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什么叫六边形打野啊 084:啥情况?

时间:2022-03-21作者:这很科学啊

    “virtue你好,”对方主动打招呼,“我是今天的赛后主持人任栋。”

    他还想握手以示礼貌。

    顾行下意识低头望了一眼,感觉冥冥之中有种神秘力量,催使自己伸出手来与主持人相握。

    任栋对顾行的心理活动一无所知,还在和他搭话聊天,“virtue咱俩等采访结束能合张影吗,顺便帮我签个名?”

    顾行的注意力被转移过去,他对任栋的要求很是意外,“合影当然没问题,不过签名……我签名很一般的。”

    他没有刻意练习过这项技巧。

    平常大部分签名是在试卷以及作业本上,不过现在踏入职业赛场,顾行知道自己不可能签本名。

    前两天在基地时,他看imp和easyhoon两位粉丝数量较多的韩援都是签id,而且明显是专门设计过,字体很是漂亮。

    相比之下,顾行顶多也只是板板正正的写下一串英文字母,就像当时写英语作文那样。

    “没事没事,”任栋不以为意,“我就是图个纪念意义。”

    他在lpl参加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每逢赛后采访,总能借职务之便拿到一些选手的签名与合照。

    之前任栋要过一张乌兹的签名照,发现对方愣是能把uzi写成v21,而且每个字符都有自己的想法,组合到一起与美观完全不搭边。

    至此他就对国内英雄联盟电竞选手的签名美观程度不抱任何希望了。

    两人在台下闲聊了一会儿,任栋倒是没想到顾行竟如此健谈,总能跟上自己的话题,就算某些未曾涉及过的领域,他也能虚心求教然后提出很有新意的观点。

    直至任栋接收到导播的通知,才意犹未尽的闭上嘴巴。

    踏上舞台来到摄像机镜头捕获范围内,他声音洪亮有力了不少,神态也更加自信。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赛后采访嘉宾,是来自vg战队的打野选手virtue,先来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顾行举起话筒,还没开口说话,就听到台下观众制造的嘈杂声响。

    应援棒相互敲击的声音低沉,支持者竞相喊出的叫嚷声高亢。

    两者糅合在一起,却也不显得违和。

    到目前为止,8个小局狂砍7个mvp,顾行赛场上的精彩表现让他拥趸数量与日俱增。

    他微微躬身以示感谢。

    待场馆内声音渐息,任栋方才提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还是遵循惯例询问一下,virtue选手赢下这场比赛之后,感想如何呢?”

    顾行目光锁定在观众席的顾盼与沈关山身上,沉稳应答道,“自然是非常开心,毕竟我有不得不赢下这场比赛的理由。”

    理由有很多。

    最终激发了顾行强烈的好胜心。

    这种对胜利的渴望从他儿时就建立起来——当年他与顾盼都想争夺父母的宠爱,以此来展示自己的家庭地位与能力。

    尽管长大之后兄妹二人收敛了不少。

    可顾行心底的好胜心一直没有消失。

    在自己擅长的英雄联盟上,他不想输给别人。

    任栋点点头表示理解。

    他以为顾行所说的理由是指铺天盖地的赛前舆论。

    首个问题抛出来热场,任栋终于将关注点抛向了赛场内,“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和sofm可以说是目前联盟里最执着于精准反野的选手,在今天的焦点对决中,virtue你却成功破解了这种战术……”

    “是有什么诀窍吗?”

