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抗战之1939 第一百零九章 战士田娃

时间:2022-01-27作者:紫檀青衣

    王四保领命敬礼道:“是,请营长放心,一连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绝不会放一个小鬼子过去!”

    小时迁和他回敬了一记军礼后,转身沿着交通壕回去复命。

    随即,王四保则拉了下轻机枪的枪栓,声如洪钟道:“同志们,我老王没文化,不会讲话,但是我这个人讲理,小鬼子竖着过来,咱们可不能让他们竖着回去,现在做好战斗准备!”

    在王四保的朴实无华地鼓舞和命令下,前沿阵地上的近三百名一连战士们,全都子弹上膛,个个举枪待发,做好了战斗准备。

    阵地前方,数以千计的日伪军密密麻麻地进入独立营阵地五百米距离后,纷纷开始加速,排着松散的散兵线向王四保这边快速压了过来。

    在这些进攻的鬼子后面,日军进攻阵地上,至少十挺九二式重机枪,也已经陆续开火。

    九二式重机枪的有效射程足足八百多米,可以为鬼子进攻部队提供强大的火力支援和掩护。

    7.7mm口径的子弹,呼啸着从王四保与杨成的耳旁飞过。

    而杨成仿佛料到子弹会绕着他走似的,毫不在乎地继续低头给自己的步枪填装子弹。

    弹仓里压满子弹后,习惯性地拉动枪栓,推弹上膛,举枪开始了瞄准。

    王四保也是紧紧架起了自己的歪把子轻机枪,对准了五百米左右的鬼子。

    但是这点距离,对于全速奔跑的日伪军来说,很快就冲到了200米范围内。

    而就在这时,杨成和王四保他们敏锐地观察到,不止一个鬼子掷弹兵,停下了奔跑的脚步。

    正在蹲下架炮,准备朝他们阵地这边开炮。

    既然发现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近在眼前的掷弹兵,把榴炮发射过来。

    王四保与杨成四眼一对,互相点头示意。

    接着王副营长下令道:“同志们,开火,开火,开火!!!”

    王四保话音未落,便立即扣动手里的扳机展开了疯狂地点射。

    哒哒哒哒!

    .一阵枪声传开,几个正在狂奔的鬼子和伪军,先后被打中,栽倒在地上。

    而杨成自然是凭借着自己出色的枪法,早已经瞄准的一名鬼子掷弹兵,一枪将其爆头。

    这发炙热的步枪弹,直接击中了那名鬼子掷弹兵的额头,将他连人带掷弹筒都给掀翻在地。

    前沿阵地各处战壕内的战士们,也都纷纷跟着开火。

    一挺挺隐藏的九二式重机枪,也从战士们修筑的暗堡内喷射出一道道熊熊的火舌。

    平静的前沿阵地,霎时间枪声大作,一道道弹雨组成了密集的交叉火力网。

    一些正在冲锋的鬼子和伪军,顿时像是被割韭菜一样,成片成片的中弹倒下。

    但是,更多的日伪军则一边端着枪开始还击,一边继续冲锋。

    鬼子与独立营之间,就此正式拉开了激烈战斗的序幕。

    青灰色的硝烟与火光肆意弥漫,几乎将独立营的整个前沿阵地给完全笼罩。

    交战中,冲锋的日伪军接二连三的被独立营的子弹击中倒下。

    同样,独立营阵地上的战士,也不时有人被日伪军打出的子弹歪打正着,倒在地上。

    其实,日军的单兵射击水平一点也不比独立营的战士差。

    只是,在移动中,射击有掩体和战壕作为依托的目标,很多鬼子还是可以准确命中的。

    这是经过多少大量的练习,才能掌握的。

    如果换做普通的八路军士兵,很难做到这一点了。

    双方的训练时间,射击水平,其实都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而罗星在战场上不光观察鬼子的情况,同样也观察独立营战士们的战斗情况。

    有一名叫田娃的普通战士,本次攻击异常的勇猛。

    好几次,鬼子的子弹都擦着他的头皮而过,如果稍微偏差一公分,他就悬了。

    罗星还依稀记得,这个叫田娃的战士,来自老君山下三十里外的北田家村。

    八路军独立营去北田家村招兵的时候,他第一个积极踊跃地报名参加了。

    北田家村先前遭到了日伪军的扫荡,不少村民没有来得及撤退,被日伪军杀害。

    这其中就包括田娃的爹娘和一个姐姐,可以说鬼子无情地夺走了他的一切。

    所以,田娃此时对于日本鬼子简直是恨之入骨。

    只见他躲在一处单兵战壕内,依托着掩体,利用手中的三八大盖,一枪又一枪的朝外面那些冲锋的鬼子和伪军射击。

    打出一颗又一颗复仇的子弹,因为鬼子和伪军们属于佯攻,无遮无拦,加上距离已经很近了。

    所以,田娃的子弹基本上都能击中目标。

    噗!

    又是一枪将一名鬼子步兵击倒在地,田娃边拉枪栓,边咬牙切齿默默计数道:“第七个!”

    就在他想要开枪射杀第八个敌人时,一名榴弹呼啸着飞了过来,落在了他战壕后面。

    剧烈的爆炸掀起了一团威力极大的冲击波,冲击波所裹挟的弹片和碎石,一下子轰在了田娃的后背,顿时将他炸倒在了血泊之中。

    等到田娃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担架上,被两名百姓往山上抬。

    他们在经过罗星所在的指挥所时,恰好罗星因为鬼子攻势太猛,一连伤亡颇大,正打算带着二连增援上去。

    田娃见到罗星后,欣喜地开口道:“营,营长!”

    罗星听到他的呼喊,回头看了他一眼,走了过来。

    看着满身血渍的田娃一脸惋惜地俯身道:“小同志,你受苦了。”

    田娃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说:“营长,我,我可能要不行了,我想求你件事!”

    罗星安慰道:“别说这种话,你肯定能撑过去,什么事儿,你说。”

    田娃一把抓住了罗星的手,恳求道:“我爹娘都被日本鬼子给杀了,我姐姐...我也被鬼子糟蹋后,杀害了,如果...如果,我要是死了,请营长替我们报仇!”

    罗星紧紧攥着田娃的手,承诺道:“田娃通知,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还有其他被鬼子畜生残害的弟兄姐妹!”

    田娃听到罗星的承诺放下心来,因为失血过多而略显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欣喜。

    他又有些不舍地看着罗星道:“营长,我叫田娃,北田家村,今年十六岁,,你和战友们,会记得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