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什么叫六边形打野啊 111:矿泉水

时间:2022-03-21作者:这很科学啊

    “恭喜vg,以二比零横扫lgd,取得了自己的常规赛大场11连胜!”

    泽元见本场比赛干净利落的结束,顿时长舒一口气。

    lpl解说按大场赚钱,不管是否打满bo3,到手的工资都是一样的。

    所以像vg这种快速终结比赛的队伍很受解说们的欢迎。

    准时打卡下班,鲜有膀胱局,工作起来就不用那么累,拿的钱还一分不少。

    赛事直播画面中,也呈现出一条信息。

    原本由edg保持的lpl常规赛连胜纪录被打破。

    如今这项纪录的拥有者是vg!

    沈关山用力敲击着手中的应援棒,与周围的vg支持者一起,为队伍与选手喝彩!

    “vg在季中转会期收获颇丰,吸纳入队的几名选手,都与原有旳战术体系融入得非常完美,”娃娃声音嘹亮,“现在的他们可以说没有短板!”

    vg斥巨资引援的两年时间里,最遭人诟病的便是不顾自家阵容胡乱买人。

    买对的不如买贵的,这就是vg原本的引援理念。

    观众都没想到季中转会期居然来了一波两极反转!

    根据网上爆料的种种细节,vg本次转会根本就没花多少钱,只是掏出一部分资金去承担imp比dandy额外高出的薪水,以及签下顾行与喻文波。

    然而从效果上来看,vg大获成功!

    “vg不光创下了11连胜的lpl历史最佳纪录,横扫lgd的他们提前两轮就锁定了常规赛的b组榜首席位!”

    目前排名b组第二的是rng。

    在皇族已经输掉3个大场的情况下,后续两轮vg全败,最多也只会被rng追平比分!

    而赛季中段的连胜让vg积攒了足够多的小分。

    现在lpl的常规赛排名规则很清晰明确,倘若两支战队大场获胜数相同,则通过比较小分来判断排位顺序。

    小分再相同,则比较彼此间的胜负关系。

    不论哪种方式,rng都不可能超过vg!

    镜头给到vg选手席,队员们显然也清楚这场比赛的胜利对他们而言意味着什么,纷纷在座位上击掌相庆。

    顾行笑的格外开心。

    队伍成绩蒸蒸日上,这其中也有自己贡献出的一份力量,他自然感到心情愉悦。

    只有侯爷比较淡定。

    他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去年在skt还随队砍下常规赛大场14连胜的历史纪录。

    如今在lpl内部拿个常规赛第一,对easyhoon来说算不得什么显赫功绩。

    不过扭头看到周围队友脸上洋溢的灿烂笑容,他还是合群的笑了起来。

    杰克看了一眼赛后伤害,发现自己的输出还不如顾行。

    对于烬这种很好刷伤害的射手,输出比不上盲僧,简直就是耻辱!

    好在同为双c的侯爷输出也不高,倒是让杰克倍感舒坦。

    喻文波把这一切都归结于marin。

    要不是玩个兰博死那么多次,顾行怎么可能刷那么高伤害?

    随着vg队员离席前去和对方握手,画面也随之偏移,给到lgd选手席。

    五名队员神色木然闷闷不乐。

    泽元不忘解释,“对于lgd来说,输掉这场比赛,他们的季后赛之门已经缓缓关闭!”

    乐观队目前5胜9负,只存在理论上晋级季后赛的希望。

    他们接下来的对局必须全部获胜,同时还要看b组内其他战队的脸色,才有可能拿到一张季后赛门票。

    这对于夏季赛开始之前雄心壮志想要再度闯入世界赛完成复仇的他们来说,无疑是一次惨痛打击!

    现在lpl战队进入世界赛的方式有三种。

    一是拿到夏季赛冠军,按照规则直接成为赛区一号种子。

    二是通过春夏季赛的综合成绩,成为全赛区积分最高者,自动以二号种子的身份晋级世界赛。

    而最后一种方式,则是从剩余积分排名最高的几支队伍里,通过冒泡赛机制来选拔,胜者通往全球总决赛。

    lgd春季赛八强,获得的积分相当低。

    夏季赛无法进入季后赛的话,也就拿不到任何全球总决赛积分!

    以目前的排名形势,lgd甚至都捞不到冒泡赛名额!

