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什么叫六边形打野啊 061:戒骄戒躁

时间:2022-02-05作者:这很科学啊

    ..,最快更新!

    火锅店内的教学持续了一个小时。

    期间杰克也加入进来,征求红米同意还用手机全程录音,以防自己有什么当时没搞懂的知识点,可以回去再听一遍。

    “你听这么认真的?”顾行揶揄两句,“adc的眼位任务又不重。”

    自从拳头规定一名角色同时在峡谷插下存留的假眼不能超过3个之后,辅助就不能再肆无忌惮的点亮峡谷,射手因而要承担更多的视野责任,帮队伍缓解压力。

    但就算如此,adc也是全队五个位置里平均做眼最少的。

    反倒是顾行所在的打野位置,绿打野刀仍在,就算部分出红蓝刀的选手,也大多得买眼石,他得与辅助一起布置大量视野,必须要对眼位知识有很深的了解才行。

    “你懂锤子?”杰克不屑的反驳,“一旦哪天哥们玩不了adc了,直接转型打辅助去,这些眼位知识都用的上!”

    还在恰火锅的小段听到这里,立马警惕起来,“什么打辅助?”

    “没事儿段哥,”顾行开始拱火,“杰克刚才说可以试试抢你的首发。”

    喻文波难以置信的望向好友。

    小段察觉到他俩在开玩笑,不过还是很配合的上来挠杰克,惹得喻文波不满还击。

    顾行听完信息眼位的部分讲解,眼见着快到凌晨,vg全队这才纷纷起身打算回基地睡觉。

    洗漱之后,他惬意的躺在自己的单人床上。

    房间不复镇海老家的狭窄逼仄,顾行两条长腿可以随便放,再也不用担心会顶到墙。

    可这反而让他有些不习惯。

    宿舍只有顾行一个人住,显得空空荡荡。

    看着四周白花花的墙皮,他还能听到醉酒imp在走廊上哼唱着家乡小调,顾行久违的感受到了一种名为孤独的情绪。

    原先在家里有父母,实在不行还能去找顾盼吵两句,总有个人能陪在自己身边。

    可现在顾行没有这个条件。

    他翻身抓起手机,让周杰伦给自己唱几首热热闹闹的歌,顺便上网采购一些便宜海报,打算贴在墙上遮住纯白墙皮,把房间改造的没那么冷清。

    一切安排妥当,顾行才关掉音乐与灯光,闭上双眼,脑中却在不停回想着赢下rng的一幕幕画面。

    观众掀起的欢呼声浪,就如同拍打在他的心底,那种因激动而身体微微战栗的舒爽快感,顾行终生难忘。

    ……

    次日中午醒来,顾行起床时感觉精神状态还不错。

    他在逐渐适应职业选手的作息,不像初次试训时那么难捱。

    换上短袖队服,下楼来到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顾行先把昨天从场馆取回来的外设装上,打开电脑就准备来一局排位保持手感。

    刚刚登陆客户端,领队金文赫也打着哈欠走进了屋。

    他手里捧着碗热乎乎的牛奶麦片,见到顾行还很意外,“来这么早啊?”

    “年轻就得多练嘛……”顾行回了一句,目光扫过战区界面,发现这两天dopa开始发力,把自己和杰克挤了下去,再度实现了登顶。

    不过对方的领先幅度并不大,只有7胜点。

    顾行只要赢一盘就能反超。

    排队等待其余九名玩家的功夫,他没戴耳机,听金文赫在后方嘟囔着,“四胜、五胜……”

    “这是在干嘛?”顾行很是费解。

    “算算咱们夏季赛到底能赢几场,”金文赫看着中央位置的白板,上面除了队伍训练赛信息外,还有vg常规赛的赛程,“面对we不太好说,但是打omg和sat没什么问题,保底能赢两场。”

    vg面对we的比赛安排在下礼拜五。

    如今的lpl只有周四到周日才有比赛,赛程倒也不密集。

    12支战队按照春季赛的成绩分为两个小组,官方尽可能让两个小组势均力敌,实力不会出现明显的失衡。

    同一小组内的对手打双循环,共10场。

    与异组对手打单循环,共6场。

    加在一起就是16场bo3。

    vg同组的队伍分别为rng、we、lgd、omg、im,现在队伍3胜1负成绩不错,首轮组内对抗赛的最后一个对手就是we。

    “算这个没什么必要吧?”imp趿拉着拖鞋走进来,宿醉的他神色萎靡不振,圆乎乎的脸上写满了疲惫,“输赢谁能说的准呢?”

