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27过年

时间:2022-01-28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嘉靖二十九年最后一堂课,完成了每天的功课后,放学时,孩童们都恭恭敬敬站好,向孙夫子说出新年的祝贺。

    私塾要过了十五才开学,而孙夫子给他们这些学生布置了十篇作文,平均每两天完成一篇,说实话,对魏广德来说,貌似也不是太难。

    魏广德迎来了自己在明朝的第一个假期,也是第一个新年。

    对于贫苦百姓来说,过年犹如刀山火海,在过年前欠租、负债的人必须在这时清偿债务,所以有年关一说。

    当然,这样的日子和魏广德是没有关系的。

    年前几天,大哥魏文才就在县里、镇上来回跑了两三趟准备年货。

    都是早上套上大车出门,往往天擦黑才能回家。

    这倒不是说他们家今年银子丰收要大肆操办,不仅是自己家里要准备年货,整个百户所军户那里也有不少物品需要购置,百户所就统一用大车出去采购,量大还能便宜一点。

    今年崩山百户所的军户可是得了比平时更多的银子,自然要过个肥年。

    二十八日这天,百户所杀了几头年猪,算是真正进入到过年的气氛里了。

    几头猪被收拾出来,好的当然是军官们先分,军户多多少少还是能分点的,要不军堡里那些小孩会这么兴奋。

    魏广德也跟着过去看了,一大帮孩子围在那里,看着被洗刷干净的肥溜溜白猪被按在长凳上,就有小孩忍不住开始流口水。

    百户所里小孩不少,只是大多都没法像魏广德他们那样,还能去私塾读书。

    百户所鱼肉到是时不时就能见到,但是其他肉类可就不常见了,也就是那些军官和那些猎户家的才有这样的口福。

    除夕开始,军堡里时不时就能听到小孩燃放鞭炮的爆响,为节日氛围平添一丝欢快。

    不过,魏广德所在的可是崩山百户所,这里也没什么庆祝活动,远比城里可是差远了。

    除夕随着父母、大哥祭祖,对着祖先牌位磕头,这还是魏广德两辈子第一次行跪拜礼,在魏广德的后世,虽然也有行跪礼的,不过大多都已经只是鞠躬,小时候也有跪的时候,但是还真没有拜下去过。

    之后,魏老爹又简单把家族传到这一辈的过程又和两兄弟好好说叨了一次,往年也有,不过那会儿魏广德也没怎么听进去,现在的魏广德也只是有个模糊的概念,就是知道魏家祖上应该是凤阳那边的。

    这次他可是仔细听了听魏老爹说的,还真是凤阳府人。

    至于近半年时间也没有听到过有什么亲戚,在这个时候也有了大概了解。

    祖上过来九江的时间也不短了,肯定是有开枝散叶的。

    但是古代交通和通讯不方便,而且作为军户,也是很难改变户籍的,也没办法选择太多,散出去的那几支大多去了边镇充实卫所。

    随着分开的时间俞久,联系也就少了,到了魏勐这一辈,就是一根独苗,毕竟遇到了那场兵灾。

    魏广德明白了魏家的实际情况,只是心里暗自把父亲嘴里所说分出去几支的大概去向记在心里。

    大年初一,魏广德早上起来就跟着大哥去给父母磕头拜年,规规矩矩完成仪式后,魏广德得了压岁钱。

    往年,在魏广德融汇的记忆里,一般父母会各给他一串钱,各是五十个,因此每到过年,魏广德就能得到一百个铜钱。

    当然,这个铜钱可不会像后世的父母那样,小孩收到压岁钱还要想方设法收走,美其名曰“存着”。

    不过今年貌似有点不同,也许是因为今年家里收到的银子比较多,魏广德从爹妈那里收到了两个银锞子,各约一两的样子。

    明朝嘉靖年间的物价,是真心的不算太高。

    平日里魏广德带上几个铜钱,就可以在镇上吃零嘴了。

    这次,一次就搞到二两银子,按照现在的汇率,可以换两千个好钱,如果是那些品质不佳的私钱,三千个也有可能换到。

    现在,穿过来这么久了,魏广德也大概知道明朝时候,货币还是有点混乱的。

    就说铸钱,官府有铸造,含铜高品质佳,就是好钱,用这个钱就是1千个铜钱换一两银子。

    而民间也有私人铸钱,到是和后市假钞一样,含铜少点,那就要1千多个才能兑换了。

    印制假钞这个行业,在魏广德看来,认真考证的话,也是一个源远流长的行业。

    按照魏广德知道的,在明朝初年,金银是被严禁流通的,时过境迁,这样的法令早已不知道被丢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

    “谢谢爹娘,还是爹娘对我最好了。”

    魏广德高高兴兴接过银锞子,嘴里甜甜的喊道。

    “好好读书。”

    魏老爹这会儿捋着胡子看着魏广德,语重心长的说道,而魏母则是慈祥的摸着他的头。

    大哥魏文才也得到了压岁钱,和魏广德也是一样的,也是非常高兴。

    二两银子,这可是一笔巨款了,城里的帮工差不多要忙活两、三月才能赚到。

    这也是明朝军户逃亡的一个重要原因了,军户可是没法跑出去打工糊口的,就算打工也只能给上司打,一般还都是免费的。

    魏勐魏百户也贪墨银子,可是至少他只收银子,下面军户的口粮还是能勉强供应上。

    明朝这会儿,消费也单调,其实解决吃饭问题后,用钱的地方就不多了,大概一两银子就能打发那些军户。

    不管是魏广德还是魏文才,平时的吃穿用度都是家里的,自然这钱就是自己在外面花销用了,是真不算少。

    没一会儿,军堡里的张大勇等总旗、小旗也先后来到大宅给魏百户拜年,又留下吃了顿酒席。

    在这百户所里,也没那么多讲究了。

    初三一大早,大哥魏文才就张罗着套车,一家人要去千户所吴家,这是老早就说好了的。

    出堡门的时候,魏老爹对送行的总旗李大勇笑道:“这半月堡里可就全交给你了,我这次出门时间稍微长了点,你得多上心。”

    魏广德和魏文才静静的站在老爹魏勐身后,魏母这会儿已经坐在车上了,这是回娘家,也是要给自己大儿子说亲事,不时撩开窗帘看一看车下的情形。

    “大人放心,堡里有我。”

    李大勇抱拳对魏老爹说道,木讷汉子,只做不说,所以话也不多。

    魏老爹笑着点点头,转头对着魏文才说道:“那我们走吧。”

    说着就和魏广德钻进了马车,而魏文才则是翻身上了旁边一匹马,带着几个家丁向远处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