    任栋的这个问题正好也是广大观赛者想询问的。

    从现场到直播间,成千上万名观众都对顾行的回答深感好奇。

    “sofm是个非常优秀的选手,他的操作与思路在打野中都算是数一数二的,”顾行话锋一转,“但我从厂长那里学来了不少招数,在应对sofm的时候派上了用场。”

    此言一出,场馆内顿时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众人交头接耳,还在讨论顾行的这段话。

    直播间先是问号刷屏,而后才是文字弹幕。

    随着顾行闯出名头并收获粉丝,有部分支持者给他做了考古向视频,本意是想剪一些精彩操作集锦出来,顺便从赛场外的另一种角度去了解他。

    支持者从‘我真的只会打野’这个艾欧尼亚账号顺藤摸瓜,找到了与厂长相遇的那场排位赛记录。

    再去厂长的直播录像里扒出排位赛全程回放,还将其发送至顾行的粉丝群里。

    不过大多数观看比赛的网友也不会加粉丝群,总共也没多少人知道。

    任栋听完顾行的回答,觉得将来两支战队的碰面又有噱头了。

    他顺着这个话题又问了一句,“那两周之后vg就要迎战edg,virtue你现在有什么想要对clearlove说的吗?”

    顾行毫不犹豫,“还是那句话……厂长我是你粉丝!”

    任栋瞥了一眼自己的手卡,“那最后一个问题,现在vg可以说是坐稳了常规赛小组第一的位置,方便问一下队伍夏季赛的目标是什么?”

    顾行想起先前陆文俊和金文赫的教导,仔细思忖斟酌,组织好语言方才开口,“肯定是要有所突破,争取比春季赛的表现更好一些。”

    vg在今年春天只收获了六强的成绩,放在联赛的12支队伍中,只能用中游来形容。

    顾行的这个回答,就算一向苛刻的网友也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

    在他们看来,virtue这意思说白了,摆明了打进四强就算成功。

    以vg目前这个态势,要是进不去lpl四强都算爆冷!

    赛后采访环节至此结束,顾行到通道口递还话筒的功夫,跟任栋合影,又拿了一件队服出来,用马克笔在上面认认真真签下了id。

    “可以啊,”任栋极其满意,夸赞发自真心,“这签名水平不低了!”

    顾行只以为对方是在调侃自己,笑了笑便道别赶回了自家战队休息室。

    房间内气氛相当活跃。

    管理层员工眼见着队伍成绩蒸蒸日上,觉得又能从丁骏那里领到丰厚的年终奖,心中自是欣喜不已。

    而对于队员们来说,除了比赛胜利,还有另外一件喜事。

    明天基地放假。

    电竞俱乐部的假期和其他行业不太一样。

    多数行业休息的时候观赛人数肯定会增加,电竞比赛为了更高的热度,肯定也不会停。

    只有每年春夏季赛结束的休赛期,才是职业战队的放假集中时段。

    日常休假则要挑赛训压力不大的节点。

    像vg这次就是啃完了蛇队这块硬骨头,下周会与gt以及sat较量,难度都不是很大,因此陆文俊才决定让选手们休息一天。

    这里所说的一天,是完整意义上的24小时。

    从今天凌晨24点,放到明天24点。

    因为电竞选手晚起晚睡普遍熬夜,经常到凌晨三四点还在训练,所以才有这种放24小时的特殊规定。

    后天0点一到,选手必须坐在训练室内,进行排位练习。

    饶是如此,大家也很开心。

    日复一日高强度的训练,着实有些枯燥乏味,用这一天假期正好可以调整调整。

    imp乐的嘴都合不拢了,还想明天晚上拉着侯爷去外面小酌几杯。

    easyhoon安静听完他的计划,这才用温和语气慢条斯理说道,“你去找别人吧,我打算睡个懒觉,起床后开直播补时长,晚上再看看书。”

    侯爷论辈分比imp还要大一点,具晟彬见他执意不去也不敢再劝,索性又去找龙哥和小段。

    两人齐刷刷否决了imp的提议。

    他俩打职业之前,家庭条件都比较差。

    如今一个月能挣三四万,看起来不少,但要知道职业选手的巅峰期就这几年,能赚钱的时间并不多。

    他们又不像顾行这样还有大学这条退路,自身直播效果也不算特别好,一旦退役那意味着断掉经济来源!

