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什么叫六边形打野啊 112:神采飞扬

时间:2022-06-12作者:这很科学啊

    “还有这种事?”沈关山闻所未闻,感到很是惊奇。

    顾行点点头,“当时各方面的规章都不成熟,和现在不一样……”

    如今的lpl管理制度虽然不算特别完善,但是朝台上丢矿泉水瓶这种事情不可能再次发生。

    “晚上想吃点什么?”顾行环视四周,心中很有底气。

    上个月旳工资刚发没多久,他给父母转过去一半,剩下的攒在手里。

    这附近的餐厅自己都能消费得起。

    从全得靠零花钱生活的学生身份中脱离出来,顾行颇有种久贫乍富的感觉。

    虽然只有几万块,却也是他从小到大接触到最大数额的钱财。

    沈关山不清楚顾行的心态。

    “我坐电梯上来的时候看到楼下有家汉堡王,”她望向顾行,两眼亮晶晶,“之前听丁冉说那里的薯条很好吃,咱们要不去尝尝?”

    镇海是座工业化小城,全区就一家汉堡王,距离鼓西小区接近20公里,她闲着没事肯定不会专门跑过去吃。

    顾行听到沈关山的回答沉默片刻,心中壕气冲天的劲头瞬间萎靡下来。

    “你认真的?”他侧头望向沈关山。

    平心而论,顾行觉得对方从镇海跑来专程看自己比赛,去吃快餐店不太合适。

    “当然,”沈关山兴致冲冲,拔腿就往扶梯处走,“快点跟上,你说比赛前都不吃东西,现在还不饿吗?”

    顾行拿她没什么办法,只得跟着沈关山前往一楼的汉堡王。

    杂七杂八点了一堆东西,顾行把钱付好,收到一条微信提示。

    沈关山转了一半钱过来。

    “我可以请的……”顾行满心无奈,“你身上的钱还够花啊?”

    虽说镇海距离沪市不远,但沈关山一个暑假来回跑了两趟,加上酒店住宿,对于她这个学生党来说,花销着实不少。

    “够的够的,”沈关山如小鸡啄米般点头,“上学的时候家里每个月都给我很多钱,我都攒下来了。”

    她家庭条件虽然不如丁冉那么富裕,可是比顾家要强。

    父母常年在外,和女儿感情淡薄,不过经济方面一点也不亏待。

    沈关山平时花钱的地方很少,吃穿用度没什么讲究,节省下来的生活费凑在一起也是笔不小的数字。

    端着餐盘找了处偏僻角落坐下,顾行发现有几名手拿vg应援条幅的年轻人跑到前台等餐,想来是比赛散场后的观众。

    他无比庆幸自己离开后台休息室之前,换掉了身上的队服。

    否则说不定会被vg的支持者认出来。

    尽管顾行并不避讳和粉丝打交道,可沈关山就在旁边,指不定会惹出什么麻烦事。

    沈关山见顾行装鸵鸟不敢抬头的憋屈模样,忍不住扬起嘴角,笑容明媚灿烂。

    她猛地想起了什么,又抬手掩嘴遮住了笑。

    不过动作不太协调连贯,看起来挺别扭。

    “你干嘛呢?”顾行对她的动作感到莫名其妙,还主动询问一句。

    “啊……没什么。”沈关山连连否定。

    连忙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盯着面前的火烤菠萝堡。

    她终于后悔来汉堡王了。

    汉堡分量比她想象的大,而且很厚实。

    顾行选了款招牌皇堡,又往里面加了一片牛肉饼,厚度都不如她手中的这款!

    沈关山目测一下,自己手里的汉堡中除了牛肉饼和厚菠萝片,还有培根生菜和西红柿,如果要完整的从上层面包咬到下层,得长大嘴巴才行。

    而且一旦动作不慎,汉堡里的东西就会掉出来。

    汉堡外的那层薄包装纸怎么看也不像是能顶得住汁水渗透的模样。

    她感觉要是平时也就算了,当着顾行的面这么吃是不是不太雅观?

