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什么叫六边形打野啊 009:人与人之间不能一概而论

时间:2022-01-13作者:这很科学啊

    顾行走下楼梯,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喂。”顾盼在旁边开口。

    “第一,我不叫喂……”顾行强调道。

    “好好好,顾行!”她抱着卷子,“你带手电筒了吧?”

    顾行把手伸到背后,摸摸书包小兜。

    隔着一层布料,依旧能体验到粗又硬的手感,但他嘴上恶声恶气,“没带,晚上回来非让你摔一跤不可!”

    “切……”顾盼撇撇嘴,两人的性格在某种程度上也有几分相像,顾行用这语气说话,反而说明他带了手电。

    恰逢此时路灯亮起,两人和站在商店门口的爸爸挥挥手,便保持一米的距离,迎着晚风往学校赶去。

    一路无话,顾行大脑没有闲下来,还在思考其他事情。

    顾家确实不富裕,但很幸运的是能有一套鼓西小区的房子。

    按照学区划分,兄妹二人初中能进入距离小区不到300米的仁爱中学,这是各方面都称得上不错的公立学校。

    再通过保送或者中考,就可以进入两条街之外的镇海中学。

    可以这么说,在镇海区,九年制义务教育的终点与最好归宿,就是进入这所顶级高中。

    算上同属的蛟川书院,镇海中学一届大概700名学生,按照往年行情,能录取四十余个清北,比例相当夸张。

    顾行很满足。

    他觉得自己与很多同龄人相比,已经处于领先身位。

    就算家庭条件一般,但毕竟有个好学区。

    接近校门口,周围的学生数量越来越多,交谈声也越嘈杂。

    戴好白底红字的校牌,两人穿过古香古色的校门,快步走进灯火通明的教学楼。

    沿着走廊直行,有不少相熟的同学朋友朝二人招呼问好。

    尽管他俩彼此之间会斗嘴吵架,但对其余人而言,顾家兄妹性格阳光开朗,乐于助人,情商也不错,脸长的还好看,相处起来很舒服。

    走进高三(1)班教室,这里大半座位已经坐满了人,顾行来在顾盼身后的位置,把背包里的书掏出来放到桌洞里。

    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大部分同学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不过自习铃声尚未响起,还是有人在窃窃私语。

    “数竞集训队的人都回来了?”

    “听说咱们进集训队的三个巨佬全没选上。”

    “乐清的知临中学不是也有两个人吗?”

    “全省一共5个集训队成员,全军覆没。”

    “啊?我还以为今年能出个国家队呢……”

    顾盼起初打算做一篇英语的短文改错,听到周围人的话语,便奋笔疾书先写了一大半,来到正在讨论集训队选拔结果的同学身边,露出一个灿烂笑容。

    “能帮我看看嘛,还差一处错误没找出来,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同学把注意力分散到卷子上,就没心思考虑其他事情了。

    这场讨论无疾而终。

    顾行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修长手指转了两下笔,低头继续看他的物理题。

    离自习开始还有五分钟,他的同桌总算赶到教室,身材瘦削,步伐轻快的像是开了疾跑,一个箭步就闪进了座位。

    丁冉指了指顾盼旁边的空座位,“沈巨佬还没回来?”

    “她在家休息,”顾行放低声音,“你去网吧玩了?来这么晚。”

    “打了两盘游戏,又去外面吃了顿饭……”丁冉的表情只能用眉飞色舞来形容,“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开黄金晋级赛啦!”

    隔着一条窄过道,与丁冉处于同一排的男生听到两人聊天,忍不住插了句嘴,“小礼拜也敢去网吧啊?”

    镇中周末作息是大小礼拜轮着来,这周赶上小礼拜,实际上就放星期天的一下午,时间很紧凑。

    “这有什么的?”丁冉满不在乎,“我和彳亍哥现在没高考压力。”

    他们所在的高三(1)名号是创新班,汇聚了全校最顶尖的生源,各项综合成绩都十分优异。

    尽管镇中不以竞赛见长,但取得的成果也还算不错。

    去年年底的全国数竞决赛,省队一共21个人,镇中占了5个,全部来自创新班。

    其中沈关山等三人排名前六十,进入了集训队。

    剩下的两个倒霉蛋,就是顾行与丁冉。

    他们俩排名一百开外,只拿到银牌,都签了复旦数院一本线约,大概率今年秋天还要当同学,甚至能成为室友。

    这成绩在创新班里平平无奇,并不算突出。

    好在复旦虽然不算特别顶尖的院校,但也还不错。

    因此两人现在非常放松,就算是高三的小礼拜,他们也敢在周末去网吧玩游戏。

    “羡慕啊……”男生扶扶眼镜,他为了准备高考都一年没碰过游戏了,摇摇头排空脑中杂念,又去刷英语的理解。

    顾行还趁着自习没开始的最后时间,跟同桌小声聊天,“我说了别叫我彳亍哥!”

