中,遭遇佛门高手的阻拦,不幸让李妙真逃脱。

    第三封与第四封密信,则是军情,青颜部两万骑兵倾巢出动,没有携带辎重,火速行军,正朝楚州城杀来。

    北方妖族的首领烛九,率领麾下妖族南下,直指楚州城。

    他们途中没有劫掠百姓,没有尝试攻击其他城市,目的性极强的扑向楚州城。而楚州城本就离边关很近,黄昏前,青颜部骑兵和烛龙麾下妖族便会兵临城下。

    镇北王手里的密信化作齑粉,挥退了密探,他从大椅起身,望着空旷无人的大堂,沉声道:

    “还是让他们发现了。”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慕南栀的神异知晓之人不少。无数双眼睛盯着你,就等着你修为精进,夺取她的灵蕴。即使你这些年韬光养晦,但能估算出你修为的人可不少。我们屠戮楚州城,隐瞒了近月余,已经是很成功的谋划。”

    一道声音在堂内响起,回应镇北王。

    “还有多久大功告成?”淮王目视前方,脸色平静。

    “三个时辰。”

    那声音轻笑一声:“别急,你该知道,凡人的生命精华于你无用,必须将他们炼制成血丹,呵,三十八万人,自然耗时耗力。当然,如果不是还要炼制魂丹,早在一旬前,血丹遍能炼成。”

    停顿了一下,那个声音又道:“丢了慕南栀,你即使服用血丹,也无法晋升二品。”

    镇北王淡淡道:“我们已经想好了弥补的措施不是吗,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不会食言。”

    那声音发出嘶哑的笑声:“合则两利.......有人来了。”

    大门处,人影晃动,独眼的护国公阙永修,腰胯长刀,单手按刀柄,大步而来。

    “淮王,还是没有郑兴怀的行踪。”阙永修沉声道。

    “此役之后,我若晋升二品,便无需管他死活。我若败了,也有办法保你,不必担忧。”镇北王淡淡道。

    护国公阙永修,松了口气,道:“此战可有把握?”

    镇北王缓缓点头。

    阙永修顿时露出笑容,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笑道:

    “我大奉也该出一位二品了,这些年北方蛮子和妖族嚣张跋扈,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此役过后,我们踏平那驮天山,再把烛九剥皮抽骨,给将士们炖汤喝。”

    镇北王严肃的脸庞露出笑容。

    阙永修是他年少时的伴读,而后一起领兵,从山海关战役到北境,他们金戈铁马近二十年,感情比亲兄弟还要深。

    不然,屠城的事也不会交给他来办。

    ...........

    日头渐渐西移,站在城墙眺望的士卒眯着眼,看见天边扬起一阵尘埃,无数骑兵疾驰而来。而在骑兵之后,是一道两丈(六米)高的青色巨人。

    他们来了。

    “咚咚咚!”

    鼓声敲响,震荡四野,城墙上的士卒们立刻动了起来,有条不紊的准备守城器械,如滚石、火油、檑木等。

    蛮族大军即将攻城的消息,早已传回楚州,对此,不管是军官还是底层士卒,都没有慌张。

    甲胄铿锵声里,镇北王提着刀,迈步而出,站在城楼的眺望台,遥望青颜部的首领。

    两位三品强者,隔着广阔的平原对视,清晰的看见了对方的表情、眼神,吉利知古狰狞一笑,镇北王则嘴角一挑,带着几分冷笑和不屑。

    短暂的对视之后,吉利知古忽然低头,摆动双臂,开始发足狂奔。

    轰轰轰.......

    大地震颤,宛如炮弹爆炸,青色巨人化作残影,似乎想一头撞塌城墙。

    “开炮!”

    护国公阙永修咆哮道。

    城墙上的大型床弩、火炮,纷纷对准青色巨人。

    床弩的弓弦由四名士兵合力拉开,随着弓弦缓缓拉开,烙印在床弩骨架上的咒文逐一亮起,咒文散发出的微光如水般流动,汇聚到两米长的重箭上。

    随着弓弦拉满,微光尽数凝聚在重箭,两米长的重箭爆发出耀眼的亮光,宛如由纯粹的光组成。

    “崩!崩!崩!”

    长达两米的重箭呼啸而出,宛如一道道流光,射向青色巨人。

    “轰!轰!轰!”