    成绩下滑的后果不止如此。

    当前lpl规则很残酷。

    每组六支战队,前四进入季后赛,后两名则直接去保级赛拼搏。

    非常残酷,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如今lgd状态平平,还面临着轮换风波,能不能打赢次级联赛的队伍都两说!

    要是稍有不慎,真败在lspl战队手下……

    lgd队员想到这里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虽说他们号称心态乐观。

    但输给次级联赛队伍可不是一件小事!

    目前的舆论环境,普遍认为lpl与lspl之间隔着一层厚厚的壁障。

    如果lgd万一输掉对局,不光要被淘汰踢入次级联赛。

    就连战队与选手,都要承受网友铺天盖地的指责,被钉在耻辱柱上一辈子抬不起头!

    如此种种,lgd选手的心态自然非常糟糕。

    不过看到向自己走来的老邻居,他们还是重整心情,笑着祝贺vg提前锁定b组头名。

    顾行这段时间经常往乐观队基地跑,跟选手们关系不错。

    他清楚lgd如今面临的困局。

    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lgd的问题不是换一个中单就能解决的。

    教练组的问题也不小。

    顾行思绪纷飞,来到dandy面前。

    “你真的很棒……”对三真诚夸赞,不过他中文非常一般,吭吭哧哧半天词汇依旧贫乏,“学习速度特别快。”

    他传授顾行反蹲技巧总共也没多长时间。

    对方今天对局中所展现出的反蹲与各种gank思路,显然已将这些技巧熟练应用到实战中。

    dandy没少翻看顾行的比赛录像,能真切感受到他的进步幅度有多大。

    明明在5月初刚去vg基地试训时,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

    可是现如今,各种招数信手拈来,对局势的掌控能力就是妥妥的联盟一流打野!

    在dandy看来,顾行的进步只能用恐怖如斯来形容。

    “还好吧,”顾行不好意思的笑笑,“还是有挺多不足的。”

    首局被dandy的反蹲摆了一道,他打算回去好好复盘研究一下。

    对三拍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面带欣慰之情。

    dandy感觉自己先前答应传授顾行反蹲技巧,是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顾行值得他这么做。

    marin表情则多少有点颓废。

    这局选出招牌兰博,被对面打野抓成了突破口,又惨遭龙哥单杀两次,脸上难免挂不住。

    此刻看到顾行脸上浮现的笑容,马润心中更感憋屈。

    但他也知道不能怪对手。

    职业赛场上,哪有自己打的菜,还要怨恨敌人太强的道理?

    最终马润礼节性的伸手与顾行相握。

    两人错身而过,marin又迎来了想和自己拥抱的老队友easyhoon。

    他俩是15年skt夺冠班底里年龄最大的,与调皮捣蛋的弟弟们不同,彼此之间倒是有不少共同话题,关系也挺熟络。

    “要是能去世界赛,帮我好好教训一下相赫。”马润用韩语跟侯爷嘀咕。

    他知道自己今年是没指望了,目前来看easyhoon很有希望进入世界赛。

    暴打老队友的剧本,还是得靠侯爷。

    台下观众制造出的躁动声响并没有完全盖住马润的话语,easyhoon听得一清二楚,不禁哑然失笑。

    “我尽力,”他答应道,“但有可能遇不到skt……”

    两人沟通片刻,这才互相告别。

    顾行与队友来到舞台正中央,勾肩搭背向观众鞠躬致谢,迎接台下掀起的如潮欢呼!

    ……

    “各位观众晚上好,我是今天的主持人余霜,本场赛后采访,邀请到的嘉宾是vg战队的打野选手virtue,”余霜侧头看向顾行,“先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顾行现在已经摸透了lpl赛后采访的大致思路。

    上来自我介绍,而后主持人问下获胜感想,再询问某局的处理细节,末尾再来个展望未来环节。

    不出所料,余霜上来就问他赢下lgd的感受如何。

    “很开心,”顾行实话实说,“因为拿下这场比赛,也意味着我们提前确定b组第一,接下来就可以好好准备季后赛了。”

