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5出发

时间:2022-01-15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一炷香时间让他们家人团聚,然后集合出发。”

    魏勐对身边家丁吩咐一声,由他们把命令传达下去。

    虽然魏勐只是个百户,可是也养了七八个家丁,虽然没有按照操典训练百户所的士卒,可是家丁的训练却从没有停过,这些人也是卫所里面最能打的一伙人了。

    魏广德看了眼分散在周边的几个家丁,他们都只听老爷子的话,因为拿钱办事儿,卫所里其他总旗小旗可都是使唤不动的。

    至于之前队伍里那百多号人,还是算了吧,他们都是种田的好手,打仗嘛,还是算了。

    也许就段大那几个弓手还勉勉强强合格,毕竟经常出去打猎,射箭的本事没有丢。

    随着命令的下达,好不容易聚齐的队伍又乱了,外面的人群不少人都挤了进来,之前是不敢过来,这会儿魏百户让家人团聚,也就没那些顾忌了。

    士卒在给家里的女人吩咐要好好奉养公婆和管教小子,女人们这会儿大都是哭哭啼啼的,她们已经知道怎么会事儿。

    只有那些年岁大的悄悄在自家孩子耳边低语着什么,估计是言传身教一些保命的东西吧。

    魏广德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猜测,也许都是在教自家孩子,上了战场看见不对就往回跑,只要比身边人跑的快,就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父母那边小声述说什么,魏广德这会儿也完全没心思去听,因为他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不过是虚惊一场罢了。

    印象里,大明帝国到了中期,基本上也就边军还有一战之力,其他的都是缩在后方严防死守。

    战场,那是什么?

    不过魏广德也在心里叹息着,亏自己习惯以后,还想过要趁着明帝国腐败衰弱的机会造个反,想想自己超越这一世数百年的见识,没准还真能成,到时候就是九五之尊了。

    不过在休息两天出门后,看到军堡里那些所谓的士兵,魏广德果断的绝了这个心思。

    想着造反那会,看到的就是家里那几个孔武有力的家丁,出门看到的是那些饭都吃不饱的士卒,算了,操那份心干嘛?

    想要造反,先就要有钱养兵,想想就感觉让人头疼。

    还有兵器库里那些家伙事,魏广德也缠着大哥开门看过,都是些长枪,还有十来把刀,几面盾牌,唯一能让他看上眼动下手的也就是两门碗口铳,据说本来应该放在哨船上的,因为嫌影响捕鱼才搬回库房。

    至于十来根火铳,还是算了,魏广德感觉那就是一根半木半金属的棍子,铁棍一尺多长,是放火药和子弹的,不过装填麻烦。

    魏广德初来乍到,自然有点感兴趣,拿了点火药就在大哥的指导下试了一枪。

    火药倒入药壶盖,那就是一次的发射量,然后倒入枪管中用捅条压实,放入铅弹后再压实,之后就是牵引线。

    使用的时候,一手持木棍,用枪口瞄准目标,另一只手还要用火折子点燃引线发射出去。

    说了这么多,魏广德也对明朝明军的火器有了深刻的理解,确实没太大适用价值。

    至于碗口铳,那还是算了,那玩意动静有点大,他大哥可不敢让他放一炮。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过去,队伍在哭哭啼啼的人群簇拥下重新整队,这次很快就出发了,魏勐作为百户官走在队伍的最前头,走出堡门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有回头。

    伴着夕阳的余晖,目送着士卒远去,站在堡门楼上直到看不见了,魏广德和魏文才扶着他娘回家。

    一晚上,家里的人都没有过好,吃饭也没有滋味。

    虽然魏广德心里清楚不会有事儿,可是在这个时候,他可不能表现出自己没心没肺来,要知道他哥对他是不错,那也要分清场合,这个时候要是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怕不是要挨顿揍那么简单。

    吃过晚饭,本来往常这个时候就要点上蜡烛练几笔字儿的,可是今天他也不想练了。

    作为一个现代人,魏广德自然极不擅长这个时代的书法,写字有点难看,这也是今天挨夫子打的原因。

    之前因为魏广德意外落水,休息几天去私塾后,夫子还勉力了他一顿,那个时候看他字写得退步了,也没多说什么。

    可是连续几天,写的字就没多少进步,夫子在今天终于也不再忍了。

    其实小魏广德的字,在现在魏广德看来,也就比他写得稍微好一点点。

    不过让魏广德欣喜的是,今身似乎的记忆力非常好,按照身体的记忆,小魏广德应该是三年前进的私塾,也就是八岁进学。

    三年时间里,他不仅早早的完成了《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这些启蒙读物,又学了《弟子规》、《孝经》、《幼学琼林》等书籍,现在正在学的就是朱子的《小学》,听夫子说学完后就该看四书了,至于先看什么书,夫子也还没说他也不知道。

    不过怪就怪在,穿越过来的魏广德睡了两觉以后,这些之前背诵的课本就仿佛印到了他脑袋里,也许本身就在那里,只是在这个时候才和他本人的精神连接起来,成为他可以随时使用的记忆。

    要知道,来自后世的他,也就会两句“人之初,性本善”和“赵钱孙李,周吴郑王”,至于后面的东西,魏广德敢拍胸脯保证不知道,因为没看过那些书。

    就那能说的两句,也是不知道看电视还是看小说的时候知道的,那些书籍,他可是从来没见过。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的魏广德辞别了母亲就去私塾,在大门口遇到刚在堡里巡视一圈回家的大哥。

    大哥也不是一个人,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家丁,这是魏老爹特意留下来听差的。

    “吃饭了?”

    看着魏广德出门,魏文才开口问道,虽然有点废话,可也表现出他对这个弟弟的关心。

    简单说了两句,他有给了魏广德几个铜钱让他使。

    私塾在镇上,距离军堡有十多里地,魏广德走到堡门口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那几个跟班都已经聚集在那里等着他。

    对于他们这一帮十来岁的孩子,去镇上私塾读书,自然是很抱团的。

    今早起来,魏广德也没有按照夫子的吩咐温习功课,把昨天教的背好,因为魏广德记忆力是在好,其实看了几遍后都已经记下了。

    看看人都到齐了,几个孩子就笑闹着出了堡门往镇上赶,可不能迟到,那是要挨夫子打手掌的。

    不过笑闹中,魏广德还是有点忧心的,书能轻易背下,可是那字儿是个大难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