    “状态好,赢谁都有可能,要是比赛当天没手感的话,也能输给弱队。”imp语气理所当然。

    金文赫语塞。

    他在vg工作了一段时间,知道自家战队向来很稳健,上限不高下限不低。

    不过再想想昨天主队居然赢下了劲旅rng……似乎imp说的也没错。

    换过队员之后,队伍风格也在悄然变化。

    “酱香饼来咯!”杰克提着一袋子香喷喷的食物回来,分给顾行一包,“老顾这是你的!”

    他平时就好这口,昨天晚上坐车回基地的时候发现附近开了一家酱香饼小店,中午起床便赶紧买来以饱口腹之欲。

    顾行道了声谢,顺便把钱转过去。

    “dopa又成第一了?”杰克凑过来看到电一排名,顿觉心里不爽。

    他决定赶在下午两点的训练赛开始之前,和顾行一起联手把dopa赶下去。

    “你们今天先打国服,”金文赫把碗里的牛奶喝完,“队伍在找官方要韩服的超级账号,审批流程也快走完了,我下午再去催一催。”

    国内的职业选手前几年都在国服奋战,但lck联赛连续三年称霸世界赛,加上lpl引入的外援越来越多,也不可避免受到了影响。

    现在越来越多的选手想要去对方的服务器试水。

    由于种种原因,韩服的更新速度要比国服快上一步,可以让职业玩家提早体验并适应新版本。

    而且韩服的高分局节奏普遍要比国服慢上一点,偏好游走与支援,看起来与职业比赛的节奏更加贴合。

    只要能解决网络问题,那韩服对于职业选手而言确实是一个不错的练习场所。

    顾行用叉子戳起一块酱香饼填到嘴里,看着客户端右上角越来越长的排位时间,心中也感慨万千。

    他们在服务器之间的选择颇有些马太效应的意味,哪个地方的职业玩家越多,就越能吸引其他选手的加入。

    s6赛季可能是电信一区最后的辉煌,在成堆的职业选手涌去韩服之后,艾欧尼亚高分局的含金量势必会下滑。

    顾行中午进行了三盘排位,两胜一负,重新让‘我真的只会打野’这个id登顶艾欧尼亚。

    而杰克也顺利攀升至第二,把dopa给挤到第三。

    这种良好状态持续了足足一天,当天下午与晚上的两组训练赛,vg以近乎碾压之势战胜了著名院长金贡率领的gt!

    顾行知道上单是gt的头号大爹,因此格外照顾,训练赛几乎就快住在上路了。

    此等待遇让龙哥眉开眼笑,在两局训练赛间隙还不忘得意洋洋的跟金贡炫耀。

    可怜gt基地里的金贡满腔怒火,胸口剧烈起伏,脸都气成了猪肝色,恨不得将对面打野千刀万剐!

    不过周日,势头正盛的vg在训练赛中遭遇了沉重打击。

    顾行终于拿到了自己的韩服超级账号,拳头公司刻意调整过账号的隐藏分,让职业选手上分效率高于一般玩家,可以迅速回到他们应有的段位。

    可他还没来得及定级,红米就给队伍找到了训练赛强敌——来自韩国赛区的samsung gaxy!

