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58马蹄声

时间:2022-02-15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中了,我中了。”

    就在魏文才、吴栋略微失望的时候,备受打击的魏广德猛然在十点位置看到“天字十二号”几个小字,压抑的紧张心情才猛地一下释放了出来,不顾一切的大喊大叫起来。

    “在哪里?多少号?”

    一边略微沮丧的吴栋听到魏广德的喊叫精神就是一震,连忙问道。

    “十点位置,天字十二号。”

    魏广德随口就说道。

    “什么十点位置?那是哪里?”

    魏文才没听懂,急忙追问。

    “就是......”

    魏广德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停下还在喊的“中了,我中了”这样激动的话语。

    “就是,左,左上一点点。”

    魏广德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大明朝有没有西方的钟表,要去解释几点方向太难了,还不如学那个曾元睿给出个大致方向就好了。

    “真的,天字十二号。”

    有了左上的方位,魏文才和吴栋,还有曾元述等人都定睛看过去,果然写着天字十二号。

    这个时候,可没人会为了面子乱说座位号,中没中可不是上下嘴皮子一碰就完事儿,要是到后面发长案时被人发现没有他的名字,那才是真的丢人。

    县试前几场结果出来,都是日圈,圆形的发案,一直要到最后一场县试结束,将自第一场起当取考生,全数拆开弥封,用姓名发案,称之「长案」。

    取列第一名者,曰「县案首」,无重大事故,无须再一路考至院考,照例「进学」,获取秀才功名。

    考取前十名者,为「县前十」,为一项荣誉,至府考时,需提坐堂号。

    不过在这两天的结识本地学子的过程中,魏广德已经熄了争夺案首,甚至县前十名的想法,自己的水平就在那里,真的不如其他人。

    只要能够通过正场考试,获得府试资格就好了,这就是魏广德给自己定下的调子。

    现在,他做到了。

    通过了这次县试,魏广德已经得到了去九江府参加府试的资格,这就够了。

    虽然县试案首肯定能过府试,自家人知自家事,不去多想了。

    还是府试继续赌运气好了。

    “恭喜恭喜,广德,等上两月,你和我兄弟一块去九江府,到时候为兄为你摆上一桌,接风洗尘。”

    曾元述听到魏广德也过了县试,之前本来有那么一点的轻视也就消失了。

    自己和自己兄弟,那可是七岁不到就发蒙,十岁不到就已经开始看四书五经了,过县试是真的没有压力。

    可是魏广德可不是,八岁才读书,十一岁的时候才刚开始看四书,五经都还没读,也就是说魏广德真正开始准备科举也就不到两年的时间。

    虽然不愿意承认什么,不过曾元述还是重视起魏广德来。

    还好,自家兄弟和魏广德年龄相仿,又是同科,正好可以多亲近。

    “走,翠云楼喝一杯。”

    自家表弟上了榜,过了县试,吴栋这会儿豪气的大手一挥。

    离开县城有些日子了,回家也是匆匆忙忙的,到是好久没有去城里几家酒楼吃喝一顿,正好今天兄弟上榜,正该好好庆贺一下。

    “顺路,先回家报告下喜讯。”

    魏文才想到家里还有几位长辈在等消息,虽然不知道吴栋嘴里的翠云楼在哪里,可还是点了一句,先得把消息传回去。

    “顺路,顺路。”

    吴栋自然听明白了,点头说道,“就在家旁边不远,先我们进城的时候还从那里经过过的。”

    “好,大家都去庆贺一番,好久没喝到吴栋的酒了。”

    曾元述也是笑嘻嘻的说道。

    .......

    一顿饭吃到申时初才散场,也就是下午三点多钟。

    魏广德他们一大伙人可是上午十点多就进了酒楼,中间又来了不少这次县试上榜的考生,兜兜转转魏广德又认识了一批人。

    等他和大哥表哥回到家里的时候,父母和舅舅舅母都还在等着呢。

    “今晚咱们家也要好好庆祝下。”

    舅舅坐在上首位置对着几个人说道。

    “都让人去准备了。”

    一边的舅母这会儿也是笑吟吟的,魏广德这么小就能考过县试,自然值得好好庆贺一下。

    对于他们这些武勋人家来说,家里找几个会舞刀弄枪的容易,可是真要说到考科举,他们这几家亲戚里还真就没几个人。

    自己大哥张世贵就不说了,是要袭职的,二哥张富贵却是去读过书的,德化县试都没过,就别说参加九江府的府试了。

    也就自己儿子争点气,过了府试,虽然不是秀才,可也算是童生。

    这世道,家里有个功名在身的亲戚,他们这样的武官人家自然也会有一点点优待的,至少在面对文官的时候,面子还是要大那么一点。

    可惜了自己的儿子。

    吴张氏看着下面坐着的魏广德,不自觉就想到自家儿子吴栋了,要是自己争气点,再生个儿子,也许......

    这里不是南京,没有夜夜笙歌的秦淮河。

    不过到了晚间点灯以后,吴家的宅子门里门外却是挂了不少灯笼,把整个院子照的亮如白昼。

    正屋已经摆上酒宴,就是两家人,包括舅舅的两个闺女,也就是魏广德的表姐都坐上了饭桌,喝着酒吃着菜,说说笑笑的,也是很热闹。

    “回头我给家里送个信,让我哥把西园收拾出来,到时候广德去了九江府就直接住进去,去年你们也住过的,不会不习惯。”

    吴张氏这会儿对着小姑子说道。

    “嗯,对,到时候让吴栋也过去,他参加过府试,有些东西可以让他给广德说说。”

    吴占魁端着酒杯和魏勐碰了一下,随后一杯酒下肚,接着话就说下去。

    “好。”

    刚端着酒杯陪了一杯酒下肚的吴栋大声答应一声,“元述的三弟也要去府试,到时候可以一道去。”

    就在众人推杯换盏的时候,隐约间马蹄声传来。

    这可是在大明朝,晚上到了这个时候,县城的城门已经关闭了,除了值更的外,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更别说跑马了,可是这马蹄声却是似有若无,由小变大,逐渐清晰起来。

    正喝着酒的吴占魁和魏勐都是一愣,放下手里的筷子,用心倾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