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56要放榜了

时间:2022-02-15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广德,这次考试是不是考的不好?”

    母亲的声音从魏广德身后传来,让正欲推门的手略微一顿。

    魏广德转身对着母亲,脸色浮现出灿烂的笑容,虽然因为光线阴暗,母亲应该看不真切,但是魏广德还是笑着说道:‘母亲,孩儿可没有说一句假话。

    虽然我不敢说县试一定上榜,但是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有孩儿的名字。’

    手里还提着灯笼的母亲,在这个只有他们母子在场的情况下,再次从儿子口中得到这一答案,脸上也浮现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实在是因为没想到你会提前交卷,娘听说他们一般都是天擦黑才会交卷,你回来那会儿,你舅舅刚叫人准备马车,说再等一会儿就去县衙门口接你,结果刚出去吩咐了车夫,你就回来了。”

    魏母说道这里,她解释了下下午到晚上家里略微有点诡异的气氛。

    是的,气氛有点诡异。

    不管是舅舅还是舅母,在魏广德进屋后就再也没有问起县试方面的事儿,只是说魏广德年纪尚小,进学的时间也晚。

    好吧,魏广德也知道,他们其实就是在反复提示自己,考砸了没关系,自己还小,有大把时间继续学习,继续考试。

    也许是担心考试失败会在魏广德心里留下阴影吧。

    一夜无话。

    第二天,魏广德起床洗漱后出去吃早餐,没一会儿,舅舅和舅母也出来了。

    魏广德上前行礼,吃过早饭就出门溜达去了,逛逛这彭泽县城。

    至于说继续温习功课准备后面的几场考试,还是算了。

    其实明朝的县试,一般考四场还是五场,由县官说了算,但是真正重要的还是第一场考试,也就是正场。

    至于后面的考试,更多的作用还在于对第一场考试录取童子的排名次。

    在彭泽县,第一场考试完后,需要等两天时间才放榜,而之后的几场考试只需要一天时间,因为人数越来越少的缘故,对于考官来说自然轻松许多。

    值得一提的是,参加后面的考试,必须第一场被录取才可以继续。

    魏广德自然不打算去参加后面的几场,除非他第一场考试的名次非常靠前,也许他还会去赌一把。

    不过他自己写的文章就那么多,其中优秀的也就那么十来篇,被孙夫子认为非常有水平。

    虽然不知道后面的科举考试会遇到什么题,可是魏广德却不打算参加更多的考试,作出更多的文章。

    每次考试后的卷子,那可就相当于把自己的文章大白于天下,以后要是遇到同样的考题,可就不能再用了,除非大改。

    有那闲心做做文章,还不如求神拜佛,祈求每次考试考题都是自己精通的。

    两天后,县试发榜日。

    魏广德一大早就起床,打算去县衙门前看看榜单,自己的名字到底在没在上面。

    这两天彭泽县城里也是云集后县里几乎全部的读书人,毕竟都要科举,都想进步,所以那两天魏广德也跑去跟着同窗到处结交本县读书人。

    自己同窗前辈里,可有几位是参加了几次县试的,所以认识的本地学子也多,在大街上走不了半条街,就邀到不少人。

    通过接触,魏广德才发现,以前自己想的太特么天真了。

    之前,甚至可以说是前世的自己,一直以为县试落榜的肯定都是腐儒,读书读傻了的,所以才会连县试都过不去。

    但是一番接触下来,魏广德发现这些人中不少貌似写文章的水平比自己高多了。

    虽然谈吐得当不代表写文章就好,可是大家坐在一起,自然免不了说说这次考试自己做的文章。

    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是文章好坏其实大家心里还是有杆秤的。

    好吧,这两天的行程让魏广德有点点被打击到了,现在就看考试前一天自己拜天地神仙灵不灵验,孙夫子可说了,虽然学问第一,但有的时候,运气是真的很重要,一切都要看考官在那一瞬间的判断。

    吃过早饭正要出门,就听见门外一阵马蹄声停在门外,随后魏老爹带着大哥和表哥就进了大门。

    “广德,去看榜吗?”

    进门看见魏广德穿戴整齐就站在门内,似乎要出门的样子,魏老爹开口就问道。

    “爹,表哥,大哥,你们怎么来了?”

    魏广德诧异道。

    “在家里待不住,算时间今天放榜,所以我们一大早就骑马过来了。”

    魏文才在魏老爹身后笑道。

    说的很轻松,可是听那马蹄声,他们应该是凌晨骑马上路的,要是坐马车可赶不到县城来,而且骑马也得三、四点就要出门才赶得及。

    “你们都来了。”

    屋里的舅舅吴占魁听到说话声也走了过来,看见三人风尘仆仆的,“进来洗把脸,吃点东西。”

    从崩山堡赶到县城,至少要寅时出发,那么早,肯定是没吃早饭。

    招呼下人准备热水毛巾给他们擦脸,二月的天气,早晨依旧寒冷,不过看着几个人都是笑容满脸,吴占魁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前两天,虽然私下里听到自己妹妹说广德自己觉得这次考试不错,但是吴占魁也不少很相信,毕竟那么早就出了考场。

    在他看来,好吧,反正他就是觉得魏广德这次怕是考的不怎么样,或者说那些题目怕都没答上来,所以才会那么早离开考场。

    魏广德自然在这个时候也不能离家去看榜单了,坐在下面看着父亲和两个哥哥狼吞虎咽吃着早饭,心思却飘得有点远。

    他是真不确定能不能上榜了。

    要说县试那天回家,其实魏广德自我感觉还是有六七分把握能够上榜的,但是这两天走下来,他感觉似乎只剩下三四分胜算了。

    运气,自己可是求神拜佛过的,而且还是穿越来的人,再怎么说也该有点主角光环加持才对。

    魏广德在心里这么想着,也是在催眠自己。

    父亲和两个哥哥连夜赶来,要是最后看到榜单上没有自己的名字......

    魏广德不想去想太多了,感觉这要是没上榜,太对不起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