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莲子

时间:2020-11-07作者:卖报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橘猫猛的一僵,保持弓背姿势,僵硬了几秒,突然发出凄厉的尖叫,满地打滚。

    它的一只瞳孔化作漆黑,一直瞳孔染上纯粹的赤金,既妖异又神圣。

    橘猫的叫声凄厉嘶哑,四肢乱蹬,像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许七安不再耽误,屈指一弹,将曹青阳的魂魄弹入眉心,然后转身向橘猫靠近。

    白莲道姑拦住了他,环顾众弟子,娇斥道:“别傻愣着,速结太上阵法,渡送功德。”

    说话间,她抛出一道金丝编织而成的细绳,把橘猫捆绑的结结实实。

    橘猫尖叫声愈发凄厉。

    天地会弟子们如梦初醒,一拥而上,将橘猫围在中央,他们手捏道诀,口中念念有词。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

    声音起初嘈乱,后渐渐整齐,化作同一个声音,再过片刻,整个天地间仿佛只剩下念诵声。

    许七安清晰的看见,天地会弟子们眉心溢出一缕缕晨曦般的金光,轻柔如春雨,洒向橘猫。

    橘猫左眼的金光炽盛,压过了右眼的漆黑,它渐渐停止了挣扎和惨叫,静静趴伏在地,彻底安静下来。

    另一边,曹青阳刚恢复意识,就听见了层层叠叠的浩大吟诵,他有些茫然的打量四周,而后看向武林盟众人:

    “发生了什么事?我记得我最后输给了人宗道首,魂飞魄散。”

    他一时间分不清之前的经历是幻觉还是真实。

    见他醒来,武林盟众人如释重负。

    万花楼的楼主嫣然道:“曹盟主,是许公子保住了您。”

    “国师只是摄出了您的魂魄,刚才,许公子把你的魂魄带回来了。”

    杨崔雪等人纷纷解释,言语中暗示许银锣的“求情”起到至关重要作用,才让国师网开一面,没有赶尽杀绝。

    武林盟的帮众脸上挂着笑容,看向许七安的眼神充满感激和认同。

    虽然这次莲子没有争到手,但不打不相识,武林盟和许银锣结下交情。对于这些暗中崇拜许七安的帮众而言,心里一片火热。

    曹青阳缓缓点头,给人正气凛然的脸庞转向许七安,抱拳道:“多谢许银锣高抬贵手。”

    许七安还了一礼,“曹盟主言重了,是我要谢曹盟主才对。”

    顿了顿,他沉声道:“我看曹盟主并非贪婪之辈,为何对九色莲花如此执着?”

    曹青阳没有回答,淡淡道:“今晚曹某在犬戎山设宴,希望许银锣赏脸。”

    意思是这样说话不方便..........曹青阳有结交我的意思,想把关系更进一步..........许七安点头:

    “那就叨唠了,对了,请盟主为我驱赶一下周围的江湖散人。”

    见他答应下来,武林盟众人脸色旋即露出笑容。

    曹青阳颔首:“我会在山庄外围留下一部分人下来,防备地宗道士趁机折返。”

    紧靠天地会的战力,如果地宗和淮王密探杀回来,恐怕难以抵挡。

    曹盟主不愧是老江湖,经验丰富,滴水不漏...........许七安拱手:“多谢。”

    等武林盟众人退出月氏山庄,许七安等人静等片刻,不多时,天地会弟子们吟诵声减弱,继而消失。

    呼........

    像是经历了一场激烈大战,吐气声四起,弟子们不断擦拭额头汗水。

    橘猫依旧趴伏着,毫无动静。

    许七安边看着橘猫,边靠向白莲道姑,问道:“怎么回事?”

    楚元缜南宫倩柔几个外人,好奇的看过来。

    “金莲师兄和黑莲的一缕神念相融了,暂时难分胜负,方才我们在为金莲师兄渡送功德,助他压制黑莲的魔念。”

    白莲道姑解释道,“这本就是之前就定好的计划。”

    许七安诧异道:“金莲道长能和地宗道首的一缕魔念纠缠?”

    他心说这不科学啊,地宗道首的分身是三品,金莲道长撑死了四品,不可能是三品,他怎么做到的?

    “师兄使的是地宗秘法。”白莲道姑笑容不变的解释。

    许七安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

    所以,对于地宗道首的分身,金莲道长早就有应对的计策,地书碎片持有者的任务是对付武林盟以及其他人,不,在金莲道长看来,李妙真和楚元缜都是添头,他真正看中的是我啊...........

    白莲道姑皱了皱眉,说道:“刚才,他们是想夺曹青阳的肉身,不知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夺舍了一只猫。”

    天地会弟子们也赶到疑惑。

    为什么?大概是他对猫爱的深沉吧.........许七安耸耸肩,假装自己不清楚。

    这时,橘猫尾巴轻轻一动,似乎恢复了意识,它慢慢起身,蹲坐,一黑一金的双眼,缓缓扫过众人。

    “是我!”

    橘猫口吐人言,传来金莲道长略显沧桑的声音。

    在场所有人,齐齐松了口气。

    “我暂时压制住它了,嗯,九色莲花在何处?”金莲道长有些迫不及待。

    “在我这里。”李妙真道。

    橘猫微微点一下猫头,温和道:“把莲子和莲藕交给白莲,白莲师妹,我们准备去下一个藏身地点。”

    就在这时,橘猫漆黑的右眼,突然闪过幽光。

    “嘶啊.......”

    橘猫龇牙咧嘴,猛的扑向白莲道长,体内传来阴冷邪异的声音:“白莲师妹,随我回地宗双修吧。”

    啪!

    许七安挥舞刀鞘,把橘猫拍翻在地。

    “嘶啊嘶啊........”