    过惯了穷日子,两人拿到大笔工资也不买什么奢侈品衣物,省吃俭用想着将来回老家买套房子住,再找一份清闲工作足够养家糊口就好。

    抱着这种想法,现在自然不肯跟着imp去外面混。

    以imp的工资水平,一顿饭连吃带喝,花几千块钱就和玩似的,他们可跟不上这么高的消费。

    具晟彬看出了两人的顾虑,当即拍着胸脯面露豪爽之色,“我请客怎么样?”

    他不差钱。

    就想拉个人陪自己放松一下。

    但小段和龙哥还是不想去。

    吃饭让前辈掏钱那是韩国的传统,在国内不适用。

    他俩无法心安理得的让imp请自己吃那么贵的东西,到最后欠下的人情还是不好还。

    “阿西……”具晟彬没辙,用母语抱怨了一句,这才望向了刚进屋的自家打野。

    顾行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立马一口回绝,“我妹妹和朋友在,不可能跟你一块儿出去。”

    “杰阔!”imp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又去蹭喻文波。

    侯爷彻底蚌埠住了,“晟彬你是疯了吧?他还是个孩子啊,怎么陪你出去喝酒?”

    imp绕场一周都没能找到合适的约酒对象,此刻如同霜打的茄子,无精打采瘫坐在那里。

    他觉得vg队内选手的日常生活实在太无趣。

    自己在lgd的时候,还能够拉着高德伟平野绫等人出去喝大酒,日子潇洒惬意。

    现在来了vg,他连个酒友都找不到。

    尽管老东家在基地对门,彼此距离很近。

    但由于赛程问题,两队的放假时间很难重合,像明天lgd就得面对edg,几名老队友肯定不可能出来陪他喝酒。

    “实在不行你找红米呗,”顾行把自己的外设放到背包里,封死了拉链,“你们两个不是挺熟的吗?”

    “妮可拉倒吧!”imp如拨浪鼓一般连连摇头。

    以他对红米的了解,要是约上这位前同事出去喝酒,对方席间能苦口婆心的劝自己回来再加练十个小时。

    和他一块出去,简直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顾行示意自己爱莫能助。

    “行哥走走走,”丁冉过来揽住他的肩膀,“你妹和沈巨佬估计都快等急了。”

    把包背上,顾行去找经理请假。

    刚赢了比赛,他还收获了两个mvp,陆文俊对顾行是越看越顺眼。

    再者说之前就听对方说有家里人来看比赛,出去团聚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他想也不想直接放行,只是叮嘱了一句,“记得别玩太晚,也别喝太多酒。”

    “我们就是出去吃个饭……”顾行话还没说完就被丁冉给拉走了。

    两人顺着后台通道离开演艺中心,看到了正在拐角处等待的两女。

    还没等顾行说话,沈关山就送上了自己的祝福,言语中的赞美之情丝毫不加掩饰,“恭喜恭喜,你这两局比赛打得也太棒了!”

    顾行与她灵动眸光对视,感觉自己心底好似被挠了一下,镇定心神方才回答,“还成,没让你们失望而归。”

    两人对话时,顾盼就突出一个左顾右盼,眼神里满是探寻与八卦神色。

    “看什么呢?”顾行选择直接怼她。

    顾盼习惯性回嘴,声音清脆动听,“你管我?”

    片刻之后,才想起要自己还没给顾行送上祝贺,磨磨蹭蹭来了一句,“那啥,你今天打的不错。”

    “我怎么感觉你这话说的不情不愿啊?”顾行揶揄道,“你不会是蛇队粉丝吧?要是不想恭喜我那就别说了。”

    “我没有!”顾盼气得上去揍他,“差不多得了,别得寸进尺啊!

    沈关山见兄妹在角落里打闹,噙着笑在那里旁观。

    刚弯起嘴角却想起丁冉还在身边,对不太熟悉的人她想板起脸来做自我保护。

    可转念一想,丁冉和顾行关系特别好,她要是僵着脸是不是有点甩脸色的意思?

