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21抄袭

时间:2022-01-25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第二天,魏广德在私塾里呆了一天,也没看见那个林道士,好像已经离开了孙夫子家里。

    想到昨天最后商量的结果,胳膊拧不过大腿,魏老爹还是打算把那块地卖了、

    当然,价钱还要再谈一谈。

    魏老爹并没有答应林道士,只是说要考虑考虑,约好三天后给答复。

    而魏老爹今早套了辆马车就带着魏吴氏去千户所,出门还是和魏广德一起走的,只不过到了镇上,魏广德直接进了私塾,而他爹妈则是继续赶路。

    魏广德自然不会去问孙夫子老道士的下落,当然也不认为是孙夫子招来的老道士。

    很明显,人家就是冲着他家的地来的,孙夫子这里只是顺道拜访一下。

    显然,今天的作业让孙夫子很失望,或者说交上来的作业都很让人失望,完全是狗屁不通。

    虽然孙夫子说了,让同学们随便做,但是到了下午还是把他们这一批几个人叫到一起狠狠的批了一顿。

    当然,顺便也把八股文的写作方法又再说了一遍。

    特别照顾了下魏广德,还是因为他的字儿。

    按照孙夫子的话说,这八股文重在多写多做,只有在写作中去发现问题,扬长避短。

    “如果你们有闲进城,不妨去书肆里买些时文看看,这些都是近几年科举所出的杰出文章。

    多看多想多写,其实就是做八股的所谓诀窍了,天道酬勤。”

    孙夫子骂完了学生,还是捋着胡子对几个学生说道。

    对此,魏广德心里还是持保留态度的,毕竟孙夫子考了一辈子科举,功名也不过就停留在秀才上,说明孙夫子作文的水平,怕是也一般的很。

    当然,这并不是可以无视孙夫子的理由。

    科举之路,其实未必就是才华高于一切。

    实际上,所谓的才子,在科举的战场上折戟沉沙的也不在少数,运气,也是非常重要的,除非你真的是惊才绝艳,泥沙根本压不住你夺目的光芒。

    魏广德当然不会觉得自己是个才子,所以在心里还是打定主意,为了能在科举之路上走的更远,考试前一定要虔诚的上香请愿。

    别说为什么二十一世纪的小伙还会信这个,不过就是为了自我安慰罢了。

    再说,人都穿到这里来了,还有什么不能信的。

    放学回到家里,在前院和老哥说了几句话后,魏广德就回到后院自己屋里。

    今天夫子没有让他们继续随便作文,而是让他们抄了几篇所谓的范文,据说是上几科府试的卷子。

    当然,这些卷子的题目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而且就是出自他们已经学过的《大学》。

    魏广德做为一个具有后世思维的人,自然就在这些范文中选择的他最能理解的东西来作。

    孙夫子是让他们自己选择范文抄下来,然后自己仿一篇出来。

    毕竟现在的科举考试,题目就在那几本书里,不管考官怎么想,出题还是得在书中找。

    那么对于考生来说,只要你多写一些文章出来,然后再通过师生和同窗相互指点,让文章更加精进,也许运气好,你考试的题目就是这一篇了。

    所以啊,孙夫子也知道,现在像魏广德这样的孩童,写出来的东西大多狗屁不通,但是还是要让他们写,还要多写,早点养成这样的习惯。

    写的文多了,撞考官枪口上的几率自然就大得多。

    其实,这也是这个时代老师们常做的事儿,把自己代入考官位置上,给自己的学生出题,让他们来做,然后在指导修改。

    将来上了考场,要是考官真就出了这个题,那就恭喜,直接把以前联系的作文拿出来,过关的概率自然就高上一些。

    当然,要是遇到考官出题比较偏门,特别是出现所谓的截搭题,那就另当别论了。

    其实这样的方式,应付县试、府试一般还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到了院试、乡试,可能就有点问题了。

    这其实也和孙夫子所在的圈子有关系,如果圈子里的朋友都是些只有秀才资质的,自然也写不出举人文章来,就算修修补补也不行。

    当然,这些学童们真要到了那个程度,也会再寻名师指点,孙夫子可不认为自己真能教导出举人来。

    不过,对于这些都还没有跨过那道门的学童们来说,先解决县试和府试就成,至少不能砸自己的招牌。

    现在孙夫子指点的这些学童就是他认为最有机会考过院试的,至于其他的,慢慢来,也不急。

    魏广德选的两篇范文,题目都是一样的,“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出自《大学》第十篇。

    文中的意思当然夫子也讲了,这就是生财之大道,其实也就是中国人的传统价值观。

    而所谓的道,生产的人要多,不能有打酱油不干活的,消费的人少,做事要快速及时,使用的时候要舒缓,其实联系前文就还有量入为出的含义在其中,这样财富才可以保持充足,也就是积累起来。

    不过作为后世人,魏广德当然知道那时候讲的是刺激消费,用需求拉动生产力,这就是西方的经济学,和这个完全不同。

    不过这些话可不能说啊,说出来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那就是大逆不道,和圣人之言相悖了。

    既然不能有自己的思想,那就抄吧。

    有了模板,魏广德觉得似乎还是很简单的。

    开玩笑,后世的时候,魏广德上小学那会儿,谁没抄过作文啊。

    把别人写的东西,按照自己的话翻译一遍就是了,也就是网上所谓的中译中。

    题目都没变,魏广德看了下他选中的这两篇文章,理解一下它们的意思,简单综合一下就开写。

    两篇范文其实都不长,都是不到三百字,魏广德这一综合,字儿明显就超了,三百多字的文章一做出来,又检查修改一番,然后抄在一张纸上。

    感觉整个步骤和孙夫子介绍的考试也就差不多了,先做出草稿,修改润色后誊抄卷子上。

    字儿要写好点,少挨点批评。

    魏广德誊抄的时候在心里不断说道,他脸皮还是很薄的,不喜欢经常挨批挨打。

    天黑了,到往常吃晚饭的时候,父母的车架才姗姗来迟,驶进了百户军堡的大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