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海贼里的狂笑小丑 77.枷锁

时间:2022-01-15作者:喵书

    浮云渐浓遮蔽了月光,阴影缓缓地遮盖了对峙的双方。

    疾风渐起,吹乱了花田上的玫瑰花,吹起了零落在地的鲜红花瓣。

    在这飘飞的鲜红花瓣中,利桑德罗·奥罗科向后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也渐渐散乱了,几缕灰白的头发从他的鬓角散乱。

    这位香波地群岛的地下无冕之王,将手杖插在了一旁,微弯着脊梁,曲了膝,缓缓地跪了下去。

    在他跪到之后,周围身穿黑色西装的人也就随之跪下了。

    “这事干的不体面,真不体面!”马车上威利巴尔德·圣瞥了身边的洛基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

    “卡塞米罗,从地上爬起来!”天龙人的话音刚落,卡塞米罗就利索地从地上爬起了。被割裂的伤口还在流着鲜血,带来剧痛,卡塞米罗跪着低头,努力抑制自己扬起的嘴角,做出一副懊恼于自己无能的样子。

    “我原本以为不必脏了我的手,结果你们这群废物连一点时间都坚持不住!”威利巴尔德·圣继续怒骂道:“就因为你们,我的妻子和奥罗科家族的友谊都受到了影响。”

    “十分抱歉,威利巴尔德·圣大人!是我无能!”

    尽管被骂得狗血淋头,卡塞米罗仍点头称是。他兴奋不已,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把握住了这次机会。

    “罢了,一群垃圾中也只有你有点实力了。”威利巴尔德·圣骂累了,转头看向仍跪在马车下的利桑德罗·奥罗科。

    这个掌控了香波地群岛地下势力数十年的老人,正看着面前这个始作俑者,幽深的眼眸波澜不惊。

    “威利巴尔德·圣大人,如果您看上了奥罗科家族的东西,大可以直说。奥罗科家族随时乐意为大人奉献。大人不必搞得如此复杂,脏了大人的手。”

    “但有些东西总得要使用一点手段的。”威利巴尔德·圣沉默了片刻,努力回想洛基教给他的台词:“如果我直接要奥罗科家族办事,到最后一定会变成我给奥罗科家族办事。你说对吗,利桑德罗·奥罗科先生。”

    “威利巴尔德·圣对奥罗科家族的误解太深了,我们只是在香波地混一口饭吃的小家族而已,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哦?洛基也是这么说的,不过事已至此,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威利巴尔德·圣俯视面前的老人:“利桑德罗·奥罗科,你恨我吗?”

    利桑德罗·奥罗科看不透面前的天龙人,他与刚进入香波地群岛时的样子完全不同。但是利桑德罗·奥罗科依旧没有从他的眼睛里看到野心,拥有一切的人是不会有炽烈的野心的。

    那么他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策划这一切,为什么要毁灭奥罗科家族?他想要奴隶奥罗科家族会给他寻来最珍稀最有趣的、他想要宝物,奥罗科会给他深海的珊瑚、闪亮的珍珠、璀璨钻石……

    最终他还是放弃了应对愚蠢天龙人虚假的谄媚,转而说起了心里话。

    “恨!但我更怕!”

    “我那未满一岁的孙女还在儿媳的怀中咿呀学语,五岁的孙儿前天还坐在我的大腿上睁着大眼睛听我讲故事,不省心的女儿刚刚出嫁,我还想看到穿上婚纱的样子……威利巴尔德·圣大人,你令我失去了很多,但我害怕反抗您让我失去更多。”

    啪啪啪……凄冷的夜色中,掌声响起。

    威利巴尔德·圣拂掌而笑:“好!好!好!”

    “东海人利桑德罗·奥罗科于今夜复仇,却被家族叛徒杰里米·拉德背叛,中了埋伏,整个复仇队伍只剩一人逃出。利桑德罗·奥罗科也含恨死于年轻的黑帮老大卡塞米罗之手!”

    “奥罗科先生,你认为这故事怎样,你愿意参演吗?”

    手掌握紧了膝盖的血肉,利桑德罗·奥罗科头疼欲裂,恍惚间他似乎又回到了那在恶臭奴隶商船船舱里的日子,他的双手似乎又戴上了锁链。

    “我很乐意,威利巴尔德·圣大人!”如果奋起反抗利桑德罗·奥罗科有3成在cp0的保护下劫持天龙人。

    但利桑德罗·奥罗科终究是老了,不再年轻,这不仅体现在他日渐衰老的肉体上也体现在他的选择上。

    他选了一个更加保险也更加悲惨的选择。

    在利桑德罗·奥罗科答应的一瞬,无条件忠于利桑德罗·奥罗科的黑帮就向身边的同伴动了手,枪响和利刃入体的声音不断响起。

    最终只剩下两个大头目,雷兹大笑着从乔塞手中夺过了利爪,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老子太笨可不会演戏,以后就拜托你了,乔塞!”

    看着最后一个狼狈重伤的手下,利桑德罗·奥罗科拍了拍他的肩膀。

    ……

    呻吟、咳嗽以及看不见的疾病,锁住年轻的利桑德罗·奥罗科的锁链上有一个金属环扣生了锈,于是利桑德罗·奥罗科一直偷偷用其他金属磕那个锁链环扣。

    环扣在昨天夜里就已经被磕开了,锁链已断,利桑德罗·奥罗科却没有找到逃脱的机会。

    今夜船舱摇晃的异常激烈,已经有体力不支的奴隶在船舱不断的颠簸下被勒死。海浪拍打在船舱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利桑德罗·奥罗科能听到船舱上的甲板水手们大声呼喊吼叫的声音。

    无止境的摇晃颠簸中,船舱终于破碎,汹涌的海水涌入船舱,所有奴隶都会淹死在这片大海里,除了幸运的利桑德罗·奥罗科。

    他几个箭步奔上了连接甲板的竖梯,来到甲板之后,只有在暴风雨中几个水手牢牢抓着船绳或者桅杆。

    他兴奋地在风暴中大声呼喊,赞美着海神,远处是以极快的速度袭来的海龙卷。他就近抱住了船舰旁的扶栏。船长没空理一个出逃的小奴隶,他在努力地转动船舵拯救这条船。

    海龙卷将中型的奴隶船带向空中,不知过了多久又落了下来。

    风暴渐渐散去,月色渐薄,幸存利桑德罗·奥罗科趴在一片浮动的船板上,远方是可以看到的绿色小点,那是岛屿。

    他的周围漂浮着水手的尸体、烈酒、食物,钱币太重全部沉入海底了……,利桑德罗·奥罗科用漂浮在旁边的长木条作为船桨在海难的残骸上穿梭,不时打捞起一个个有用的东西。

    最终他捡到一个小小的华贵的木头箱子,这并不复杂的锁对时常兼职扒手的利桑德罗·奥罗科来说并不难打开。

    他只是稍微费了点功夫就打开了那小箱子,里面躺着的是大海的瑰宝·恶魔果实。

    尽管如此……头脑冷静的利桑德罗·奥罗科还是忍住了马上吃掉它的欲望。

    大约三天后,精疲力竭地登上这树根组成的绿色群岛的利桑德罗·奥罗科才一口吞下了整颗味道也不愧恶魔之名的果实。

    卖掉果实的选项根本不在他的脑海之内,利桑德罗·奥罗科明白力量才是唯一。

    这……就是东海人·利桑德罗·奥罗科的第一桶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