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奉打更人 第两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

时间:2020-11-07作者:卖报小郎君

    ,大奉打更人!

    一刻,怀庆感觉脑海“轰”一震,一种自己隐藏最深秘密,被人无情戳破慌张感,而泛轻微手足无措。

    ,道一号,早道身份?!

    几停私底找传书,几次番约见面,而严厉拒绝,,当怎,一定心里暗笑,,甚至直接笑.........

    道身份,当李妙真面公布.........

    皇长女清丽脱俗俏脸僵住,微微睁大眸子,心机城府,极差劲表。

    李妙真双立刻瞪,小嘴张塞鸡蛋,委实听如此劲爆消息。

    一号怀庆,皇室公,元景帝皇长女?!

    震惊,李妙真自己内部口禅:“刺死元景帝”、“元景帝死吗?”、“元景帝啥死呀!”

    宗圣女皮一麻,脖颈凸一层层鸡皮疙瘩,产生冲房间,跳井里冲。

    尴尬让险无自容。

    怀庆眸子闪烁一,恢复清冷镇定,淡淡道:“道,云鹿书院子,许公子。”

    ........怀庆真老阴阳人!许七安表情微一僵,咳嗽一,色道:

    “就近期,嗯,比如殿聪明绝顶,指使临安文渊阁借书。”

    话,许七安一身侧李妙真,心真啊,大一社死。

    怀庆,脸色平静:“许公子果聪慧,愧饱读圣贤书读书人? 比云州一人独挡八千叛军大哥差。”

    许七安缓缓:“奖奖,殿才最聪明人,借秋猎图由? 勾临安狩猎兴趣? 自己隐藏极。。”

    怀庆面无表情道:“许公子厉害? 其人道吗。”

    “别,别.........”李妙真默默捂脸。

    许七安怀庆沉默,板脸话。

    尴尬? 尴尬就别人。

    许七安面色如常? 波澜惊皇长女,心里嘀咕几句:

    刚才人呆,真羞耻心? 心无愧呢.........

    李妙真清清嗓子? ? 提议道:“今? 限人道? 如何?”

    “意见。”许七安“沉稳”。

    妙真助攻!

    怀庆颔首? 轻飘飘一,道:“谁道身份?”

    许七安答:“,就。”

    自忽略丽娜。

    又沉默片刻,怀庆话题带途,道:“案子查明白?”

    许七安“嗯”一? “此之? 俩答一题? 殿? 六书碎片?”

    怀庆怔怔,反驳。

    许七安又:“妙真,金莲道长宗? 书碎片吧。”

    李妙真难掩惊讶:“怎道?”

    推测错,..........许七安吐一口气,道:“确实查清楚案子,首先告诉一件,金莲道长,就宗道首。”

    怀庆李妙真表情,瞬间凝固。

    怀庆脸色透郑重,严肃无比,一字一句道:“底怎?”

    “宗道首入魔,并完全堕入,善念分裂而,金莲道长。妙真应该记,守护莲子,金莲道长一人缠住黑莲,并与一缕魔念纠缠。”许七安宗圣女。

    李妙真蹙眉:“当确实困惑,纵使一缕魔念,二品渡劫期魔念,金莲道长连品,如何抗衡?........”

    懒脑筋!许七安心里吐槽。

    如果怀庆当场,估计就思忖更东西,惜怀庆弱鸡,修。

    许七安停顿,自己洛玉衡推测,原原本本复述人听,段复述里,洛玉衡深藏功与名,。

    自己师私底交情,除非师允许。

    程,怀庆脸色变幻极大,错愕、愤怒、阴沉.........最面沉似水,一言,仿佛失语言功。

    李妙真表情凝固:瞪张嘴。宛如固化人偶手办。

    宗道首当似常,实则入魔征兆,淮王元景南苑遇见,被污染,变似常,实则心扭曲疯子。

    所淮王一己之私,屠城炼丹。

    所元景帝明道气运加身长生,偏偏就信邪。

    常人干,如果心态扭曲半疯之人呢?