    橘猫挣扎片刻,左眼金色瞳孔亮起,旋即恢复理智,优雅的蹲坐,咳嗽道:

    “我虽然压制住了他,但偶尔会被他占据主动。白莲师妹,你不要介意。”

    白莲道姑光洁的额头布满黑线,面皮抽搐了一下,淡淡道:“蝉衣,驱赶一下山庄里所有的母猫。”

    金莲道长抬起一只前爪,用力拍打地面,略显慌张的语气:“没,没必要这样........”

    白莲道姑柔声道:“金莲师兄自然不会做出道德败坏的事,我们要防备的是妖道黑莲,他已入魔道,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她是在给金莲道长挽尊么.........许七安没忍住,噗一声笑出来。

    他这一带头,顿时........

    “噗!”

    “噗!”

    “噗........”

    楚元缜李妙真丽娜几人没憋住,跟着笑出声。

    天地会弟子又悲伤又想笑,表情异常古怪。

    “对了金莲道长,有件事要与你商议。”许七安看向李妙真,示意她取出九色莲花。

    天宗圣女取出地书碎片,镜面朝下,轻扣镜背,一大一小两截暗金色莲藕,以及莲蓬掉落出来。

    “道长,莲藕被削了一小截。”许七安道。

    “无妨,”橘猫看了一眼,“温养十几年便能恢复。”

    许七安顺势说道:“这小截莲藕.......能给我吗?”

    “你要用它炼药?”橘猫反问。

    额,是小姨让我要的.........许七安想了想,道:“受人之托。”

    疯狂暗示。

    橘猫恍然的点了点头:“莲藕离开主根,十二个时辰后枯萎,二十四时辰后断绝生机,此时,方可入药。”

    许七安心里一动:“不能养活吗?”

    橘猫笑呵呵道:“地宗传承数千年,莲藕只有一根,你道是为什么?”

    也对,如果能养活的话,早就大面积养殖了,天材地宝之所以称为天材地宝,很大原因是因为它的罕见。许七安“嗯”了一声,弯腰去捡莲藕。

    “嘶啊......”

    俯身的瞬间,他听见耳边传来橘猫的嘶吼声,想都没想,本能的伸出手,一按。

    橘猫的脑袋被他按在地上,两只爪子奋力的挠着他手臂,嘴里传来黑莲的咒骂:“莲藕是我地宗至宝,不准带走,不准带走........”

    地宗道首还挺萌的!许七安一巴掌把它拍飞。

    橘猫柔软的翻滚,卸力,改变了目标,竖起尾巴扑向秋蝉衣:“小姑娘挺标致的,快随本座回山双修。”

    秋蝉衣吓的发出尖叫声,然后一脚踢飞了橘猫。

    它体内的力量似乎处在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无法施展神通道法,因此与平常的猫没什么区别.........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说万恶淫为首.........看着锲而不舍的进攻秋蝉衣,想要保住她疯狂输出的橘猫,许七安心里升起这样的明悟。

    不止是地宗道首,其余入魔的妖道,总是最先把十八禁的话题挂在嘴边。从这一点能看出,人类最大的恶,就是一个“淫”字。

    冲锋中的橘猫突然顿住,略有些迷茫的看了一眼众人,然后,它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淡淡道:“分莲子吧。”

    道长,话题转的太生硬了啊.........许七安默默捂脸。

    按照之前的约定,许七安得两颗,楚元缜,李妙真,丽娜,恒远,南宫倩柔各得一颗。

    白莲道姑修长白嫩的手指剥开暗金色莲蓬,分发给众人,提点道:

    “若是要点物品的话,将莲子剥开,与物件一起呈放在玉盒中,三个时辰即可。若是开窍明悟,直接吞服。”

    “多谢!”

    地书碎片持有者们抱拳致谢。

    白莲道姑转而看向许七安,柔声道:“许公子,你与我来,贫道有话单独与你说。”

    两人并肩离去,到了无人的僻静处,白莲道姑袖子里滑出一块玉石小镜,道:

    “这是金莲师兄拖我保管的,他料到自己战后会有麻烦,便将它交给了我。叮嘱我事后还给你。”

    许七安连忙接过地书碎片,扫了一眼镜面,见花纹位置没变,这意味着没有人碰过里面的黄白俗物,他如释重负。

    两人返回后,白莲道姑便召集天地会弟子,带上金莲道长的肉身,准备启程,离开剑州,去往下一个据点。

    剑州肯定不能待了,幸好狡兔三窟,天地会在外地有别的据点。

    “楚兄,妙真,恒远大师.........你们护送一程吧。”许七安看向李妙真等人。

    天人两宗的杰出弟子颔首。

    “许公子。”

    少女的声音宛如檐下风铃,秋蝉衣俏生生的站在他面前,红着脸,把一只香囊塞进许七安手里。

    对于这一幕,众人反应各不相同。

    天地会弟子们含笑看着,有人还在起哄,地宗并不禁婚嫁。

    李妙真眉梢一挑。

    楚元缜笑而不语。

    恒远和丽娜没什么看法。

    南宫倩柔则一脸冷笑,他习惯用冷笑来对待一些不屑的事情,比如某个风流好色之徒又勾搭了一位清纯少女。

    少女情怀总是湿啊..........许七安欣慰的收好香囊,欣喜自己池塘里的鱼又多了一条。

    “你似乎很高兴?”

    突然,他收到了李妙真的传音。

    “新交了一个朋友,当然高兴。以后混江湖,这些都是人脉。”许七安传音回复。

    “呵,我有个师兄以前也是这么想的。”李妙真嗤笑一声。

    她没有解释,踩着飞剑,载着丽娜,随天地会众人升高,呼啸而去。

    那你的师兄现在一定混的如鱼得水,许七安心说。

    .............

    ps:求月票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