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请叫我顶流巨星 第二十六章 舞台剧配阴间乐,绝了!

时间:2022-01-11作者:商时一

    第二天,陈明没有晨跑,睡过头了。

    其实陈明昨晚没有喝很多酒,但他的酒力不行,就算是啤酒也不能多喝。

    但昨晚大家高兴,不小心就贪了几杯!

    “咚咚咚~”

    房门被敲响。

    陈明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眸,有些茫然。

    房外响起了苏柔的呼喊声:“陈明,醒了吗?”

    陈明瞬间清醒了几分,一看时间,都快中午了!

    完蛋!!

    “来了来了。”

    陈明匆忙穿了一条裤子,便打开了房门。

    门开的一瞬间,苏柔愣住了。

    陈明的头发乱糟糟,仿佛刚从鸡窝里拿出来一样,而且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酒味,没有完全消散。

    “你去喝酒了?”

    苏柔诧异道,她记得陈明和她说过,酒力不好。

    陈明挠了挠头:“昨晚和李哥他们聚了一下, 喝了几杯。”

    闻言,苏柔也没有多说。

    “那今天还录歌吗?”

    苏柔又问道。

    陈明点了点头:“你等我一会,随便坐吧,我很快就好。”

    说完,陈明便去卫生间洗漱,换衣服。

    苏柔坐在陈明的床上,打量着房间,忽然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些草稿纸,便随手拿起来看了一下。

    草稿纸上是乐谱。

    看样子,似乎又是一首新歌!

    苏柔简单的哼唱了几句,虽然没有歌词,但苏柔的眼神微微一亮,又是一首好曲。

    几分钟之后,陈明换好衣服,身上的酒味消散。

    “走吧。”

    陈明笑道。

    苏柔晃了晃手中的草稿:“这首歌你写好了吗?”

    应该算写好了吧....

    陈明直接开口:“编曲差不多了,词的话我还在想。”

    其实陈明脑海中的词也是现成的,不过他想留些神秘感。

    苏柔侧着头,美眸含笑:“我想当这首歌的第一位听众,陈先生,可以吗?”

    阳光洒在苏柔过肩的秀发,熠熠生辉。

    美得让人出神!

    陈明心中悸动,但面色依旧正常,满含笑意:“我的荣幸,苏小姐。”

    她真的好美!

    甚至有些美的不太真实。

    陈明压住心中的异样,移开了目光:“快走吧,请你吃饭。”

    两人结伴而出,午饭之后,便来到了酒吧。

    酒吧的钥匙成了陈明的专属物,李崇懒得来回送钥匙,征得慕倾云同意之后,就把钥匙给了陈明。

    周日的酒吧静悄悄!

    隔音房内,

    苏柔脱下自己的外套,露出白皙的双臂,饶有趣味的问道:“录什么歌?”

    陈明只说录歌,但没告诉她具体录哪首歌。

    陈明反问道:“你会二胡吗?”

    “会。”

    苏川雄从小教导苏柔学习乐器,最先接触的就是二胡这种古典派乐器,当然,唢呐不算。

    唢呐在老一辈眼中,不太吉利,属于阴间乐器。

    所以苏柔没有学过唢呐!

    陈明将二胡递给苏柔,笑道:“会二胡就行,一会我教你几句老梆子腔的喜话。”

    老梆子腔?

    苏头略微疑惑,那又是什么东西?

    老梆子腔,其实是梆子腔的一种,不过在中国戏腔的历史分类中,梆子腔以陕西的秦腔和山西的中路梆子腔,最为出名。

    对比下来,老梆子腔显得冷门了些。

    但配上唢呐这种同样冷门的乐器,再合适不过!

    陈明没有多解释,而是简单让苏柔练习了几遍《囍》的乐谱,其中二胡的部分贯穿整首歌。

    唢呐是灵魂,二胡是骨架!

    所以二胡同样十分重要。

    如果苏柔对二胡不精通的话,那陈明就需要自己录两种乐器,然后再合成到一起。

    这样就会很麻烦。

    好在苏柔对二胡的熟练度很高,省去了很多事。

    一下午时间悄然过去!

    苏柔微微发抖,阴间乐器配阴间音乐,绝了。

    《囍》这首歌前半首还算正常,是正常喜事,但后面急转直下,画风就变得诡异了起来!

    越到后面,苏柔心中害怕更胜。

    尤其是最后,陈明要求她喊的那几句老梆子腔的喜话,直接把她人吓麻了,那根本不是喜话,而是丧话。

    也因如此,苏柔罕见的卡顿了好几次,让录歌的进度拖延了不少。陈明也没有生气,第一次听到完整版的《囍》,苏柔这种反应是非常正常的!

    “要不要休息一下?”

    时间快到夜幕。

    而隔音房内的录歌还没有结束。

    别看苏柔以前一副女汉子的样子,还留着齐耳短发,实际上她胆子小的很。

    上次游玩恐怖屋,陈明就看出来了!

    苏柔摇了摇头:“我已经适应了。”

    “那最后再来一遍,还不行的话,下次再找机会录。”

    陈明不强求。

    毕竟这首歌只是想单独录给苏川雄老爷子听,并不打算上传到网上。

    苏柔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

    前奏,二胡起!

    前半首没有变化,进行的很顺利。

    一到后半首,陈明半说半唱的腔法让苏柔微微发抖,显然还是有些不适应。

    高潮来了!

    陈明的唢呐声响彻整个隔音房,甚至隐隐传到了酒吧外面。

    苏柔被唢呐声一震,回过神来,二胡声随之而起。

    紧接着,苏柔鼓起勇气,老梆子腔吐口而出,吐字不算清晰,带有浓浓的地方方言口音。

    这也是老梆子腔的特色之一!

    老梆子腔刚结束,陈明呢喃说唱紧随其后,似在吟唱,似在庆喜。

    十几秒之后,声音渐歇。

    “成了。”

    陈明面色一喜,最后一遍总算录制成功了,虽然当中还有些小瑕疵,不过已经无伤大雅了。

    苏柔松了一口气,大晚上唱这种歌,实在是太吓人了!

    陈明现场调了一下音,将音频文件发给苏柔。

    “这首歌,送给老爷子听。”

    “他应该对这首歌挺感兴趣的。”

    苏柔诧异问道:“你不传到网上了?”

    “现在不传,我要等到正赛的时候,将《囍》用舞台剧的形式演出来,到那个时候,效果会更好。”

    好家伙!

    陈明这个大胆的想法,确实够大胆。

    吓人嘛~

    吓一个人是最低级的,而高级的吓人,则是吓一群人。

    陈明很期待这出舞台剧播出的时候,所有人的反应是什么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