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东京氪命流怪异游戏 -008- 明牌操作

时间:2022-01-12作者:姽噱曦

    时间回溯,再次回到熟悉的方向盘前。

    酒井善依然感觉浑身鸡皮疙瘩难以消退。

    不管怎么说,这次死的都太过劲爆,比恐怖电影还刺激。

    完全激起了他生理上的不适。

    森谷沙树的那种真身,一想起来就令他头皮发麻。

    怪异,就全都是这种哈人的东西吗?

    能不能来个高玩告诉他,这种拟态人类的大号蝎子,到底要怎么攻略?

    逃跑不行,软的也不行。

    总不能是来硬的吧?

    难道要自己杀掉森谷沙树,消灭怪异,才算攻略成功?

    虽然这个可能性有尝试的价值,但他一个普通人类,没有大规模杀伤力的热武器,如何弄死和汽车一样大的蝎子?

    更何况这蝎子还有智慧,懂得智取自己。

    如果自己躲起来,或是处在公共场合,她就会以人类的外形接近自己,悄悄给自己注毒,再拐走。

    太难玩了。

    新的周目,酒井善完全没有头绪。

    一边开车,一边绞尽脑汁思考着。

    直到触发森谷沙树剧情时,也没能想出个新办法。

    不过,看着提示出现的选项时,他这次鬼使神差的选择了否。

    说起来,他还没确定过点否会怎样呢。

    或许逆向思维想想,否掉其实才能过关?

    或者,sss级扣五十界限值,b级比sss低级很多,会不会扣的数值更少?这样自己被扣完也依然还能活着。

    然而事实证明是他多虑了。

    系统没有这么细的设定。

    点完否之后,他原地光速去世。

    酒井善:“……”

    很好,又变着花样浪费一次复活。

    看来,否一次扣50界限值是必定的,自己的猜测没有错,不存在其他解释。

    再次回溯到方向盘前,酒井善人已经麻中麻。

    无论如何都难逃命运,这次他决定来个狠的。

    送走了蓝原凛音后,酒井善先是去附近的五金店买了把柴刀,再开车,前往市中心的警察厅大院。

    不出意外。

    他的目的地在哪里,森谷沙树就会“刷新”在哪里。

    这次就在警察大院旁面。

    嗯没错,在警察局旁边上演打劫剧场,胆大包天,合着最危险的就是最安全的,酒井善都懒得吐槽了。

    总之,没理会森谷沙树,但也没刻意去躲。

    酒井善把柴刀别在腰间,径直走到警察局的窗户前,展示一段零元购舞蹈。

    隔着一层玻璃,他嬉皮笑脸的扭了起来,向东京警察出示自己的管制刀具。

    很快,就有警察发现异常,像是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一会后,决定出来制止他的迷惑行为,并向他问话。

    几秒后,酒井善顺理成章被请进局子喝茶。

    这正是他的目的。

    期间,他故意装成一个愣头青,公然和民警起了点小摩擦,以顶撞警察的违法行为被扣在看守所,拘留观察五天。

    但即使这样也无济于事。

    当天夜里,森谷沙树潜行进警局,老样子的杀了他。

    无论是警察还是犯事进来的人,所有目击者都被她的蝎尾注入毒素,然后安详的陷入昏睡,仿佛忘记了一切烦恼。

    看来,蝎毒不光能用来杀人,还有催眠的功效。

    再次复活,酒井善这样想着。

    眼看着复活币只剩五枚,焦虑感如潮水般上涨。

    新的周目,他决定直接明牌。

    在无人的小巷又一次救下森谷沙树后,他直接两腿一收,往墙头上一蹲,居高临下注视着对方。

    “唉,蝎子妹,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就必须要杀我么?”

    “???”

    森谷沙树一脸发愣。

    酒井善这边被她杀死了五次没错,但在全新的世界线中,她才刚刚盯上酒井善,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动作呢。

    “先生,你在说什……”

    “别演了,乖乖女风格不适合你。”

    酒井善抬手,打断她的话。

    “我其实都知道,你的名字是森谷沙树,十六岁,在北边那所出名的私立上学,高二尖子生,家住隔壁镇,真身不是人,是条和私家车一样大的褐色蝎子,以狩猎我为目标,想要吃掉我的心脏。”

    “……没错吧?”

    在试图刷好感的世界线,他知道不少森谷沙树的情况。

    这会说出这些,自然能做到背课文一般流利的吟唱。

    在他对面,森谷沙树脸色变换一阵,沉默下来。

    过了好久,少女才抬起头,不再假装弱气的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不重要,蝎子妹,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酒井善从容淡定,完全没有退让的意思。

    他知道自己这么浪必死,但依然要去浪。

    为的就是用死亡,来换取更多的情报。

    就像游戏中明知会被抓死,还要硬着头皮去带线的上单一样。

    富贵险中求。

    不然,他对怪异的情报了解实在太少了。

    在酒井善的注视里,森谷沙树沉思一下,缓缓开口:

    “好,我可以说,其实……”

    话说到一半,少女目光忽然一凛,脚下猛踩地面。

    整个人仿佛一头雌豹,带着狂暴的劲风,瞬间冲到酒井善面前,纤细的右手变为蝎钳,狠狠砸向他的胸口。

    砰!

    顿时,酒井善感觉自己像是被大货车撞飞一样,在空中滞空一会,重重的摔在地面。

    五脏六腑直接乱了位置,肋骨也已经断裂。

    这大概是对方的全力。

    哇的吐出口内脏碎片,他没有一丁点力气可以站起来。

    但他并不慌张。

    这周目自己开摆了都,死亡的结局是意料之中。

    看着酒井善的惨状,森谷沙树走过来,脸上也有些意外:

    “我还以为是圣地的追兵,没想到你这么弱?”

    “可惜了,希望心脏部位还没坏掉吧……”

    死前勉强听到这两句话,酒井善没法继续思考。

    重新恢复意识时,酒井善琢磨起来。

    这次死亡,获得的信息不少。

    首先,和森谷沙树沟通很困难,对方一言不合就会动手。

    其次,圣地可能是一个组织或集团,在追杀森谷沙树,似乎还让对方挺忌惮的。

    把自己误认是圣地的追兵后,直接用全力拍死了自己,甚至采用了不怎么光彩的偷袭战术,这是之前世界线从来没发生过的。

    看得出来,森谷沙树对“圣地”的警惕心很强。

    酒井善捏着下巴。

    不过仔细想想,知道了这些好像也没啥用。

    他就算想向那个圣地求救,也不知道圣地具体是什么,具体在哪,如何联系里面的人等等。

    他能做的,最多就是在新的周目里,用圣地的情报继续虚张声势,欺骗森谷沙树。

    话虽这么说,这种做法其实也没啥意义。

    因为无论森谷沙树上不上当,都会一巴掌拍死他。

    几周目的经历下来,解锁了不同的各种死法,酒井善表示太了解那只蝎子妹的个性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