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38佛郎机

时间:2022-02-05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在魏广德收拾随行行李的时候,不远处的张家书房里,几位话事人的对话也在进行着。

    “需要哪些军器,在这里你们大可以提出来,只要卫所库房里有的,我都可以想办法给你搞出来。”

    坐在书案后面的指挥同知张庆看了眼屋里几个人,都是亲信之人了,这才对吴占魁和魏勐说道。

    有点直接,吴占魁和魏勐不由得对视一眼。

    需要什么装备,之前两天有空闲的时候两个人就私下里谈过,不过说实话,在这个时代,对付草原游牧骑兵还真没什么好武器。

    步兵对上骑兵,短板太多了,更何况还是缺乏战术训练的卫所兵,那就更加不堪。

    “岳父,上次我们在镇江,看都京营卫所装备的那种子母炮不知道能不能找来?如果能大量装备这种火炮,就可以连绵不绝对敌进行轰击,打退鞑子骑兵易如反掌。”

    这个场合,魏勐说出来肯定是不合适的,还是只能是舅子出面比较好,所以两人对视的时候,魏勐就给吴占魁打眼色,让他来说。

    这也是他们商量好几天才最后得出的一个可以有效对付鞑子骑兵的办法,那就是在镇江看到的京营人马操弄的那种火炮,每门炮都有几个药筒,可以提前装备弹药。

    当时他们只是远远的看着京营的炮手维护火炮,从炮管后面提出一个药筒,之后两人走近了才看明白是个什么东西。

    炮管后半截是敞开的,就好像大炮的肚子露在外面,和以前他们看到过的火炮完全不同。

    使用的时候,直接把药筒放进炮管后面的炮腹中,固定好位置就可以点燃引线开炮射击。

    这种炮非常特殊的地方就是在它是从后面装上弹药,而不像现有的火器那样,前装。

    “你们要,要佛郎机炮?”

    听到吴占魁说子母炮,张庆就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了。

    说实话,之前他也听说过那种东西,可以非常快速的发射多轮炮击,确实是一件军国重器。

    知道归知道,可是听到自家女婿和他妹夫提出要这种犀利的火器,张庆还是皱起眉来,显然很是为难。

    “岳父,这种火炮很难搞吗?”

    吴占魁看到了自家岳父的反应,犹豫着问道。

    不过这次张同知还没开口,旁边侍立的张世贵就开口说道:“你们说的那种炮叫佛郎机炮,是正德朝那会广东从佛郎机人手里搞来的,确实非常犀利。”

    听到这炮是从佛郎机人那里得来的,不管是吴占魁还是魏勐心里都是一沉。

    从夷人手里买的话,那价格不会便宜,何况还是这等威力的武器。

    既然价格不便宜,显然这炮明军也不可能装备太多,他们九江卫肯定是轮不到的。

    有多的炮,随便想想也该知道,肯定是优先供应京营和边镇才对,不过张世贵接下来的话又让两人生起了一丝希望。

    “现在北京军器局和南京军器局早已开始仿制这种火器,你们看到南京京营使用的,应该就是南京军器局制造的佛郎机炮。”

    “世贵兄,那我们可能拿到这种火炮?”

    魏勐兴奋的急忙说道。

    “哎。”

    结果换来的确实张世贵的一声叹息。

    “那种火炮现在产量不大,优先供应边镇和北京那边,南边也就是南京京营和一些沿海卫所,有少量的装备试用。

    这种火炮之前,我在南京国公府拜访的时候也问过,根本就拿不到。”

    希望彻底断了,张世贵的话很清楚,佛郎机炮是不用想了。

    “而且,在国公府我也听人说了,这佛郎机炮发射速度是很快,每门佛郎机炮配五到六个子炮,可以预先装上火药和炮弹,使用时轮番发射,后面的军卒就对发射的子药进行重新装弹。

    优点很突出,缺点也很明显,主要就是这炮打不远,只有不到二百步射程,几乎和硬弓相仿。

    虽然军器局那边也想办法改动过,但是效果寥寥。

    这样的缺点,就算鞑子骑兵进入射程,可能也没办法把子炮打完,人就已经冲到跟前来了。”

    不过随后张世贵又说道:“如果是有城市为依托进行防守的话,到是没有问题,可以连绵不绝射击鞑子。”

    听到了佛郎机炮的缺点后,其实魏勐是不以为然的,只要能快速装填,快速发射,只要火炮足够多,几轮连续不断的炮火就能击溃对面冲阵的鞑子骑兵。

    可别以为只有明军怯战胆小,其实在生存和死亡面前,是个人就很容易做出选择。

    对于魏勐、吴占魁这样带兵的人来说,他们很清楚,只要身边战友不断倒下,再坚强的人也会承受不住死亡的恐惧。

    不过,貌似不可能了。

    这炮如此精贵,就算嘉靖皇帝真要北伐报仇,那也只会装备给主战的边军,不可能给他们这些运输淄兵使用。

    而且,按照他们的设想,面对鞑子骑兵的冲击,火炮少了除了听个响之外,其实意义也不大。

    是的,吴占魁和魏勐商量几天的结果,就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有足够多的火炮,就能轰垮鞑子的冲阵。

    虽然很符合后世的炮兵集中使用,进行重点打击,可是有毛用,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具备。

    开玩笑,给运输部队配备大量的主战武器,嘉靖皇帝脑袋被门夹了才可能干出这个事儿。

    “少量的话,豁出去这张老脸,应该也能从南京给弄出来,可是听你话里的意思,需要不少佛郎机炮,这就没可能了。”

    张庆睁开略显浑浊的眼睛看了眼吴占魁和魏勐,还是开口直接断了他们的念想。

    “世叔,徐公爷那边有没有确切消息传回来,我们九江卫铁定要去北边吗?”

    听到得不到佛郎机炮,魏勐还是把最关心的问题提了出来。

    “五军都督府那边定下的章程,我们要护送湖广和江西的粮草直达军前,现在唯一指望的就是,朝廷凑不出军费和兵马来,才有可能让陛下取消这次北征计划。”

    说道这个时候,张庆的情绪自然也好不起来,去北边打仗,风险太大了,要不他也不会急吼吼的招来手下亲信商量这个事儿。

    “公爷和定国公府那边也通过气,但是没辙,御笔钦点。”

    张庆最后的话彻底封死了吴占魁和魏勐的退路,现在只能想办法提高手下军兵的战力了,别无他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