    他这外号高一才出现。

    全怪戴望舒。

    一篇《雨巷》课文,除了描绘了一位丁香般的姑娘,还把彳亍这个词和他顾行结合到一块。

    ‘彳亍哥’最开始是顾盼先叫的,摆明了故意恶搞他,到最后莫名其妙的流传开来,不光自己班上的人调侃,邻班同学也知道他的外号。

    “成,行哥行哥,”丁冉腆着脸问,“我听网吧里的人说,你今天排到厂长了?”

    他今天到欢乐时光网吧的时间晚了些,顾行走之后丁冉才去。

    进门就听见一个年轻网管在和网吧老板聊天,说有个背着双肩包的年轻男孩居然是电一王者,排到了clearlove不说,竟然还完成了一次单杀,抢了一条大龙。

    欢乐时光网吧在镇海不算很出名,平时没多少高分玩家去,丁冉把年龄、分段和书包特征一比对,就能猜出是好友顾行。

    “对啊,”顾行很是得意,“一开始我就说自己是他粉丝,和厂长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把他单杀了。”

    “我跟你讲,那波操作卡视野简直就是精髓……”

    他绘声绘色跟同桌描绘起来。

    丁冉捧哏功底不错,吹嘘了两句顾行,先把他捧得高高兴兴,忽而话锋一转。

    “行哥,能帮我把黄金晋级赛过了吗?我送你个皮肤。”

    丁冉算是被顾行给拉进了英雄联盟的大坑里,原来他喜欢玩三亿鼠标的枪战梦想,买把火麒麟当rmb玩家。

    后来觉得突突突没意思,班上也有不少人都开始玩lol,这才转战游戏项目。

    起初,丁冉以为自己和顾行同班同桌,甚至连竞赛名次都差不多,估计联盟天赋也很接近,混个电一大师轻轻松松。

    但事实证明,人与人之间不能一概而论。

    他家境不错,手里零花钱很多,又是金币卡又是经验卡,迅速冲上30级,解锁全英雄不说,还带着20页符文,加上各种特效华丽的皮肤,冲进了排位赛……

    最终定级赛2胜8负,直接掉到青铜一。

    丁冉整个人都魔怔了,班上没人比他段位低,逼得他把当年学竞赛的劲头都拿了出来。

    先找个靠谱的老师。

    用欢乐时光网吧的100块网费请到了顾行,让对方帮自己打上白银三。

    当时正逢寒假开始,丁冉坐在旁边全程旁观。

    他觉得顾行和自己玩的根本不是一个游戏。

    盲僧、蜘蛛这种英雄,盘盘杀二三十个,把对面打的叫苦不迭,各种残血反杀宛如闲庭信步。

    对方能阻挡他继续获得击杀的只有投降这一条路。

    丁冉正视了自己与好友之间的差距,沉下心来一路跌跌撞撞,终于爬到了半步黄金的境界。

    但顾行已经在和clearlove谈笑风生了。

    “看情况吧。”顾行没有当场答应,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此时铃声响起,班主任走进屋子,教室里安静下来。

    “先把各课作业收一下……”他是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神态干练雷厉风行。

    “小礼拜过完,一个个都收收心,”班主任声音沉稳有力,“各门竞赛的最终成绩都出来了,讨论两句过个嘴瘾就行了。”

    “咱们不是省城杭二和学军那种竞赛强校,镇中靠的是高考,人家进了集训队,不管成绩怎么样,也是清华北大随便挑,讨论别人之前,先想想自己和全省其他考生竞争究竟能不能考上这两所学校再说。”

    教室里鸦雀无声。

    清北每年分给省里的高考录取名额就那么点,根本不够分。

    有人能爬上去,自然就得有人掉队。

    进了这个班,没多少人愿意被落下。

    被班主任说了两句,一群尖子生立马投身书本,巩固完善各课知识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