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68形势

时间:2022-02-26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伴着夕阳的余晖,大船靠上了九江府码头。

    吴栋带着魏广德等一行人下船和张宏福、曾元述见礼,寒暄后众人就在一起上路进了九江府。

    因为天色已晚,自是要先各自找地方歇脚。

    魏广德和曾元睿是有地方去的,剩下的三个同窗其实也早就找好了落脚地,自是那位在九江府有生意的人家,两位同窗也都暂住在那里。

    约好一起报名的时间,大家也就在路上分开,前往自己的去处。

    魏广德再次来到张家,拜见了家里的长辈后,魏广德和吴栋才又住进了那个小院里。

    吴栋可不是把人送来就完事儿,他还要在这里呆到魏广德完成府试,也就是陪考。

    晚上,张家大爷张世贵摆下一桌酒席给魏广德接风,说的是要预祝小辈府试高中。

    “大舅,怎么没看见二舅。”

    魏广德上次来张府,对张世贵张富贵两兄弟都是跟着表哥吴栋喊的,所以这次他也是这么称呼。

    “富贵去武昌那边做生意去了,他可不会跟着老爷子去镇江,呵呵......”

    张世贵以为魏广德没看到张富贵,以为他是跟着老爷子去了镇江。

    “二舅那里生意可是真好啊。”

    吴栋在一边也笑道,“上次我过来也就在码头上遇到二舅,说是要出去做生意,这次来也是。”

    “好什么啊,都是赚点辛苦钱。”

    张世贵看着三个小的,自己儿子和吴栋肯定是要当兵的,没说的,就那命,也就魏家好点,多生了个儿子,还有一会冲一冲。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说的,这九江卫,各家也都做这门生意,要不一大家子人要养活,光靠那点饷银那里够用。”

    张世贵依旧笑眯眯的,一副老好人模样。

    “二舅这次送的什么货物?”

    吴栋好奇道,上次说是运苏州丝绸,这次也不知道运什么。

    “隔壁景德镇瓷器,陕西商人要的货,在武昌那边交接,其实赚的也就是运费和钞关的钱。”

    这时候,张宏福答话道,显然无所事事的他对二叔那点生意还是很了解的。

    也是,二叔可没有儿子,他的家当除了将来一部分作为嫁妆外,剩下的也会进入公中,最后还不就是他张宏福的吗?

    至少在二叔没儿子以前,貌似就是这样。

    听到后面那段话,魏广德大概猜出来了,肯定就是利用他们的身份,商船直接过了九江钞关,那笔缴税的银子就揣兜里了。

    外地的卫所军官,肯定没这样的条件,可是作为九江卫的官,这点能力还是有的。

    想到这里,魏广德不由得一下又想到了南京的魏国公府,那边一直维持着和九江卫的联系,怕也有这个因素在其中。

    魏广德可从老爹那里听到过,卫里一系人马的官职,都是南京魏国公府在打点,实职,可不是挂个虚职领俸禄的。

    人家图啥?

    这年头,又没有领兵造反的可能,现在那些勋贵早就没有老辈儿疆场建功立业的想法,都是一门心思的搂钱玩女人,都已经和大明朝与国同休了,还争什么争。

    “怪不得,我看那边码头上卫所的船也少了些。”

    吴栋这会儿笑着插话进来。

    “那些船闲着也是闲着,开出去拉点货,也让那些水手赚点银子花花。”

    张宏福无所谓的说道。

    魏广德这才完全明白那个赚运费和钞关原话的真实意思,运输的船都是卫里的,不需要花钱,就是给水手点辛苦钱就完了。

    这生意就是无本买卖啊。

    说是无商不奸,这陕西商人也是厉害,订好货物请张富贵去帮着运到武昌,一路上安全有保证,还省钱,虽然说省的钱一部分可能都要给张家赚走,可是也没了不少麻烦。

    还真是辛苦钱,跑一趟,几百两银子就到手。

    “唉,也是你二舅没本事,当初要是读书考到功名,运作他进盐政,那赚的钱才是海了去了。”

    说到这里,张世贵不免叹气,“广德,我和你说啊,你们读书考科举,其实无非就是求权和求财两条道,求权咱就不说了,那需要你有本事,还要有运气,能得到贵人赏识。

    可要说到求财,地方官算个屁。

    什么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还不如进盐政赚的多,还都是常例,别人都不好说什么。”

    魏广德不住的点头,这个时候可不好说什么,听着点头就好。

    “好了,喝酒,今天接着这杯酒先预祝广德府试院试一路通关,考举人拿进士,哈哈.......”

    说着,张世贵就端起酒杯,张宏福和吴栋也都端起酒杯和魏广德手里的酒杯轻碰一下......

    “也不知道镇江那边什么情况。”

    众人又喝了几杯酒下肚,魏广德又想起魏老爹来了。

    他们那边得到的消息,其实就是从表哥吴栋那里听到的,而表哥的消息来源肯定是卫所那边,也就是这里了。

    “应该没事儿,昨天传回来的消息,好像也说倭寇那边还没有动静。”

    这个也就张世贵最清楚,卫里面他最熟悉,这段时间也在那边办事儿。

    不过说到这里,张世贵好像忽然想到什么,叫来下人从书房里拿来一卷轴,待展开来后魏广德看看到原来是一副江南地图。

    怎么说,魏广德看在眼里,很有点后世地形图的味道。

    山河湖泊直接画在图上,到是很形象,至于准不准确,肯定是不能保证的,只能说可能大致方位不差。

    这份地图只涉及浙江和江西、南直隶部分地区,好似是专门为这次战争准备的一样。

    “宏福、吴栋,你们来看看,猜猜南京那边是怎么想的。”

    这个时候,张世贵忽然想起锻炼一下两个小辈了,都是要袭职的,早点接触一些这类事儿,谁知道将来会不会遇到。

    随即,在魏广德的注视下,张世贵又把现在明军的部署情况和他们又说了下。

    没什么变化,依旧是当初表哥那里听来的,只不过这次有了地图,不管是吴栋还是魏广德,亦或者张宏福来说,都直观了不少。

    大军驻扎在镇江和太仓,临海的却是松江府。

    松江府和浙江连接处是金山卫的守御之地,然后浙江沿海从嘉兴起,依次是杭州、绍兴、宁波直到温州,州府都已进驻卫所军加强防守。

    吴栋不是笨人,很快就注意到了松江府。

    松江府南边有金山卫,可是松江府大部分区域却是直接应对大海,显然就这么点人马防御上是有漏洞的。

    “松江这里,为什么是集兵在太仓?而不是进驻上海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