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东京氪命流怪异游戏 -031- 最寂寞的怪异

时间:2022-01-23作者:姽噱曦

    橘穗乃果独自走在大街上,脚步平稳。

    她手里提着那份炒面,走在大街,仿佛一个透明人,主动去躲避着迎面过来的车和行人,让人觉得有些笨拙。

    整条大街上,无论是什么人,什么生物,都好像从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一样。

    她前脚踩后脚,踉跄着平地摔,不会有人来扶她起来。

    她在人来人往的马路学人猿泰山大喊大叫,也不会有任何人多看她一眼。

    她夹起炒面里的煎肉,去逗弄垃圾桶附近的野猫野狗,甚至狗都不会理她。

    这并非是人心冷漠,而是在其他人的眼里,橘穗乃果已经消失了。

    他们看不到橘穗乃果。

    无法记忆,也无法感觉。

    但作为当事人的橘穗乃果毫不在意这份结果,也毫无表情。

    现在的她,只想这样子安静的走一走而已。

    眼泪从她的眼眶滑落,然后不断滴落在地上。

    那就是她消失的原因。

    有时候,从人类的强烈情绪中,会诞生出超自然的现象。

    这是怪异作祟。

    大部分怪异都存在于世界的阴暗面没错。

    但人类存在的某些情绪里,也算做世界的阴暗面。

    当人类情绪中过大的阴暗,不和,与扭曲无法解决时,同样也会遇上怪异。

    被怪异抓住心中的空隙,被一种超自然的规则束缚住。

    由普通人,变为遭遇怪异现象的人。

    这些拥有怪异现象的特殊人群,虽然本质上还是人类,但却要遵循着与常人相异的法理,也就是规则。

    这种规则,通常诞生于人自己的内心。

    “当哭泣的时候,无法被人记忆。”

    ——这是橘穗乃果所遇上的怪异现象“哭泣石子”。

    这种能力没什么危害,并不像洗脑那么可怕。

    只不过,当她流泪的时候,任何人的认知能力,都无法将她和“环境中的视觉杂讯”区分开来。

    就像前面蓝原凛音提到过的概念一样。

    人无法记住戈壁上无数相似石子中的特定一颗,无法记住重复花纹的地砖上特定的一小片花纹……

    因为这些事物是环境中的杂讯。

    人的大脑,不会将“杂讯”视为重要信息,所以不会记忆。

    现实世界中,渴望不被注意的隐藏者们,都会反过来利用这种机制。

    动物会让自己皮毛的花纹与周围环境相似。

    人类发明的迷彩服,都是为了迷惑观察者的双眼,使敌人将自身忽略,判断成杂讯。

    然而,无论是大自然的动物还是人类的科技,都无法做到像橘穗乃果这么彻底。

    当她流泪的时候,任何生物只要观察到她的本体,那么不论方法,不计距离,都会将关于她的信号归类到“杂讯”当中。

    因为无法进入短期记忆,所以她在人前流泪时,别人不会意识到她。

    因为无法进入长期记忆,所以她流着泪离开人前时,别人就会完全忘掉她。

    就算原本亲如兄弟姐妹,在这种能力面前,也会将她遗忘的一干二净。

    即使停止哭泣再次见面,也只会把她当作完全陌生的女孩来对待。

    没有比这更寂寞和悲伤的事了。

    “哭泣石子”就是如此寂寞的怪异。

    虽然早就知道了,但再次确认这个事实,依然让橘穗乃果悲从心来。

    她只是一个小学生而已,不可能从很久以前遇到怪异作祟到现在,一场都没哭过。

    她现在大白天的既不去学校也不回家,理由也很简单,不是因为翘课或离家出走,而是她早就没有学校可去,没有家可回。

    所有人都是她的“陌生人”。

    像是刚刚,一个人合理使用能力摆平摊主,白嫖食物的方法,也不是她第一次用了。

    “……”

    橘穗乃果走在路上,就这么沉浸在自己的感伤中一段时间。

    过了一阵子,她的心情平复下来。

    她面无表情的擦干泪水,然后朝一处小巷中走去。

    过去的事情,再怎么追忆也是无谓。

    人们可以怀抱过去,但却始终无法再度拥有。

    思及此处,女孩找小巷的一处角落蜷缩着蹲下,开始小口小口的吃起炒面。

    这是一处无人的小巷。

    远离喧嚣的大街,巷子里就像是与世隔绝那般安静,无论是声音还是太阳光亮,都被两侧林立的高楼屏蔽了。

    橘穗乃果不怎么喜欢这样的地方,但她身上没有钱,除了这种地方外无处可去。

    泪水已经不再流淌,“哭泣石子”的影响解除,小巷中的一只流浪猫开始注意到她,被炒面的香味吸引过来。

    晃荡大尾巴,猫咪瞪着绿宝石一样的眼睛看向炒面,表情写满渴望。

    但或许是看对方是人,猫咪踌躇不已,不敢轻易靠近。

    注意到这一幕,橘穗乃果毫无反应。

    拿着叉子,她樱色的粉唇轻轻张和,很认真的在吃炒面,没多看猫咪一眼。

    不过最终,女孩将炒面里仅有的几片煎肉留了下来。

    用叉子不嫌麻烦的拂去肉上面的调料油渍后,她轻轻把塑料盒整个放在地面,朝前推了推。

    “诺,吃吧。”

    无波动的平静语气。

    “喵……?”

    流浪猫歪着脑袋。

    小家伙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橘穗乃果,又看了看盒里的几片肉。

    有些不确定似的,小心翼翼挪动身体靠过来,用毛茸茸的爪子扒拉盒子。

    确定没问题后,没有警惕太久,饥肠辘辘的猫咪很快埋头进小盒子里,大快朵颐起来。

    对面,橘穗乃果静静的看着猫咪进食,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变化。

    她其实并不喜欢猫咪,更不喜欢流浪猫。

    她喜欢的只是“投喂流浪猫”这件事本身。

    对于一个无家可归,没法被人所记忆的女孩来说,投喂流浪猫会满足她的心里空虚,使内心受到不少抚慰。

    才不是出于“同情心”这种低级的东西。

    就是这样。

    橘穗乃果认真的思考着。

    耐心等猫咪吃完肉片后,女孩站起身,把空盒子丢进垃圾桶,打算就此离开。

    然而猫咪意犹未尽,懒洋洋的喵一声,靠了过来,停留在她脚边。

    小小一只贴在那里,软糯软糯的,感觉就像在说“我跟定你了”的样子。

    橘穗乃果想了想,重新蹲下去,开始挠猫咪的下巴。

    猫咪估计过去是只家猫,也是撒娇老手了。

    知道跟着女孩有饭吃,立马把肚皮翻上来,摆动猫爪子和女孩玩闹起来。

    于是橘穗乃果开始沉浸的撸猫。

    一边不停的撸猫,还一边认真思考这样做的原因。

    嗯,自己不是真的喜欢,只是为了填补内心空虚才这么做。

    猫咪什么的,只是取悦自己的工具罢了。

    就在她跟猫咪玩耍时,有个青年恰好从巷子口进来。

    说是恰好其实不太准确。

    酒井善已经擅自跟踪对方,并在巷子外窥视半天了。

    将女孩刚刚的行为尽收眼底,确定记忆一直没有受到影响后,他才走了进来,准备实施这周目的攻略计划。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