    可要是把汉堡拆解开来小口吞咽,会失去吃汉堡本身的乐趣。

    沈关山大脑转动,思考着处理方法。

    她突然觉得自己无聊又矫情。

    原本她儿时和顾行相处时挺洒脱的,顾家兄妹称得上是自己童年最好的朋友,彼此做了12年的同班同学,又是对门邻居,平时上下学都顺路一起行动,关系亲密无间。

    然而自从前些年意识到青春期的懵懂心思之后,沈关山就没办法再从单纯的朋友角度去和顾行聊天交流。

    最近也不知道是面临大学开学后便将到来的分别而患得患失,还是在确定保送之后有闲暇时间看起了各类言情小说,受到各路恋爱观的影响。

    沈关山发现她在面对顾行时完全不像原本的自己。

    每次相处时都会束手束脚,恨不得开口前先在脑子里反复思考十遍,生怕说错了话,一举一动十分刻意拘谨。

    用谨言慎行来形容也不过分。

    现在连吃个汉堡都得想想要怎么下嘴。

    如此相处费心费力,让沈关山颇感疲惫。

    然而等到告别时分,却又无比期待下一次的相聚。

    暗恋有这么累吗?

    仔细想来,她只觉情感问题太过矛盾复杂,比碰到的数学题要难上太多,甚至毫无章法可循。

    “你看过网上的一段视频吗?”顾行的话将沈关山拉回到现实中,“关于吃汉堡最方便的姿势。”

    “这还有什么说法?”沈关山听到这里打起精神,饶有兴致的反问,“不都是抓着吃吗?”

    顾行详细解释,“那种偏薄的汉堡确实可以随便抓,但如果里面夹的东西太多,很容易把里面的食物和汁水漏出来……”

    他拿自己手中的皇堡做了个示范。

    “大部分汉堡上层面包会更厚,所以我们把它翻过来,这样用厚面包做底,酱料和汁水很难渗到手上,”顾行把双手的大拇指和小拇指托住汉堡下方,其余六根手指搭在上方,“这样就固定住了,菜和肉饼也不会掉。”

    和很多职业选手一样,顾行的手指白净修长,做起动作来很是美观。

    沈关山照葫芦画瓢,同样固定住汉堡。

    这下她用力挤压,成功压缩汉堡空间,方才一口咬了下去。

    “怎么样,是挺好用的吧?”顾行嘴角噙着笑容问道。

    “……谢谢。”沈关山这句话真心实意。

    她就算再不擅社交,也知道对方突然讨论起吃汉堡姿势话题的原因。

    顾行向来精通观察细节,根据沈关山今天表现出的蛛丝马迹,能猜测出她刚才盯着汉堡在纠结什么。

    他选择岔开话题,“你暑假都在忙什么?”

    “上午学车,我驾校报名比较早,所以比顾盼的进度要快一点,回去就开始学科目三,”沈关山咽下嘴里的汉堡,“下午提前预习一下大学课本,晚上玩游戏看比赛……”

    她说到这里来了劲头,“我定级赛都打完了,你猜猜是什么段?”

    顾行瞧沈关山兴奋神色,随口回了一句,“白银?”

    “黄金!”沈关山很是骄傲,“8胜2负,我还可以吧?”

    这个答案让顾行倍感意外,“牛牛牛,丁冉打了一年,才和你一个段位。”

    他对沈关山的联盟水平非常好奇,追问对方在玩什么位置。

    “打野……”沈关山把‘和你一样’这四个字吞进肚子,“主要玩千珏,这英雄算印记挺有意思的。”

    顾行听言心中了然。

    打野与线上可以说是两款游戏。

    要是玩对线的话,像沈关山这种先前零游戏基础的玩家,上手必定不会如此顺利。

    对线时要考虑的换血细节实在太多,时刻处于对抗之中,很容易被对方抓住漏洞。

    打野则完全不同。

    入侵对撞偶有发生,但互拼频率必然不如线上。

    路人局的打野就是清理野怪,而后比拼思路。

    光靠脑子也能玩的很好——毕竟抓人时,只要时机恰当就能制造出以多打少的局面,初期对手很难无视人数完成反杀。

    特别是千珏这种角色。

    现在印记刷新有明确规律,顾行自己上手两盘就能摸索出大致玩法。

    更何况沈关山,她算印记的速度必定很快。

    爱神直播4885198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