    “原,一切罪魁祸首,金莲道长啊........”李妙真一种叹息般语气,喃喃道。

    “所,约私见面,而用书传信,害怕被金莲道长见,信任金莲道长。”怀庆低道。

    “,确定金莲道长道,,相信。”许七安叹口气。

    怀庆,换谁,原值信任辈,结果一切罪魁祸首。

    “龙脉底异常,金莲道长另一具化身吗?”李妙真道。

    恶,竟完全推案子真相,落许七安,因分享线索..........宗圣女自己挽尊。

    “道,半月,再次探索龙脉,一次结果。”许七安解释次结果。

    李妙真怀庆便。

    “所,魂丹其实底龙脉里尊需,父皇炼丹药,如此?”怀庆沉吟道。

    “应该。”许七安。

    犹豫一,道:“父皇,清除污染?”

    许七安道:“首先明白污染本质,如果一人本性转变,就难恢复。如果被控制,金莲道长或许办法。”

    者自己变坏,整人本性坏掉,难再恢复。者,则需解除控制就恢复。

    李妙真闻言,插嘴道:“,即使本性坏,如果佛门高僧够帮忙,便让元景明心见性,恢复本真。”

    怀庆眸微亮。

    “,告诉丽娜吗。”飞燕女侠道。

    “告诉干?”许七安反。

    怀庆话,李妙真目光,表达一意思。

    “打架喊就,脑子必,难人。”许七安道。

    道!李妙真缓缓。

    约定半月等待情况,许七安怀庆送府。

    临走,怀庆压低音,道:“半月,如果一切真相揭,就用离京城。”

    诸公监一定尽办法解决父皇“半疯”题。

    舍吗..........许七安笑笑,应答。

    顿顿,怀庆又道:“段期间,重新复盘所线索,题通。”

    完,登马车,驶离街道。

    ............

    残破城,瓮城内。

    大奉高级将领齐聚一堂,激烈争吵。

    魏渊充耳闻,站堪舆图,沉吟语。

    距离击破定关城,一旬,魏渊带领,大军攻城拔寨,一尖刀,刺入炎腹。

    攻整整七座城池,挺数百里,如今身处城池叫须城,炎城最一道关隘。

    差一步,就打炎,一旬,魏渊用一旬间,就号称险关无数,打丢盔弃甲。

    炎,打,打,军队将领里,严重分歧。

    因大奉军队陷入极度窘迫步,缺粮!

    “粮草,按照之部署,,第一批粮草就该。再打,线拖太长,补线断。粮草,火炮,弩箭,怎打?”

    一位青将领站身,脸色严峻,道:“定关城须城,折损半士卒。而炎城面环山,单凭兵力,根本啃。意外话,炎必定一位品巫师坐镇。”

    位青将领叫赵婴,身禁军,四品高手,大奉青壮派佼佼者。

    张撤退,保守派领袖。

    激派则南宫倩柔首,张一鼓气,攻炎。

    “往东北再六十里,就炎,攻须城,粮草炮弹补充,完全再撑一场役。”南宫倩柔淡淡道:

    “打里,靠就“兵贵神速”四字,一旦撤退,就等炎喘息机。若攻炎,军备粮草就补充。”

    获如此大胜利,全赖父近乎孤注一掷速速决,打垮炎军气势。而今奉军气势如虹,该一鼓气。

    一旦退,股无敌之势消退,面炎险峻雄城,面康援兵,打赢就难。

    赵婴恶狠狠盯南宫倩柔,沉道:

    “兵贵神速,适用炎,炎面环山,易守难攻,山驻扎飞兽军,远非其城池比。另外,连屠七座城,一路,百姓,江湖人士罢,溃败炎士兵,往炎逃。

    “城破,所人就死,共识。如今炎必定众城,死守城池。兵力啃。而一旦攻城损失惨重,就方反扑,恐全军覆危机。

    “如暂且先退,休养生息,补充粮草军备,重新再。”

    炎易守难攻,座大部分将领信心,所场保守派,比派更。

    之所争执,无非魏渊抱期望。

    “休整一夜,明日,军临城。”魏渊指指图,炎。

    争执平息。

    .............

