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52唱名

时间:2022-02-15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窗外漆黑一片,但是屋子里已经点上了蜡烛。

    魏广德已经被母亲叫醒,现在还只是卯时,大约可能是后世时间早上五、六点的样子。

    这个时候距离天亮还早,可是魏广德就要起床洗漱,吃早餐,准备出门去县衙参加这一科的考试了。

    在他吃饭的时候,魏母和舅舅,舅母就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他吃,也没说什么鼓励的话,该说的老早就说过,这个时候再说,他们也怕给小魏广德增加压力。

    当魏广德提着母亲准备好的考篮出门的时候,天色依旧还是一片黑暗,没有一丝亮光,但是决定魏广德在大明朝命运的一天已经开始了。

    舅舅家里县衙不远,但是舅舅吴占魁还是准备了马车给他代步。

    随着越来越接近县衙,路边汇聚的今科学子也不断增多,距离衙门还有一段路,马车已经行进不下去了。

    其实这个时候,路边也停着几辆马车,都是县里乡绅送自家子弟参考的车架,也是因为行不进去只能停在路两边。

    吴占魁先下车,然后魏广德提着考篮才跟着下车,随着舅舅往前挤。

    两个家丁在前面开路,很快就挤开挡在前面的考生,就算有人不爽的回头看向他们,魏广德也没怎么在乎,没看到前面也有两伙人和他们差不多,都是身强力壮的家丁在前面开路,挤开挡道的考生吗?

    很快到了县衙大门前,此时这里也是几伙人站在那里,除了考生外,外面还围着几个家丁打扮的人。

    魏广德找了个空地等着,家丁在外面挡开其他人,不让他们靠近魏广德这里,舅舅吴占魁也咱在他旁边,不过似乎看到熟人,不住向那几伙人拱手,对方也有人回礼。

    别看舅舅是官身,可毕竟只是武官,在这个文贵武贱的年代,很多时候舅舅在外面也不得不稍微弯下腰。

    这也是为什么为了侄子参加考试,舅舅家忙的和自己家一样,舅舅是真心希望魏广德能够考到功名的。

    不说进士,哪怕是个举人,吴占魁就可以在彭泽县挺起胸膛,不惧县里的任何势力了。

    随着大门打开,一队衙役跟着就站了出来挡住考生们的去路,在进入考场前还要先进行搜捡,之后才能进入考场,按照报名时发的考号找到自己的位置进行考试。

    彭泽县算是上县吧,虽然不能和一些大县相比,但是也超过这大明朝大部分县城了,所以考试用的桌椅都能早早备下,还不需要考生自带。

    开始搜捡后,舅舅吴占魁只是把魏广德送到门口就缓缓后退,不过这也足够让搜捡的衙役看到了。

    对魏广德进行的搜捡进行的很快,至少在魏广德看来比较粗糙,只是简单翻看了下他的考篮就让他进去了,同时进去的还有几个,都是之前和魏广德一样站在大门附近的几伙人中的。

    至于门前的这些搜捡衙役会不会对剩下的考生也这么搜捡,那就不是魏广德需要关注的了,和他有什么关系,反正他没有夹带,就算认真搜查他也是不怕的。

    进门后,魏广德就被门后的一个小吏叫住,看了他手里的准考证,然后带他到旁边的一处空地,有小声给他说了一会儿他考试的位置才离开。

    魏广德这个时候也注意到前面甬道两侧摆满了考桌,每几张考桌旁边还挂着一盏糊纸灯笼,上面自然是考号,方便考生更快找到自己的位置。

    不过魏广德已经知道自己的座位在哪儿了,就在大堂屋檐下。

    县试,虽然是地方上一个经常进行的考试,可是并没有专门修建考场考棚,往往只是在县衙或者周围找个大点的空地进行考试。

    而在彭泽县的历年考试,都是选在县衙大堂前的空地上进行,因为这里足够大。

    要是天气好倒还没什么,要是遇到刮风下雨,在空地上的考生可就惨了。

    二月的县试,骄阳似火可能也就帝国最南边才会有,对于帝国大部分疆域来说,是不存在的,其实只是怕遇到下雨天。

    屋檐下,也不错,虽然今天明显天公作美,不会下雨。

    天已经微亮。

    魏广德站了好一会儿,在他身后已经乌泱泱站满了人,都快挤到大门去了,也就是这个时候,唱名也开始了。

    不过在唱名前,久闻大名的唐县尊穿着官袍出现了,让等候的学子有了一些骚动。

    唐县尊也只是对站在外面的考生们勉励了几句,就转身回到大堂上。

    说的话不多,可是魏广德也听清楚了,毕竟站在前面,这次县试考五场。

    其实明朝县试,选择性很强,都是知县自己选择,四场考试也可,五场考完也成。

    魏广德也没有在考试场次上有太多想法,随便他怎么考。

    随着唐县尊离开,官吏开始点名,凡是被叫到名字的考生都要站出来,一般都是喊五个人的名字,让他们一起进入大堂。

    魏广德估计这就是按着互保关系来喊的,毕竟五人互保,叫到一起都见个面,要是有枪手就能发现,一旦发现不报,将来被查到后可就要倒霉,跟着连坐了。

    没叫几队人进去,魏广德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虽然魏广德可能是本次考试最后报名的,可是舅舅的关系在那里,魏广德可不知道舅舅也是使了钱的,吴占魁自然也不会去说。

    很多东西,人情是人情,该表示的也要表示。

    “马当镇魏广德、林天悌、柳石贞......”

    听到名字,魏广德往前走了几步就进到场内,随后身后很快又站出来四个人,都是同窗多年的,魏广德看到他们出来后就微微弯腰拱手见礼,随后几人都是相同的动作。

    “你们五人互保,现在可有话说?”

    那唱名的官吏对着他们几人问道,其实这也是之前重复过几遍的了,就是确认互保之人的身份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以后发现了自然就没有任何解释的余地。

    对于官吏的问话,五人都是弯腰拱手,口中说道:“没有。”

    “你们进去吧。”

    那官员看了他们一眼,身体微侧说道,让他们走进了大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