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18作文

时间:2022-01-23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魏广德从私塾放学回家,六个小孩沿着江边小路蹦蹦跳跳。

    十多里路,对小孩子来说还是有点远的,不过一路玩耍着走,到也不是很难走。

    不过在路上,魏广德就看见了昨天到夫子家拜访的老友,那个道士。

    既然在路上碰面,几个小家伙还是规规矩矩的给老道士行礼。

    中午老道士离开的时候,他们可是看着孙夫子把人送到门口的,自然不能装作没看见。

    要是老道士这回去见到孙夫子,好吧,戴上一个不敬师长的帽子貌似也是很麻烦的。

    中国自古以为就是礼仪之邦,自然更加重视这些,而当初夫子教的那些书,也有这方面的内容,其实就是在教育他们要做什么,该做什么。

    “林真人好。”

    几个小家伙都站的规规矩矩的,微微弯腰给老道士行礼,嘴上也恭敬的说道。

    “你们也好。”

    老道士看到是这些学童,自然都认得,是孙夫子私塾的学生,尤其是中间站着的那个小孩,好像是叫魏广德的。

    毕竟是百户家,衣食住行在面前的几个小家伙面前也是最好的。

    这个时候的魏广德,脸也是圆乎乎的,还是一副小孩模样,鼻子和嘴巴很象魏勐,但是脸型却不是,魏勐是国字脸。

    不过这只是魏广德还小,相貌还没有长开的原因。

    魏文才小时候也这样,不过已经十六岁的他脸型已经发生明显变化。

    要说长相,魏广德并不是私塾里那些小孩中最出众的,只能说中上,但是就眼下这几个小孩来看,当然就是最出挑的了。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虽然魏广德身上衣服的材质和其他几个小孩也差不多,至少差别不是很大,不上手也不大看的出来。

    但是小身板还是挺直的,撑起那一身衣服来显得很精神。

    “你们这是回家?”

    他们碰面的地方可是离马当镇子很远了,已经出来七八里路程了,老道士一路走来也没看到什么人家,于是好奇问道。

    “我们都是前面崩山百户所的,已经快到家了。”

    远处,隐约可见的田地里有农人正在忙活,这一片其实都是百户所的屯田。

    “你们是百户所的啊,你是叫魏广德是吧,魏百户是你爹?”

    老道士听到魏广德说他们是崩山百户所的孩子,自然就想到了什么。

    魏广德和老道士又说了几句话后,就分开各走各的,毕竟也不熟,年龄差距也大,没啥话好说。

    以外,堡里来了谁家的亲戚,虽然他们不会和那些大人有什么交流,但是要是带着小孩,年龄又相仿,遇到对脾气的还是能很快就玩到一起。

    辞别老道,魏广德等人继续蹦蹦跳跳往家跑,只是他们也没有注意到老道士一直就盯着魏广德看,最后居然叹口气,自言自语道:“还是修为不够,看不透这个小孩儿。”

    其实从在私塾里第一眼,老道士就觉得魏广德是个短命相,按理说十岁左右就该夭折才对,可是看现在已经十一岁的小孩起色都还很不错,又不像是要早夭的命。

    老道士这个时候也只能想到是自己修为不够,对于看相算命一行修习的还不够精深。

    进了军堡大门,就有小孩儿开口问道:“鱼头,一会儿出来玩吗?”

    “对呀,拿那个鸟铳,我们打鸟去。”

    “弹弓拿不拿上?”

    听到几个小孩子在一边叽叽喳喳又说起来了,魏广德想了想才说道:“下午夫子可介绍了作文,让咱们回来按照理解写一篇,就当练字儿了,要是作业交不好,怕是明早要挨戒尺。”

    魏广德想到下午孙夫子布置的作业,要求看样子不高,可他也没写过。

    孙夫子要他们做的文,可不是后世学校里要求的作文,而是做八股文。

    今天下午本来往日都是练字读书的时间,结果夫子给他们开始讲起八股文的写作来。

    简单介绍了八股文的固定格式,也就是那八个部分,分别是破题、承题、起讲、入题、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八部分组成,又要求后四个部分每部分有两股排比对偶的文字。

    因为他们只学了《大学》,所以孙夫子并没有出题,而是让小家伙们自由发挥,自己觉得那段好写,就从原文中选择那段来写。

    其实下午的课上,魏广德也是听得一知半解的,还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做文。

    八股文,自己当年到是有听过,读书的课本里也有八股文,不过他根本就不会写,当年的教育也不要求这个。

    所以,这个时候的魏广德心里其实也没底,自己到底能不能写。

    遥想当年看网络历史文,那些和自己差不多一样情况的前辈们,大多出自文科高材生,不是考古的,就是学历史,反正就是牛逼到爆。

    虽然他们也不怎么会写八股文,可是大多数都看过不少明清时期的所谓状元文稿,然后穿越福利就是记忆好到爆,轻而易举就想起来,原封不动写出去,不是连中六元就是大三元。

    其实私下里,魏广德也是觉得自己这穿越挺难的,完全没有准备,好羡慕那些可以穿来穿去的前辈。

    不过,魏广德还是很知足,至少没有穿成畜生或者植物。

    魏广德不确定,有没有穿越成不是人的,那运气就没谁了,自己好歹传过来还是个人。

    心里有点虚,因为那段时间被戒尺教育后,魏广德心里有了障碍,不想继续挨板子了。

    “今天算了,还是回家好好想想怎么写,把今天的作业交了。”

    “怕毛啊,夫子都说了随便写,怎么理解怎么写,那明天就算写的再烂,应该也没事儿。”

    张吉这会儿开口就说道,他有点皮糙肉厚,夫子打上几下,其实也不怎么疼,自然也不想那么多,还是打鸟多好。

    “你们要去就去吧,我回去想想,到时候再说吧。”

    魏广德看几个伙伴说起打鸟来就跃跃欲试的样子,也不想拂了他们的意,只是敷衍道。

    进了军堡,小孩们很快就分开,各自回家。

    魏广德进了自家大门,在前院里就没有看见自己父亲和大哥,以往这个时候,前厅可都是有人的。

    不过也没想太多,就直接往后院走,进门就看见几个服侍的丫鬟婆子都在院门附近站着,心里奇怪。

    “李婶,你们怎么都在这里站着,不进屋去服侍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