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67再赴九江

时间:2022-02-26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能不能顺道带我们去九江?”

    有同窗急忙开口说道。

    “问题不大,你们带小厮吗?只多几个人的话应该是可以的。”

    魏广德想到之前去九江府的时候乘坐的那条大船,载二三十人是绰绰有余的,只是不知道自己这帮同窗会不会夹带私货。

    毕竟有两位同窗家里可是做生意的,要是把掌柜伙计啥的也带到九江去采购货物,那也麻烦的很。

    “我就带个跟班,不会让你为难的。”

    “我也是。”

    “我就一个人,到时候你们带的小厮可要帮我照应着。”

    “没问题,一句话的事儿。”

    “这样也就是多五个人,没有啥问题,到时候我们一起启程。”

    魏广德听到他们这么说,算算就是三个同窗加两家的小厮五个人,顺道过去也好,路上还有个说话的。

    “广德,回来前县里有没有个说法?”

    这时候,又有同窗开口问道,说话声音也压低了,感觉神神秘秘的。

    “什么说法?”

    魏广德好奇问道,那些天因为出征的事儿,魏广德要么陪着父亲,要么就在书房里写作,还真没怎么出去过。

    也就是去拜见县尊那天跟着表哥,还有曾元睿等几个人去喝了小酒,都是县城里几户家庭殷实的人家,其他时候,外界发生的事儿,他还真没怎么在意。

    “就是张好楚那厮的事儿,这次他考了县试案首,离开县城那会儿,我可听说有人议论,他是贿赂县尊拿下的案首。”

    “什么?”

    魏广德听到是张好楚,也就想起那家伙了。

    “他拿下个案首有什么的,就算真有什么猫腻,也正常,在彭泽县,他们张家还是很有点实力的。

    张好楚这人我见过,也听人说过,文才一般,不然也不会连续两次都考不过府试,还要陪着咱们继续考县试。

    这次就算真是县尊高抬贵手,其实也合理,毕竟县里捐资助学啥的,还要张家这些大户支持。”

    魏广德想想就笑道:“其实未必就是给多少银子,只要张家私下表示给县里多捐款,修桥补路啥的,给个案首,保他过府试,也是可以的,毕竟都是乡里乡亲的占便宜。

    不过啊,我还是觉得不会,唐县尊在彭泽风评一向不错,不是个贪官,没刮过地皮。”

    魏广德说这话,首先就点出唐县尊不是贪官,贪官为了钱财,还真可能卖县案首,可他不是啊。

    魏广德可不会去说县尊可能在县试中舞弊,那玩意说起来的话,这次过了县试的考生怕都脸上无光,张好楚可能这么做了,其他人呢?

    魏广德可不会承认的,虽然考过之后他确实带去了不轻的拜礼,不过那也是常例,大家都要走这一步的。

    县试、府试,主考的知县和知府一般还会比较矜持,一般都不会收礼,也不会接见他们,不过今年魏广德送东西过去,可是送进去了的,往年好像就没有过,这也是表哥吴栋说的。

    想到这里,魏广德也觉得,说不好张家真给了什么好处,才让唐县尊抬了手。

    嘴上说不会,可魏广德结合表哥的话,心里其实也信了三分,至少张家应该是给了什么让唐县尊都不能拒绝的好处,才会点了张好楚县试案首,保他过府试。

    时间来到四月,镇江那边捎来消息,九江卫千多号人顺利抵达镇江,不过一直在那里休整训练,并没有着急忙慌的赶往松江府,自然也没有兵被调往浙江。

    而同时传回来的消息,宣州卫的人马没有赶来镇江,而是和苏州卫的兵马一起移防到了太仓,和太仓卫一起组成了一支三四千人的兵马。

    太仓离松江府很近,就在隔壁,要入卫支援自然很是快捷。

    魏广德从大哥那里听到这个消息,自然也想明白了。

    现在南京兵部这位叫张经的尚书应该是知兵的,人马调集起来先进行操练,显然是知道卫所都是什么货色,直接拉上去怕是要出大事儿,还不如先操练操练以备战时之需。

    据说只有浙江那边的卫所兵全部前压,住进了沿海的府县。

    看来南京兵部首先想到的还是要保证苏松二府的安全,毕竟是钱粮重点。

    “苏松财赋半天下”也不是吹出来的,毕竟涉及到不同的历史时期,特别是在改朝换代,战乱刚平息那会儿,全国的社会生产都遭遇到破坏,这个时候苏州和松江的钱粮就是帝国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了,就算到了大明朝中期,苏松二府财赋甲天下也是说得通了。

    苏州府和松江府在江南各府中也是有名的富府,朝廷的重视程度自然不同其他。

    光是松江府,一年就要向北京內府上缴白银近十万两,还有数万石的白粮,向户部、工部、光禄寺等衙门解送几十万石粮食和大量的白银。

    最要命的还是据报,倭寇云集在舟山附近海岛上,那里距离松江府不过旦夕,所以这次倭寇云集的目标到底是浙江还是南直隶,还真的是很难说清楚。

    不过这些和魏广德没有太大关系,四月四日这天,他就在大哥魏文才的护送下去了彭泽县城,住进了舅舅家里。

    舅舅不在,自然当家的就是表哥吴栋。

    同行的三个同窗则是住在码头附近的客栈,上船前魏广德叫人通知一下就好。

    对于随船带几个人过去,吴栋自然没什么意见。

    “曾元睿这次也和我们一起走,元述会在九江码头接他。”

    吴栋听了魏广德说起还有三个同窗一起去九江府参加府试后就说道。

    大哥只在千户所住了一晚,第二天大早在送他们上船后就骑马直接回了崩山堡。

    船上多了几个应试考生,自然很是热闹,表哥吴栋也是过来人,自然就被几个同窗问起府试需要注意的事项,一路之上到是也不寂寞,很是热闹。

    临近傍晚的时候,官船抵达九江府码头,岸边一伙人早已翘首以待,为首之人自然就是张宏福和曾元述。

    曾元述和吴栋是好友,元述到了九江府,吴栋自然要联系表哥张宏福照看一二。

    张宏福虽然还没有进入官场,可是九江府的二代圈子里也算一号人物,最起码可以保证曾元述张在九江府不会被人欺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