    2014年底,三星蓝白十子全员离队,就连两支分队的教练都跑到lpl来,只剩下原本主管蓝白两队的总教练edgar一人。

    他和红米关系亲密,悉心指导彼时刚以上单选手身份退役转型教练的homme,对方能在三星白夺冠,也得有edgar1/3的功劳。

    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执教水平很高,但队员不给力也没辙。

    s5的三星经历了阵痛期,在lck保级区域挣扎。

    直到去年冬季转会期招徕了绰号安必信的amtion与corejj,成绩逐步提升至季后赛边缘。

    而在今年夏天,三星引进了id为ruler的新人adc,让原本的射手corejj转型辅助。

    至此,ssg组成cuvee、amtion、crown、ruler与corejj的首发阵容,在夏季赛前三周豪取4胜1负的战绩,仅输给刚刚夺得季中赛冠军的skt,位列联赛第二!

    历经一年半,往日的联盟霸主三星重新展露雄风!

    edgar身为主教练,在三星重建路上功不可没,在他看来今年队伍的目标非常明确。

    剑指世界赛!

    vg与三星的首次训练赛交手,以2胜3负告终,赢的很艰难,输的时候却一泻千里,连反抗能力都没有。

    自从顾行到来,队伍这几天的训练赛一直顺风顺水,现在被三星打击了一通,难免气氛消极。

    “打起精神来啊,”陆文俊鼓励他们,“就算输了也别沮丧,这是个很好的锻炼机会!”

    金文赫也是同样的态度,“平时想要约到三星可不容易,要不是我们有关系,对方基本不会答应,咱们打完再复盘,大家慢慢提高进步……夏季赛这才刚开始,路还长着呢。”

    韩国俱乐部确实比较难约。

    lck世界赛三连冠,如今势头正盛,统治地位极其稳固;而lpl在连续进入两届决赛后,s5遭遇滑铁卢,受尽了嘲讽,队伍实力普遍不强。

    而训练赛为了能起到练习效果,大家基本都是找水平相近的战队约战。

    现在lck中游以上的队伍隐隐有抱团趋势,各支战队的训练赛大多被内部消化。

    他们根本瞧不上其他赛区,也不是针对谁,而是觉得其余所有外赛区战队都是垃圾。

    为数不多的场次,还是开放给edg、rng这种级别的lpl联赛头部队伍。

    要不是红米、imp等人曾在三星工作,和edgar关系处的不错,而且vg先前还战胜过春季赛冠军rng,三星同意的概率非常低。

    吃完晚饭,vg全员继续和三星在峡谷内奋战,情况没有多少改变,依旧是输多赢少。

    顾行头都大了。

    从踏入职业道路开始,他就没碰到过这么强的对手!

    自己引以为傲的操作只在对局开始发挥过作用,旋即三星就开启高强度联动模式,频繁且高效的支援让顾行每次在野区都无法与安必信形成1v1单挑。

    他的操作确实强,但三星众将身为职业选手,个人能力也不逊色,不可能被顾行任意玩弄戏耍!

    现在已经不是s3了,在职业化的高强度训练下,像faker与岳伦的那种单方面碾压操作,在顶级职业赛场上越来越罕见。

    顾行单凭自己,前期发育未成型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以一敌众!

    直到晚上十点钟,三星主教练edgar才拨了个电话给红米,主动叫停了训练赛。

    “你觉得这支vg怎么样?”红米询问起老大哥的意见,“特别是那个顶替dandy的新打野。”

    edgar思忖片刻,最终中肯评价,“很不错。”

    “实话实说,我们现在状态非常好,训练赛很猛,碰到rox胜率都过半,只怕一手skt,vg能赢下近四成对局,已经算相当强了……”

    edgar如是说道。

    训练赛对约战两队之外保密,主要是为了避免练习的战术与策略被其他竞争对手发现。

    除此之外,近期胜率并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秘密,有不少选手直播都当漏勺往外散消息。

    “至于那个新打野,赞镕说他操作很棒,就是还有些稚嫩,好好培养的话会很强的,”edgar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话说你们是从哪儿淘到的宝?打了不到一个月职业就这么猛?”

