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七十四章 斩敌

时间:2020-11-07作者:卖报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嗡!

    刀锋在仇谦脖颈三寸处遭遇了抵挡,一道清气屏障升起,黑金长刀的刀锋斩在其上,立刻荡起波纹,疯狂卸力。

    许七安一刀未能得手,立刻后退,没有犹豫。

    “杨师兄,来一炮。”许七安大吼。

    呼.......

    一颗炮弹裹挟着凄厉的破空声,直直撞中仇谦,轰的炸开,火光瞬间照亮四周,浓烟滚滚。

    左使站在远处旁观,似乎早知道这一刀一炮无法伤害少主,因此没有采取救援措施,但习惯性的出言劝诫:

    “少主,不要拖了。老奴发现此子元神异于常人,极难对付。”

    此时,仇谦摆脱了晕眩效果,头皮微微发麻,涌起后怕的情绪。

    他手掌托起挂在腰带的紫色玉佩,吐出一口气:“好险,要不是有这护身至宝,刚才我已人头落地。嘿,你有金刚不败护体,我也有护身法器。”

    氪金玩家都该死.........许七安瞥了眼远处炮火连天的杨千幻,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仇谦身上。

    仇谦冷笑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是不输镇北王的天骄?是崛起于浮萍中的人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你只不过是个卑微的可怜虫,你自以为了不起,不过是我们家施舍给你的“权力”罢了。”

    “你们家?”

    许七安随手挥舞长刀,嘭嘭两声,打散仇谦斩来的剑气。

    仇谦没再多说,拎着剑杀了过来。

    两个年轻高手迅速冲撞在一起,刀和剑的交击声绵密成一片,可见碰撞有多激烈。

    仇谦是五品化劲,力量强于许七安,本该以碾压的姿势殴打许七安,但让他恼怒的是,此子刀法极其古怪,每一次兵刃碰撞,都会伴随着强烈的眩晕。

    他的节奏每次都会被打断,偶尔施展暴力,月影剑斩中他的身体,也只是带来刺目火星。打不破他的不败金身。

    该死的家伙,区区一个六品竟如此难缠..........仇谦一剑震开许七安,没有追击,盯着金光闪闪的年轻人,缓缓道:

    “我自从练武以来,只练过一种刀法,名字叫《九环刀》,这种刀法一环扣一环,一刀叠一刀。自从刀法修成以来,同辈之中,我便没有遇到过对手。”

    仇谦指尖滑过剑脊,挑衅的盯着他:“比实力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敢不敢接我九刀。”

    说完,他提着剑,大步狂奔。

    距离他冲天而起,一跃十几丈高,宛如扑击的苍鹰,月影剑高高举起,疯狂摄取月华。

    不是说刀法吗........许七安心里吐槽了一声,横起黑金长刀格挡。

    叮!

    横刀挡住竖剑,火星一亮,狂暴的气机呈涟漪炸开。

    月影剑一斩到底,在黑金长刀的锋刃上擦出刺目的火星,仇谦趁势旋身,第二刀紧随而至。

    当当当当.......

    他仿佛化身陀螺,一刀接一刀,宛如海潮,每一刀的余势,积累到下一刀,一刀强过一刀。

    好强........许七安假装踉跄后退,似乎被海潮般的刀光冲击的站立不稳。

    拉开一段距离后,他把刀收回刀鞘,收敛了所有情绪,坍塌了所有气机。

    月影剑爆发出耀眼的光华,与天空的明月交相辉映。

    “忘了告诉你,月影剑有灵,能自行吞噬月光,夜里时,是它最凶的时候。”

    仇谦狞笑着,旋身,斩出了最后一刀。

    这一刀,达到了四品之下的极限,仿佛是世上最惊艳的刀光。

    锵!兵刃出鞘声后发先至。

    夜色中,一抹暗沉沉的刀光亮起,它极尽内敛,快到超过了光。

    天地一刀斩!

    时隔多月,许七安终于施展出了他的成名绝技,他,唯一绝技!

