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隆万之变 72出试院

时间:2022-02-26作者:平行空间来客

    完成了府试第一场考试,魏广德就离开了考棚,沿着来时的路往外走。

    一路行来,不少考生也是陆陆续续从各个考棚区走来,不过还没有离开试院,自然不能交头接耳,那怕是遇到相熟之人,大家也只能是互相拱手作揖,周围还站着不少衙役和军卒呢。

    直到走出试院大门,这个时候的魏广德才长松一口气,先前在九江府试院里感受到的就是压抑,走出大门后才感觉浑身一阵轻松。

    “广德,考的怎么样?”

    就在魏广德大口呼吸着香甜空气的时候,耳边传来表哥的声音。

    寻声望去,果然看见表哥吴栋和曾元述、张宏福在大门外的院墙边靠着,在等他考试结束。

    “两位表哥,曾兄,这次考题有点难,心里有点没底。”

    魏广德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就是那道论语的截搭题?刚我们也听其他考生在谈论这个事儿,都是没做好,胡乱写出来的。”

    曾元述在一旁笑道,“刚我们也在讨论这道题,不好做,确实难,这科考题难度比我们那届大多了。”

    “我们先说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好的方法,你怎么做的?”

    吴栋又开口问道。

    讨论考试,三个人中也就张宏福没啥发言权。

    虽然当初也几岁就送进了私塾,不过就认了点字儿,念了些简单的书,如《三字经》、《弟子规》一类的,四书五经就看了封皮,翻都懒得去翻一下。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吴栋和曾元述与魏广德讨论的话题,张宏福是半点接不上话。

    魏广德一时兴起,就把自己胡乱写在草稿上的那句“三打原壤”的段子念了出来,其实就是魏广德从三打白骨精里找到的灵感,只是灵感来源他可没法说出来。

    “一杖而原壤痛,再杖而原壤倒,三杖而原壤死矣,三魂渺渺,七魄悠悠,一阵清风,化为阙党童子......

    哈哈......

    你真这么答的?

    真有你的,这都能想的出来,哈哈,笑死我了。”

    曾元述在一边听了魏广德的“三打原壤”直接笑喷,吴栋和张宏福也是一旁嬉笑不止,感觉很有意思。

    “好了,考完了,准备明年回去接着县试吧。”

    魏广德可没说自己只是说笑,答卷上没这么答,但是表哥吴栋当真了。

    这么早就出来,别看日头已经西斜,可实际上大部分考生都还没走,都还在试院里猫着呢,没看到曾元睿都还没出来吗?

    好吧,就算是他和曾元述在里面,估计这会儿也是抓耳挠腮的。

    先他们说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好的破题办法。

    吴栋已经丢了书本一年了,可曾元述没有啊,他都一时找不到好的突破口,可见这次九江知府良心的真的坏了,憋了个大招,害惨了这次的学子考生。

    至于一边跟着乐呵的张宏福,自然不知道这道题的出处,可是一杖再杖然后三杖都是打的原壤,他也听出来了,这个原壤应该是个人名,被魏广德痛打了一顿。

    他只是觉得有意思,到没什么想法,不过听吴栋话里的意思,这次府试,魏广德怕是栽了。

    “也不知道曾元睿怎么答的,出来这么多人了。”

    这会儿试院外站了许多人,有考试完后再等同伴的考生,也有接考的,不过大家交谈的时候都刻意压低声音,唯恐引来周围的官差。

    也就是这边有张宏福在场,几个人说话的声音稍微大点,不过就在他们身旁的几个军卒却是视而不见。

    “现在出来的才一小半,大部分都还在里面,估计元睿是想到了破题之法吧。”

    吴栋这会儿肯定不会说曾元睿在里面可能抓耳挠腮答不出来,话还是要捡好听的说。

    魏广德虽然知道这次府试怕是有点悬,自己这样考有点对不住穿越人士,不过心里还是抱着一点侥幸心理,自己答题的法子硬说还是可行的,就看考官怎么看了。

    时也。

    命也。

    运也。

    多说无益。

    魏广德这会儿心情反正是很好,心情好,嘴上不自觉就哼起小时候会的儿歌,当然这是后世那会儿的儿歌,好多年都没想起来过了。

    “唐僧骑马咚啦个咚,后面跟着个孙悟空。孙悟空,跑的快。后面跟着个猪八戒......”

    因为是哼的,周围人也听不真切,还以为他在哼什么小调,也都没在意。

    魏广德依稀记得当初那会儿还是幼儿园,都忘记是那个年轻漂亮的老师教的还是那个蛮富态的老老师教着他们唱的。

    也不知道这道题要是放在后世,能不能用手机在网络上查到正确的破题方法。

    不知等了多久,随着试院大门完全被打开,这次是真的到了结束考试的时间了,紧接着就看见一大群人呼啦啦的从试院里出来,有兴高采烈,有低头沉思的,也有情绪低落的,什么样的表情都有。

    这个时候的吴栋、曾元述等人都结束了交谈,双眼只盯着院试大门方向。

    很快,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眼前,曾元睿是最后一批人里出来的,也是因为时辰到了,试院要关闭,强制结束他们的考试。

    此时天已经擦黑,试院大门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挂上四盏大灯笼,看着从门里走出来的考生们个个都是满脸通红,可是和他们此时脸上的表情混合起来后,看在人眼里却是怎么都不协调。

    “三弟,元睿,这里。”

    曾元述看到自家兄弟出来,急忙大声喊道。

    考试结束了,这会儿也不在乎什么扰乱考场了,也没考生还在答题,此时的试院门口就像菜市场一样嘈杂,也就是曾元述嗓门不错。

    很快曾元睿就挤到他们这里,曾元述和吴栋又是问起他考试的情况。

    很快,魏广德也就听到了曾元睿的解答思路。

    曾元睿的解答意思,就是原壤和阙党童子都缺乏管教,这时代礼仪很重要所以都该挨孙夫子的大。

    思路略有不同,但是重点都抓住了,还是高谈阔论礼仪教化,使劲吹捧打人者孔夫子,打得好,打得妙。

    “走,吃饭,等的久了,饿了。”

    张宏福看人都到齐了,自己也饿了,于是开口说道,拉着众人找附近饭馆去了。
小说推荐