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什么叫六边形打野啊 049:职业道路的开始!(二合一)

时间:2022-01-27作者:这很科学啊

    ..,最快更新!

    “第一天上午语文下午数学,第二天上午理综下午英语,第三天自选……”

    清晨离开家的时候,顾母还念叨着高考流程。

    和大部分省份两天的高考日程不同,浙江考两天半。

    最后一天有自选模块,18题选6道作答,满分60分。

    不过这也是全省最后一次使用这种高考模式,等明年改革之后,自选模块就将取消。

    沈关山今天也来送考,上身穿着件黑色t恤,映衬得小臂雪白无暇,下身则依旧是宽松的运动裤。

    “考场上你稳一点答题,千万别马虎……”她笨拙的叮嘱好友。

    “好好好,然后呢?”顾盼满口答应下来,而后揶揄的望向沈关山。

    “然后,然后……”沈关山白皙脸蛋微微泛红,显然是因为词穷,正绞尽脑汁回忆着班主任先前的谆谆教诲,“注意审题?”

    她不擅长这些。

    顾盼拍拍好友的后背,“真论高考,你们几个加一块儿也不是我的对手,放心就成!”

    一旁的顾行没有反驳。

    他知道顾盼的能力,冲个省状元不太现实,得运气爆棚才有机会,但稳在级部前二十也不差了,在镇中就是妥妥的清北选手,考试水平出众。

    “你也是,多注意一点,”沈关山又看向顾行,“虽然对你来说没什么难度……”

    顾行笑着应声,“待会儿我们进考场,你去做什么?”

    “学车,我已经在研究科目一的考题了。”

    沈关山的答案在他意料之内。

    顾行听不少同学提起过,等高考过后就立马去驾校,趁着近3个月的暑假把驾照拿到手。

    他因为要去打暑假工,肯定没时间学。

    “对了关山,等我高考完,要不要去做家教?”顾盼已经在畅想高考之后的美妙生活了,“半天学车半天家教,晚上自由活动!”

    沈关山听到这话,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的。

    她碰到陌生人连说话都紧张,指定是做不了这行。

    “好吧,”顾盼知道好友的性格,因此只是稍显沮丧,“我还想拉个人一起来着。”

    步行来到校门口,大老远的就看到一堆同班同学聚在角落,其中就有丁冉。

    顾行还是没看到他的父母,不过这次欲言又止没有吭声,生怕说错话影响到对方考试心态。

    可丁冉却猜出好兄弟的心思,主动开口说道,“爸妈送我过来的,但工作实在脱不开身,就让他们先去公司了。”

    他和自己父母的关系还不错,要不然之前从沪市回来,见爸妈没来接站,也不会露出那副失落表情。

    相比之下,沈关山与家人的关系反而要更僵一点,平时基本不提。

    班主任还在尽职尽责的清点人数,确认除了保送学生之外全员到齐,而后注视着他们一个个踏入考点。

    顾行挥手和父母与沈关山告别,便拿好自己的证件与文具,与周围的同学一起穿过校门向里走去。

    等语文试卷发下来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稳了。

    考题对他而言并不算难,作文是讨论虚拟与现实的论述类文章。

    专心致志顺着往下作答,最后的作文题不求出彩,中规中矩就好。

    下午的数学,更是顾行的优势学科,肯定要奔着满分去。

    第二天的理综与英语,他轻松应对,保证基础题的分数全部拿到,而后再一点点去刷难度稍高一点的题型。

    窗外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偶尔还伴有一声闷雷。

    顾行已经确定必定能过一本线。

    就算英语作文全空着,也不耽误他上大学。

    但顾行并没有松懈。

    他在草稿纸上先把作文大纲罗列出来,而后遣词造句,尽可能使用简练准确的字词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最后确定无误不再修改,顾行方才将草稿纸上的英语作文一点点誊写到答题卡上。

    字迹工整,格式规范。

    当最后一天自选模块的收卷铃声响起,顾行看着自己的答题卡被收归到讲台上清点整理,知道自己此前十二年的求学生涯到此画上了句点。

    坐在窗边的他向远处的镇中操场投去最后一瞥,同自己的高中时代告别。

    考场内俨然陷入沸腾!

    同学们收拾文具,还交头接耳讨论着自己暑假的打算,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兴奋。

    压在他们心头的那块名为高考的巨石,在铃声响起的那一霎,终究消散无踪。

    而对于顾行而言,未来将要迎接他的,是一段全新生活。

    一切都是未知数。

    时间匆忙,让他来不及做好万全准备。

    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离开考场之后,顾行顺利与丁冉以及顾盼碰面。

    “卷子也太简单了吧?”丁冉乐开了花,“能不能上点难度啊?”

    顾盼哼着小曲神采飞扬,想来是题型顺手,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考场外的家长脸上挂着慈和笑容,任由身旁孩子叽叽喳喳,画面无比温馨。

    顾母早早等在那里,见一对儿女出现在自己视野中,还用力朝二人挥手。

    “考的怎么样?”她目光关切。

    “一点问题也没有,”顾盼挽住了妈妈的臂弯,态度亲昵,“和我平时模考之后的感觉差不多!”

