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51县试

时间:2022-02-15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从彭泽县城回来,魏广德开始了繁忙的学习生活。

    为了应对考试,即便孙夫子对魏广德没有多看好,也就是想让他去学习下,长长见识,可是该练的还是要练。

    之前魏广德虽然和那些应试前辈一样的学习,可是很多东西也是没有接触到的,就好像此刻他手里拿着的一份八股文章。

    也不知道通过了什么渠道,反正魏广德知道肯定不容易,那是现今彭泽县尊唐庸唐继贤在乡试和会试做的卷子。

    唐庸是广东人,人长得不高,可以说刚来的时候还是又黑又瘦,真不像个进士。

    不过被直接外派到下面的县一级,其实也可以知道,他的殿试成绩应该也不怎么样。

    毕竟排名考前的,一般都会留京任官,最顶级的肯定是进翰林院,次一些的也会在六部观政,然后进入中央部委工作。

    虽然说伴君如伴虎,可是留在领导身边,升官的可能也更大不是。

    所以,对于这些进士们,谁不想留在京城?

    但是这位唐县尊显然就不行,被分派到江西这里。

    不过魏广德也不会轻看他,没关系的是去老少边穷,江西可是好地方,说明人家在朝廷里应该还是有人的,不然不会到这里来任县令。

    对于这样名声不显,排名不高的进士,找到他的考试卷子自然是不容易的。

    由此,魏广德也算见识到了老师孙夫子的性格了,似乎就是个做应试教育的高手,也许这就是他总结的通过县试到院试这一阶段的方法。

    收集考官的文章,了解他的喜好,根据喜好调整自己的文笔。

    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县试作为古代科举考试的最低级考试,应该不难,很好通过才对,其实这种理解是错误的。

    县试,严格来说其实都不算朝廷认可的科举。

    在朝廷看来,乡试其实才是有朝廷派人住持进行的考试,院试及一下的考试只是地方官员负责进行考试,所以并不会有多重视。

    但是,实际上在科举的六次考试中,县试和府试还有院试刷下去的学子也是挺多的。

    就拿刚刚孙夫子向魏广德等几个第一次参加县试的学生介绍彭泽县的县试情况就提到,县试三年两届,只有大比之年才不就行县试,也就是会试年没有县试。

    而每次彭泽县的县试,全县参加考试的学生近千人,其中不仅有像魏广德这样的殷殷学子,还有皓首白发的老考生。

    而每次县试通过多少人呢?

    五十个。

    县试只有五十个名额给他们通过。

    而之后的府试也类似,千人竞争那几十个名额。

    到了院试就更激烈了,虽然经过层层选拔,剩下的都是童生,人数好似应该不多了,可是名额争夺就更加激烈。

    明朝按县为单位,以县的财政收入划分为大县小县,不同等级的县,可以有的秀才数量也是不定的,但基本上就是大县的秀才名额多于小县。

    在有名额的限制下,县里面的秀才有多少,决定了院试通过的人数。

    好吧,单说彭泽县,按照以往的院试数量来看,每次也就是十人上下,最少的是九人,多的时候能有十二三个。

    对于落选者,哪怕你才高八斗,能够碾压其他府县的学子,对不起,你也没有机会拿到秀才功名。

    你只能在本县几个名额里去争夺,击败本地童生,夺下功名。

    今年,按照孙夫子听到的消息,参加考试的学生大概有八百多人不到九百人,五十个名额,这个压力也是不小,基本上超过乡试的淘汰率了。

    府试,暂时魏广德还没有去想那么多,一步一步的考过去再说。

    这几天,孙夫子布置的作业也是陡然增加,每天两篇八股文和一篇经文,试帖诗之类的倒是没怎么要求。

    实际上现在的魏广德,要凑合一篇试帖诗出来也是可以的,毕竟都可以攒出八股文,很多东西也是相通的。

    何况,对于县试来说,更重视的还是八股文,也就是四书文和五经文,其他的过得去就行了。

    只有到了乡试会试那个时候,策论才有一点作用,而到了殿试就纯粹比策论了。

    不过因为会试名次对殿试的影响很大,光想着靠殿试,拿出一篇出类拔萃的策论就杀进一甲二甲,希望还是很渺茫的。

    魏广德这些天就琢磨唐县尊的文章,然后尝试着把自己以前写的东西修改下文风,尽量靠拢唐县尊,希望因此能够获得青睐。

    至于字儿,对于现在来说,临时抱佛脚也已经来不及了。

    好在孙夫子觉得魏广德的字儿进步还是很大的,足以见人,所以第一场就被刷下来的概率不大。

    临近考试前五天,魏广德和就母亲一起去了彭泽县,直接搬进了吴家在县城里的宅子。

    魏吴氏就带了一个老妈子跟着,吴家安排了两个下人过来伺候。

    毕竟是吴家嫁出去的小姐,舅舅吴占魁找的还是魏吴氏认识的人,虽然年岁都比较大了,可是做事也更妥帖,不容易出错漏。

    过去老妈小时候就伺候她的丫鬟也被叫来,本该陪着出嫁的丫鬟,因为老妈心好,知道她在吴家有了心上人,所以还是留下来了,而这次就被派过来伺候魏母。

    秉承着上一世大考大耍,小考小耍的习惯,最后两天魏广德也罢书籍都先丢在一边,那些范文也不看了,对自己的文章进行修改的工作也不做了。

    天知道唐县尊会出什么题。

    运气好,也许就考自己熟悉的,写出很好的文章的考题,那就爽了。

    每天吃了睡,睡了吃,魏吴氏一开始看到儿子这样还很是担心,不过魏广德一通忽悠,说什么自己已经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继续看下去也是无用。

    这个时候才去看书,还不如考前沐浴更衣,求神拜佛更有用。

    魏广德的表现,自然也被舅舅吴占魁和舅母看在眼里。

    当初吴栋考试前似乎也没心思看书,倒是经常跑出家门找人喝酒聊天。

    事后他们才从儿子口中知道,那是因为紧张,根本看不进书。

    从大哥口里知道了魏广德的异常可能是因为考前紧张,魏吴氏也不敢再要求魏广德看书了,任他自己做主,想看就看,不看也随他。

    时间,悄然到了二月十七日,县试第一场考试即将开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