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海贼里的狂笑小丑 81.烈阳

时间:2022-01-15作者:喵书

    “喂!老板,那是什么?”清晨,起来买水果的青年指着广场中央的三米高台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用来吊死海贼的吧!前几天一直叮叮当当的,连累我生意都不好做了!”水果店老板一边说着一边利索地把苹果塞进袋子。

    “够了,够了!”青年赶忙叫道:“实在用不了那么多,拿出几个,再拿出几个。”

    老板慢悠悠地拿出一个苹果,利索地上秤。

    “哎呀,再拿出几个!”青年亲自动手从袋子里挑出3个小点的苹果拿了出去。

    “承惠450贝利!”水果店老板笑着说道:“今天的葡萄也比较甜,要来上一些么?”

    他说着把一颗掉下的葡萄拿起递到青年面前,仍是笑着:“你可以先尝尝……”

    “不用了,谢谢!”青年提着袋子,匆匆走了。

    水果店老板看了看渐渐高升的日头,把店前的帆布拉出架了起来,避免阳光直射晒到自己的水果。他是香波地群岛的本地人,父母曾是海军,所以他也以海军亲属的身份幸运地居住在香波地群岛最安全的66号岛屿——海军驻地所在。

    广场周围的店铺算的上寸土寸金,也不知道是谁的产业,他托人找关系才租到了这个临街的位置。

    因为海军支部的威慑也很少有人在这里闹事,唯一不如意的地方也只是每月对海军们的孝敬。

    当然也有烦心事,比如说最近海军们搭建高台来广场做工,他只得免费提供水果和茶水。

    不敢闭门,不然不小心得罪了哪位大人,这宝贵的店铺下个月可能就不是他的了。

    随着高升的日头,广场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他们大多数是些本地的平民以及军属,还有些身携利刃和火枪的海贼。

    尽管是海军驻地所在的岛屿,但只要海贼不闹事或者赏金过于诱人,海军们是不会管他们的。

    实际上香波地群岛就是靠着这些劫掠了伟大航路前半段财富的海贼们才有这么旺盛的经济的。他们养活了人口贩卖业、酒馆旅馆等服务业、风情街等娱乐业……手工业和基础的商业也与这些出手阔绰的海盗们密不可分。

    随着人流增多,水果店老板的生意也渐渐好了起来。

    “慢走啊,客人!”招待走摊位前的最后一位客人,老板咧嘴一笑用手臂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水。他像远处望去,这笑容却像石蜡一样凝固了。

    在灿烂的阳光中,一队青年海军正谈笑着直直朝他走来。他们很年轻,带着白色的海军帽子,身上的海军军服也洗得很干净,露出的胳膊肌肉隆起。

    ‘不要到这来,不要到这来!’老板心中祈祷着,转身背对海军,用喷壶往水果上喷些水雾。

    “老板,你这瓜怎么卖啊?”年轻而朝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干你娘的海军!’心中暗骂,店老板却满面笑容地转过身:“哪能要军爷的钱啊,这瓜送给军爷吃!”

    “你这瓜保熟吗?”

    年轻海军的话让店主一愣,然后反应过来:“瞧军爷你说的,我能卖你生瓜蛋子?”

    “你这也没卖啊,不是送的吗?”

    ‘找麻烦的?’店老板额头流下冷汗,为自己将要孝敬海军的钱心疼。

    “哈哈哈!”站在一边的年轻海军搂住了一直说话那海军的肩膀:“西蒙,你就别吓唬人家老板了”

    “我们不要你送,我们付贝利买!”那海军笑着说道:“有冰些的吗?”

    “店里的地窖有,得加钱!”话一出口,店老板恨不得打自己一耳刮子。

    “加钱就加钱,今天啊,是爷们的重要日子!”

    店老板利索地进了地窖,不一会儿就出来了,腰间抱着瓜,就要递给年轻的海军们。

    “说了要付钱,先称重!”

    西瓜上秤一共7斤,店老板暗自盘算了一下,给了一个低价。

    “一共460贝利,军爷们!”