    在这方面天赋近乎为零的沈关山很是苦恼。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应不应该笑。

    结果表情不上不下,卡在那里了。

    从丁冉的视角望去,沈关山似笑非笑,心里还感慨不愧是大佬,面部神情都如此丰富。

    顾行最终运用武力值制服了妹妹,两人这才偃旗息鼓。

    “晚上吃什么?”他询问丁冉。

    好友对沪市比较熟,刚才比赛前对方还在虹桥天地附近踩过点。

    “商场五楼有家烤肉挺不错的,”丁冉看向两位女孩,“都没什么忌口的吧?”

    “可以可以,”顾盼满口答应,她一贯不挑食,“有肉吃就行。”

    沈关山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顾行跟在旁边,听好友们扯东扯西的闲聊,偶尔附和两句。

    妹妹和沈关山刚高中毕业,脸颊不施粉黛,看起来没有路过的女孩们艳丽多姿。

    但是年轻而稚嫩的她们活力四射,举止投足间都洋溢着青春气息,刚刚赢下比赛的顾行只觉心情舒畅。

    如今餐厅的晚高峰时段已近末尾,四人也不用等位,在大堂找了张靠窗的桌子坐下。

    丁冉负责点菜,时不时征求好友意见。

    顾盼则指向顾行的书包,“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鼠标垫和键鼠,有一件备用队服,再就是经过后台通道的选手证件和手机充电器。”顾行解释道。

    妹妹很是好奇,“能给我打开看看不?”

    “你这人是真的奇怪,这有什么可看的?”顾行话虽这么说,但想到里面也没装什么要紧的东西,便把包递了过去。

    “不算很沉嘛,”顾盼打开书包看到那把斐尔可的法拉利红键盘,“你键盘还是这样的呀,除了外形,和咱家的有什么区别吗?”

    顾行原先对键盘也不太了解,不过打职业的这段时间,耳濡目染也懂了些知识,“轴体不太一样……”

    妹妹的理解能力挺不错,但她的关注点放在价钱上。

    “这玩意儿要卖一千多?”顾盼摸着键盘的手指瞬间小心翼翼起来,“疯了吧,都能买一部手机了!”

    顾行接过妹妹递来的背包,顺便还跟她炫耀,“我键盘和鼠标都是俱乐部送的,不花钱。”

    丁冉此时点完菜,扯到另外一个话题上,“班主任前两天还念叨行哥,说你连散伙饭都不去。”

    “挺忙的实在没办法,”顾行非常无奈,“你们有合照吗?方便的话给我发一份。”

    班主任出高考成绩的时候专门给他来了个电话,向他表示祝贺的同时,还询问了一下当电竞选手搞兼职的事情。

    坐在对面的顾盼还纠正丁冉的用词错误,“什么叫散伙饭啊,那明明是庆功宴!”

    “咱们学校今年真是威风,理科省里前一百能有30个人。”她很为母校感到自豪。

    毕竟这其中也有顾盼自己的一份功劳。

    “是是是,庆功宴,”丁冉忙不迭道歉,而后又嘟囔起来,“班里一半去清北,我和行哥去复旦,早知道不搞竞赛了,指不定高考还能冲一把。”

    沈关山刚才一直在当小透明,又生怕自己一直不说话显得不合群,试图插进众人聊天,结果一不小心差点给整冷场了。

    幸亏顾行早有准备,刚才一直在注意沈关山的动向,见势不妙立马就把话题引导到另外一个方向。

    “顾盼你想好要学什么专业了吗?”

    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训练,与家里的联系不多。

    父母估计是怕打扰自己,因此聊天时也只是嘘寒问暖表达关切,没有涉及妹妹的志愿问题。

    “和爸妈商量了一下,去北大信科,招生办老师说院里大一会有专业分流,不过基本是随便选没有限制,”顾盼顺口答道,“我都想好了,到时候就选计算机。”

    丁冉帮忙把服务员送来的凉菜摆到正中间,顺口问了一句,“北大的计算机不如清华吧?”

