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57发案

时间:2022-02-15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吃过饭,魏广德就和两个哥哥一起出门往县衙去看榜,父亲和舅舅则是留在家里等消息,毕竟守着近,只要榜单出来,很快消息就会传到这里来。

    走到县衙外,此时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不止是那几百个参加县试的考生都汇聚到了这里,不少人还带着家人好友,再加之还有游街商贩在四处叫卖货物,把个平日里都显得安静庄严的县衙门前变成了闹市一样的地方。

    一路走啦,不少人都是吴栋和魏广德认识的,自然是不住的拱手。

    有了身强力壮的魏文才,吴栋这一年在崩山堡里也练出了一副好身体,三个人一边和周围的人打着招呼一边往里面挤,很快就挤到了衙门外。

    这会儿还没有开榜,所以大部分人都还只是站在那里,三三两两的闲聊,不过还是明显分成了两个圈子。

    走近了,魏广德也注意到两伙人,还都是他认识的。

    隔着老远,魏文才、吴栋还在挤开其他人的时候,右边一伙人当中一位就已经站出来,向他们这边遥遥行礼。

    这人自然就是曾元述了,他和吴栋的关系可是亲密的很,不仅是同窗,还是同科。

    虽然他也知道,吴栋已经不参加科举了,但是这就是命,他没有亲兄弟,就注定了他必须要进武职,将来接他父亲的班。

    而左边那伙人自然就是张家的人了,吴栋带着他们直接就去了曾元述那边,也不会给张家什么脸色。

    今天那个张好楚却是没来,只是张家的其他两个少爷过来了。

    “曾兄,别来无恙。”

    吴栋走近了,拱手向曾元述道。

    “你去了崩山堡,这一年来喝酒都找不到人了。”

    曾元述笑着和吴栋说道,又和魏文才、魏广德打了个招呼。

    “你们怎么也来看榜?”

    曾元述很是好奇,魏文才早就丢了书本,这个上次酒桌上就知道了,魏广德年岁还小,也是可考可不考的,当时听到他也不过是刚刚读四书,没个三五年的时间科举是没什么希望的。

    “这一科,我表弟广德也是参加了的。”

    吴栋笑道,说着手搭在魏广德的小肩膀上有点自豪的说道。

    “广德也参加县试,不错啊,考的怎么样?”

    曾元述听到魏广德参加了前两天的县试也很是惊讶。

    说实话,当初酒桌上,曾元述知道魏家两兄弟的身份,特别是听到魏文才已经无心功名,很是看不起这两兄弟的。

    虽然后面魏广德找他们借阅文章,曾元述还是大方的借出来,可那都是看吴栋的面子,怎么也是十来年的好友。

    “一般,先生也只是叫我来碰碰运气,熟悉下县试。”

    魏广德腼腆的笑着说道。

    “我是昨儿下午才回的彭泽,这科你可是和我兄弟是同科了。”

    说着曾元述拉出身后站着的一个男孩,看上去比魏广德还要小一点。

    “广德今年是十三了吧,这是我兄弟曾元睿,今年十二岁,以后你们可以多亲近亲近。”

    说着,曾元述就介绍自家兄弟曾元睿和他们认识。

    “你在九江书院那边读书,今年的院试怎么样?”

    见礼完毕,吴栋这才开口问起曾元述这一年的行程。

    今年吴栋在离开彭泽县城去了崩山堡后,曾元述也走关系去了九江书院那边学习。

    本来官学是轮不到童生读书的,不过家里有钱,虽然没有正式的生员资格,做个旁听生也是一样,何况曾元述还年轻,刚刚二十岁而已,在学院里也是小的。

    家里有钱,曾元述也是大方,常常招待那些秀才。

    毕竟这些人都是过了院试的,学识也是不凡,至于说为什么没有去江西其他地方,特别是南昌那边的书院学习,好吧,在没有考到秀才功名以前,曾元述也不好意思到处去跑,也许年轻几岁的话,他还可以去逛逛。

    闲聊着时间又一晃而过,正在众人摆谈的时候,衙门的大门打开了,当先几个手拿水火棍的衙役驱散挤在门前的学子,清出一条道来,后面两个书吏才拿着一张大红榜单出了大门。

    两个书吏的动作很麻利,在衙役的帮助下很快就张贴出了这次县试的榜单,也就是俗称的“发案”,红色榜单是两圈考生的座位号。

    因为县试是要连续考试的,为了避免作弊,让人知道都是谁谁谁,所以在县试考完前是不会亮出考生的名字,只会记上他们的座位号,而考生就依旧座位号判断自己到底上没上榜。

    榜单上两圈座位号,内圈有二十个座位号,外圈三十个,中间一个大大的“中”字。

    张贴出榜单后,身后的人群止不住的往前挤,不过有曾家的几个家丁拼命抵住不让他们冲撞到自家少爷和他们的朋友。

    “我中了,外圈右上。”

    就在魏广德还在紧张的看着榜单上的座位号,寻找自己的位置的时候,旁边的曾元睿忽然兴奋的大喊大叫起来。

    “恭喜恭喜。”

    魏广德习惯性的拱手向他作揖,曾元睿的大哥曾元述闻言也是喜不自胜。

    在众多恭贺声中,魏广德看完了内圈二十个座位号,没有自己的天字十二号的号牌。

    要说失望,不至于。

    魏广德老早就在心里打定主意,进不了内圈,头场过了也就没必要继续后面的几场考试了,反正都可以参加府试了,还不如好好学习准备两月后的二次考试。

    这其实也是魏广德在自我安慰,虽然他连自己能不能上榜都不清楚,但是还是老早就这么想着。

    看完内圈,接下来就是外圈那三十个位置了,怀着忐忑的心情看过去,从十二点方向顺时针方向一个一个的看。

    “老二,怎么样,看到你的号牌了吗?”

    一边的大哥在恭喜了曾元睿后,也把注意力放到自家兄弟那里。

    先前还忘记问他座位号是多少,这会儿也不知道看什么,“你的号牌是多少?”

    “我在看。”

    魏广德就这么回答道,双眼的视线已经从十二点移到了六点位置,半个外圈看完,也没有自己的号牌。

    没有。

    为什么没有。

    魏广德心里在呐喊着,继续顺着放下看。

    “中了,我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