    姜赞镕,三星打野安必信的本名。

    尽管92年出生,2011年就开启职业道路的安必信在英雄联盟电竞圈里算是妥妥的老前辈,连faker都得叫一声哥。

    可是在edgar面前根本不够看——他辗转多款游戏,从队员到教练,在三星俱乐部工作了长达14年。

    edgar不带姓氏称呼安必信完全没问题。

    红米听到老大哥的认可,心中登时充满丰收的喜悦,嘴上含糊回答,“就和哥你找到ruler的方式差不多嘛……”

    挂掉电话回去复盘,他复又板起了脸,“和三星打了一天训练赛,先谈谈各自感受,然后我们再复盘解决问题。”

    “个人实力真的还好,我觉得三星没比我们强上多少,”easyhoon抓抓自己的头发,又推了下高挺鼻梁上的眼镜,“关键是联动速度暴露了太多问题。”

    “特别是支援速度和沟通,”龙哥身为上单,对此深有体会,“每次你们打起来之前,提前讲一声,我肯定是要处理兵线的,不然传送下来我兵线烂掉,回去根本玩不了!”

    今天训练赛,每次都是这样。

    战斗都快爆发了,指挥才让龙哥找传送位置,准备打大规模团战。

    结果传送下去,团战赢了上路兵线也是亏损的,如果团战失利,那上单基本就寄了。

    小段也有理由的,“每次咱们都找不到什么机会开团,都是三星过来找咱们打架,我怎么给你提前报信息啊?”

    顾行则指出了另外一个,“对线期结束之后不是要转线运营嘛,咱们每次都会在这儿吃亏,差一点就是送人头,好点也得亏野怪,我前期入侵反野拿到的那点优势绝对会送回去。”

    按照目前的比赛节奏,当第一座下路防御塔被推掉时,双人组就会视情况而定,转移到上路或者中路。

    毕竟下路掉塔之后,守方失去了炮塔庇护,一旦把线推出来就容易被包夹;攻方也是一样的道理,把兵线往敌方二塔处推进,推线过深就有生命危险。

    转线可以让adc的发育更加平滑安全。

    而且射手由于自身特性拆塔效率很高,转线去其他路,可以对敌方尚且完好的防御塔造成威胁,如果能继续推掉防御塔,那团队将会拥有不菲的经济分成,还能拥有不小的视野布控优势。

    总而言之,是个十分科学的选择。

    vg现在的转线处理摆在lpl也不算差了。

    但三星对于转线的掌握只能用炉火纯青来形容!

    “还没看那盘开局就换线的呢,咱们被打的更惨,”imp回想起当时的情况,表情就有些憋屈,“连20分钟都撑不到。”

    红米听完队员们的意见,打开自己的录屏软件。

    和往常一样,他将今天的训练赛过程全部记录下来,如今一点点复盘,找出队员犯下的失误,强调问题让他们今后更加注意。

    “先讲你所说的转线问题,”红米看向顾行,“这局咱们下路当时是有优势的,牺牲了中单的一个传送,强行过来帮imp拿到一血塔,可以提前开始转线。”

    顾行点点头。

    目前复盘的第三局训练赛,是他们前期优势最大的一盘。

    可惜就是毁在转线运营上了,imp与小段刚到上路,就被三星抓住机会完成绞杀,直接扳回局面。

    而一旦保持均势进入中期,vg根本就不是三星的对手!

    与其说是vg与三星之间的运营差距,不如说是lpl与lck在2016年的缩影。

    双方赛区交手,lpl战队15分钟领先3000经济都不稳,总觉得会输;lck结束对线期一旦经济差持平,那基本就可以半场开香槟庆祝了。

    “这个时间点你的行动路线有问题,”红米调出红笔,在上帝视角的训练赛录像中画圈,“下路爆发的战斗里你阵亡了,队友推完下路一血塔,转线往上走,但你复活后直奔下半区……”

    他见顾行开口欲言,“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下半区的石甲虫和锋喙鸟已经刷新了,你想先把这两组野怪给刷了再往上走,无非是耽误半分钟时间对吧?”