    与此同时,同样被阵法加持的火炮,射出了一道道燃烧的火球,如同炫目的陨石。

    大奉军队,个人武力不如蛮族;数量不如可以操纵尸首的巫神教;灵活方面又不如诡谲难缠的蛊族军队;中高层次的战力更不如佛国。

    然,大奉能占据中原,称雄九州,以前靠的是儒家。在儒家主导朝堂的时候,三军统率、总兵这种职位,通常都是儒家读书人来担任。

    历史上有名的儒将,基本都出身云鹿书院。

    儒将们既精通兵法,用兵如神,还能自己下场干架,牛皮一吹,天崩地裂。

    儒家没落后,司天监的法器扛起了重任,重型杀伤法器、火器,是大奉赖以生存的根基。尤其在守城的时候,堪称绞肉机。

    散发着刺目光芒的重箭、宛如陨星的火球,不停的轰炸在青色巨人身上。

    吉利知古硬扛着可以轻易轰杀六品武夫的重箭和火炮,每一声轰隆里,他的身躯便会震颤一下。

    但他没有避让,甚至主动迎接重箭和火炮的洗礼,挥舞巨剑打散可怕的箭矢和陨星,这些攻击对他来说问题不大,却会给身后的骑兵带来灭顶之灾。

    就算这样,一轮轰击下来,仍有百余名精锐骑兵牺牲。

    临近楚州城不到两百米时,吉利知古双膝猛的一沉,在地面坍塌中,身子倾斜,撞向城墙。

    强风呼啸而来,两丈高的青色身影裹挟着沛莫能御的气机,仿佛能把一座山给撞塌。

    不,确实能撞塌一座山。

    这时,城楼上的镇北王动了,砰,他于石砖碎裂中冲天而起,猩红大氅烈烈鼓舞,他跃至最高处时,抽出长刀。

    高高举起。

    紧接着,镇北王俯冲而下,长刀斩出。

    他虽一人,却给人天倾般的压迫感。

    青色巨人不得不顿住冲撞的姿势,稳住身形,巨剑猛的反撩,斩击天空中的镇北王。

    轰!

    天地间,巨响声如洪钟大吕一般。

    海潮般的气机呈圆形荡漾,宛如数十枚火炮引爆,冲击波在半空中扩散。

    下方的青颜部骑兵侥幸躲过一劫,城墙的墙体上则亮起咒文,形成无形屏障,挡住气机余波。

    镇北王复而飞起,落回城楼,手持长刀,渊渟岳峙。

    “镇北王,战神!”

    护国公阙永修高举兵器,大吼道。

    “镇北王,战神。”

    “镇北王,战神.......”

    城墙上,士卒们其声呐喊,众志成城,对镇北王充满信心,敬若神明。

    ...........

    北城门口,城外无边无际的旷野上,一条庞然大物出现在地平线的尽头,它通体赤红,无鳞,额头的独眼宛如一颗金色的骄阳。

    赤红巨蛇贴地游走,卷起慢慢尘埃。

    它的后方,是密密麻麻的妖族大军,有蛟,有黑鳞巨虎,有独角蜥蜴,有猿猴.......

    它的头顶,黑压压的禽部大军铺天盖地,疾速掠来。

    城墙上的士兵面无表情,脸色没有恐惧,也没有紧张,机械式的发射床弩、火炮,或弯曲硬弓,攻击盘旋半空的禽类。

    中箭坠落的禽类原本已经死去,但在下坠过程中,突然睁开猩红的眼睛,重新振翅飞起,扑杀同伴。

    死于炮火和弩箭的妖族大军,也重新爬了起来,撕咬身边的同伴,甚至是赤色巨蟒。

    妖族大军还没冲到城下,自身便发生小规模混乱。

    “崩崩崩.......”

    重箭激射而出,自动忽略了妖族大军,目标锁定赤色巨蟒,它们并不是走直线,而是曲线,且攻击同一个目标。

    巨蟒的七寸之处。

    如同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着重箭和炮火,让它们瞄准弱点。

    巨蟒体型庞大,带来压倒性力量的同时,也相应的展现出不够灵活的弊端,无法躲避重箭和火炮。

    尽管不会遭受重创,七寸之处却仿佛被一根根钢钉嵌入血肉,疼痛难忍。

    “嗷.......”

    它昂起头颅,裂开血盆大口,宛如暗红色的黑洞,额头的独眼连连颤抖,猛的喷射出一道金光,激撞在城墙上。

    墙体阵纹亮起,无形屏障应激浮现。

    金光撞在屏障上,激起细碎的光屑,墙体“咔擦”连声,崩裂出无数细小裂缝。

    自山海关战役之后,北境迎来了第一次大型战役,参战的三品高手共有三位,还有一位隐藏暗中的未知高手。

    ...........

    楚州城内,一名名江湖人士冲出客栈、房舍,惊愕的看向城门方向。

    轰隆的火炮声,床弩清越的弦声,马蹄声,城墙守兵的吼声..........以及可怕的,来自高品级强者交手的气机波动。

    这些清晰的被城中的江湖人士听见、感知,让他们内心不可避免的产生恐惧,只想躲在床底瑟瑟发抖。

    “怎么回事,蛮族打到楚州城来了?”

