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什么叫六边形打野啊 008:顾盼与沈关山

时间:2022-01-13作者:这很科学啊

    “我刚给爸送完晚饭,碰巧跟在后面而已。”顾行立马反驳。

    顾盼当然知道他是来送饭的,自己前脚才从自家商店离开,听老爸提过一嘴。

    但她就是想找茬。

    “今天中午你跑的挺快啊,也不等我,下了自习直接溜号……”顾盼面相温婉,与港剧大时代里的小犹太有几分神似,但却口齿伶俐语速拉满,性格与外表截然相反,“又去网吧了是不?”

    顾行根本不搭理她。

    两人同一天出生,到现在为止相处了18年,向来不对付,能相安无事的待上半小时都是奢望。

    顾行看向妹妹身边的女孩,“回来啦?”

    这是住在对门家的沈关山,和兄妹两人在同个班级,脑子很聪明,和顾行一样参加了去年年底在鹰潭举办的全国奥数决赛。

    只不过顾行只拿了银牌,沈关山却一路通关到最后的集训队,最终铩羽而归倒在了最后一步,没能通过国家队选拔,今天才从外地赶回镇海。

    她梳着学生头短发,穿一身灰色宽松卫衣与黑色运动长裤,身高得有一米七,皮肤白嫩,只是眉眼比顾盼要凌厉几分,但尺度适中,并不显得过分强势。

    在顾行看来,她长的比自己妹妹要顺眼多了。

    “好久不见。”少女声音很轻,低头看着行李箱,一阵晚风吹拂,拨开黑色短发,露出她与肤色反差极大的通红耳尖。

    顾盼瞅瞅好友,立马转移话题,“关山咱俩赶紧走,我肚子饿了!”

    她拽着闺蜜就往小区里面跑。

    白色行李箱的滚轮在水泥路面上咕噜咕噜滚动着远去。

    虽然天色还没彻底暗下来,但楼道里已是黑黢黢一片,连接平台满是污渍的玻璃自带遮光特效。

    要一口气上7层楼,没有照明装备的话确实有点麻烦。

    顾盼站在居民楼门口停住了脚步,学校平时手机查的严,她也就没带。

    她微不可察的侧身,眼睛余光发现顾行远远在后面跟着,看样子是想等她们先走。

    沈关山有手机,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却听到顾盼来了一句。

    “顾行你再磨蹭下去,家里排骨就被我吃光了!”

    顾盼知道哥哥和自己不对付,越催他快点走,这人就肯定越走越慢。

    但再拖下去,学校晚自习都快开始了,到时候顾行有可能得饿着肚子上课。

    顾盼也就是嘴硬,心还是挺软的,她选择反其道而行之。

    果不其然,顾行听言立马加快了脚步。

    “也不怕撑着你。”他轻嗤一声,打开手机手电筒,再拎起行李箱,率先走进了楼道。

    顾盼这才放下心来,挽着好友跟在后面。

    沈关山冲帮忙拎箱子的顾行道了声谢,同时脑子里高速运转。

    她总是想不明白顾家兄妹的相处模式。

    平时对顾行有诸多不满的顾盼,为什么突然转了性子?

    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但是直至爬到顶楼,沈关山也没搞清楚,她的技能点完全没有投资在这方面。

    顾行看着沈关山用钥匙打开了对面的防盗门。

    内里一片漆黑。

    这原本是沈关山爷爷奶奶的房子,去世之后给了她常年在外打拼事业的父母。

    沈关山平时在学校寄宿,也只有放假才回来,导致房子里看起来有点荒。

    把行李箱放了进去,三人才进了顾家。

    就算太阳快要下山,但灯光还是让屋内依旧温暖明亮。

    “小沈来了?”顾母声音和善。

    沈关山连忙露出笑脸,弯腰从顾盼手里接过一双新拖鞋换上。

    “快过来让阿姨看看……”顾母满面春风,上下打量着她,“出去集训一圈,稍微瘦了点。”

    两人寒暄的功夫,顾行终于能进门了——家里门厅太窄,容不下太多人。

    “以后还有的是时间能聊天,但等会儿我和顾行还得去学校上自习,”顾盼打断了老妈与沈关山,“能赶紧吃饭吗?”

    顾母连忙让他们去洗手,自己把扣在餐桌盘子上的保温罩拿下来,给三个孩子舀上米饭。

    顾盼吃饭速度一如既往的快,反倒是顾行不疾不徐,米饭才下了一半。

    她见状催促起来,“你加快点速度成不……”

    她之前是想让顾行多吃点饭菜,这才用了个法子让他赶紧上楼。

    哪知道顾行有了时间,反而磨蹭起来。

    “你管我,”顾行怼她的同时还不忘夹一块鸡蛋,姿势放松,“六点半才自习,去那么早干什么。”

    顾盼眼巴巴的望着他,“签了一本线的生活真是悠闲。”

    “谁让你竞赛不太行呢,”顾行幸灾乐祸,“之前还笑话我只拿银牌?”

    但顾盼现在有了底气,她看向旁边默默吃饭的好友,“关山,数竞国决一共多少块金牌来着?”

    沈关山一直当小透明,就是怕兄妹二人的战火蔓延到自己身上,没想到还是被波及了。

    她的神态只能用‘左顾右盼’来形容。

    沈关山含含糊糊的回答,“一、一百出头吧。”

    “哦,一百多啊,”顾盼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拖长语调开始表演,“那你顾行……”

    “走走走,你还上不上自习?”顾行飞速吃掉碗里的最后一块排骨,不想听妹妹继续往下说。

    顾盼要的就是他这句话,得逞之后眼睛都笑成了月牙,“我去拿两套卷子。”

    顾母全程面不改色,显然对兄妹俩的唇枪舌剑见怪不怪。

    “关山你明天才去学校是吧?”顾盼从自己的隔间里出来,怀中抱着两套卷子。

    “对,我跟班主任说过了。”沈关山也吃完了饭,起身便打算道别。

    顾母见她眼眶还微微泛红,还以为沈关山在外面哭过一场,便也没了留她的念头,只是拍拍女孩的肩膀,“回去好好睡一觉,第二天就不想这些了。”

    “就是,没选上国家队又怎么样?”顾盼声音清脆,却字字诛心,“顾行才拿了一块银牌,看他小日子过的多舒坦。”

    “顾盼!”顾行急眼了,“你别得寸进尺啊!”

    两人打闹着往门口走,低头换鞋的沈关山听在耳中,几天来难得的笑容让她眉眼柔和了不少。

    顾行把书包背好。

    正常情况下,除非放长假,不然他是不会背包回来的,这次主要是要装上高数课本,为自己9月份的大学生活做准备。

    三人同顾母告别,一同离开家。

    “明天见……”顾行和沈关山告别,却被她叫住了。

    “你吃黑巧克力吗?”对方伸出一只手,掌心放着一板黑巧。

    “嗯?”顾行见扭过头来,见她眼神清澈,便没拒绝朋友的好意,“谢谢啊!”

    周围黑灯瞎火,他也没有多看,揣在兜里就往下走。

    沈关山看顾行毫无波动,表情稍显失落,等顾家兄妹的脚步消失,才拧开房门走进自己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