    与之前的选手席不同,接受采访的位置要更加靠近观众席。

    顾行也因此能看清沈关山的表情。

    对方唇角上扬,展露出的明媚笑容让他心里莫名其妙泛起痒意,还顺着胸口蔓延向上直抵喉咙。

    顾行轻咳两声舒缓痒意,将注意力集中在余霜的问题上,同时微不可察的往远离主持人的方向挪了一步。

    “请问virtue选手,”余霜瞅了眼手卡,“今天第二小局marin选出了招牌兰博,当时团队是怎么商量应对的呢……”

    她抬起头来,这才发现顾行与自己之间的距离稍微拉远。

    余霜没反应过来。

    毕竟选手又不是木桩子,站在舞台上时不时挪动一步,也是合情合理的。

    顾行飞快组织好答案,“marin的兰博很强嘛,我和龙哥当时想着尽量限制一下他,正好中下两路的队友都说自己前期不太需要帮助,我就住在上路了。”

    赛事直播间里的聊天频道照例完成刷屏。

    两支战队目前都称得上是lpl联赛内的人气队伍,观众数量极多,连带着弹幕密度也随之上涨。

    “那最后一個问题,”余霜面带微笑看向顾行,“刚才也提起过,vg将会以小组第一的身份晋级季后赛……”

    “上次询问virtue选手本次夏季赛的队伍目标时,你说只要比春季赛的成绩更进一步就算成功,”她语气中夹杂了几分好奇,“那现在vg已经保底进入季后赛四强了,下一步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呢?”

    顾行斟酌片刻认真回答,“虽然小组第一可以保半决赛名额,但队伍也不会轻敌大意,对手的实力都很强,我们争取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

    “就像之前所说的一样,能进入季后赛四强,就已经创造队史最佳战绩,我们每向前走一步,都是在突破自己。”

    vg历年季后赛最好成绩是去年创造的,当时mata与dandy这对三星白野辅靠着尚未退化的控图与反蹲技术,带着三个打手闯到距四强一步之遥的地方,最终败倒在lgd手中。

    顾行总结道:“希望今年夏天的成绩能够让我们和粉丝满意,这就是队伍的目标。”

    他没放什么大话。

    本身性格如此,顾行不太擅长自吹自擂,他本身也从未进入过lpl季后赛,不知道究竟会碰到什么情况。

    更何况沈关山还在台下坐着,要是放大话最后被人打脸,岂不是很没面子。

    但现场的vg支持者倒是对顾行的回答颇为满意。

    他们看过vg的不少赛后采访,除了imp和杰克,其余人都很低调,顾行的回答也符合一向风格。

    结束采访递还话筒,顾行一溜烟跑回了休息室。

    一进门就被龙哥搂住了肩膀。

    “多亏了你啊小顾!”他满脸喜色,“第二局的mvp得有你一份功劳!”

    导播选择将次局mvp给到更加亮眼的鳄鱼。

    毕竟史前巨鳄在对线以及团战中的统治力有目共睹。

    龙哥觉得mvp奖金的2000块钱必须有顾行的份!

    要是没有盲僧前期的连续帮助,他很难在前中期建立起如此恐怖的优势。

    “明天放假请你出去吃顿饭怎么样?”龙哥身高和杰克差不多,因此得踮着脚尖才能把胳膊以一个舒服的角度搭在顾行肩膀上,“基地旁边有家湘菜馆,味道很正的!”

    他来到沪市打拼,时常会想起家乡长沙那边的美食。

    找遍了松江大学城,总算在附近寻觅到一家味道不错的湘菜餐厅,人均消费一百左右,明显有迎合学生党的趋势,龙哥倒也消费的起,嘴馋就跑过去吃一顿。

    “湘菜……”顾行听到这个名字,身体就猛地一抖。

    老家宁波那里没什么吃辣的习惯。

    参加数竞国决的时候见过雅礼和长郡中学的hun省队成员,吃辣能力比他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顾行当时运用强大的交际技巧,和不少湖南学生套过近乎。

    更别提国决的举办地江西鹰潭,也是座无辣不欢的城市。

    品尝过几道辣菜,差点给顾行吃出心理阴影。

    至今回想起来,仍旧心有余悸。

    “我明天有事,要不龙哥你自己去吃吧……”顾行连忙回绝。

    他是真的有事情要做。

    龙哥见顾行执意推辞,这才放弃了邀请自家打野试试家乡菜的想法。

    “老顾现在14个mvp,是不是已经稳了?”杰克还在一边刷贴吧一边搭话,“我看第二的香锅就11个mvp,后面的deft和厂长才10个。”

