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东京氪命流怪异游戏 -026- 橘穗乃果是杂讯

时间:2022-01-23作者:姽噱曦

    酒井善选择是。

    在墓志铭技能的灵体状态下,这次他注意到了橘穗乃果离开的身影。

    因为他这次在备忘录清楚记录了对方的长相,所以就算记忆被删去,也可以通过长相的描述回忆,找出橘穗乃果。

    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灵体活动范围只有十米。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橘穗乃果走出他的活动范围,再走出大街,彻底离开他的视野。

    之后两分多钟的时间一到,他的灵体消散,进入新的轮回。

    新的周目,坐在餐厅里,酒井善吃着已经吃过三次的午餐,有些心烦。

    他每次回溯的时间点,都是在餐厅点完餐之后,这导致他每条世界线吃的午餐都是一样的,同一顿饭吃了三遍。

    不过他烦的不是这件事。

    他直到现在还没确定,橘穗乃果到底是什么怪异,完全没进一步的线索。

    只能确定,对方有一种可以致人失忆的古怪能力。

    这种未知能力,甚至连无敌的琴浦无因都会被影响,忘记她的存在。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也很奇怪。

    琴浦无因在初次见到橘穗乃果时,并不认为对方是怪异,反而坚定的认为对方是人类。

    明明系统的评定就是怪异,威胁度分级d级。

    酒井善单手按压着太阳穴。

    总之,问题越来越复杂了。

    他在心中叹了口气,思考着这周目该怎么做。

    橘穗乃果的攻击性不强,但删除记忆这个能力太强了。

    自己一个人去就是纯送,和琴浦无因一起去就是送双杀。

    群里的记忆处理师不会通过自己的好友申请,导致这条支线打不开,也基本等同于没有。

    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什么破局的办法可以用么?

    他往后仰了仰,靠在餐厅不算很舒服的椅子背上。

    感受着胸前十字架冰冰凉凉的贴在身上,酒井善突然眼前一亮。

    等等,好像还真有。

    他想起一个人来。

    准确的说不是人,他想起一个怪异来。

    蝎子副本时送他十字架的神秘家伙——sss级怪异的青梅竹马,蓝原凛音。

    如果找她商谈,说不定能知道些什么。

    其实酒井善很不想和对方扯上关系,毕竟蝎子副本时对方表现的太过神乎其技,随便拿出个护身符都是圣物,并且一副话中有话的样子,似乎还知道不少事情。

    再加上sss级怪异的未知身份,就像一颗指不定什么时候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但现在他没得选。

    首选工具人琴浦无因派不上任何用场,他只能在蓝原凛音这碰碰运气。

    拿出手机,打开line。

    他熟练的把列表拉到最下面,找到一个昵称为[。]的好友。

    然后想了想,发送过去一条消息。

    [一条咸鱼]:凛音姐,在吗?现在没客户吧?

    没错,这个[。]就是蓝原凛音,头像是她本人,戴着彩色太阳镜,穿着白色连衣裙,大学时期去某景区旅游观光拍的。

    不过这都不重要。

    大概两秒后,他发送的消息显示已读,并得到回复。

    [。]:你才离开店里不到五分钟,这么短的时间,你觉得有没有客户?(哈欠)

    [一条咸鱼]:总之,我有件事想麻烦凛音姐,现在能听我说说吗?

    [。]:态度挺强硬啊,说吧,要借多少?

    [一条咸鱼]:……

    [一条咸鱼]:不是借钱,是找你商谈。

    [。]:哦?人生商谈吗?还是关于超自然事物的商谈?

    [一条咸鱼]:两者都有吧,就类似于上次我遇到的蝎子那种情况。

    他把这条消息发送过去,显示已读,但不知为何,line那头却小小的沉寂一会。

    十几秒后——

    [。]:明明是昨天发生的事,就用“上次”来形容,不觉得很奇怪吗?

    [。]:话说你还真是对这方面感兴趣呢,才隔了一天就有了新的……不过算了,中午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让大脑活跃活跃。

    [。]:说说看吧,这次你又做了什么梦?

    也不知道是察觉到了什么,还是单纯的想打发时间,蓝原凛音居然很主动的引起话题。

    对此酒井善乐的轻松。

    没想太多,他在聊天页面继续说起正题。

    [一条咸鱼]:这次不是梦,凛音姐,你觉得有无法被记忆的人么?

    [。]: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有趣的,担心记忆力的话去做做记忆训练如何?

    [一条咸鱼]:不,不是这种问题……明明见过和接触过一个人,但却无法记忆之类的。

    由于上一次就没有摊牌来说,他还没和蓝原凛音说过怪异相关的存在,就算问十字架相关的问题,也被对方含糊带过。

    所以直接讨论会很难。

    还是先问点初步的东西。

    [。]:无法记忆?

    [。]:我想,只是因为那个人的存在感很低吧,就像你今天大街上遇到的行人,你也没法一个个全部回忆起来一样。

    [一条咸鱼]:跟存在感没关系啊,我说的是记忆——在见过一个人之后却忘了,仿佛记忆被删除重置一般。

    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酒井善打算解释的更详细一些。

    但消息才刚发过去一条,蓝原凛音已经刷刷刷回复了数条消息过来。

    [。]:我当然知道你说的是记忆,我明白你的意思。

    [。]:好歹我以前也是超自然现象研究社的社长,这种程度的问题,早就跟社员变着花样讨论过了。

    [。]:不过,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你首先要明白,为什么会产生记忆被删除的感觉。

    [。]:你觉得无法记忆一个人,就是记忆被删除,但我的观点是,有没有一种可能,是这个人可以自由改变自身的存在感,所以才让你产生失去记忆的错觉。

    [一条咸鱼]:改变自身的存在感?什么意思?

    酒井善思索着对方的话。

    [。]:理解不了的话,我这样解释吧。

    [。]:人无法记住戈壁上无数石子相似的一颗,无法记住重复花纹的地砖上特定的一小片花纹,因为它们只是环境的一部分,是不值得注意的视觉杂讯。

    [。]:人的大脑会自动将记忆的资讯分类,将重要的信息提升,归入“记忆”当中。而被判断为不值得注意的那些杂讯,则扫进名为“遗忘”的回收站。

    [一条咸鱼]:你的意思是,无法记忆一个人,是因为大脑将这个人的资讯,判断成了杂讯?

    [。]:正是如此,我觉得这样推断更有意思。

    [。]:如果现实中真有这样一种人,能够不被他人记忆,说明这个人本身就像石子一样,是微不足道的杂讯。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她从你面前走过,你也不会注意到,就像是陌生的路人和你擦肩而过一般,你不会有任何反应。

    “……”

    酒井善觉得蓝原凛音说的有点玄乎,但也有点依据。

    他想起,上一周目自己使用墓志铭,橘穗乃果在附近大摇大摆的离开,却依旧没有引人注目,所有人仿佛看不到她。

    这说明对方不是删除了别人的记忆这么简单,而是让别人变得“从一开始就没有注意到她”。

    他又想起,哆啦a梦中有个道具叫作石头帽。

    使用者戴上帽子以后,虽然不能操纵记忆也不能隐身,但会变得像路边的小石子一样,别人可以感觉到存在但不会去在意。

    橘穗乃果的能力,恐怕就跟这道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