    六十里外,炎建一座巨大山谷间。连绵百丈巍峨城墙,将座山峰连接。

    山峰陡峭险峻,城墙巍峨高大,辅火炮、床弩、滚石等守城军备,堪称固若金汤。任何一位军见座雄城,叹观止。

    纵观历史,炎建,一千四百,座城市破一次,大周最鼎盛期,大周皇室一位亲王,合道武夫,二品,率军攻入炎。

    炎史料记载,一非常惨烈,巫神教死一名雨师(二品),一名灵慧(品),最巫神亲自手,灭杀名巅峰二品亲王。

    炎防御行,而方力,站九州之巅。

    ,宫殿。

    炎君努尔赫加尽管花白,身材依旧魁梧,位君赋极强,少走武夫路线,四品巅峰,再无寸。

    而转修巫师体系,四品,再次入瓶颈。

    双体系极少见,并非体系产生排斥,而因修行困难,专注一条体系,才走更高更远。

    五旬努尔赫加无缘品,管武夫体系,巫师体系。

    倒觉惜,品高手罕见如凤毛麟角,修常态。而双体系,单体斗力,比任何体系四品强。

    努尔赫加坐王位,听臣子激烈讨论。

    炎高层因魏渊强势而沮丧、愤怒,早就做吃大败仗心准备。

    “魏渊攻须城,明日就兵临城。”

    “怎做短短一旬内,连破七城。”

    “守住吗?”

    大殿内,气氛凝重,炎大臣脸色严峻,如临大敌。

    一刻,部分老臣仿佛又山海关役,被魏渊支配恐惧耻辱。

    “根据挈狗斥传消息,奉军兵力最剩五万,魏渊再怎用兵如神,凭五万军队破,千难万难。”

    “如今城内,万众一心,守军、军备、粮草充足。大魏阉拼。”

    “............”

    努尔赫加忍住身侧,裹袍,戴兜帽,手握镶嵌宝石金杖老者,恭道:“伊尔布师,您法?”

    东北,每一一位品灵慧充当师,平日里参与政务,位比一之君高,因代表总坛,代表巫神教。

    楚州侥幸捡一伊尔布,手握金杖,沉道:“康五万大军,入炎境内,最五,便与等形合围之势。”

    努尔赫加沉吟:“炎屹立一千,历少火,破一次,魏渊破城,短期内做。奉军而言,间至关重。粮草足。”

    殿内群臣缓缓:

    “甚至,需康军队切断粮草补路线,守住城,日,就让魏渊退兵。”

    “一,魏渊怎打。”

    伊尔布目光穿殿门,望外面蔚蓝空。

    连屠七城,削巫神教气运,剑指巫神...........魏渊,自己智计无双,一切部署滴水漏,呵,殊等就。

    十万兵力就打总坛,痴人梦。

    .............

    残破城,魏渊披深青色大氅,鸟瞰方,大奉士卒推平板车,一具具尸体丢入深坑,丢入火。

    浓烟升,夹杂血肉燃烧臭味。

    付之一炬,既炎士卒百姓,大奉自己士卒。

    短短一旬间,大奉军队折损将领、士卒超四万。

    士兵沉默行,连日争,血与火洗礼,让士卒变沉默,骁勇之气隐藏股沉默之。

    南宫倩柔魏渊身,低道:“父,此役,青史之,您难逃骂名。”

    连屠七城,血染数百里,南宫倩柔,坑杀降卒无厚非,大奉军深入敌腹孤军,杀降卒,反受其累。

    既顾虑降卒造反,又一张张吃饭嘴,消耗粮草。

    杀戮百姓,乃兵大忌,何况连屠七城。即使凯旋朝,被卫道士口诛笔伐。

    兵,大奉粮草就,一路烧杀劫掠,养,搜刮全炎粮草军备。

    一象。

    新生代将领道父独特带兵模式,接连尝甜,兴奋。,渐渐意识劲。

    所新生代将领选择撤。

    新生代将领尚且如此,何况南宫倩柔跟随魏渊十几二十老人。

    “粮草。”

    魏渊笑容一如既往温,语气平淡如初:“带少粮草,就少粮草。大奉再哪怕一粒粮。”

    “谁敢断粮?”南宫倩柔杀气四溢。

    “整大奉,谁。”魏渊笑反。

    南宫倩柔瞳孔剧烈收缩。

    “道一鼓气拿炎,而鸠占鹊巢,利用险关付康援兵,与荆襄豫州援兵合围康援兵。惜啊,炎块难啃骨,啃。州所兵力调别处。”

    魏渊表情变,望熊熊燃烧,舔舐尸堆火焰,淡淡道:“明日大军推五十里,与炎峙日。日之,带一万重骑离,其人用管,留里。”

    ,怀里取锦囊,一紫一红。

    “,打紫色锦囊,告诉哪。达目,打红色锦囊,告诉怎做。”

    ...........