    仇谦看见了一抹暗沉沉的刀光,一闪即逝,紧接着,月影剑上凝聚的光华轰然炸散,虎口崩裂,长剑脱手飞出。

    那抹快到超越光的刀芒击撞在清光屏障上,双方僵持了几秒,刀芒无奈炸成暴雨般的细碎气机,在周遭地面留下一道道浅浅的深坑。

    仇谦踉跄跌退,难以置信的低头,看着腰间挂着的紫色玉佩。

    这件能挡四品武夫的护身法器,出现了一道裂缝。

    仇谦脸色陡然僵住,喃喃道:“怎么可能.........”

    他知道许七安掌控一种极其强大的刀法,爆发力极强,在许七安还是炼神境时,便曾依仗这种刀法,斩破铜皮铁骨境肉身。

    不过这种刀法惊鸿一现后,他便不再使用了。

    这会让人误以为那只是前期适用的刀法,缺陷极大,随着修为提升,渐渐后继无力,便弃用了。

    “同辈之中,没有遇到过对手.........”许七安反转刀身,嗤笑道:“就这?”

    仇谦脸色铁青。

    就在这时,远处的左使撩开斗篷,斗篷底下藏着一把造型独特,宛如巨鸟展翼的巨大弓弩,对准许七安,扣动扳机。

    崩!

    弓弦声浑厚有力。

    箭矢射出后,猛的膨胀出刺目的光芒,化作一道流光激射而来。

    许七安本能的避退,躲开威力奇绝的这一箭,岂料箭矢仿佛锁定了他,冲出数十丈后,猛的一个折转,又射了回来。

    并且违背力学定律,速度比离弦时更快,威力更强。

    “这支箭叫无悔,是我这次带出来的法器中,最特殊,最强大的一件。”仇谦笑眯眯的看戏。

    他平复了刚才的恼怒,压下了内心涌起的,不想承认的嫉妒和挫败感。

    许七安躲了两次后,愕然发现,箭矢的气势更雄厚,速度更快。

    似乎每一次射空,都会为它积累力量。

    这不科学,它的动力源在哪里?许七安心里升起困惑,本能的用前世的知识来尝试理解眼前的情况。

    我不信它的速度会越来越快,还能叠加到无穷大?

    许七安心里嘀咕着,却不敢拿自己安危来赌,跨前一步,主动迎上箭矢,一刀斩下。

    “轰!”

    箭矢所化的流光炸散,碎片、光屑击撞在许七安的金身表面,溅起一道道金色光屑,连绵不绝,声音如同一百把散弹枪打在钢板墙壁。

    好不容易挨过去,许七安的金身黯淡无光,遭了重创,处在破功的边缘。

    随后,他发现自己不能动弹了。

    一道亮银色的镜光定住了他,偷袭得手的仇谦没有废话和犹豫,摘下腰间的皮革腰袋,奋力一抖手。

    一架架火炮出现,一架架床弩出现,火炮抬起炮口,床弩对准许七安。

    “不得不承认,你的强大出乎我的预料。身为六品的你,竟能打破我的护体法器,刚才那一刀,若无法器护体,单凭铜皮铁骨我必死无疑。再让你成长下去,就真的养虎为患了。当然,你没机会成长,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头顶悬着的屠刀即将落下。”

    仇谦脸色阴沉的盯着许七安,不再掩饰自己的嫉妒和憎恶:

    “比身份你不及我高贵;比帮手扈从,你不及我。比手段谋略,你依然被我玩弄鼓掌之中。你拿什么跟我斗?

    “你不过是个占了我便宜的贱民,如今你拥有的一切,本该是我的。不过我所谓了,我对失败者向来仁慈,今日不杀你,斩你手脚,废你修为,带回去邀功。”

    左使称赞道:“少主天资聪颖,是人中龙凤,但不可自傲,赶紧动手吧,免得夜长梦多,出现意外。”

    轰轰轰!

    嘣嘣嘣!

    他复制了杨千幻的操作,利用战场上才会使用的重型杀伤法器,对付一个六品的武夫。

    面对铺天盖地的法器,许七安只念了两个字:“打偏了。”

    密集的炮弹、弩箭突然变向,或向左偏,或往右飘,或向上浮,完美没避开了目标。

    言出法随的时效还在。

    “你.......”