    “呼!这么便宜,那就再来一个!”

    “好嘞”店老板笑容满面地去抱瓜,这价格有点小亏,但是如果能送走这些海军,还是十分值得的。

    等回来时,年轻海军已经把瓜切成了好几块,蹲坐在店铺的帆布下大口朵颐,吃得稀里哗啦的了。

    “另一个瓜不用切,我们带走!”吃完了瓜,年轻海军随手把瓜皮扔进了垃圾桶,一手抱着店老板递来的瓜就带着伙伴们往外走:“钱放你桌上了,压在大鸭梨下面!”

    “好的,谢谢惠顾!”店老板大喊道,松了口气。

    他回身拿起压着贝利的大鸭梨,不经意地一数,桌子上的钱比他的报价要多很多,大概有1贝利。

    店老板详细地数了一遍,的确是1贝利整。

    他向店外看去,那群青年海军正在一个海军少校的命令下列队,高昂着头,年轻的脸映着阳光,充满朝气。

    ‘得了,又是一批好海军’店老板嘲讽一笑,这样的年轻海军每过几年就会出现几个,每回都会闹出一些乱子。

    这回多了点,也不知道会惹出多大麻烦。

    但最终他们会渐渐被这混乱的岛屿同化,变为他们曾厌恶的样子——这群岛留着海贼的血,它会使人变坏!

    “立正!”站在队伍之前,罗素看着面前这群坚守正义的年轻军人,满是骄傲。

    他们是罗素亲自挑选出来的,有人是他海军学院的同期,有人是他小时候在香波地群岛的玩伴,还有就是今年新分配给香波地群岛的新兵。

    他们年轻、纯粹且充满了对正义的热忱,而罗素会让他们背负起真正的正义!

    年轻的小伙子在烈阳下列队,海军支部支部长穆德·希普利却在凉爽的阴影下与世界政府的香波地群岛最高行政长官-鲁迪·诺里斯谈笑。

    “霍!那站在队伍前面的是你的儿子吧,真是年轻有为!”

    “哈哈哈,这小子性子冲动,容易惹祸,到时候老哥多担待些。”

    “好说,好说!这是一定的呀!”鲁迪·诺里斯笑得露出了牙龈:“兄弟你搭上了天龙人这条线,到时候可得为我多美言几句!不求升官,只求我在这位置多做几年,挨到我退休就好!”

    鲁迪·诺里斯当然不求升官,他在香波地群岛做了十年最高行政长官,累积的财富都快能买下一个小岛屿了。

    至于穆德·希普利,他是香波地群岛的本地人,在担任支部长前一直十分廉洁或者说隐忍。

    就是凭着这份隐忍,他才凭借多年来收集的前支部长的黑料与奥罗科家族一起扳倒了前支部长,成功坐上了支部长的位置。

    香波地群岛是伟大航路与红土大陆第二个交汇点,航行了伟大航路前半段的海贼们劫掠积累的财富都会在这里聚集,那是足以使圣人都能堕落的财富。

    如今,穆德·希普利面临的小难题是——他装了大半辈子狗,实际上却是狡猾的狼,但他的儿子,罗素·希普利却几乎被培养成正义忠犬了。

    “那当然……”将郁闷与自豪的复杂情感压下,穆德·希普利轻声说道:“毕竟我和老哥你一直合作得很愉快!”

    利桑德罗·奥罗科原本是预备把香波地群岛最高行政长官位置换上一个更听话的自己人的——就是现在在穆德和鲁迪身边赔笑的家伙。

    但是现在利桑德罗·奥罗科已死,一切就要从长计议。

    烈阳高照,蓝色的苍穹之下,军鼓擂响,军乐队奏响激昂的军歌,仪仗队踏着正步入场。

    好奇的人们也聚集在了广场上,仰头看着高台。

    “砍头!是砍头吗!”人群中一人问着

    “要看砍头得去61号岛,行刑场在那里。”另一人答道:“我估计啊,是要颁布啥政策!”

