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50报名

时间:2022-02-15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一大早,吴占魁就带着妹夫和侄子进了彭泽县城,只是没有带着他们直接去县衙报名,而是先要去找高秀才,顺路还在街上买了点礼物。

    请人办事儿,虽然还是要依照惯例送去银子,可是也不能空手空脚上门不是,这于理不合。

    当然,魏老爹也没买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是凑个手而已。

    到了孙夫子给的地址,找到高秀才。

    本来正常情况下,高秀才这样的禀膳生在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县学里读书才对。

    虽然已经是秀才了,不用县试府试院试进行考试,但是年底江西乡试可就要开考了,难道不该在县学里进学吗?

    事实上还真就是这样,这段时间高秀才就还真没怎么去县学。

    每年这个时候,就有不少准备参加县试的考生找上门,请求为他们作保。

    对于那些熟悉的考生,一切自然好说,可是更多的却是不熟悉的,这就要看引荐人是谁了,不熟悉的,那是绝对不会作保的,给多少银子也不行。

    只是高秀才也是没想到,这都快要开考了,居然还有人上门。

    看过孙夫子的信件,高秀才知道事情原委,自然一切好说。

    收下礼物和银子,只是嘱咐魏广德好好读书,准备半月后的县试。

    这就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当然,他不是消灾,而是帮个忙而已。

    把写好的结保文书交给他们,又随意聊了一会儿。

    知道魏广德一行人还要去县衙署礼房报名,也就没多说什么,该办的事儿都办好了,他们自然告辞离去。

    离开高秀才家,他们的下一站当然就是去县衙报名了。

    彭泽县的县衙位于县城中心,和魏广德看过的电影电视差不多,但是也有一点区别,也许是古迹保护不完整,至少在魏广德看到县衙大门之前,远远的他就先看到了一座照壁。

    照壁正对着县衙大门,中间还建有一座牌坊。

    之前魏广德来县里,一般都是在集市上逛逛,买点好吃的好玩的,可没有专门跑到县城衙门这样的政府机关门前来看看,这还是魏广德第一次看到彭泽县衙的样子。

    上一世,魏广德也没有去过什么保存完整的这类古迹去游览过,第一眼看到彭泽县衙的时候,还是让他有了些许感慨。

    第一眼看到县衙大门,魏广德想到的就是“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然后第二句就是“衙门八字朝南开”。

    还真是,彭泽县衙坐北朝南而建,县衙大门两遍的墙不是和大门水平修建的,而是有一定角度向外斜着修的,两边的墙就像个“八”字。

    似乎这是规制,魏广德记得好像看到过书里的记载,大明朝所有的县衙,其实都差不多,都是按照朝廷制度建造的,如果有差异也只会是因地制宜的小幅度修改。

    从侧门进去,当班的看到是吴占魁吴千户还是很客气,“吴千户,需要我进去给你通报一声吗?”

    “不用了,今天是为我侄子报名来的。”

    听门子和吴占魁的对话,似乎吴占魁时不时还会到这里来,和门子还有点熟悉。

    通过甬道,被舅舅领到左边的一排屋前,看着门前挂的牌子,魏广德知道这几间屋子是彭泽县衙的礼工吏房,其他三房要么在这排房子的后面,要么就在甬道的另一边,因为中国的建筑,很讲究对称。

    其实从照壁到牌坊,再到县衙大门和后面的甬道,直到大堂二堂三堂,都是在一条中轴线上。

    跟着舅舅和魏老爹,魏广德第一次踏进了礼房。

    县衙的内部编制其实和朝廷有点相似,朝廷建有六部,而在县衙这一级别也有对应的机构,也就是六房。

    主管科举的一直都是礼房,魏广德报名自然要在这里。

    舅舅和礼房里的几人都认识,和礼房的话事人聊了聊,知道吴占魁是带侄儿来报名参加这次县试的,礼房的书隶还是有点惊讶。

    无他,时间关系而已。

    确实,还有半个多月就要开考,这个时候才来报名。

    魏广德上前见礼后,才把自己这时候来报名的原因说了下。

    知道是有考生因为守孝不能参考,屋里几个吏员也就理解了。

    家里有长辈过世,确实是不能来参加考试的,否则不仅害自己,更要害互保的几个同窗,

    在书吏递过来的纸张上,魏广德认真的填写姓名、籍贯、年龄、三代履历,已经同考五人中其他四人的名字也写上,最后在担保人栏写上高翔的名字。

    对于禀膳生为考生作保这样的事儿,也是公开的秘密,都是需要给钱的,除非是自家子侄或是学生。

    当然,遇到吝啬的,可能就算是子侄和学生,怕也少不了一份孝敬。

    前面的很快就填好了,可是在描述自己体貌特征这一块魏广德就有点不知道怎么写了,之前先生也没交代过该怎么写。

    “面形甲,面色白,身矮,无鬚。”

    就在魏广德迟疑的时候,就听见对面那个书吏小声说了几句话,惊异之下魏广德抬头看了过去,结果那人又仔细端详了魏广德脸庞才点点头,“就这么写吧,你脸色也没有痣和印记。”

    这会儿魏广德才知道,那个面形甲怕是说的自己的脸型,面色白和无鬚倒是好理解,这个身矮是个什么意思?

    在同龄人中,魏广德自觉得自己算是高的了,虽然只有十三岁,没有后世的测量工具,魏广德自觉得身高不会低于一米五,可能接近一米六。

    后世那可是营养过剩的年代,小孩的身高普遍超过了父辈,就他现在的身高放后世都不显矮。

    当然,这个身高也许有魏广德的个人感觉成分在里面,也许有一定的误差。

    对于这一点,魏广德也不是很确定,但是他比他哥魏文才和表哥吴栋矮不了多少,老娘也说自己怕是要长成大高个,比老爹魏勐还高。

    好吧,也许人家是按照成年人的身高来算的,要是这么考虑的话,魏广德确实还是稍微矮了一点,就一点。

    填完报名表,魏广德就把高秀才的结保文书和互保文书拿了出来,连同报名表一起递交给那个书吏。

    结保文书来自高翔高秀才,互保文书则是从孙夫子那里拿到的,还包括另外四名考生的,因为他们之前的互保文书也需要修改,所以魏广德这次是一并带来。

    那个书吏拿到手续检查无误后,才盖章用印,把魏广德的报名资料处理好,给了考试证明。

    不过魏广德也没急着离开,看着书吏把其他的互保文书都换进报名资料后,他这次的事儿才算彻底做好。

    在魏广德没注意的是,在他填写报名表那会儿,吴占魁递了个小包给礼房的书隶,而魏广德的考试证明自然也有了些微调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