    仇谦瞳孔倏然收缩,难以置信。

    他脸色陡然涨红,继而铁青,咆哮道:“不可能,你没有机会施展儒家法术书籍,你根本没机会使用。”

    他知道许七安拥有儒家法术书籍,一直严防死守他使用,从头到尾,都没见他使用过。

    许七安“呵”了一声:“难道你以为我刚才让杨千幻开的一炮,是头脑一热?”

    杨千幻突兀的出现在附近,幽幽补刀:“武夫就是武夫,粗鄙的让人怜悯。”

    他复而消失,继续和右使玩起追逐战。

    仇谦身子一晃,巨大的挫败感汹涌而来。

    其实许七安还有一个速胜的办法,只需要吟诵一声:我的气机增强十倍!

    他保证能一刀秒杀仇谦。

    代价是:许银锣与仇人同归于尽。

    儒家的言出法随是对规则的践踏,它是会遭规则反噬的。许七安一开始不知道这个内幕,天人之争时,念了一句:

    我的元神增强十倍。

    代价是法术效果过去后,元神四分五裂。

    幸而李妙真急时醒来,发现男网友吹牛皮吹炸了,但还可以抢救,连忙收集他的残魂,利用天宗法术修补了魂魄。

    晚苏醒一刻钟,许七安就真的与世长辞。

    只能说气运滔天。

    如何合理的使用儒家法术?许七安总结出来的心得是,尽量只吹合理的小牛皮。

    他的第一个牛皮是“天地一刀斩后遗症延后两刻钟”,第二个牛皮是“打偏了”,都属于清新脱俗的小牛皮。

    许七安收刀回鞘,低声道:“我在他身后!”

    话音落下,他的身影在镜光中突兀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了仇谦身后。

    锵!

    天地一刀斩,再次出鞘。

    黑沉沉的刀光一闪即逝。

    嘭,咔擦.........

    仇谦听到了腰间玉佩碎裂的声音,听见了屏障炸裂的闷响。

    紧接着,身体一沉,跌倒在地,他的膝盖离开了身体,鲜血狂流。

    “啊啊啊........”仇谦痛苦的嘶吼起来。

    “少主!”

    左使暴喝一声,疾冲而来。

    “快救我,快救我........”

    仇谦眼睛迸发出强烈的求生欲,以左使的强大,击杀金刚神功濒临破功的许七安,不过是举手之劳。

    杨千幻正被右使追逐,这会儿就算反应过来,最多就是带走许七安,如此,他反而保住了性命。

    左使身形一闪,化作残影扑来,区区十几丈的距离,甚至不用一息。

    就在这时,只见一道黑影高速奔来,似乎预判了左使的路线。

    嘭.......

    黑影宛如蛮牛,竟一头撞中左使,把他撞飞出去,犹如一颗出膛的炮弹。

    那是一个姿容绝色的美人,穿着打更人制服,胸口绣着一面金锣。

    她似乎有些头晕,摇摇晃晃的站立不稳。

    随后她又消失了,远处传来气机爆炸的响动,以及左使的怒吼。

    仇谦眼里的亮光慢慢黯淡。

    “要不给你一刻钟,你能爬出二十丈,我便放你一条生路。”许七安拄着刀,笑吟吟的说道:

    “好心提醒,赶紧爬,说不定还能在血液流干之前得到救治。”

    仇谦神经质似的尖叫一声,奋力往前爬,在地面拖出两条殷红的血迹。

    恐惧在这位钟鸣鼎食的年轻人心里炸开,他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他在这股气息里战战兢兢。

    许七安缓步跟上,俯身,抓起仇谦的头发,强迫他望着远处的战斗,低声道:“论战力你不如我,论手段你不如我,论计谋你还是不如我。你,拿什么跟我斗?”

    杀人诛心!

    仇谦眼里的那丁点光芒彻底黯淡,只留下沉沉的绝望。

    左使狂吼道:“你不能杀他,许七安,你不能杀他。他若是死了,主人会灭你九族。”

    “那你可看仔细了。”

    许七安举起刀,切下了仇谦的头颅。然后打开腰间香囊,把他的“天地”双魂收了进去。

    完了!

    看到这一幕,左右使两人头皮发麻,如坠冰窖。

    ............

    ps:删改了好几遍,终于码出来了。继续下一章。求一下月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