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东京氪命流怪异游戏 -034- 无法避免的泪

时间:2022-01-23作者:姽噱曦

    听到女孩这样问,酒井善并没打算隐瞒:

    “如你所见,我的身份是个普通上班族。”

    “虽然不确定能不能帮你解除诅咒,但我认识这方面的专家,应该可以帮到你的忙。”

    对方只是个没有威胁的小学生怪异而已。

    既然已经可以交流,他也不想再步步为营的防备,直接很光棍的说出实话。

    反正现在自己已经有办法破解“哭泣石子”的影响,完全不需要畏手畏脚。

    遇到突发情况,大不了就是复活重来。

    虽然他也不认为会有什么突发情况就是了。

    在他对面,橘穗乃果思索着。

    “专家?他们也都不受我诅咒的影响吗?”

    “这个倒不全是。”

    想起某个周目琴浦无因的拉胯表现,连橘穗乃果本质是什么都看不出来,还被“哭泣石子”一波带走记忆……

    酒井善没敢把话说的太死。

    无敌的小修女也不是完全无敌。

    “但她们多少能帮上忙,你不是想要解除‘哭泣石子’的诅咒吗?是的话就稍微期待一下吧。”

    橘穗乃果听到,迟疑片刻,点点头。

    因为酒井善的语气太轻松了,轻松到像骗徒一样。

    明明要面对的是解决“哭泣石子”,解决这个困扰她许久的怪奇诅咒,却如此轻松,毫无压力。

    但考虑到之前发生的种种情况,女孩没多怀疑,只是有些奇怪的问:

    “那酒井哥哥,你为什么可以不受‘哭泣石子’的影响?”

    “因为我是高质量人类。”

    “???”

    橘穗乃果歪头疑惑一秒,然后很认真的问他:“什么是高质量人类?”

    这直接把酒井善整不会了。

    看来跟小学生玩梗不是个正确的做法。

    干咳两声后,他说:

    “开玩笑的,没有什么高质量人类,我只是提前做了点小措施,才得以免除你的能力,还知道了你的名字。”

    “嗯……你就当是我的一点小手段吧。”

    他这样说完,本以为可以把这个问题一嘴糊弄过去。

    不料,女孩的小脸却露出凝重的神色。

    她突然向酒井善认真确认道:

    “酒井哥哥,你说的小措施,有办法让其他普通人不受‘哭泣石子’的影响吗?”

    酒井善看出女孩的微妙变化,但还是实话实说:“有吧,怎么了?”

    暗蝎的毒经过稀释,可以催眠普通人类,向被催眠者的大脑输送心理暗示,以此达到免疫“哭泣石子”的效果。

    他的蝎毒还剩下不少,应该可以再稀释出好几份催眠毒,给其他人用也绰绰有余。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个体差异的副作用,毕竟这玩意本质上是要命的毒。

    见他一口肯定,橘穗乃果有些激动起来。

    但还是努力维持着平静的语气,说:

    “我有个请求,酒井哥哥。”

    “请求?”

    “你可不可以用你的小手段,帮我妈妈恢复记忆。”

    女孩紧咬下唇。

    “……”

    酒井善一阵沉默。

    这句话的信息量有点大。

    恢复记忆……

    是说明对方的母亲,已经将亲生女儿遗忘了么?

    嘶——

    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毕竟“哭泣石子”就是这样的一种怪异,只要哭泣就会被人遗忘。

    橘穗乃果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在家人面前永远不哭。

    就算真的是铁石心肠,泪点极高从不哭泣,但流泪总归是有的。

    打哈欠,起床泪,切洋葱,过度用眼导致的干眼流泪,泪腺主动排出眼泪……人在无意识时会流泪的情况,几乎多到数不胜数。

    完全是无法避免的。

    他一成年人都不敢保证:一年365天,我必一滴眼泪不流。

    而只要流泪过一次,橘穗乃果就会被遗忘,被永远当作成“陌生人”,离开家,离开生她养她的父母。

    酒井善感觉自己太疏忽了。

    原来如此,对方之所以在外游荡,还一个人跑来小巷里,恐怕是因为早就无家可归。

    买炒面逃单,想必也是不得已之举。

    一个失去家,心智三观都尚未成熟,又不被任何人所长期记忆的小学生,根本不可能具备赚钱的能力。

    往深想想看,什么都能说的通了。

    普通人类突然有一天,获得“哭泣石子”的能力,简直是一场噩梦。

    会把这当成诅咒,也无可厚非吧。

    想到这,酒井善感觉心情复杂。

    “你的妈妈她……也被你的‘哭泣石子’所影响了?”

    他说这话时,连声音都无意识放轻了几分。

    一边说,还在一边观察橘穗乃果的反应。

    但意外的是,后者并没有什么悲伤沮丧的反应。

    只是用一成不变的沉静语调说:

    “没错,一年前妈妈就把我彻底忘了,所以我一直想恢复妈妈的记忆,让她想起我……”

    “酒井哥哥,你做的到吗?”

    “我……”

    酒井善的回答在这里停顿住。

    本来,他想说我也不知道。

    毕竟蝎毒对抗“哭泣石子”的方法,是类似于游戏中技能先后覆盖的机制。

    因为自己有着其他世界线的经验,在事件发生前,就把蝎毒催眠buff提前覆盖上去的。

    因此,事先对大脑下达的心理暗示,优先级会比“哭泣石子”高。

    如果顺序颠倒过来,鬼知道催眠疗法还管不管用?

    再者说,橘穗乃果的母亲一年前就被“哭泣石子”所影响。

    时隔这么久,说不定对方受影响的大脑,早就没法再被施加独特的心理暗示。

    这样客观思考着问题的全貌。

    但最终,酒井善没有说出那句“我也不知道”,而是深吸一口气——

    “我可以试一试。”

    他对橘穗乃果轻轻的点头。

    对女孩复杂的同理心只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还有攻略的原因。

    一直到现在,系统还没提示“橘穗乃果”的攻略完成。

    所以对方的这个请求,应该八九不离十的就和攻略有关。

    既然如此,自己更加没理由拒绝。

    酒井善给自己寻找着理性的借口。

    “真的吗?”橘穗乃果的声音轻盈了几分。

    酒井善嗯了一声。

    “所以,我们现在就走吧。”

    “不,现在不行,妈妈她还在工作中,要等她下班回到家。”橘穗乃果想了想,说道。

    “也行。”

    酒井善琢磨一下,瞄了眼时间。

    蓝原凛音规定他一点之前回店里,现在没剩多少时间了。

    “正好我也要回去工作了,晚上再来找你吧,话说你有手机吗?”

    “电子产品?我没有那种东西的。”

    说的也对。

    虽然超过半数的日本小学生都有手机,但对方这种情况的,想也知道不可能有。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