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69府试

时间:2022-02-26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大军驻扎在镇江和太仓,临海的却是松江府。

    松江府和浙江连接处是金山卫的守御之地,然后浙江沿海从嘉兴起,依次是杭州、绍兴、宁波直到温州,州府都已进驻卫所军加强防守。

    吴栋不是笨人,很快就注意到了松江府。

    松江府南边有金山卫,可是松江府大部分区域却是直接应对大海,显然就这么点人马防御上是有漏洞的。

    “松江这里,为什么是集兵在太仓?而不是进驻上海县?”

    吴栋马上就注意到了南京兵部的布置是有问题的,之前只是听到地名,但是千户所可没有地图,能够让他看到东南沿海各地的位置,所以当初听到这些布防他是一点概念都没有。

    但是现在不同了,根据地图,很容易就会发现在松江府附近有一个军事空白区。

    为什么会这样?

    张宏福也注意到了,只是有点不以为然。

    在他的眼里,沿海已经被卫所保护得密不透风,倭寇怎么敢来?

    就算是吴栋点出的松江府,其实在他看来也是有军队的,没看到金山卫就在松江府的南边吗?

    “南京那边,不会是想......”

    魏广德心里有点猜测,禁不住说了半句话就停下来。

    这是张世贵在考校吴栋和张宏福,他多什么嘴?

    不过还是晚了,魏广德的半句话却是提醒了吴栋,他不假思索的说道:“引蛇出洞?”

    张世贵看了眼自己儿子,还真是不争气,一天到晚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自己和二弟的精明劲半点没学到。

    “那边讨论的结果也是这个,也得到了徐公爷的默认。”

    张世贵看了眼魏广德和吴栋,点头笑道,“张大人觉得倭寇在海上不好围剿,只能想办法勾引他们上岸。

    松江府啊,那地方富裕,正是倭寇劫掠的好目标,只要倭寇登岸,金山卫和太仓卫兵马马上出动拖出他们,镇江大军沿江而下两日即可抵达战场,到时候倭寇插翅难逃。”

    魏广德听到这话,用手指轻轻点在镇江位置,随后手指沿着长江蜿蜒水道一直比划到出海口,这里有个小点,标记为上海县。

    “这一路有多远?”

    虽然比划了下,但是魏广德也搞不清楚这水路到底有多远的距离。

    “五百里左右吧。”

    张世贵随口说道。

    魏广德点点头,估算下就算两天不能到三天也应该差不多了,战略意图很清晰,就看人家上不上钩,还有就是金山卫和太仓那边的人马能不能把倭寇拖延住。

    “这个张大人是谁啊,好样子知兵。”

    吴栋好奇道。

    他还没进官场,现在熟悉的也就九江卫这边的人,对于南京就不熟悉了。

    “张经,右都御史,原来是兵部左侍郎,最近到了南京,有消息说可能出任兵部尚书,不过从徐公爷口里传出来的消息,大概会是户部尚书,兵部那位还想再贪几年。

    不过也说不好,毕竟这次倭寇来势汹汹,要是这次不能把倭寇打掉,估计兵部尚书也干不下去了,北京那位可不会让江南被倭寇给搅乱。”

    张世贵介绍道。

    “上面调来剿灭倭寇的?”

    吴栋诧异问道。

    “应该是发配下来的,北京城那边争不过人家,就只能来南京了,毕竟官都到了那个位置,可没人挪窝。”

    张世贵笑着说,“还有他有战功,领过兵,这不碰巧就遇到这么大的事儿,据说都是他在主持。”

    看着浙江沿海密密麻麻代表卫所军的小红点,魏广德也觉得浙江那边应该是万无一失了,倭寇上万人,估计也只能抢松江,毕竟那里富裕,除非真不要命了,和官军对战。

    不过这貌似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到时候自家老爹可就要真的被送上战场了。

    “赢面大吗?”

    魏广德小声问了一句。

    张世贵看了眼魏广德,呵呵笑道:“放心了,镇江那边一万多人马这一个月一直在操练,粮草供应也足,真对上了应该能应付。

    其实啊,那边的人马,这个时候宁愿去打倭寇,也不愿意去北边碰鞑子,人家可是骑兵,那才叫没法打。”

    收起地图,几人又继续喝酒,气氛也随之轻松起来,毕竟家里人可都是在大军中,周围大队人马环绕,安全自然无虞。

    夜宴过后,第二天一早,魏广德就按照约定的时间地点去和他们碰头,在吴栋的带领下在九江知府衙门完成报名登记,领了各自的号牌就等着几日后的府试。

    和县试报名差不多,只是多加了一个廪生作保,保结文书魏广德也带来了,交上去很自然就拿到了自己的准考证。

    在待考的这几日里,九江府又收到两次镇江那边传来的消息,貌似一切都是风平浪静,并没有发现倭寇有什么行动。

    魏广德自然也不会再去多想什么,现在而今眼目下最要紧的还是应付府试,只要知道老爹平安就好了。

    魏广德估计,家里其实最紧张,不仅是紧张他的府试,更是担心镇江那边的安危。

    现在表哥吴栋来了九江,实际上自家大哥魏文才那里就等于没了消息来源。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这就到了府试的日子。

    这几天里,也就是一开头两天魏广德还和同窗,还有彭泽县来的考生聚一聚,当然主要还是因为曾元述和曾元睿的人脉关系,作为县城的地头蛇,自然对于本地考生非常熟悉。

    当然,邀请的考生中,张家和张家关系好的考生肯定都不会邀请,毕竟两家关系不睦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儿,请到一起来斗诗还是斗殴。

    到了考试这天,魏广德还是早早起床,张宏福难得的也起了个大早,说是要和吴栋一起送考。

    带着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丁,和上次参加县试如出一辙,一开始还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往考场去,自然就用不到这些人,到了考场外,周围已经有不少府城衙役和军卒在附近街口站岗维持秩序,这个时候他们的作用也就体现出来了。

    对于这些读书人,这帮家丁是真的,很轻松的就把人挤到一边,然后护着魏广德大喇喇的走到了考场外。

    毕竟是府试,九江府的财政收入也是不错,建有专门的考场给考生进行考试用。

    之前也听吴栋和张宏福说了,这九江府试院可是按照贡院的标准建的,虽然小点,毕竟没那么多考生来考试,不过也不得不防备那天本省提学官跑这里来搞一场院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