    落日余晖,许新指挥士卒焚烧尸体,解剖马,刚打赢一场小规模役。

    全歼敌军八百,自损一千,喜人胜利。

    自晚遭遇袭击,数,场大规模袭击冲散妖蛮、大奉方联军。

    靖大军当机立断,分兵,追杀!

    几里,许新更深刻领悟争残酷,见识火甲军骁勇。更见识巫师临阵唤醒尸体,化尸兵诡异怕。

    重骑兵操纵尸体巫师存,大奉军完全用填,填胜利。

    联军被冲散,许新楚元缜身带六百大奉士卒,,一路收并残军,人数扩充一千七百人。

    又剩七百人。

    焚烧完尸体,许新安排斥巡逻,旋即让士卒架锅煮马肉。

    士兵熟练切割马肉,几人合力,挥舞刚杀完人佩刀,将马肉剁稀烂,才入锅熬煮。

    许新法子,马肉粗糙坚硬,口感极差,且易消化,偶尔吃一顿,连几吃马肉,士卒肠胃受。

    屎拉。

    因此许新提议马肉剁烂,再入锅煮烂,此增加口感,促消化。

    “若楚兄,再死几百人,才吃一波敌军。”

    许新走楚元缜身,摘水囊递。

    楚元缜咕噜噜喝半袋,落寞笑道:

    “少读几本兵书,自带兵打仗奇才。如今场才道,自己块料。倒,长迅速,群士兵,哪服?”

    许新笑笑:“人各所长,若赋,老师求修兵法。倒明白,场之,用计谋终究少数。大部分,靠兵力硬拼。武夫军备力量,至关重用。惜带门火炮,六架车弩。”

    换场许二郎,应该昂巴,一脸骄傲,虚伪谦虚话..........楚元缜又感慨一。

    话,一名斥疾驰而,高道:“许佥,一支残军,十人。”

    吹号角,明大奉军队,自己人。

    许新楚元缜身,者沉吟道:“让吧。”

    罢,转朝楚元缜苦笑:“,人算,口粮保住。”

    俄顷,斥领一支十人残兵赶,支残兵携带一门火炮,十几枚炮弹。

    脸布满疲惫,风尘仆仆,身甲胄破损,遍布刀痕,每人身伤口。

    ,似乎刚历斗久。

    冒热气铁锅,嗅肉羹香味,百步兵咽口唾沫。

    许新迎,道:“谁职务最高,话。”

    一络腮胡汉子,近四十模,抱拳道:“卑职雍州溪县百户所总旗,赵攀。”

    许新颔首道:“本官定州按察司佥,翰林院庶吉士,许新。”

    赵攀听完,脸色一变,恶狠狠瞪许新,冷哼一,转身就走。

    许新愣一,脸闪茫之色,皱眉道:“赵总旗留步,本官与认识?”

    “认识!”赵攀闷道。

    认识,自己道抢媳妇.........许新心里腹诽,眉皱更紧:

    “既认识,赵总旗何故?”

    “话真文绉绉,愧读书人,许平狗娘养杂碎竟生读书种子。早听许银锣堂弟军,今儿碰。”赵攀冷笑一,道:

    “认识,认识老子,山海关役,兄弟。”

    当兄弟态度?许二郎震惊。

    “赵总旗与爹旧怨?”

    “旧怨,惯忘恩负之徒。”

    赵攀“呸”一,道:

    “山海关役,许平一队,当一人,叫周彪。人关系极,背交彼此兄弟。

    “山海关役尾里,被派阻截巫神教尸兵,激斗,周彪替父亲挡一刀,死场。许平当誓,周彪老母接京城奉养,一双儿女养育人。

    “娘,老子才道,忘恩负东西根本周彪老接人。老子狗东西,儿子又人?坏种,赵攀就算饿死,死场,吃一口饭,喝一口汤。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