    丁冉父亲终于露面。

    他开着一辆漆黑的奔驰,见到儿子的那一刻,本来满脸疲惫的他五官也柔和了不少。

    “是顾行的爸爸妈妈吧?”他主动上前握手问好,“之前丁冉从沪市回来,我当时在外地抽不开身,还麻烦您二位照顾……”

    “不麻烦,”顾父还不忘夸赞丁冉,“这孩子挺懂事。”

    另一边,丁冉知道时间不多了,还在和顾行小声嘀咕,“回来电话联系吧,行哥你是明天就走?”

    “对,”顾行点头,“明天早上八点的火车。”

    “暑假我应该会抽空去一趟vg,咱俩到时候再见,”丁冉拍拍他的肩膀,“比赛加油啊行哥!”

    说完这句话,他就和父亲一起上了车,缓缓驶离了考场。

    直到轿车远去,顾行才收回了目光,跟上家人的步伐,向鼓西小区赶去。

    今天傍晚时分家里就关掉了商店,聚在一起好好吃顿晚餐。

    眼见着暑期生活即将开始,顾盼乐开了花,声音宛如百灵鸟一般清脆动听,不过她注意到顾行的表情并不算轻松惬意。

    察觉出餐桌上的气氛不对,顾盼猜测父母与哥哥单独有话要说,填饱肚子之后,她便拉着一头雾水的沈关山,嚷嚷着要去对方家里玩。

    两个女孩离开之后,顾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俱乐部先给了16000,我留了六千,剩下一万家里收着吧。”

    “用不着,你赚的钱自己拿着就行,”老妈下意识拒绝,“家里条件不算多好,但是供你们两个上大学也没问题。”

    顾行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银行卡推了过去,“俱乐部管吃住,用不到太多钱,我之前听顾盼说暑假得考驾照,还是拿着吧……”

    他忽然觉得这样似乎显得自己太关心妹妹,又补充了一句,“我瞧顾盼那样,驾照考试肯定得挂个几次,补考次数多的话,应该要额外付钱?”

    顾行没考过,也不太清楚。

    父母见实在拗不过,才收下了银行卡。

    顾父还不忘叮嘱,“顾行,你从小就挺懂事,去俱乐部工作,那也算是踏入社会了,什么事不该做,什么话不该说,你肯定都知道……”

    “但我还是得提醒一句,虽然俱乐部有丁冉的那么层亲戚关系,可这有好也有坏,你时刻多注意。”

    顾行端正态度答应下来。

    “说的也差不多了,你多吃点菜!”老妈把鸡翅推到儿子身边,语气不由得染上了几分伤感,“等你去沪市,妈妈再想给你做饭也没机会了。”

    顾行心中微动,嘴上却反驳着,“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两个小时的车程而已,我想家的话放假就能回来!”

    ……

    沈关山家。

    顾盼看着闺蜜跑到厨房冰箱里,拿过来两罐饮料。

    她瞥了一眼红色包装,“怎么是可口可乐?”

    “你不喜欢喝?”沈关山见状还想给好友换瓶橙汁。

    “不是喜不喜欢,说实话我喝不出它和百事的区别,”顾盼跟对方解释,“但是顾行偏好可口可乐,所以我喝百事。”

    “他听周杰伦,我偏听林俊杰,虽然在我看来,两人的歌都不差,可我就是要和顾行对着干。”

    沈关山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思前想后,把顾盼拉到了自己卧室。

    同样是五六十平米的房子,不过看起来要比顾家宽敞不少。

    主要是平时没人住,沈关山父母在京城做生意,只有逢年过节才回老家。

    她自己大部分时间也是住学校宿舍,镇海老房子里很是冷清,连家具都没多少。

    “你这才叫卧室啊!”顾盼来过不少次,但看到沈关山的房间还是止不住的羡慕。

    总体面积顶两个她住的隔间。

    墙上面贴了几张周杰伦海报,书桌上摆着电脑和一台打印机。

    两面书架上除去红皮的现代汉语词典与牛津词典,就是奖状奖杯、各科教材、数学竞赛书与大学课本。

    “能用你电脑不?”顾盼问了一句,“咱俩可以一块儿看会电视剧。”

    沈关山没多做考虑便把电脑打开,没有设置密码,直接进入桌面。

    “诶?”顾盼眼尖,发现桌面上有个游戏图标很眼熟,“你也玩这个什么英雄联盟?”

