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60准备府试

时间:2022-02-19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爹,舅舅,军令只是让集合人马去镇江与南京京营汇合,可没让直接去北边。”

    魏广德看完纸上的内容后才开口说道。

    “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到了镇江,可就由不得我们了。”

    魏勐摇着头说道。

    虽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可是还有一句话就做计划赶不上变化,到了镇江会怎么样谁知道?

    难道他们一帮武将还敢和文官老爷们斗,还不是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鞑子犯边,这十来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听说就是因为互市这事儿,前年才闹的那么大。要是陛下早点下旨互市,怕也不会闹成这样。”

    吴占魁悠悠开口说道,随后看到众人身后的两个女儿,想想觉得还是不要在她们面前说这些事儿了,于是挥手就让她们先回后院休息。

    看到两个表姐离开后,魏广德才开口说道:“未必,去年和今年,鞑子利用互市的机会,屡屡纵兵犯边,我看他们也不是安心要做生意的。”

    “想那么多也是无用。”

    吴占魁轻轻摇头,随后就看着吴栋问道:“那两个百户练得怎么样?可否一战?”

    这才是这次出征的关键了,这一年来可没有荒废,一直都在训练这支部队战力,要是这个时候拉跨,那在老丈人面前可就不好说话,这可是保命的手段。

    “训练一直没有落下,随时可以出征。”

    吴栋的回答很是简练。

    “这次还是我和魏子一起去,你们两兄弟都留在家里。”

    没有询问魏勐的意见,吴占魁就做出了决定。

    和前年那次一样,还是不带着家里小的去。

    出征了,谁知道会遇到什么事儿。

    虽然老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可也得给家里留条血脉,不可能带着儿子上战场,刀枪无眼,更何况老吴家就吴栋一根独苗。

    在魏老爹点头的时候,吴占魁又开口问道:“那些兵的指挥你熟悉吗?”

    “熟悉,他们训练的时候,我也经常去看,也指挥过他们操练,几个作战军阵我都了解。”

    听到舅哥询问,魏老爹回答道。

    “两个小的不在,你打算派谁接手?”

    吴占魁满意的点点头,不过还是继续询问两个百户没了直属上级,魏勐打算怎么安排。

    “崩山百户所的人我亲自指挥,有张大勇协助,没有问题。中军百户让吴栋安排吧,那边的人他熟悉。”

    听了魏勐的话,吴占魁点点头,转头对着儿子说道:“明早过去后,你就安排一下。”

    “知道了。”

    吴栋答道。

    “你和文才先去休息吧,明早还要赶路,我会安排下人到时候叫你们。”

    想到明天一早就要出发,吴占魁把吴栋和魏文才都叫去休息,屋里就剩下他们和妻子,唯一剩下的小字辈就是魏广德。

    “老爷。”

    这会儿,舅母想要对舅舅说什么,不过却被他挥手打断。

    吴占魁转头对下首的魏广德问道:“广德,先前看你看了军令就在那里发愣,是想到了什么吗?”

    这会儿魏广德还在寻思这次出征是吉是凶,完全没有注意到屋里又出去两个人,不过听到舅舅喊自己的名字,魏广德还是下意识抬头看过去。

    “没有。”

    魏广德急忙摇头,“我就是在寻思,前年才让鞑子打到京城,这次再怎么也不可能让鞑子再轻易破关,围逼京城的,去年不是就派仇鸾加强了北边长城沿线的防御。

    南兵战力不比北方边军,朝廷里应该也是清楚的,断不会调南兵参与和鞑子的战争,至多就是留在京城和周边大城加强守卫力量。”

    “先前来人说几位大人还在商议机要,只是发了几份军令出来,怕明天张大人那里就会有详细的消息送来。”

    魏勐听了小儿子的话也觉得有道理。

    带着手下那些兵和鞑子野战,魏勐知道后果。

    但如果只是参与守城的话,还别说,他还是有点把握的。

    北边的鞑子野战靠着马力却是厉害,可要说到攻城,那帮罗圈腿还真玩不来。

    别看他们能攻破一些边墙小堡,那是因为那些地方驻防人马少,城墙也不高。

    京畿之地,周围那些大城,想来不会比九江府城墙矮吧。

    离开屋子回到自己的卧房,魏广德躺床上还在纳闷。

    记得自己前世看过的文章,好像还说明朝这会儿就是一个比烂的时代,蒙古人战力最烂,明军其实还比鞑子强点,建州的女真人又比明军强一些,最后才让满人占了中华。

    杂自己穿过来,看到的,听到的和以前看过的东西都是截然相反,貌似明军还不如蒙古鞑子厉害。

    想着想着,魏广德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一大亮。

    魏广德洗漱出来去了前面,饭桌上也只有父母和舅舅舅母,大哥和表哥都已经离开彭泽县城回崩山堡调兵去了,要是动作快,算算时间应该会在晚上赶过来。

    “爹,舅舅,明天的第二场孩儿不想去考了。”

    魏广德早上起来就想明白了,这次的事儿,正好就拿来作为自己不想参加后面几场考试的理由。

    什么初覆、再覆、连覆,大爷我都不想考了,反正自己又没想过争县试案首,而且就算去了,也肯定考不到。

    还好,正场过了,自己有参加府试的资格就行了。

    魏勐和吴占魁抬头看了看魏广德,还是魏勐开口道:‘不想考就不考,反正县试算是过了。’

    “四月府试,虽然到时候你爹和我可能都不在九江,但是你还是要去好好考,你表哥留在家里,到时候陪你过去参加府试。”

    吴占魁也接话道。

    “孩儿明白。”

    能得到这样的答案,魏广德很满足了,最多发案的时候,自己吊在榜尾,那也没多大关系。

    “舅舅,你看千户所是不是让下面的百户把所有的碗口铳都带过去?”

    听到魏广德这么说,吴占魁就是微微皱眉,“那玩意是船上用的,带来干嘛,百多斤,不好带。”

    “要不是怕上面来人捡点,我都想把那玩意卖了换钱。”

    魏老爹在一边轻笑道。

    “广德,我们的事儿你就别瞎操心了,还是多多准备府试吧。”

    吴占魁可不希望魏广德因为他们的事儿分心费神,要是府试考不过就太冤了,这才提醒道。

    正在这时,门外有下人进来禀报,有信使来了。

    “广德,你继续吃饭,我们出去看看。”

    吴占魁起身对着正在吃饭的魏广德说道,就带着魏勐走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