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8又见船队

时间:2022-01-15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放学了,孙夫子看着一众孩童高高兴兴的离开学堂,其中那几道他看中孩童的背影是那么的引人瞩目。

    魏广德当然不知道夫子在后面看着他,这会儿他带着五个小伙伴兴高采烈的出门回家,丝毫没有发觉背后先生看向他的眼神。

    要是魏广德知道先生这么看重他,估计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因为这意味着他还要继续挨打,毕竟在这个时代的人眼中,玉不琢不成器,棍棒底下出孝子。

    在孙夫子眼中,他当年打魏文才就是打轻了,要不然说不好现在这小子都过了院试成为秀才了,也不会成为一个大头兵。

    他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都是这么过来的。

    时间一晃又是过了几天,在这几天里,魏广德已经在夫子的教授下开始学习《大学》这本书,算是正式开始学习四书五经,为将来科举做准备了。

    不过到这个时候,孙夫子并没有开始教他什么是八股文,八股文该怎么写,而是依旧每天讲经背诵,然后就是写字,然后打手掌心。

    这几天过下来,魏广德心里也是苦啊,感觉夫子对自己似乎越来越不满了,虽然他很想用心练字,但是不知道怎么会事儿,就是写不好。

    毕竟没人喜欢天天挨打,他魏广德也不是一个受虐狂。

    可以他sm别人,但是可不愿意被人sm。

    在现在的魏广德眼中,其实背书其实挺简单的,就是这练字实在是太难了,因为前世钢笔字都写不好,就更别说毛笔这么大个家伙了。

    几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时不时捡起个石子扔进江中,说说笑笑的。

    一群人中也就魏广德稍微沉闷点,毕竟谁挨了打都会不高兴。

    走着走着,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看向远远的江面上,隐约间江面上帆影重重,又是一只船队顺风逆流而上。

    待的近了,打头大船上飘扬的大旗上“九江卫”三个大字让几个小家伙都兴奋起来。

    “回来了?”

    几个小家伙异口同声说道。

    这几天,堡里的气氛是难过的紧,阴沉沉的,毕竟一下走了那么好些人,而且又都是平时在外面走动的。

    既然是军户,自然在军堡里住的人家,大多家里都有人跟着这次出征,要说堡里气氛依旧那才有鬼了,谁家不担心离家的男人。

    对于几个小孩来说,虽然没人管了,可是家里的气氛,是在让人不好过。

    现在看到那只船队又回来了,自然都高兴起来。

    不过也就是一会儿,他们不是担心家长回来了,自己又会被套上一层枷锁,而是到这个时候还看不起船上的情况,船队回来了,那人呢?

    魏广德这会儿也是满脑子想的就是,父亲随着船队回来没有?

    虽然从内心里坚信,既然船队都回来了,那么军士也应该都回来了,毕竟从应天府去京城,不可能走路去的,那不是要猴年马月去了。

    随着船队的靠近,船上乌泱泱的人群也映入他们的眼帘。

    到这个时候,小孩子们才开心的又蹦又跳,对着过来的船只不断的挥手。

    魏广德能想象到,去的时候,这些大头兵们肯定也是担惊受怕的,所以前些天看到船队的时候,船头船尾都没什么人,就几个操船水兵的身影。

    但是现在人都回来了,自然就不会再去那凶险莫测的战场,大头兵们自然也开心起来,这会儿船头船尾都挤满了人。

    直到船队过去,几个小家伙才兴奋的一路小跑往家赶,他们相信堡里的人肯定也看到了这支船队,总算回到过去了。

    回到堡里,果然已经是一副喜庆的场面。

    堡里街道上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说笑,除了堡外田地显得冷清许多外,一切都回到了之前的场面。

    进堡门后,魏广德几个小孩很快就分开了,各回各家,离着大门稍远就看见自己大哥站在那里和人谈笑风生。

    跑近了,魏广德开口问道:“娘看见了吗?”

    “看到了,高兴着呢。”

    魏文才笑着说道。

    “那就好,安排人去卫里打听消息没有,爹什么时候回来?”

    魏广德急忙又说道。

    魏文才摇摇头说道:“没有,这人都回来了,也不会耽误太久,也就是这两天的事儿。”

    说着又指指大门里面继续说道:“这下安心了,你也该回去好好练字了。

    前几天我看你也是心不在焉的,都没练字,我也懒得管你。

    现在过两天爹就回来了,你得回去把字儿练好了,免得挨骂。”

    魏广德想想也是,他也不想继续挨夫子打了,还是抽时间好好练练字儿,以这副身体的记忆力,再加上自己超越这个时代人的见识,想来科举考场上应该很占便宜才对。

    当天晚上,魏文才吃过晚饭后就出门巡了几次堡,魏广德心里知道,哥这是跑堡门楼子上去了。

    魏广德今晚也是第一次,穿越过来后点着蜡烛练了一会儿字,感觉似乎比刚穿过来那会,字儿要写的漂亮多了。

    一夜无话,虽然被大哥出门的动静吵醒了两次,但这个时候他也心定下来,哥就是没有他沉的住气。

    第二天醒来,依旧重复着以往的生活,吃过早饭后就和同伴们出发去私塾念书。

    魏广德到是想在家等父亲回来,可是被母亲赶了出来,嘴角挂着笑容让他好好学习,别想偷懒。

    天地良心,魏广德只是想多在家练练字儿,少挨点夫子的打,戒尺打手心还是很疼的。

    昨天一晚上,他老娘魏吴氏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一直都是乐呵呵的,好像这笑容持续到了今早上。

    背着书包和同伴们出发去了私塾念书,又是单调的一天。

    好吧,唯一变化的,就是陈有才那个狗东西,课间破天荒的凑到他们这边来说了半天话,因为陈有才他老爹应该也跟着船队过来了。

    在私塾里,属于军户的,除了崩山堡的六个小孩外,也就他们百户所里的三个小孩在这里,其他人也没共同话题可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