    “香锅最近状态真的好啊,”小段插嘴说道,“势头猛的离谱。”

    mata加入rng,让队伍产生非常显著的变化。

    他不光能教眼位细节,还能指导麻辣香锅。

    本就实力强劲的香锅如虎添翼,在今年夏季赛的中后段赛程里全然爆发出来。

    原本mvp数量还被edg打野与adc所压制的他,迅速完成了反超。

    不过想要越过顾行实现登顶,着实不太可能。

    rng只剩下两场bo3,满打满算也只有4个小局的胜利。

    要想超越顾行,香锅得保证队伍胜利,再夺得四连mvp才行。

    难度自不必多说。

    顾行没插入队友的话题,他换上一身常服,打开手机跟沈关山聊天,让对方在场馆外稍等片刻。

    好不容易等到陪着红米去接受电竞媒体采访的金文赫回到休息室。

    他赶紧报备一下,背起包就往外走。

    临出门前顾行又想起了什么,扭过头来从赛事主办方提供的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揣进包里。

    “好家伙,你这也要顺啊?”世界妹瞪大眼睛。

    不过他手里也没闲着,手指同样勾出了一瓶水。

    这都是赛事方赠送的,不拿白不拿。

    “你这就年轻了吧……”顾行刚想解释,看时间越来越晚,顿时没了心思,“算了和你说不明白,我只能说懂得都懂,不懂的也没办法。”

    摆摆手跟队友告别,他顺着后台通道离开场馆。

    刚推门出来,就看见沈关山正背对着自己左右踱步。

    女孩身材纤瘦高挑,运动长裤稍显宽松,布料随着脚步微微荡漾,时不时勾勒出双腿笔直的曲线。

    帆布双肩包的拉链处还吊着一个海绵宝宝挂件,也跟随着沈关山来回晃动。

    顾行凑近两步,来到沈关山右后方。

    这下顾行能感受到对方这一个月来最明显的变化。

    头发长了不少。

    原本盖住耳朵的学生短发现在即将垂肩,发梢尚未完全遮住脖颈,肌肤在黑发映衬下显得愈发白皙。

    他轻轻点了下沈关山左肩。

    “好久不见。”

    沈关山听到顾行的声音,蹭的一下朝右转身,和他四目相对。

    “我就知道……”沈关山似乎因为自己猜对了方向而开心,声音里掺杂了几分雀跃,“你总玩这一套。”

    初中时候也不清楚是谁先带的头,同学们从后面叫人时,总喜欢拍对方相反方向的肩膀——比如在右侧就拍别人左肩,对方往往下意识向左看,难免会出糗。

    学生时代的流行玩法经常换,顾行倒是将其保持下来,主要是因为逗顾盼时有奇效。

    不过他也不是见人就这样。

    如果关系不算特别亲近,或者时机场合不太恰当,顾行都不会这么做。

    分寸感拿捏的很好。

    “我们今天比赛进度压缩的很快了,”顾行跟沈关山解释,“但打完比赛还有一堆流程要走,所以拖了点时间。”

    他从包里把矿泉水掏出来拧开递过去。

    沈关山毫不掩饰自己的惊喜,声音都软了几分,“谢谢,我刚好口渴……”

    “场馆里观赛不允许带水和吃的,我猜到你看完比赛肯定会渴,临走前就从休息室拿了一瓶水出来。”顾行解释一句,领着她往外走。

    “也不算特别特别渴,我原本想着吃饭的时候再喝水。”沈关山起初拿起瓶子灌了一大口。

    而后她手指顿了顿,突然改变了喝水方式,开始小口啜饮,显得文雅含蓄。

    “对了,为什么场馆里不让带水啊?”

    沈关山眼睛里写满了好奇,“我看选手在舞台上不是一样可以喝饮料吗?”

    要是不准带外面购买的水,只能在场馆内的小商店买饮品,她都能想明白缘由。

    可偏偏lpl场馆里面没有卖水的地方,还不让观众带水进去。

    这让沈关山非常费解。

    顾行适应了她生硬的转移话题技术,斟酌片刻跟对方解释。

    “准确的解释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很久以前有一场英雄联盟比赛,ig赢了we,台下有观众朝选手扔矿泉水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