    “该死,这群蛮子竟然敢打到楚州城,他们想和大奉全面开战吗。”

    “走,咱们也去城墙上,一起守城。”

    楚州城最大的酒楼门口,几名江湖人士跳脚怒骂,这时,他们看见掌柜、店小二,脸色木然的走出客栈。

    看见街边一栋栋房舍里,当地居民木然的走出来,他们脸色苍白,眼神空洞,缺乏灵气,像是一具具行尸走肉。

    越来越多的人走出房屋,来到街道,表情木讷的望着天空。

    他们头顶,一道道细碎的血光溢出,飘向天空,而后汇聚一处,凝成一团巨大的血球。

    而他们体内,一道道黑影被拉拽出来,沉入地面,过程中,黑色的阴影不停的挣扎,发出恸哭声:

    “原来我已经死了.......”

    “我死了?我死了!!”

    “不甘啊,不甘.......”

    城中各处,屠城之后进入楚州城的平民、江湖人士,目睹了这般可怕的一幕,内心一片森冷。

    楚州城的人已经死绝了?

    那他们之前是和谁交谈,和谁说话,和谁朝夕相处了月余?

    原来我们在一座鬼城里生活了月余.......

    巨大的恐惧在所剩不多的活人心里炸开。

    驿站里。

    使团众人胆战心惊的来到街上,看着一具具苍白的人形,木然而立,抬头望天。

    一股股血气从他们头顶抽离,涌上半空;一道道黑色阴影从他们体内剥离,被卷入地底。

    杨砚喃喃道:“原来,血屠三千里的地点,是楚州城。”

    “畜生!”

    突然一声暴吼,大理寺丞跪倒在地,泪水汹涌而出。

    “楚州三十八万人口,三十八万条怨魂........纵观大奉六百年,未曾有人做出此等暴行。本官,本官要回京弹劾淮王,至死方休。”

    他握拳用力捶打地面,“啊”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刘御史嘴皮子颤抖,“他怎么敢,他怎么敢........身为大奉亲王,他受北境百姓爱戴,受北境百姓奉养,他如何能对这些无辜百姓下手啊。淮王死不足惜,死不足惜.......”

    陈捕头双目赤红,握着刀的手不停颤抖。

    杨砚看着他们,微微动容。

    这些文官油滑鬼祟,最爱勾心斗角,但他们并非彻彻底底的道德沦丧,内心还有着圣贤书熏陶出的情结。

    既坏,又好。

    陈捕头咬牙切齿道:“淮王他究竟想做什么?”

    杨砚沉吟道:“可能要晋升二品,这是我的猜测。”

    晋升二品........大理寺丞,两名御史,以及陈捕头吃了一惊。

    如果,如果淮王真的借此晋升二品,那,那即使他们把此事曝光出去,上书弹劾,皇上会降罪吗?

    诸公们能处置淮王吗?

    二品武夫是什么概念,大奉已经三百年没出过二品武夫了。

    放眼九州,二品武夫都已绝迹,至少北方蛮族、妖族是什么二品的。

    淮王若能晋升二品,那么屠城还是罪吗?就算是罪,谁有能力惩罚他?

    恐怕陛下和诸公,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来。而一旦陛下和诸公妥协,就算是监正,也只能以大局为重。

    用三十八万百姓的性命,换一位二品,值吗?

    非常值。

    刘御史深吸一口气,“淮王若是晋升二品,我便血溅金銮殿,以死明志。”

    陈捕头沉声道:“没人能阻止他了吗?北境谁能阻止镇北王........”

    杨砚摇头:“北境之中,谁还能比镇北王更强?”

    没有了。

    谁都无法阻止镇北王,楚州没有人能成为镇北王晋升的绊脚石。

    谁都不行,使团不行,江湖武夫不行,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镇北王晋升。

    陈捕头突然说道:“我突然惋惜许七安实力不够.........”

    等众人看来,他自嘲道:“以前我嫉妒他在佛门斗法里名传天下。嫉妒他在天人之争中力压道门杰出弟子,大出风头。可我现在,只恨他修为不够。

    “因为如果是他的话,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甚至现在,已经对淮王拔刀了。对吗,杨金锣。”

    众人齐刷刷看向杨砚。

    杨砚有些恍惚,不知想起了什么,他喟叹的语气说道:“魏公说过,他最大的缺点就是逞血气之勇。不管是当初刀斩上级,还是在云州独挡叛军。”

    是啊,那个男人是个滚刀肉,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痛恨他的文官们常说:此人迟早会为他的脾气付出代价。

    可是,有时候,却正是这样的人,成为他们心中的“救世主”,成为他们希望在某些时候,振臂一呼的那个人。

    刘御史喃喃道:“先皇他错了,如果大奉真的有一位护国神将,我觉得是许七安,而不是淮王。”

    可惜他还稚嫩,尚未成长起来。

    大理寺丞露出恶狠狠的表情:“本官现在唯愿蛮族破城,斩了镇北王。如果大奉无人能阻止,那就让蛮族来吧。”

    ..............

    ps:感谢“akhil_leung”的盟主打赏。感谢“陆贰柒丶”的盟主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