    “政策?那有什么好看的!”

    “来都来了……”

    军乐声中,笑容满面的行政长官鲁迪·诺里斯与海军支部长穆德·希普利并肩,一同踏上了高台。

    他先是笑容满面的朝下方群众挥手,然后凑近了传声电话虫。这场景会被直播电话虫拍下,同步直播香波地群岛的79个岛屿。

    “亲爱的市民们,日安。我是鲁迪·诺里斯,香波地群岛的最高行政长官。我想你们很多人并不认识我,尽管我已经在这里执政了十年!”

    “你们可能总在酒馆里痛骂行政长官,但是不知道那个混蛋叫什么名字。现在你们知道了,鲁迪·诺里斯。”

    高台下发出一阵哄笑……鲁迪·诺里斯很满意他调动了市民的情绪。

    “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伟大航路前半段的海贼都汇聚到了我们这个岛屿。他们力量强大,为非作歹,毫无顾忌地在街道上大打出手,一点小小的口角就可能让他们抽出手枪,结果了你的性命!”

    “我知道,我们一直过着艰难的日子,漫长而惊悚!”

    “你们不敢让孩子在街道上无忧无虑地玩耍,生怕哪天受到海贼战斗殃及!”

    “不敢让女儿打扮的漂亮些,穿上碎花裙子,因为你们担心她被海贼掠走!”

    “身上永远不会带上超过2000贝利的钱,因为担心在路上遭遇抢劫……”

    “但听我说,这一切终将会过去,只要我们心怀希望,团结一致!”鲁迪·诺里斯挥舞着手,热血激昂:“我们组建了一个小队,由年轻的海军们组成,他们年轻、热血,且坚守正义!”

    “我相信!他们会使整个香波地群岛变得更好,先是一小点,然后慢慢的,一切都将不同!”

    热烈的掌声!

    先是在人群里安排好的托起的头,然后情绪传染,整个广场沸腾了。

    鲁迪·诺里斯深吸一口气:“下面有请海军支部长,穆德·希普利讲话!”

    一边拍着手,鲁迪·诺里斯一边后退,同时伸手邀请穆德·希普利上前讲话。

    穆德·希普利走上前,未低下身凑近传声电话虫。

    他身子高挑结实,身着白色西装,脸上面无表情,架在鼻梁上的圆形无框眼镜也不能让他坚毅的脸多上半分柔和。

    风吹动,他身后的正义披风猎猎作响。

    然后,他微微欠下身,微笑着缓缓开口。这一瞬间,他那铁面无私的脸却意外地给人带来亲和的感觉了。

    “市民们,我是穆德·希普利,一名海军!”

    “我知道,你们都抱怨过,抱怨海军无能、腐败与海贼同流合污。”

    “但这样的污名,我们绝不认同!”

    “今天……我要说一些你们不知道的事!”

    “据我们估算,香波地群岛的海贼平均数量约是……一万五千人!”

    “平均每天有3艘海贼船登陆这片群岛。每一个非官方港口,都堂而皇之地停靠着十几艘海贼船!”

    “每一个镀膜工厂,他们每三笔生意有两笔是为海贼团镀膜!”

    “而在香波地群岛,海贼的平均赏金是200万贝利!”

    “注意,这是平均悬赏,我们甚至算上海盗船上擦甲板的船工。”

    穆德·希普利的圆形眼镜起了水雾,他眼含热泪。

    “现在,让我给市民们通报服务于正义的海军的数量,这本是军事机密……九百八十一人!我们一共九百八一人!”

    “上一月我们是九百九十三人!”

    “九百九十三人面对走完了一万五千名伟大航路前半段的凶悍海贼们!”

    “尽管如此……尽管如此!”穆德·希普利失态地大喊道:“我们也依然不会放弃对正义的坚守!

    ”

    “年轻的海军们!请上台来!”

