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45好想......

时间:2022-02-15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虽然魏广德说话的声音很小,可是其他几人也都听到了。

    也许不说不饿,之前他们似乎还没有感觉到该是吃饭的时辰了,也许是知道,但是想要回城后再找吃的,反正之前没人说饿,可是在魏广德说出来后,几人都是站定,相互看了一眼。

    “哈哈,说起来我也是饿了,到是没注意时辰都到饭点了,今儿我做东,大家就在这浔阳楼吃饭。”

    张世贵率先说道,就要带其他几人往酒楼里去。

    “魏小二一说饿,我也感觉饿了。”

    吴栋这会儿也摸摸肚子笑道。

    “广德是看了水浒传才想起这浔阳楼的吧,呵呵,不过在这楼里喝酒看江上风景到是不错。”

    张世贵也是笑道。

    魏广德一开始只觉得浔阳楼这名字自己似乎是在哪儿看到过,说实话有点想不起来了。

    但是经过张世贵这一通说笑,他才一下子想起来,水浒里面貌似就有这浔阳楼一段,宋江题反诗好像就是在这里,最后也搞得他被缉拿最后只能落草为寇。

    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是元末明初人,他所写的水浒传此时已经在大明流传开了,其中不少情节也常被文人津津乐道。

    只不过到这个时候,魏广德心里还有一个疑问,印象里水浒传名气很大,更是在建国后被上升到所谓“四大名著”之中,但是自己好像在哪看到过,明朝和清朝的时候,好像都是把这本书列入到禁书行列中,怎么听张世贵张大公子的意思,好像他还看过水浒传。

    “张世兄也看过水浒传?”

    魏广德急忙问道,感觉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随口就说了出来。

    “自然看过,不过你可能是对里面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汉感兴趣,而我则是对其他的东西感到有趣。”

    张世贵也随口就说道,话里的意思很明确,那本书里有他喜欢的桥段。

    听到张世贵这么说,吴栋和魏文才都是一脸的狐疑,不知道他们说的是哪段,不过魏广德联想能力自然强,这怕也是作为后世人的优势了,立马就想到了重点。

    看水浒,但是对其中的好汉不感兴趣,那自然就是对其他的人感兴趣了。

    其他人还有谁?

    自然就只有高衙内和西门庆了,还有......

    想到这里,魏广德嘴角一咧差点就笑出声来,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作为十一岁的小屁孩,这个时候不应该这么龌龊的笑容来,立马收住笑容,作出也是好奇的神态。

    不过他表情的瞬间变化还是被张世贵注意到了,用手指点点魏广德笑道:‘小家伙不学好,看水浒净看些乌七八糟的事儿。’

    魏广德憋住笑,学着士子的模样冲张世贵拱拱手,“彼此彼此。”

    都是同辈人,虽然比他大几岁,可是这个时候大家都是说笑,也不必计较什么。

    不过魏广德心里想的是,要是那本名著出世,估摸着眼前这位张公子就不会看水浒了,毕竟兰陵笑笑生的著作,就是在他那个时代,还是有不少人私下里津津乐道的。

    公开发售的版本其实也是有的,只不过是删减版本,不过大家爱说的还是完整版。

    别说魏广德怎么知道那本书,因为那书还是很有名的,至于怎么知道这本书还没有问世,那是因为上网查过。

    而且,那本书说是水浒传的番外其实也是说得过去的,那就是番外。

    几个人走到浔阳楼下,正要抬轿进门,却被门前的两个店家拦住了去路。

    “几位公子,今天对不住,小店今天不营业。”

    为首那个年轻的店家拱手作揖道。

    “不营业,还开着门做什么?”

    张世贵眉头微皱,满脸不悦的神情。

    此时浔阳楼可是大门敞开,要说不营业,那是骗人的话。

    “几位公子,对不住,今天小店是被客人包下了,实在不能招呼几位贵客,怠慢怠慢。”

    那衣着整齐的小二没口子的冲他们点头哈腰,拱手作揖,不过也把店里的情况说清楚了,今天酒楼是被人包下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真就进不去。

    魏广德抬头看了眼楼上窗边站着的几人,此时他们似乎正在那里远眺看风景,都是一身襕衫的儒士打扮,似乎都是读书人,而且都是有功名的读书人。

    魏广德心里一动,不由得好奇道:“店家,今天店里谁包场,都请的什么人,我看好像都是读书人。”

    “回小公子的话,今天是九江府朱世隆朱公子包场,宴请他的同年同窗,说是今天宴请后就要闭门谢客,专心读书,准备来年的秋闱。”

    那店小二立马转头对着魏广德也是恭敬的说道,丝毫没有因为魏广德年小就看轻的意思。

    没说的,魏广德知道了,今天能上这楼的,怕最次也是有秀才功名在身的,或者是那个叫朱世隆的同学。

    想要上浔阳楼也题几句诗肯定是没戏了,魏广德虽然有点惋惜,但也没办法。

    “那我们回城里去吃,从这里回城也就半里路,不远。”

    张世贵听了店家的话,自然也是无法。

    回去路上,吴栋就好奇打听这个叫朱世隆的家世,别说,张世贵还真知道。

    “那个朱世隆也算九江的才子吧,我到是听说过,上次乡试落榜,估计打算奋起了,再战明年的乡试。”

    说到这里,张世贵摇摇头,“那些读书人看不起我们这些世代受朝廷荫蔽的人,我们也不必看得起他们,为了功名搞得自己要死要活的。

    他们这样的人家,科举就是独木桥,能够考过去的屈指可数,这里是九江,可不是吉安。”

    说出这话,让吴栋和魏文才都是点头不已。

    吴栋虽然醉心功名,可是他也知道,将来他就是当兵的命,只是起点高点,不用从大头兵开始,直接就能做千户。

    而这位张世贵显然也是知道的,他就是未来九江卫的指挥佥事之一,魏国公一系的人,袭职并不是难事儿。

    好吧,几个人当中,似乎唯一还没有职业的,需要自己打拼的也就只有魏广德一个人了。

    独木桥,那就是魏广德接下来要去冲一下的地方,冲不过去就只能走自己谋划的两条路了。

    一路上,看着不时有身着圆领襕衫的士子路过,魏广德不由得一脸羡慕。

    好想直接穿越到举人,进士身上啊。

    魏广德心里在大声呐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