    “……刚下没多久,不怎么会玩。”沈关山匆忙解释。

    顾盼思忖片刻。

    沈关山趁机往嘴里灌冰可乐压惊,努力让滚烫的耳根赶紧降温。

    “那你能教教我吗?”顾盼提出请求。

    她要看看这游戏到底有什么好玩的。

    “啊?”沈关山愣了一下,“也成,不过我水平不高只会打人机。”

    应和的同时,心中长舒一口气。

    不过饮料喝的太多,没多久她就跑去卧室外面上厕所了。

    顾盼看着对自己而言无比陌生的召唤师峡谷,也不敢乱动,只是用鼠标操纵着寒冰射手在泉水边转圈。

    活动两下酸涩的脖子,目光在闺蜜的书架上漫无目的扫了两圈便收了回来。

    吃饱喝足之后,大脑反应慢了一拍。

    顾盼收回目光后才意识到不对,又抬眼望了过去。

    书架中间那层有两幅相框。

    其中一张照片上方用红色字体标注了‘2015年中国数学奥林匹克(第31届全国中学生数学冬令营)合影留念’。

    前排是带队老师,后排为参赛成员,大家脖子上还挂着深蓝色营员证。

    而另外一张照片,则是镇中自己的省队成员合影。

    一共只有五个人,里面有沈关山、顾行与丁冉,大家神态轻松,冲镜头笑得开心。

    原本这没什么稀奇,顾盼之前在哥哥那里也看到过。

    但问题关键在于相框之间的差异!

    全体合影的相框明显有一段时间没擦了,沾了些许灰尘。

    这很正常。

    毕竟沈关山平时回来的次数不算多,打扫卫生漏了擦拭相框也很好李姐。

    可偏偏装有镇中五人合影的相框干净整洁得过分!

    这相框不是新买的,顾盼可以肯定,她之前记得闺蜜就用过。

    同一层书架上并排放置的两幅相框,正常逻辑肯定是一起擦拭才对……

    为什么沈关山只擦一幅?

    顾盼站起身来仔细观察,发现镇中合影里的自家老哥,笑容阳光灿烂,朝气蓬勃意气风发。

    直觉告诉她这其中不对劲!

    此时沈关山洗完手回来,手里还拿着一盒奥利奥。

    顾盼在和顾行斗争的18个年头里,练就了一身演技,堪称老戏骨,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她调整好表情看向闺蜜,“……这个什么艾希到底要怎么玩?”

    眼见着时间来到晚上十点二十,终于能战胜人机的顾盼心满意足,告别好友跑回自己家。

    顾行还在自己的隔间里收拾行李,这次去沪市正值夏天,他带了不少短袖短裤过去。

    正把袜子卷成团丢进箱子里,就听到妹妹的声音,“这些周杰伦海报你不带走?”

    顾行深吸一口气,压抑着想怼她的冲动,“顾盼,我还回来的好吗?几张海报去沪市再买就是了。”

    “这样啊,”顾盼先拿海报开启话题,自然而然的往下延伸,“那照片呢?”

    她指指老哥桌子上的那张镇海中学数竞省队成员合影,“也算是段美好记忆了吧。”

    顾行顺着妹妹的手指瞥到合影里的沈关山,同样嗅觉敏锐的他意识到了什么,立马做出一副芜所胃的表情,“不带不带,行李箱已经不轻快了,装个相框再压碎了怎么办?”

    语气自然,毫无破绽。

    那层窗户纸还没捅破,他不想让妹妹知道。

    顾盼站在后面盯了老哥一段时间,还是没能掌握到确切证据,只得悻悻而归,收拾衣服准备去洗澡。

    深夜时分,中间隔着一层薄薄的门,顾行临行前还嘱咐起来。

    “你去学车的时候小心点,别把人家车开进沟里了。”

    顾盼想要跳起来揍他,最后想着反正一整个暑假都基本不会再见面,而且自己武力值不算高,才被迫平息了心中的愤怒。

    “做家教记得安全第一,我听说有不少人专门骗你这种年轻小姑娘,到时候再出事就不好了,”顾行正经起来轻声说道,“实在不行挂在机构下面,去人多的地方上课也成。”

    顾盼在被窝里扭扭身子。

    哥哥嘴里说出的话还让她感觉不太适应。

    顾行最后补了一句,“尽量别让爸妈操心,他们能把咱俩养活大,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知道。”顾盼望着天花板,用力眨眨眼睛,藏住了眼角突然涌出的那点湿润。

    次日清晨。

    顾行起来再检查一遍行李,确认没有落下什么东西之后,才在父亲的陪同下离开生活了十八年的老屋。

    坐在餐桌上吃油条的顾盼回过头来,咽下嘴里的食物,冲他说了一声再见。

    “等暑假有机会,你可以带着爸妈去沪市玩一圈,看看我比赛也行。”顾行说完便提着行李箱踏出房门。

    沈关山家大门紧闭,顾行深深望了一眼,快步向楼下走去。

    行李箱滚轮与地面相触,发出独特声音。

    居民楼最顶层靠南卧室的窗户猛地被推开。

    顾行似有所察,回身望了一眼,与沈关山对视片刻。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挥了挥。

    沈关山读懂了顾行的意思,点头答应下来。

    但两人相距得有20米,她又怕对方看不见,赶忙加大了点头幅度。

    看起来傻里傻气。

    顾行没忍住,露出一抹微笑,转身朝着小区外走去,奔向自己的新世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