    顾行不得不承认,红米猜透了自己的想法。

    事实就是差了这半分钟,vg双人组转线到达上路,直接掉入三星设置的陷阱!

    imp与小段被击杀时,顾行当时刚刷完野怪,根本来不及赶去支援!

    “但你当时要想想,对方打野会在什么位置?”红米一点点引导着新人进行思考,“安必信会跑来反掉你的野怪吗?”

    “大概率不会,对面打野肯定会优先选择去上路,保护自己转线过去的双人组!”

    “因为他们双人组是劣势,如果安必信贸然出现在下半区,那三星上方完全就是不设防的,不管是越塔杀人,还是损耗防御塔血量,主动权都在我们手里。”

    顾行手撑着下巴,稍加思索便明白了红米的意思。

    “我围绕着双人组去进行转线保护,放掉下方的两组野怪,如果对方打野去下方反野,那我们就可以推塔或者杀人,不管哪一种方式,赚取到的收益都比两组野怪要多。”

    他思路捋顺过来,“如果对面打野不来反野,那我就没有太大损失——毕竟野怪早晚都能吃到,自家双人组待在上路接受我的庇护也不会出事。”

    红米赞许颔首,“一旦双人组的优势扩大到一定程度,小段的辅助就可以离开线上,帮助你去进行野区入侵,到时候你为了转线所牺牲的野怪,最后都能找补回来。”

    “……我明白了,”顾行心中了然,“只要转线期开始,我就尽量跟着双人组一起,保护他们、威胁对手,顺便帮忙布置视野。”

    红米对他非常满意,而后看向了龙哥,去解决自家上单提出来的问题。

    根据edgar那里的消息,vg目前展现出来的实力与状态相当不错,打不赢气势正盛的三星在红米看来并不丢人。

    甚至还值得夸奖。

    但他复盘时依旧非常严格。

    除去红米本身的严谨脾性,他也是为了队伍着想。

    要是把三星目前的状态告诉队员,说你们已经能和lck上层队伍掰掰手腕了,谁能保证vg这群选手不会飘?

    要知道vg才刚刚赢下春季赛冠军rng!

    顾行与杰克是纯新人,刚打职业很容易迷失在外界的吹捧中。

    imp更不用多说,自己本来就狂,还在lgd待了一年半。

    红米教过lgd,知道这队伍的风格,他管都管不住。

    lgd当年的双c凑在一起,两个游戏天赋都不错的人就突出一个乐观+膨胀。

    imp赢下rng立马就开始灌酒,红米那时就感觉不对。

    要是再捧两下imp,这位老同事怕不是要直接上天!

    红米最终决定稳一手,戒骄戒躁。

    vg等人只知道三星目前在lck联赛表现挺不错,但是对其训练赛强度一无所知,觉得被对方轮番暴打挺没面子的,当天晚上排位赛练习还加了个钟。

    在顾行等人进行刻苦训练的功夫,lpl也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styleofme在周末面对sat的比赛中正式顶替zzr登场!

    这也是lpl首位越南籍外援!

    赛场id为sofm的他皮肤黝黑,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木讷老实。

    但比赛开始,他就祭出土匪反野打法,娴熟至极的入侵路线与野怪刷新时间计算,不出20分钟就打的对方丢盔卸甲!

    最终在比赛结束时,似乎是巧合一般,sofm雷克塞也完成了对位领先80刀的壮举!

    “sofm和virtue,两位新人展现出来的打法效果拔群!”

    解说嗓音激动嘹亮。

    蛇队与vg,两队新打野初次登上lpl舞台便接连斩获mvp,而且风格相像,让观众们无比期待他们的初次正面交锋。

    不过两支战队分属不同组,都需要结束组内循环赛才能碰面。

    周五悄然到来。

    顾行做好准备,迎接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二场正式比赛。

    对手正是老牌豪门we!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一章。

    上了个闪屏,咱们快冲上新书月票榜第一啦。

    再求点月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