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海贼里的狂笑小丑 76.跪下

时间:2022-01-15作者:喵书

    “看来复仇的怒焰已经烧到我这来了……”

    三米高的卡塞米罗狞笑着看着被自己掐着脖子痛苦挣扎的赤**人,在欣赏她较好脸上的痛苦与绝望后,咔嚓一声拧断了女人纤细的脖子。

    香消玉损,赤裸白皙的身子倒下,卡塞米罗跨过尸体,从自己的床上拿起了和窗帘一般大小的睡衣披上。

    此时夜色已深,明月高悬于浮云稀薄的夜空。一小时前卡塞米罗曾给海军的彭里中校打了三个电话,均无相应。

    参与刺杀行动的黑帮大佬们或是隐藏在安全屋或是出海,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等到分割战利品的时候,他们自然会回来去取他们应得的那一部分。

    卡塞米罗不能走,他是反奥罗科联盟的发起人,一走面对的就不仅是利桑德罗·奥罗科的复仇之火还有天龙人的怒火了。

    他把这视为测试,一个天龙人对他是否配得上香波地群岛黑暗王座的测试。

    他现在呆的地方是他度假的小庄园,庄园周围是花田,按移植来的土壤种着月季、玫瑰、野雏菊……等花。这当然不是为了欣赏,更不是为了制造香水,香波地群岛的气候环境种不出十分优质的鲜花,卡塞米罗只将它们作为本地鲜花售卖。

    这花田,最重要的是给卡塞米罗的庄园提供了一个空旷的无遮挡物的视野环境。在庄园顶部,卡塞米罗加装了一个360度旋转底座的滑膛炮,有效射程2000米。

    当然这一切都是他庄园的常规设置,庄园的院墙也没有加固,只是增派了人手,他不能露怯。卡塞米罗认为与奥罗科家族的地下战争是一场拉锯战。

    一声震耳欲聋的炮响从卡塞米罗的头上传来,振落了天花板上灰尘落在卡塞米罗光溜溜的大脑袋上。

    激烈犬吠从南方响起,沸腾了整个庄园。

    卡塞米罗一抹自己的脑袋,推开南面阳台的落地窗户,朝南方看去,那是大门面对位置,此时十几名身着黑色西装胸口佩戴白花的男子正在花田的尽处。

    卡塞米罗看到了那个男人,那个统治了几十年的地下皇帝。

    拥有一半巨人血统的雷兹仅靠自己的一只胳膊就挡住了火炮射来的炮弹。他咬着牙,将拿着炮弹的胳膊向后面一拉,然后狠狠地推送出去。

    平时他做了这个动作会兴奋地大吼一声,但今天他收敛了性子,只是大口地喘着粗气。

    轰隆!飞射而来的炮弹砸开了庄园的大门,看守大门的两个黑帮惊叫着伏倒在地。黑色西服的黑帮成员列阵于前,以一个双手戴着金属爪的矮胖男子为,首朝庄园的大门疾奔而去。

    轰隆!又一枚炮弹朝他们轰来。

    矮胖男子一跃而起,双手戴着的金属爪合十,猛然旋转了起来。

    兹~尖抜的金属转动声响起,火花飞溅,矮胖男子破开了黑铁炮弹,去势不停地落入庄园的院墙之内。

    砰!砰!砰!

    “开枪,快开枪!”重兵把守的院落之中,卡塞米罗一方的黑帮成员大声呼喊着。矮胖男子用自己的爪子格挡了几枚子弹后,就张开了双爪以极快的速度游走于黑帮之间,每经过一人就有血块落下。

    “利爪·乔塞!”卡塞米罗转身走入房间,再出来时手上已经拿着一柄长枪。

    ‘每一次瞬移后就有0.5秒的停顿,就是现在……’

    在矮胖的乔塞再一次停顿之前,卡塞米罗按动了扳机。当乔塞的利爪再一次割断一位黑帮的喉咙时,那飞来的子弹恰好射到,噗呲一下射穿了他的左肩,于是左边的利爪无力垂下。

    阳台之上,卡塞米罗扔出了手中的长枪。长枪被乔塞用利爪切成碎块,卡塞米罗已经一下越到乔塞的面前,缠绕武装色霸气的硕大拳头猛然砸下。

    乔赛矮胖的身子如同肉球一样被轰飞,卡塞米罗却瞥眼看向自己的右臂,那里被划下了三条深深的血痕。

    “不愧是奥罗科家族的三大头目之一,和我没用的手下完全不一样啊!”感叹一声,卡塞米罗冲到了砸在院墙上的乔塞面前左手蓄力正要打出,一块巨石却在这时射来。卡塞米罗只得扭身把巨石打碎,这是反应过来的乔塞已经射出,同时在卡塞米罗的右腿留下了伤痕。

    “吼!”巨石的烟尘还未散尽,卡塞米罗已经听到了巨大怒吼声。身高7米的半巨人雷兹冲到了他的身前双手合十如同打桩一样猛然砸下。

    武装色霸气凝聚于双臂,卡塞米罗上挡住半巨人的轰击。他正要转换招式,后背却一阵剧痛,若不是肋骨保护,他的内脏已然破损。

    气力已泄卡塞米罗只得就地一滚,身经百战的雷兹逮到了这个机会,一记缠绕武装色霸气的踢腿,踢到了卡塞米罗身上,让他滑行了数十米后砸塌了院墙。

    还未等卡塞米罗将周身的碎石振开,乔塞就踏在了他的胸膛上,锋利的金属利爪抵住了卡塞米罗的喉咙。

    风吹过花田,带来了混杂的花香味,枪声渐渐稀疏,连凶犬的狂吠都化为了咽呜。

    利桑德罗·奥罗科轻轻咳嗽了几声,用手帕捂住了口鼻,缓步走向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卡塞米罗。

    他对气味十分敏感,只要闻到太浓烈的气味就会咳嗽,这一点也被霍尼·奥罗科继承了。

    “卡塞米罗,我没想到是你。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苍白的月光下,双鬓斑白的利桑德罗·奥罗科,冷冷地看着倒地的败者。

    “因为诱惑太大了,奥罗科先生……咳咳……”卡塞米罗轻笑着说。

    “我的对手不是你……”利桑德罗·奥罗科摇摇头,将手杖抵在了卡塞米罗额头:“那么现在告诉我,你背后是谁?”

    因为脑袋贴近地面,卡塞米罗反而最先感觉到了大地的震动,那是马蹄和车轴滚动的声音。

    他不由大笑出声:“哈哈哈……奥罗科先生,看来我不用去死了!”

    利桑德罗·奥罗科抬头望去,一辆华丽的独角马兽马车正在向这里驶来,赶车的是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人物。

    马车驶入花田,径直朝卡塞米罗驶来,到近处时渐渐减缓了速度,终于在利桑德罗·奥罗科面前五米处停下,留下一条零落成泥的鲜花道。

    性烈的独角马兽打着响鼻,踱着步,一个肥胖丑陋的脑袋先从马车里探出,然后利索地出了车厢,趾高气昂地站着。

    随后走出车厢的是蓝发的女人,她对老奥罗科歉意地一笑,沉默地站在了丑陋肥胖的男子身边。

    “跪下!”花田被风吹拂的沙沙声响中,那个丑陋的男子如此喝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