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海贼里的狂笑小丑 82.混乱

时间:2022-01-15作者:喵书

    比被收保护费更糟糕的是什么?

    那就是被收了好几分保护费却没有受到保护!

    酒馆老板莱昂·霍纳此时正在被海贼用枪指着。五把燧发枪,五个黑洞洞的枪口从五个角度……此时他只怕其中哪个喝多了的海贼扣响扳机,点燃枪膛里的火药,射出黑色的弹丸。

    没错,特别是眼前这个双颊通红,摇晃着身子打着酒嗝的家伙。

    “给……给钱!”那家伙打着酒嗝说道,连手中的枪都微微摇晃起来。

    “我一定配合,不过可不可以请你们把枪放下!”莱昂·霍纳双手举高,平静地说道。

    “你骗我!”醉醺醺的海贼拍打着桌子:“只要我们一放下枪,你就会开始反击,噼里啪啦地把我们打倒。你们这些开旅馆的没一个简单的。”

    砰!激动的手指扣动了敏感的扳机,弹丸在燃爆的火药推动下射出枪膛,把吧台后的一瓶精装好酒打得飞散四溅。

    淡黄色的酒液在酒柜上流淌,一定年份的好酒的特有酸味,弥漫了整个吧台。

    莱昂·霍纳有些生气了,那瓶酒大概价值十万贝利!

    “喂!你们的头儿喝醉了!”酒馆老板怒骂道:“如果你们要钱,可以自己来拿,就在我左边的柜子里!”

    “哈哈哈!不好意思,走火了!”正中间的海盗不好意思地说道,垂下燧发枪给自己的枪填装上新的弹丸。

    旁边的海盗相互使了使眼色,最终选出了一个拿钱的人。

    “道格,你去吧台里面把钱拿了!”

    “是!”年岁最轻的海盗紧张地说道,又警告了酒吧老板一句:“别乱动啊,不然我的枪也会走火!”

    称这个年轻小子为海盗还不合适,他是香波地群岛的本地人,刚刚被收入海贼团,目前干着船工的活儿。

    他还没有出过海,也没有进行过一次劫掠。

    这是一个征战新世界失败,退居失败之岛的海贼团,船长被新世界的怪物吓住了,此时不知道该坚持梦想还是回到伟大航路前半段作威作福。

    破损的海贼团停靠在港口维修着,维修进度却一天慢过一天。

    不知不觉整个海贼团已经在这个失败之岛呆上了半年之久。

    劫掠而来的积蓄早就在最开始一个月纵情声色的日子里花费一空。

    贫穷带来的味道可怕的劣酒和臭烘烘的女人无疑让这些尝过上等货色的海贼如坠地狱。

    所以……发现了这个群岛的地下秩序开始混乱起来的海贼们,很快开始了自己的狂欢。

    年轻的道格移开了吧台的活动挡板,走入吧台。

    “哪个抽屉?”他努力保持平静,显得自己好像驾轻就熟的样子,但是手上的燧发枪却不听使唤地颤抖着。

    “最靠近我左手的这一个。”酒馆老板平静地说道。

    “那你站得远些!”道格威胁说道,酒馆老板听话地挪动了两步。

    道格先是有些暴力地拉动抽屉,然后又怒视酒馆老板。

    “怎么打不开?”

    “我想你应该扭动上面插着的钥匙”酒馆老板嘲讽一笑,嘴角下撇,直臊得道格满面通红。

    海贼们的视线一时间也不由地转到了尴尬的道格身上。

    道格一把拧开了钥匙,然后猛地拉开了抽屉。

    咻!地一声,抽屉里射出的弩箭穿过了道格年轻的胸膛钉在了酒柜上。酒吧老板同时一俯身躲在了柜台之下,掏出了柜台之下的散弹枪。

    几声枪响,旅店老板再拿着散弹站起身时,海盗们已经全部倒在了吧台之前。

    掌声、口哨声在这个酒馆响起!未走的酒客们热烈地为酒馆老板矫健的身手喝彩,同时可惜着今天的酒不能免费了。

    服务员用洁白的手帕仔细擦了擦开过火的燧发枪后,将枪重新插回了自己的腰间,一边朝吧台走来。

    “老板……是独眼海贼团的人。”拉开海盗的衣服,确认了海盗纹身的服务员说道。

    “哼!”酒馆老板不满地哼了一声“把尸体处理了吧,希望独眼不会在意这些小喽啰!”

    “往哪扔,老板?”

    “先堆后院,和上一批一起,等到晚上了在扔河里!”