    “我当然知道,”顾盼无奈,“那咋办嘛,清华计算机分那么高,我这没竞赛成绩的省里五十多名,挤破头都进不去啊。”

    妹妹的决定让顾行倍感诧异,“你非学计算机?”

    似乎是被哥哥的语气给刺激到了,顾盼恶声恶气地回应,“怎么着,瞧不起我?”

    顾行连连否决,“我不是针对你,但之前搞信息竞赛的时候也没见你特别感兴趣。”

    浙江算是信息竞赛强省,得益于丰富的竞赛经验,对于普通学生的教学资源与质量也很高。

    不少孩子都是从小抓起,但顾盼当时也没上过兴趣班,顾行还以为她对这方面不敢兴趣。

    “此一时彼一时嘛。”

    顾盼情绪低落了一阵。

    顾行以为她选了个不太心仪的专业,想讽刺两句终究还是不忍心。

    但妹妹没过一会儿就高兴起来,从服务员那里接过一罐百事可乐,当着顾行的面将其打开,还将蓝白色的标志冲着自己哥哥。

    “顾盼你找茬是吧?”顾行咬牙切齿。

    沈关山终于找到机会,这次她主动岔开话题,“菜都上来了赶紧吃吧。”

    丁冉也察觉到兄妹之间的气氛不太对劲,连忙接话,“行哥你也赶紧尝一尝,这家的烤牛舌是招牌!”

    顾行见两位好友在场,平复心情与他们聊起别的事情。

    “关山你们明天打算去哪里逛逛?”

    听到这话,沈关山想也不想对答如流,“上午在东方明珠周围转一圈儿,下午去博物馆,然后找一家本帮菜馆吃饭,晚上八点二十的高铁,十点二十回宁波。”

    顾行很是纳闷,“准备这么充分?”

    他很了解沈关山,从穿衣打扮到日常行动,就突出一个随性,只有搞数学的时候才会做周密的计划安排。

    沈关山还挺不好意思,“这是顾盼的备忘录,我记了下来。”

    “你不是说自己不想在沪市住一天吗,”顾行这才看向妹妹,“怎么突然转性了?”

    顾盼理直气壮,“来都来了,自然得好好规划!”

    丁冉给自己夹了块牛肉,之前逛过沪市几个地标建筑的他提醒一句,“想全逛完的话,时间应该挺紧的。”

    “逛不完也没事,千万别累着自己,”顾行和颜悦色,“反正两地离的不算远,你没事就可以过来。”

    “住酒店的钱我可以付,只要别太贵,还能负担得起。”

    顾盼忍不住腹诽。

    什么‘千万别累着’,我看你是巴不得我一天逛不完,下次来沪市再带上沈关山吧?

    自从发现闺蜜和哥哥那点猫腻之后,她看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总觉得处处透着不对劲。

    她嘴上反驳道,“用不着你付,我这段时间也攒了不少钱。”

    顾盼靠着过硬的成绩,拿到的家教兼职价格相当高昂。

    顾行也没再继续往下说,夹了一筷子牛舌,口感鲜嫩入味。

    不得不说,丁冉的点菜功力非常强悍,不知道他和小孩游神谁更胜一筹。

    吃完晚饭四人在外面散了会步,才乘地铁赶往松江大学城。

    二女订的房间就在大学城边上,相比市中心要便宜不少,距离vg基地也不算远。

    下车之后,顾盼还嚷嚷着要去旁边的超市买点水和零食,免得酒店里面售价太高。

    顾行目光在货架上扫了一圈,突然提议,“你们喝酸奶吗?”

    妹妹难得赞同他的观点,“喝的喝的,晚上吃的有点多,正好买点酸奶消食。”

    “我看文章说,酸奶对人体消化功能没有什么作用的,”沈关山在好友旁边小声嘟囔,“加益生菌的也没多少效果。”

    顾盼大脑瞬间宕机。

    想了又想,最终反问一句,“我就问你喝不喝吧?”

