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71又交卷了

时间:2022-02-26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用棒子打人腿,用棒子打人.......

    魏广德在检查完全部答卷没有发现问题,自然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这道截搭题上。

    对于无情截搭,孙夫子教魏广德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把两句不相关的话给连接起来,怎么连,这就是考考生的地方了。

    有情搭是比较好做的,最难的其实就是这种无情搭。

    魏广德在嘴里默默的念着,念着念着还是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

    有点泄气。

    这个时候的魏广德是真的有点泄气了。

    估摸着这次的府试,要是能把这道题目做出来,过正场的机会怕是就有了。

    魏广德很清楚,这道无情截搭题怕是要难住这次参加府试的大部分考生,只要能把题做出来,那怕次一点,通过府试的几率就大了无数倍。

    他可不敢指望还能像彭泽县试那会儿,唐县尊听说是吴占魁的亲戚就放一马,九江知府衙门里可没什么人。

    毕竟九江府大,可不是一个县城能比的。

    而且,这是科举考试,尽管严格来说都不算正式科举,魏广德考过的县试和现在正在参加的府试,以及后面的院试,本质上来说,其实只不过是在争夺进入官学的资格而已。

    官学是什么,地方上就是县学、府学,再往上就是国子监。

    是的,别看这么多书生学子,其实连官学的门都没有摸到。

    不入官学,那意味着你和这个时代的统治阶级是没有丝毫关联的,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政治优待。

    为什么秀才有优待,又是免赋税,又是见官免跪,那不就是因为人家是生员吗?

    生员,也就是俗称的秀才,都是进入官学的人,所以才会有优待,后世话说勉强算是储备人才了。

    仅仅是储备的,没有当官的资格,那是举人的特权,出仕。

    “真特么的难考。”

    魏广德在心里骂道。

    时间很快就过了一个时辰。

    “完了完了,这次府试挂科了,过了的县试也算白忙活了。”

    魏广德在心里想到,府试不过童生都不是,下次还要重考县试,算是白忙活一场。

    到这个时候,魏广德认命了,解决不了打人腿和童子之间的关联。

    魏广德放弃了,就算知道这个院子里,估计很多人都会和他一样交个白卷,可是解不出来就是解不出来。

    “棒子啊棒子,大棒子......”

    自己总不能把南棒北棒弄进去吧,写出来人家也不懂是什么意思,还有小童在后面。

    小童是谁?倭国矮子?

    好吧,最近想倭寇的事儿想的比较多,魏广德这会儿思维开始发散了。

    “棒子,金箍棒啊,棒子......金箍棒......”

    魏广德又从棒子想到西游去了,孙悟空的金箍棒。

    “金箍棒打妖怪,也没说打小孩啊......”

    妖怪?

    小孩?

    小孩是妖怪变的?

    魏广德不知道在嘉靖三十一年,西游记出没出来,反正自己在书肆里是没有见过的,水浒到是有卖了,三国演义也有卖,但没看到西游记。

    可就算自己这么写了,怕是也过不了关啊。

    时间大概接近申时末了,眼看没多少时间天就要黑了,魏广德还是打算不留白卷,就按照先前瞎想的胡编一个算了。

    好吧,他可不想做“白卷英雄”,听说当年还有个交白卷的进了大学,真是有意思。

    当然,魏广德写这个,可不会把西游记里的妖怪给弄进去。

    魏广德在草稿上快速写下“一杖而原壤痛,再杖而原壤倒,三杖而原壤死矣,三魂渺渺,七魄悠悠,一阵清风,化为阙党童子……”

    这就是拉郎配式的办法,硬把两截接在一起,自然是笑话了。

    不过这么写,也就是为了开拓一下思路而已,魏广德可不会真就这么写上答卷。

    “以杖叩其胫”出自《论语宪问篇第十二》“原壤夷俟。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以杖叩其胫。”

    “阙党童子”出自《论语宪问篇第四十四》“阙党童子将命。或问之曰:‘益者与?’子曰:‘吾其居于位也,见其与先生并行也。非求益者也,欲速成者也。’”

    第一句是孔子批评了一生无所作为而又不尊重人的人。

    用恢谐的口吻,他与原壤关系不错,原壤和孔子自幼就熟识,为人放浪形骸,不守礼法。

    孔子前去拜访他,原壤依礼应当出门迎接的,可他不但不出迎,反而两腿平伸,坐着迎客。

    孔子注重礼仪,故见到原壤如此行为,就不客气地数落他的不长进。

    第二句表明孔子特别注重教育年轻人要注重礼制,长幼有序是儒家的道德规范之一。

    孔子从阙党童子的言行举止上判断出他不是一个追求上进的人,而是一个急于求成的人。

    因为真正追求上进的人,会注重自己的德行修养,表现在外就是待人谦逊,处事恭敬,行为举止都在规矩法度之中。

    那就先写阙党童子的不是,再打他一顿出出气,只要抓住内核,那就是孔子特别注重教育年轻人要注重礼制,为孔子高唱赞歌就好了。

    魏广德把之前胡乱写的丢在一旁,刷刷点点开始写起来。

    “学不可以已......”

    因为之前没有写过,先要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写好,然后就是往里面灌水,这水还能不大灌,超过字数限制就麻烦了。

    填充好后,看看天色还有时间,继续修词凿句,力求看上去文章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能入考官的眼。

    八股文本身并不要求辞藻华丽,不过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虽然对于魏广德想到这个答题法还是有点牵强附会,但是自我感觉总算有逻辑一点,起讲、入题、起股、中股、后股、束股这些都还感觉可以,虽然不是自己的最好水平,但是也是很好的了。

    就是开头破题稍微差了点,还是有点点欠缺,承题都还算马马虎虎过得去。

    没办法,这会儿又没有手机,可以远程问问孙夫子的意见。

    检查完草稿,魏广德就把文章誊抄在答卷上,今天的府试就算完成了。

    看看还有时间,魏广德又检查了一遍,没有错漏。

    这会儿已经有人在拉响铃铛交卷了,魏广德自然也不想在这个小考棚里多呆上片刻。

    拉响铃铛,在小吏过来收卷,现场糊名后魏广德今天的府试算是全部结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