    酒馆老板没好气地擦着吧台,幸好酒柜上的酒都是好酒瓶装劣酒,不然他就亏大发了。唯一让他心疼地是那个不长眼的恰好打中了一瓶真的。

    尽管见惯了风浪,此时的酒馆老板却还是有些担心的。

    独眼海贼团船长独眼·瓦隆赏金一亿一千万,这本来是以往收取保护费的奥罗科家族该搞定的事情。

    他们的船员对香波地的商家出手破坏了规矩,就该死!

    这是香波地群岛的地下规则。

    但是……现在东海人利桑德罗·奥罗科已死,香波地群岛地下势力正在洗牌,被围攻的奥罗科家族此时正焦头烂额,早已无力维持旧的秩序。

    这一个月,酒馆老板总共交了四笔保护费。

    一笔是交给海军支部的,不叫保护费,而叫军民关系和谐,人民自愿捐献军资。

    用来给我们英勇的海军升级舰炮修缮基地什么的。

    当然实际上军爷们都把它们花在了女人和酒上面。

    交了这钱只是确保自己的店能在这岛上开下去,当然如果海贼威胁巨大赏金诱人,海军也会插手。但商家们往往不期待这事儿发生,因为海军和海贼战斗起来都不会顾及平民的性命和资产。倒不如说当时的动静越大,海军好处越多……成功了就是逮捕穷凶极恶的海贼,失败了就是海贼太过凶残顾及平民无能为力。

    另一笔是交给奥罗科家族的。

    尽管随着东海人利桑德罗·奥罗科死去,奥罗科家族的实力大降。但他们仍是香波地群岛上实力最强、势力最大的黑帮。

    不过半个月前,奥罗科家族死了一批人后放弃了这一整条街,于是酒馆老板交了第三笔保护费,给新晋黑帮巨头卡塞米罗的。听说他杀死了东海人利桑德罗·奥罗科,是反奥罗科联盟的发起人,一个狠角色。卡塞米罗不维护秩序,或者说没有能力维护秩序,这笔保护费,酒馆老板交得心不甘情不愿。

    一星期前,卡塞米罗跟角斗场位于这条街的地下黑拳老板里昂·凯兹达成了交易。里昂·凯兹可不是好说话的人,手下有一群实力不错的地下黑拳手,酒馆老板又只得交了第四笔钱。

    哗啦……昨天刚刚钉上木板固定的门再一次碎裂,一个魁梧的海贼跌倒在地后就地一滚,扒拉开面前挡着的桌子横冲直撞。

    “站住,别动!”懒得把散弹枪放回去的酒馆老板,直接把枪对准了闯进来的海贼。

    三个年轻的海军随着海贼冲入了酒馆。他们的白色海军军服上面沾满了灰,胳膊上戴着一个风暴标志的袖带,其中一人的脸上还满是伤痕。

    看到面前的场面,三人齐刷刷地对旅馆老板施了一个军礼。

    “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配合!”

    “切……”旅馆老板不爽地啐了一口,懒洋洋地放下枪。

    年轻的海军们则在海贼的痛骂中控制了那个海贼,带着他走出了酒馆。

    街上,一群还称不上黑帮的半大孩子,正在聚众械斗,板砖与木棍齐飞。

    “都给我回家去!”海军朝天空开了几枪,那群打红眼的少年就像惊飞的小鸟一样四散了。

    曾经街道两旁摆着的小摊已经消失不见,嗅觉敏感的居民紧闭门户,给混乱和流浪汉们空出场地。

    年轻海军们压着高出他们大半个身子的海贼行走在街道上,其中一个海军的视线却不由自主地偏移了。

    一对衣着大胆,身材诱人的姐妹正面朝着他们走来。

    她们蓝紫色的头发烫成了爆炸头,面容姣好,脸上画着夸张的妆容,身上穿着中间敞开的皮衣。从敞开裸露的大片上可以看见黑色的内衣和被黑色映衬得耀眼的白皙,修长的腿上则穿着黑色的渔网袜——她们貌似是“娱乐业”工作者!

    咕噜……三个年轻气盛的海军咽了口口水。

    “那个……可以请问一下,香波地bar往哪走?”

    “香波地bar啊!一直走,出了这个街口右拐再左拐就到了!”那海军一边指着,一边企图把视线从深渊抽离。

    “谢谢!”两姐妹弯腰

    “不客气!”

    “海军先生,你流血了……”

    目送年轻的海军们押送海贼离开,两姐妹行走在街道上。

    “姐姐,这个岛屿的氛围好奇怪啊!”

    “这岛屿本身是天龙人的后花园,这样倒也正常!”

    “如今最重要的是早点到达香波地bar,见到导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