    “是!”年轻的热泪盈眶的年轻海军们踏着整齐的正步走上台,有力的脚步震动木质楼梯。

    “立正!”为首的罗素大喊道,海军们立正,齐刷刷把枪架在了肩头,昂首挺胸。

    “我们将组建一个队伍”穆德·希普利将手伸向后方:“它将由我身后的年轻海军组成,负责纠察香波地群岛的非法镀膜行动!”

    “我宣布,暴风纠察队于今日成立!”穆德·希普利亲手为一位位年轻海军佩戴上定制的勋章,并拍了拍每一位年轻海军的肩膀。

    “愿你们不会辜负这份信任和正义!”穆德·希普利说道。

    新成立的暴风纠察队队员们一齐踏步敬礼。

    穆德·希普利回过身,继续讲话。

    “暴风纠察队是我们对海贼的宣告!”

    “香波地群岛不欢迎你们!正义绝不妥协!”

    掌声如雷鸣般响彻,蓝色的苍穹,烈阳之下,罗素还有他身后49名年轻海军们站直了身子,热泪盈眶。

    连见多识广的水果店老板都被说得热血澎湃了。

    ……

    演讲完毕后人群不再聚集,恢复成了人流,相互交谈议论。

    这精彩的演讲和大太阳让水果店老板卖了不少水果和果汁,再加上今天碰到的年轻海军们,所以水果店老板心情十分不错。

    此时,作为仪仗队的海军们汗流浃背地走到了水果摊前。

    “老板,来些水果和果汁,要冰镇的!”

    “好嘞!”水果店老板笑着道。

    从地窖回来时……一群辛苦的海军已经拿着各式水果,坐在摊位上的架子和椅子上吃开了。

    一名海军直接抱走了水果店老板怀里的水果和大壶果汁。

    “承惠一共3000贝利。”店老板的眼睛在地上的瓜果皮上瞄了几眼,快速心算后给了个实惠的价格。

    “你看到了什么!”一名海军逼近,指着自己湿漉漉的胸膛。

    ‘西瓜子和西瓜汁’水果店老板心里想着,没有说出口。

    “是大汗呀,是为正义流出的汗水!”海军的口水混杂着西瓜味道喷在水果店老板的脸上:“我们为正义流汗又流血,吃你点水果怎么了?”

    海军的手往水果店老板肩上一推,店老板整个身子后退了几步,碰到了果摊,最边缘的水果噼里啪啦地掉落在了地上。

    看着店老板狼狈的样子,海军们哈哈大笑,招呼一声走了。

    “还不是和以前一样吗?”跌落在地的店老板想。

    “老板,这些坏掉的苹果我们能吃吗?”几个脏兮兮的小孩指着地上的苹果说道。

    一瞬间,水果店老板遭受的委屈,转化为了恶意和怒意。

    “你们有钱吗,有钱可以便宜点卖你们!”他鄙夷地说道,一边捡起地上的水果。

    这些流浪儿,给他们一次,他们就会来第二次!

    “没,没有!”孩子的声音怯生生的。

    店老板抬起头,却看到他们没走,沾染灰尘的脸上,黑溜溜地大眼睛正看着他。

    ‘我都在干些什么!’一股人类与生俱来的怜悯,使店老板坚硬的心又柔软了下来。

    “说好了,你们只能拿坏的!”店老板的声音仍旧很凶悍。

    “谢谢!”几个小家伙怯生生地先把好的水果重新整理好放在摊子上,才拿了几个严重开裂的、或者砸出大疤的水果。

    店老板瞄了几眼,没好气地把一些只摔得软了些的水果递给他们。

    “给你们的……拿着!”

    “这些还能卖吧……”

    “说什么呢,我这个水果店只卖优等品,小子!”店老板站直了身子,做出了骄傲的姿态。

    流浪儿们崇拜地看着他,然后再三道谢着跑开了。

    松了一口气,直着腰的店老板松了松身子,拿起扫帚和簸箕开始清扫地上的瓜皮和果籽。

    不久后他直起身,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朝外看去……那高台空空荡荡的,有几人计划着把它拆除。

    烈阳悬挂于蓝色苍穹之中,阳光毒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