    “那肯定是喝的……”沈关山小声回了一句,接过顾行递来的酸奶,微微抬头望了一眼他的侧脸,耳根泛红。

    她还不忘掏出手机给对方编辑一条信息,

    顾行躲到侧面看见她的回复,发了一个没问题的表情包。

    临走前丁冉跟二女叮嘱,“要是碰到什么事,直接给行哥和我打电话就成!”

    顾行补了一句,“一定得注意安全,别去乱七八糟的地方乱跑。”

    “好好好,我知道啦,”顾盼抿着酸奶,又冲着哥哥说道,“你明天晚上也别过来送站了,我和关山又不是小孩子……”

    憋了半天,还是把心里话说出口,“我听说你休息一天也不容易,补个觉吧,我看你黑眼圈都快熬出来了。”

    顾行扯起嘴角,对妹妹突如其来的体贴关心还不太适应。

    这次沈关山成功调整好自己的表情,面带微笑跟二人告别,握着手机晃了晃。

    顾行了解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微不可察的点点头。

    但这一切都没有逃过顾盼的火眼金睛,现在她疑神疑鬼,高考结束后有了充足的闲暇时间,总想抓住点蛛丝马迹,进而摸出一个惊天大秘密。

    回到好望山的vg基地,顾行让丁冉先去洗了个澡,自己则打开手机去贴吧里逛逛。

    如今的抗压吧里对他一片赞誉。

    其中零星有几条批评质疑声——

    下面一条评论相当犀利,

    评论给顾行吹的飘飘然,他都不敢继续看下去。

    担心自己真膨胀起来,到时候就完蛋了。

    跑到微博去,关注了赛后主持人任栋,发现对方一个小时前晒了一条微博,里面他与一众lpl选手的合影与签名留念。

    顾行这才知道自己错怪任栋了。

    他的签名与其他选手相比,确实能称得上不错这个评价。

    给任栋点了个赞,翻到自己的主页。

    私信消息相当多,大部分网友都在恭喜他获得今晚的比赛胜利,还有人在询问一些钓鱼问题。

    例如盲僧野区怎么打李青,以及六神装蛮王与剑圣谁更强之类的。

    筛选了一大堆,最后找到了两条有关游戏细节的正经提问。

    顾行趁好友还没从浴室里出来,坐在椅子上噼里啪啦点着屏幕,手速飞快的编辑答案发送过去。

    反正闲着没事情做,帮忙解惑还是挺有意思的。

    刚回答完问题,微信突然弹出消息。

    clearlove:

    顾行上次去edg基地试训,加了一大堆选手与管理层的微信,连deft的好友他都有,当然不会漏过厂长。

    他憋着笑回复,

    看到这条信息,远在灵石路edg基地里的厂长一脸懵逼。

    队内刚刚开完明天对阵lgd的准备会议,打盘排位排队的功夫,他才看到顾行打完蛇队的赛后采访,心中惶恐不安,连忙找顾行聊天。

    结果却得到了这个答案!

    厂长觉得自己根本没教什么东西,总共和顾行也就在排位赛里相遇了一次,之后的训练赛都是常规打法,没有暴露任何秘密战术。

    最恐怖的是,他近几天反复观看sofm的录像,确实研究出了对付土匪流反野的打法!

    这打法他刚摸索出来,没有告诉任何人,连阿布都不知道!

    万万没想到的是,心中所想和顾行今天的应对之策不能说一模一样,只能说完全一致!

    顾行从采访到微信回答,都给clearlove一种了如指掌尽在掌握的感觉!

    啥情况?

    你还会远程读心术?

    顾行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能在厂长心中引发一阵惊涛骇浪!

    他起身去洗澡,换好衣服再下楼打两盘排位,顺便开个直播,打算赶紧播完这个月的40小时时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